第20章 第020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20章 第020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清穿带着红包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山村名医回到七零年代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20章

    百货大楼里, 宋菊花看到她妈过来, 还有点儿没反应过来,这日子没到啊, 正准备问问咋的了, 就看到她妈从背篓里拎出了一大块肉, 对她说:“咱们队上打着野猪了,我给你送了块肉来。”

    宋菊花盯着那块肉, 下意识的接口道:“没想到建设哥还挺能耐的。”

    赵红英才不会把好处留给赵建设那蠢货呢,当场就把昨个儿的事儿添油加醋的跟宋菊花说了一遍,把人给听得一愣一愣的, 说完了才问她有没有肉票。于是, 宋菊花更懵了。

    肉票倒是有,虽然小姑子嫁出去了,可家里其他人也有供应肉,宋菊花叫隔壁柜台的人帮她看一会儿,自个儿拎着肉匆匆跑回家去,再度赶回来时,给了赵红英三两肉票。

    非常幸运的, 今天刚好有供应,还是难得的供应了鸡肉。哪怕三两肉真没多少,起码也能给喜宝熬鸡肉粥了。

    鸡肉嫩, 赵红英又亲自下厨熬了半天米粥, 把里头的米粒都熬开了, 上头更是浮了一层米油, 配上撕得碎碎的鸡肉,再滴上两滴香油,叫喜宝高兴得都说不出话来了,只顾着埋头苦吃。她一人当然吃不完,剩下的全叫毛头给包圆了。等吃饱喝足又叫人抱着在院子里溜达了一圈,两个小孩崽子头挨着头躺倒就睡着了。

    俩小的是享了口福,其他人也不差。

    搁在以前,做梦都不会想到还有一天能够敞开肚子吃肉。这不,一到吃饭时间,他们队上就会出现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好多人自发的端着大碗蹲在路边,一面吹牛一面吃。真幸福啊,走哪儿都能闻到肉味儿,而且家家户户都在吃,也不用藏着掖着,要是这种好日子能一直过下去该多美啊!

    他们是心里美滋滋的,可知青那边就造孽了。

    昨个儿还是社员吃肉知青喝汤,隔了一日那是连大筒骨汤都没的喝了,只剩下了咯牙又拉嗓子的粗粮。这还不算,从今个儿开始他们还得下地干活!

    就在赵红英跑去城里找闺女时,赵建设就领着知青下地去了。他还挺照顾这帮人的,挑的地方离知青点不远,是一整块的平地。加上现在不上不下的,农活基本上已经干得差不多了,余下的也就是除除草、浇浇水,跟春耕秋收比起来,简直太舒坦了。

    然而,知青们显然不是那么认为的。

    这些从大城市过来的小年轻们,压根就没干过农活儿,就连锄头咋用都不知道,往往一锄头下去,不是差点儿砸了自己的脚丫子,就是用力过猛直接甩了出去。赵建设瞧着这样不像话,只好叫了几个老庄稼把式来教他们,毕竟现在还不知道这些人要在这儿待多久,总不能啥都不干光吃闲饭吧?

    老庄稼把式们倒是教得认真,可农活儿吧,最难的还不是学着怎么干,而是如何咬牙坚持下去。虽说五月里也不是特别热,可地里那都是无遮无拦的,才小半天工夫,他们就吃不消了。再一问队上的记工分标准,直接就绝望了。

    天天干这么辛苦的活儿,赚的工分刚够填饱肚子?甚至就这样还得老天爷赏脸,不然就不好说了。

    偏生,负责教导他们农活的老庄稼把式还是特实诚的那种,也不知道包装一下,就把大实话“吧唧”一声摔人家脸上:“就你们这干法,回头大队长得给算半大小子的工分。还辛苦……半天才干了这么点儿活计,等秋收真忙活起来,你们还不得集体扎脖啊?”

    瞎说啥大实话呢?

