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018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8章 第018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清穿带着红包雨回到七零年代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018章

    在听完了喜宝一连串的“肉肉肉肉肉”后, 赵红英雄赳赳气昂昂的迈出了家门, 直接往山上去了。

    对于大队后头这片山,赵红英那可是熟悉得很,原因很简单, 老赵家就住在山脚这一片, 她可以说是从小就帮着家里的大人采野菜拾柴禾,闭着眼睛走都不会迷路。等顺顺当当的上了山, 因为有上一次的经验在, 她也没刻意往哪头去,横竖老天爷听到了喜宝的话,一定会给她送肉来的。

    就是这般自信!

    在山上随意逛着, 赵红英还一心二用的拾柴禾,毕竟待会儿还得把肉藏在背篓里, 没点儿掩饰的东西, 咋弄?这么想着,她就更淡定了,脚步格外轻快的四处晃悠着, 心里还猜测, 今个儿是野鸡还是野兔?或者就跟前几日梦里一样,直接给她来一整只的傻狍子?那可好了,大一百斤呢!

    正美滋滋的想着事儿, 忽的, 前头不远的拐角处好像有异样的声音传来。赵红英听着那声儿闷闷的, 不像是野鸡野兔能造成的, 登时心下一喜,莫不是真叫她猜到了?

    欢喜的笑容刚展露出来,就瞬间凝固了。

    “妈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救命啊啊啊啊啊啊!”赵红英嗷的一声原地跳起来,抽冷子一般的转身就撒丫子狂奔起来,那夺路而逃的架势活脱脱就像是身后有鬼在追。

    其实,还不如被鬼追呢,就在她没命逃窜之时,前头拐角处猛的窜出来一只庞然大物,赫然就是一头仗着巨大獠牙浑身发黑的野山猪。

    野山猪绝对是山林里的一霸,破坏力惊人,且脾气极为暴躁,哪怕没人主动招惹,它们也会冲下山破坏农田庄稼。不过,说起来他们这一带已经很久没听说过有野山猪出没了,尤其前些年大炼钢铁,山林里的植株被破坏得很厉害,哪怕这些年严禁随意砍伐,要想恢复到从前的青山绿水,也不是一朝半夕能做到的。

    反正打死赵红英都不会想到,自个儿不过是想上山捡点儿肉,咋就碰上了野山猪呢?

    其实,若是她能静下来心仔细想想,就会明白的。这个事儿怨不得旁人,谁叫她总爱哄喜宝说肉,一声两声的也就罢了,今个儿早上喜宝蹦跶出了多少个“肉”啊。这前两次说得少了,老天爷给只野鸡野兔啥的,这回总不能给一堆的野鸡野兔吧?瞧瞧,野山猪呢,浑身都是肉呢,就算回头收拾干净了,那也能出两百来斤肉。

    然而这个时候,赵红英真想不到那么多,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恨爹妈没给她多生两条腿。也就是没人瞧着,若是有人亲眼目睹了这一幕,一定能发现她两条腿飞快的交替着,眼瞅着就要跑出残影来了。

    可就算这样,野山猪还是如影随影,稳稳的坠在她身后不到三米的地方,沉重的脚步声、粗重的呼吸声无不在提醒她,身后有追兵。甚至有好几次,野山猪嘴里的腥热呼气都喷在她后腰了,吓得她一下子往前头闪了好几步,几乎跑出了人类的极限。

    跑啊,叫啊,嚎啊……

    也不知道跑了多少路,更不知道究竟过了多少时间,就听后头传来一下巨大的响声,跟噩梦一样的脚步徒然消失了。尽管理智告诉她,这个时候应该继续往前跑,可她还是本能的顿了顿,忍不住回头瞄了一眼。

    呃,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呢?刚才还在拼命追杀的野山猪,这会儿已经趴下了,看样子该是被绊倒摔了一跤,而且摔得极富有创意,就跟前几天毛头翻跟头到一半睡着了一样,不过野山猪显然是被自己给摔晕了。

    赵红英:………………

    逃命的时候还不觉得有啥问题,乍一停下来,她就开始手脚发软,尤其是两条腿,软得几乎站不住,还有心口,噗通噗通的直跳,差点儿就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喘了好半天,她才扶着旁边的树干,四下张望起来。

    前头光顾着跑了,她还真没注意到自个儿跑到哪儿了。这会儿稳了稳心神仔细一瞧,哟,老天爷还是挺心疼她的,这不就是刚才上山的路吗?

    问题来了,上山的路只有一条,百多年来供附近所有人上下山,按说就算不是很平坦,也不可能在路中间出现大块石头啥的。所以,野山猪到底是咋绊跤的?前腿绊后腿,直接把自个儿给摔晕了?

    懵了好一会儿,赵红英才猛的醒悟过来,野山猪只是晕了,还没死呢,她得赶紧招呼人过来杀猪!!

    当下,她也顾不得腿软啥的,颠颠儿的跑到前头一个小土坡上,冲着她娘家方向扯着嗓子就是一通大吼:“建设!建设!!建设你人呢?你快过来啊啊啊……建设你赶紧带人过来啊!赵!建!!设!!!”

    赵红英的嗓门特别洪亮,听了她的吼声,就不难明白为啥毛头能嚎得惊天地泣鬼神了,那就是遗传!