    可也是因为知道这些人实诚,说的话更是句句属实,知青们除了绝望还是绝望。哦不,还有懊悔。

    此时,还不到全国强制性要求知青下乡的年头,因为这几批全部都是主动要求下乡支农的先进知识青年。他们想法多半都是,响应国家的号召,去农村这个广大天地里干出一番大事业来,或者努力带领广大农民早日过上好日子。

    想法有多美好,现实就有多残酷。

    这跟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样了,才来第二天,他们就后悔了,想回家,可惜回不去了。

    赵建设也很后悔,这哪里是下乡支农啊,根本就是来添乱的。一整天也没见他们干出啥名堂来,反而耽搁了好几个老庄稼把式的活儿,关键还不能不给人家算工分,毕竟是他这个大队长分派下来的活儿。不得已,他只能临时改了主意,就是跟老庄稼把式猜测的那样,给知青们算半大小子的工分。

    按说知青年纪不大,这么算也没错。问题是,在他们这儿,十二三岁才叫半大小子,十五岁以上全部都当成整劳力在使唤。不然,赚的工分换粮食都不够吃的。

    可不这么做也没法子,赵建设不可能叫队上白养着他们,事实上他认为队上随便拎个半大小子出来,都比知青们强多了。

    两边都懊悔不已,也都悔之晚矣。

    ……

    连着三天,生产队上到处飘着肉香味儿,可好日子就是过得那么快,好像杀猪的事儿就在发生在眼前,分到手的肉就都吃光了。

    社员们边回味着肉味,边忍不住往赵红英身边蹭。

    “宋老太,你是咋遇到野猪的?咋就给拍晕了?”

    “那么大一头野猪呢,我这辈子就没见过那么多的肉,你可真能耐哟!下回还上山打野猪不?带上我成吗?”

    “对对,要不您再上去一回?这肉,咋吃都吃不够,要是能再吃上个三天就好了。”

    “……”

    赵红英很心塞,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所有人都排着队来戳她的心窝子,一个两个的都不停的问她拍晕野山猪的细节,还唆使她再往山上去一趟。

    我呸!

    上次那是个意外,她才不会再去犯傻呢。那可是野山猪,就算肉的滋味再好,她这几天晚上做梦还是会梦到那天的情形,吓得她哟,连连拍胸口反省自己,就不该贪图小便宜,哄喜宝说肉肉。这下好了吧,老天爷给了那么大的一坨肉,差点儿没把她的魂儿给吓飞了。

    然而,面对这些或是好奇或是讨好的社员,赵红英挺直了腰杆子。啥都可以丢,唯独面子不能落。因此,甭管谁来问,哪怕心里头后怕得要命,她明面上仍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嗯,没错,就是我打晕的野山猪,我一巴掌就给它拍晕过去了!

    这边牛.逼吹着,那边大红花和勋章来了。

    赵建设嘴角抽抽着把他姑叫到一边:“那个啥……姑啊,你准备一下,下午咱们提前收工,也不去坝子上了,就在那个粮仓前头,给你颁个奖。”

    啥奖?

    除害英雄!!

    因为嘴里的肉味儿才过去两天,社员们对赵红英既佩服又带了点儿惶恐。因此,颁奖大会受到了全体社员的热烈拥戴,大家纷纷鼓掌表示,是应该给宋老太颁个奖,那可是两三百斤重的野山猪啊!

    粮仓前头,也就是前几天杀猪那地儿,那边虽然没有坝子那么大而宽敞,可颁个奖还是没问题的。一群人提前收了工,包括知青们也都被唤了过来,而那边早早的搭了个台子,就是几张大木桌拼起来最简易的那种。当然,大红花和勋章也准备好了,就等着颁给咱们伟大的除害英雄。

    赵红英是啥人呢?场面越大她越稳得住,哪怕到这会儿心里的后怕还是没过去,她仍然抬头挺胸上了台子,由着赵建设给她戴上大红花,还将刻着“除害英雄”四个字的勋章颁给了她。

    这一刻,赵红英是骄傲的,她为广大人民群众除了害,她没叫野山猪下山糟蹋了他们辛辛苦苦种出来的庄稼,她还反过来打晕了野山猪给常年缺油腥的社员们开了荤……

    她是伟大的!!

    “宋老太你倒是说说,那会儿碰上野猪时心里咋想的啊?你说啊,大家伙儿还没听够呢!”

    虽然同样的话,赵红英已经连着说了两天不知道多少遍了,不过当着所有社员的面,她还是很愿意开口说一说她的获奖感言以及心路历程。

    稍稍酝酿了一下情绪,赵红英深呼吸一口气,扬着头高声说:“当时,我只是想着上山拾点儿柴禾,哪里知道迎面就冲过来一只个头老大的野山猪。虽然我可以立刻转身就跑,可一想到山下有那么多无辜的社员,有我们辛勤种下再过几个月就能收获的庄稼,我就知道,我绝对不能后退!”

    “于是,说时迟那时快,我弯下腰捡起一块石头,冲上前去举起手来冲着野猪那大脑门子就是狠狠一下!”

    说到这里,赵红英一手叉腰,一手做出了拿石头拍东西的样子,仿佛此时此刻就有一头野山猪站在她的眼前。重重的挥了下手,赵红英猛的提高了嗓音:“就这么一下!!那头野猪轰然倒地,发出了一声巨响。”

    “好!”

    “宋老太好样的!!”

    “女英雄啊,咱们的除害大英雄!!!”

    底下的社员们纷纷鼓掌,叫好声连成一片。就连没吃到猪肉的知青们,大多也被赵红英浑身上下那股子舍我其谁的气势给压住了,唯一不以为然的大概就是那三个年岁都不大的女知青,这些话她们近两天听得太多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们,台上那个老太太根本就是在吹牛!

    事实的确如此,哪怕在场的绝大部分人都被蒙在鼓里,可还是有个明白人的。

    那就是大队长赵建设。

    一开始,他也被唬住了,毕竟他打小就听着他姑的彪悍事迹长大,再说那么大一头野山猪摆在跟前,也由不得他不信。可后来,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他姑真有那么能耐?这一怀疑,他就忍不住去求证了。

    往山上走了一趟,都不用费太大力气,只需要走到半道上,再跟着那些乱七八糟的脚印往上走,就差不多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了。这要咋说呢?在亲眼看过他姑被野猪追过的那条路后,再多的英雄事迹都成了笑话。惨不忍睹啊,光看一眼就能想到当初是怎样一个惨烈的情况,不过他姑也是真能耐,居然能跑得比野猪都快,了不得,确实了不得。

    可惜,生产队上的聪明人真不多,全都是一些淳朴的庄稼人,连现场都没瞧过,就光顾着听赵红英吹牛了,还各个都一副格外捧场的模样。

    唉,无知真幸福啊!

    瞧瞧他,就是因为知道太多了,又不能揭穿真相,这会儿只能站在台下,看着他姑在上头吹牛。啥叫吹牛不大草稿,今个儿算是真的见识了。

    没错,赵红英依旧还在上头吹牛,而且脸不红心不跳,全然看不出来她这是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这会儿,吹完了事情经过,她开始剖析自己的心路历程:“你问我怕不怕?我当然害怕啊,那么大的一头野猪啊,还长了一副长长的獠牙,这要是有个啥意外的,我能叫戳了个对穿!可我再怕又有啥法子?咱们都是红旗公社的一员,是国家的一份子,是工农兵战士!能跑吗?绝不!”

    “想当年,咱们这儿闹饥荒,所有人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连树根都被挖了个干净,到最后都只能去吃观音土了。这时候,八路军战士路过咱们队,那时候咱们还是个村子,还没有现在的红旗公社。我看着战士们都被饿得脱了形,立马就把省下来的半碗粥送了上去。”

    赵建设:…………等等,我爹说的是你把那最后的半碗粥给他了,所以剩的粥到底给谁喝了?

    真相如何已经完全不重要了,这会儿,再也没有什么能挡得住赵红英的吹牛之旅。反正台下乍一看都是在鼓掌叫好,尤其是站在最前排的赵家和宋家的人。

    赵红英牛气哄哄的继续道:“想想过去,别说吃肉了,能吃上土豆红薯就叫好日子了。所以前几天,我在山上看到了那头大野猪,一想到队上得有小半年没开过荤了,所有的害怕都不见了,为了大家伙能吃上肉,我……”

    “肉,吃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关键时刻,喜宝开口了。她头上戴着顶小草帽,被张秀禾抱在怀里,就站在台下第一排,离赵红英不足三尺距离。之前她只是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台上的奶奶,直至听到奶奶嘴里说出了她格外熟悉的话,才拍着小肉手,格外配合的叫了起来。

    赵红英:…………哎哟,大事不妙啊!

    从她这个角度看过来,喜宝白嫩嫩的脸上全是笑意,可她心底里却在一阵阵的发寒,当下就忍不住想认怂。果不其然,才一会儿工夫,她就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当然,其他社员也都听到了,并且下意识的循声看去。

    粮仓这边虽然不如坝子上敞亮,可也是一大块平地,而且这边离山脚更近,扭头一看就能看到那条蜿蜒曲折的山间小道。自然,他们也就看到了一头硕大的野猪从山上狂奔下来。

    “妈呀!!”

    也不知道谁先喊了一声,顷刻间,人群乱作了一团。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遇到事儿都能沉稳的转身逃跑,更多的人会脑子里一片空白,手脚还不听使唤,就这么木愣愣的立在当场,或者干脆瘫坐在地上。

    就在这时,赵红英猛的跳下台子,撒丫子就往村头跑去,边跑边叫唤:“我回去抄家伙!建设你先顶着,千万要顶住等我回来啊!!”

    赵建设这时也懵了,如果赵红英不是他亲姑,他真想吼一声:你行你上啊!宋老太你赶紧上啊!!

    可不等他把心里话说出来,那头野猪已经奔到了近处,然而却迅速绕过人群,撂开蹄子飞一般的往赵红英逃窜的方向狂追而去。

    其他人都看傻眼了,还是赵满仓先反应过来:“这是来寻仇啊!建设,还不赶紧追上去!”说着,他自个儿先冲了出去,赵建设见状,自然不可能不管亲爹的死活,只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离赵家人只有几步远的老宋头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手里的旱烟杆子往旁边一丢,整个人就跟着冲了出去,边冲还边骂儿子:“都傻站着干啥?快去救你妈!”

    宋家三兄弟蠢归蠢,都还是很孝顺了,立马跟着老爹冲了上去,可就这么点儿工夫,前头那仨已经跑了个无影无踪,好在一路上扬起的灰尘倒是给准备的给他们指路。

    ……

    赵红英一路撒丫子狂奔,速度之快,让后头紧追不舍的野猪都望尘莫及,就那么三五步的距离,仿佛触手可及,又好像永远也追不上。

    之后追着野猪过来的赵家父子,这会儿是终于明白赵红英嘴里所说的“打晕野猪”是咋回事儿了,只怕上一回也是这样的,那不叫打晕,那叫把猪给绕晕了吧?

    从山脚下往前头冲,赵红英好歹是第二回了,有道是一回生二回熟,逃命这回事儿吧,她不敢说有多熟练,起码能做到闭上嘴没命的逃窜了。为啥要闭嘴?人设不能崩啊,她可是堂堂除害英雄,刚领了大红花和勋章的!

    就是这么一路跑下来,大红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勋章刚才被她揣兜里了,也不知道掉没掉。

    甭管怎么说,赵红英还是很能耐的,连着不歇气的跑了两刻钟,这眼瞅着都快要绕回山脚下了,她冷不丁的往旁边岔路冲去,那边是新盖好没多久的知青点,因为赵建设的刻意为之,附近没有民居。

    只这般,赵红英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直直的冲到了知青点,然后强行扭过身子往旁边的红薯地里一窜,好悬没把她的老腰给闪了。她倒是成功了避开了知青点,可紧随而来的野山猪呢?

    天可怜见的,那野猪来不及转弯,一头撞向了新盖好没多少天的房子。尽管是泥墙稻草顶,这干透了的泥墙一点儿也不比石头软和,加上野猪是全速前进,丝毫不曾减速的撞了上去,当时就是一阵地动房摇,屋子倒是没立刻倒下来,可愣是摇摇晃晃了有好一会儿,最终坚强的挺住了。

    野猪已然晕死过去。

    赵红英这下精神了,从一旁的红薯地里飞窜出来,双手叉腰喘着粗气就站在野猪后头,几乎同时,赵家父子也赶到了。

    “妹子你没事儿吧?”到底是亲哥哥,赵满仓第一句话就是关心妹妹。赵建设就不同了,他简直要给他姑跪下了,这都啥人呢,以前咋不知道她还能这么能耐呢?这就把野猪给弄晕了?还顺道毁了知青们的住处?

    “我没事儿!”赵红英大喘气了好几口,紧接着就来劲儿了,指着赵建设张嘴就喷,“你咋来的那么慢啊?你有啥用啊?还是大队长呢,我这都完事儿了你才来,你这是存心来捡漏的?你说,这回给我记多少工分啊?!”

    这回的情况跟上回肯定不能比,也不全是赵红英的功劳,起码野猪是自个儿跑下来的,不是她费劲儿找到的。当然,估计上回她也没费啥劲儿。

    赵建设刚打算说出以上这些心里话,突然就悟了:“姑啊,你这算是哪门子……”

    “对对,红英你说得对,建设就是个窝囊废,这回要不是有你,可收不了场了!”赵满仓随手往赵建设后脑勺拍了一巴掌,把他到了嘴边的话全给打回去了,还边给他使眼色边满口子的夸着赵红英。

    相依为命二十年的父子俩,多少还是有点儿心灵感应的。反正赵建设是看懂了,他爹使的那个眼色就是在说:你姑不要面子的?给她留点儿面子啊!不然老子回去打断你的腿!!

    懂了,反正他不要面子就是了。

    才硬生生的把话憋回去,宋家父子四人赶到了。

    老宋头冲过来先上下打量了赵红英一番,捂着心口说:“你吓死我了,你说你咋那么大的胆子啊!”又回头喷儿子,“叫你们仨快点儿都聋了吗?你妈要是有个闪失,你们后悔都来不及!”

    刚才还隔着老远呢,宋家三兄弟就听到亲妈中气十足的喷着大队长,这会儿跑到跟前一看——

    好家伙,黑黝黝的野山猪半个身子都在陷进墙里头了,而刚砌好没多久的泥墙随风摇摆着,那画面太美了,反正他们仨是没眼看了。

    结果,亲妈还在那儿喷:“你还是大队长呢,你个大队长咋不顶在前头?我都替你打了一头猪了,你还非得叫我打第二头。你咋那么能耐呢?”

    宋家哥仨:…………不,能耐的是亲妈你啊!你这么能耐哪里还用得着人来救?队上谁有你能耐啊?咱们哥仨吓得腿都软了,你不但人没事儿,还把野猪给弄死了。

    一个没忍住,宋卫国开口问道:“妈呀,这野猪是咋进到墙里头的?”

    赵红英没好气的冲他翻了个白眼:“咋进去的?你妈我一巴掌给它拍进去的!咋样,你们几个想试试不?”

    回答她的,是宋家哥仨齐刷刷的狂摇头。

    ……

    甭管事情的真相究竟是咋样的,赵红英这个除害英雄的美名算是坐实了。横竖赵家父子也不会拆台,不对,赵满仓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要拆亲妹妹的台,至于赵建设,他倒是想,可惜没敢。

    事实上,赵建设的内心是崩溃的,发生那么大的事儿,他肯定得往上报啊,回头只怕还得重新来一遍颁奖,到时候又得听半天赵红英瞎吹牛.逼……

    唉!

    还有一句话,他很想对赵红英说,姑啊,你跑得可真快啊!!

    得亏赵红英不知道赵建设内心的想法,不然一准能喷死他,后头有野猪在追,她能不跑?又不傻!!

    至于其他人,完全不关心事情经过,他们只想知道,这回的野猪肉该咋分?当然还是按照工分来算,不过考虑到这只野猪是自个儿下山来送菜的,也算是整个生产队所有,所以工分就算少点儿,只有上回的一半,同样的赵红英记的工分也只有一半。

    那也不少了!而且老宋家吃肉是不扣工分的,跟上回一样,老宋头又拎走了十二斤肉。正好,前头分的肉都吃光了,这两天正回味着呢,这就又能吃上香喷喷的猪肉了。

    整个生产队再一次陷入了堪比过年的喜庆气氛中,不论大人小孩都是乐呵呵的。天热也有天热的好处,肉放不住就只能吃,吃腻了土豆炖肉,就做萝卜烧肉、南瓜焖猪肉。

    尽管翻来覆去也就那么两三个花样,可大家伙还是吃得非常高兴。好多人这辈子吃的肉都没最近来得多,一边吃一边抹眼泪,回忆着过去那些艰苦的岁月,嘴上倒是没停,真好吃啊,肉咋就那么好吃啊!

    见到赵红英时,人家还叫她再接再厉,继续上,不要停!她每回都是挺直腰杆仰着脑袋,振振有词的说:“我倒是愿意出点儿力气,可你以为野猪是那么容易撞见的?”

    其他人一想,也对啊,这都有一二十年没听说山上有野猪了,打哪儿来的啊?疑惑归疑惑,下次看到她,还是继续问,顺便央求她说一下打野猪的过程,还懊悔自己太胆小了,应该追上去亲眼看着的。

    赵红英:…………要是叫你亲眼看到了,我以后还怎么吹牛.逼啊?

    话分两头,哪怕赵红英在外头表现得再牛气,在儿孙跟前再撑得住,等晚上回了房关了门,她还是泄气了:“老头子,我骗你没有?你说啊,我骗你没有!喜宝真的是百世善人投的胎,她说要吃肉,回头就来了肉。前次就是因为她说了一连串的‘肉肉肉’,我就撞上野猪了,这回又是她在下头学我说话,野猪下山来找我了!!”

    老宋头脑子有点儿转不过弯来:“那野猪不是来找你报仇的?不是你弄死了人家媳妇儿,它特地下山来找你的?”

    “肯定不是!那就是老天爷特地送上门的肉,还非要追着我叫我查收,就跟那啥……咱们家卫军一样,只有我才能领到他寄来的钱!这是知道我能耐,不放心其他人,就光冲着我来!妈呀,老命都给我吓没了!”赵红英无比后怕的瘫坐在床上,开始认真的反省,“我就不该贪小便宜,挖社会主义墙脚是不对的,不对啊!!我这是拿命去挖墙脚啊!!!”

    “咋个意思?”这话题跳跃得太快了,老宋头完全跟不上。

    可这回,赵红英理都没理他,径自反省着:“我错了,以后要吃肉就去找菊花啊,叫她割二两,不能造孽。哎哟,我这真是造孽啊,以后可不能再去逗喜宝了,要逗也得等喜宝再大一点儿,懂事了才行。反正这回也吃够了,刚连吃了三天,才歇了两天又继续开吃。吃啥啊,我都不知道我到底在忙活些啥,费了那么大劲喜宝又不能吃,何苦呢,家里这些蠢货吃啥不是吃,给他们吃了十天半个月的烧肉,他们咋那么能耐呢?”

    赵红英认认真真的开始反省,她决定从明个儿起,一定要做个好人,绝对不能再挖社会主义墙脚了。

    她发誓!!

    ……

    第二天大中午的,赵红英就往赵家去了,快走到时,瞅了一眼上山的小道儿,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赶紧往院子里一钻:“建设啊!”

    赵建设正在屋里吃午饭呢,听着那熟悉的叫唤声,立马心下一沉,连嘴里的肉都不香了。偏偏他爹还给了他一脚:“你姑叫你呢!”

    “听到了。”赵建设好绝望,可再绝望也得去见他姑,还暗自求老天爷保佑,千万别又搞事了。

    幸好,赵红英这回虽然有求于人,可总得来说,不算太难:“建设你吃着啊,那我等等,你吃完再帮我给卫军写个信。”

    只是写信的话,确实没啥大不了的。赵建设放下了心,拿起筷子打算接着吃,结果他爹又给了他一脚:“你姑客气你当福气啊?吃啥吃,没人跟你抢,赶紧先写信去!”

    再怎么精辟的词汇都无法形容赵建设此时此刻的绝望,不过想起以往的屡战屡败,他最终还是认命的放下碗筷,回里屋拿了笔和本子出来:“姑啊!”

    赵红英欢欢喜喜的凑上去:“建设啊,我说,你写!”

    早就知道她不会客气,可听了这话,赵建设还是心肝肺揪在一起疼。咋就有这样的人呢?咋这还是他亲姑呢?作孽啊!

    “你就写,卫军啊,妈可能耐了,上回在山里头打晕了一头野猪,这回野猪下山都闯到队上来了,你建设哥多蠢啊,还是大队长呢,都缩在我后头,不敢往前冲。多亏有我啊,我还是除害英雄呢,眼见野猪下山就要伤人毁庄稼,哪里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当时就一个箭步冲上前,一巴掌下去……”

    赵建设心里苦啊,有时候知道的太多也是一种负担。更糟心的是,他姑还当着他的面逼着他写信诋毁自个儿。他差点儿就没忍住把事实真相写出来了,幸好及时想到,宋卫军是宋家所有人里头最像赵红英的,再说人家只是入伍了,又不是不回来了,万一……他就死定了。

    “对了,这大热天的肉放不住啊,等冬天要是运气好,再叫我打到一头,分了肉我熏好了给你送去!”赵红英边说边盯着赵建设写信,还不忘警告他,“你好好写,明天我要给菊花送肉去,顺便把信寄了。”

    虽然赵红英说得不算太直接,可赵建设还是听懂了。宋菊花是初中毕业,就算成绩并不如他和宋卫军,最起码读个信那是绝对没问题的。所以,姑啊,你干嘛不叫菊花给你写信?!

    千言万语汇成了一句话:“写好了,姑你拿着。”

    把信叠起来揣兜里,赵红英还不忘问大侄子:“下回还给我颁奖不?”要是再有下回,她一定把喜宝留在家里,可不能再招一头野猪来了。

    赵建设哭丧着脸看着她:“我下午要去公社办事儿,有消息会跟姑你说的。”

    其实不说也没事儿,红旗公社看着是大,可一旦有新鲜事儿那是分分钟传遍所有的生产大队。已经隔了一天了,领导们已经听说了第七生产队有个宋老太,上次深入野猪的老巢弄死了一头,叫人家对象给惦记上了,这回可不就特地下山来找她了吗?那么多人都不找,就盯着她一个人,说不是报仇来的,你信?可惜啊,野猪错估了宋老太的实力,愣是有来无回,又让她给收拾了。

    这叫啥?

    已经不单是除害英雄了,这证明了妇女确实能顶半边天!

    等下午赵建设从公社那头回来,带来了一个崭新的搪瓷缸子,上头写着:妇女能顶半边天!

    特地往老宋家跑了一趟,赵建设递上搪瓷缸子,顺便告诉他姑,他真的不想再办表彰大会了,看在是亲侄儿的份上,收下奖励放过他吧。这万一要是再来一回,他真得把小命给交代了。

    看赵建设确实不容易,赵红英到底还是心软了,收下搪瓷缸子就把他轰出去了,咋的?还想叫他留饭呢?赶紧走走走,她吃完饭还要去村口跟人吹牛.逼呢!

    不止是赵红英,整个第七生产大队仿佛一下子变了画风,就算去年秋天大获丰收,大家伙还是很质朴的。可从昨个儿开始,所有人都爱上了吹牛.逼。

    “肉这玩意儿吃多了也腻得慌,天天土豆炖肉、土豆炖肉、土豆炖肉……吃得我腮帮子都疼了。真怀念以前的日子啊!”

    “那是你媳妇儿没用,像我家就是早上一顿土豆炖肉,中午吃萝卜烧肉,晚上可以做南瓜焖肉,顿顿都不一样。可这肉啊,其实吃起来还是一个味儿,不吃还不行,放不住,只能硬塞下去。”

    “可不是?大热天的吃大肉,吃完了一嘴油,抹都抹不干净。哪儿像以前啊,吃完饭嘴都不用擦,多省事儿啊!”

    “……”

    跟自个儿队上的人这么说还凑合,横竖大部分人家的情况都差不多,可回头说顺嘴了,他们上工时碰到隔壁生产队的,也一样这么说,那就有些气人了。

    托这些人的福,整个红旗公社都永远流传着赵红英的传说,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她呢?二打野山猪!!

    佩服啊,真佩服啊!

    不止是队上的人佩服赵红英,连跟她认识了几十年的赵红霞都忍不住对她刮目相看:“这么多年我以为咱俩互相挺了解的,没想到啊,我还是不够了解你。”

    到底是多年的姐妹兼妯娌,赵红英这回真没吹牛,她只是告诉妹子,明个儿她又要去城里了,帮她请个假。

    又是一个大清早,赵红英揣着信背着肉,风风火火的赶到了百货大楼,没等宋菊花开口发问,就抢先说:“你妈我又打了一头野猪,这是给你的。对了,你帮我攒点儿肉票,野猪肉喜宝啃不动。再帮我弄点儿透气的料子,我得给喜宝做两身新衣裳。”

    宋菊花:…………

    “好好好,妈您说得对,我啥都听您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