    可惜,甭管她吼得有多响,赵建设注定听不到,因为他带着人往公社那头接知青去了,比赵红英出门都早,这会儿估摸着都已经走到半道上了。

    好在,赵建设听不到,可赵老爹在啊!

    听到后山上传来亲妹子那熟悉的大嗓门,赵满仓慌慌张张的跑到院子里,循着声音跟妹子对吼:“建设他去接知青了!红英你咋啦?”

    接知青?吼了一个段落正打算喘口气继续吼的赵红英微微一愣,紧接着就想起来了,对哦,今个儿是接知青的日子,可那能有肉重要吗?晚了,这么大一头野山猪就跑了,知青能跑吗?关键是,就算知青真跑了,她也不带心疼的。

    想到这儿,她继续冲着娘家那头吼:“接个屁!叫他们自个儿来!赵建设!!你给我过来!!带人过来!!!”

    山下的赵满仓一头雾水,可亲妹子的事儿再小也是大事儿。正好,今个儿赵建设是带人去公社接知青的,家里的那辆红旗自行车没骑走。想着亲妹子不知道有多着急呢,赵满仓心一横,推出自行车飞一般的冲了出去。

    要不咋说是亲兄妹呢?赵满仓骑车超速行驶那架势,跟早些时候赵红英往死里逃命的样子简直就是如出一辙。

    等远远的看到了儿子一行人,赵满仓边用力蹬脚踏板边吼道:“建设啊!你姑找你!!”

    赵建设正跟旁边的人闲聊着呢,冷不丁的后面传来亲爹的吼声,下意识的转身一看,就看到亲爹跟踏风火轮似的,飞快的朝自己一行人冲过来,然后险险的停在了离自己不到两寸的地方。

    “……爹!”赵建设刚一开口就吃了一嘴的灰,顾不上别的,他先把亲爹扶下来,“哎哟您这是干啥呢?悠着点儿!”

    “你、你姑找你!赶紧回去,快快快……”赵满仓一叠声的催促着。

    听了这话,赵建设只剩下一脸的无奈:“爹,我这有这事儿呢,你让我姑等等,回头再说。”

    “你说啥?”赵满仓不敢置信的瞪着他,“小兔崽子你胆儿肥了?那可是你亲姑!你姑重要还是知青重要?别废话,你赶紧跟我走。知青下乡,咱们乡还能长腿跑了不成?他不能自个儿来?”

    “可上头给我安排了工作,我得去接人家。等这边事儿办完了,我立马去找我姑,咋样?”

    “你就不能先把你姑这头忙完了,再去接人?赶紧的,你们也一起,红英说了要带人上山去!”

    “哎哟我的亲爹……行行行,我这就去,立马去!”原本,赵建设还想再解释两句了,可眼瞅着亲爹就要抡起拳头开揍了,他立马改了口。

    为了亲妹子打算揍死亲儿子,这可真是亲爹!!

    ……

    这头,赵建设一行人还在吭哧吭哧的往回赶,那头,因为赵红英的大嗓门,倒是引来了其他的社员。

    大队长去公社了,还带走了所有的干部,连负责督工记分的人都跑了,能指望剩下的人好好干活?一听赵红英那标志性的大嗓门,甭管有事没事的,大家伙一窝蜂的就往山上冲,包括老宋家的人。

    因为上工的地方不同,头一个赶到的宋家人是老宋头。

    老宋头还纳闷呢,老妻昨个儿晚上还跟他说,今个儿要请假上山捡肉吃,这事儿肯定不能摆在明面上,那咋还嚷嚷着那么大声儿,看这架势,不出半天全大队都知道了。

    咋回事儿呢?

    他双手放在背后,吭哧吭哧的跟着人群往山上赶,才走到一半,还没瞧见人呢,赵红英反而先看到了他:“你空着手来干啥?赶紧回去拿把菜刀给我,快点儿!!”

    不等老宋头反应过来,赵红英就骂开了:“赵建设那小兔崽子呢?磨磨唧唧的,到这会儿还不来,你们也是,不拿菜刀倒是给我找跟绳啊!万一赵建设那蠢货还没来,野猪先醒了咋办?老头子!快去拿菜刀!!”

    直到这会儿也没明白到底发生了啥事儿的老宋头,在原地立了一下后,还是老老实实的转身下山去了,边走边在琢磨,拿刀干啥呢?他媳妇儿又想跟谁干架了?正好,刚下山就看到老大过来了,忙使唤:“卫国,你赶紧回家拿刀去,你妈要用!”

    宋卫国惊得差点儿一蹦三尺高:“拿刀?我妈要跟哪个干架?”

    关键时刻,赵建设带人赶来了。

    攒了一肚子怨念的赵建设,一看到那头起码有两三百斤重的野山猪,立马就啥都忘了。

    你说知青?啥玩意儿?现在最重要的是把野猪打死,再拖回去,褪毛剥皮剔骨分肉!

    赵建设来了就好办了,毕竟赵红英就算平日里在队上牛气得很,可很多事儿仍旧做不了主。赵建设就不同了,他就算在长辈跟前再怂,办事能力还是杠杠的。一一吩咐下去,拿刀的,杀猪的,肢解的,还有负责扛回去的……一时间,队上大半人都忙活开了。

    杀猪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尤其野山猪皮糙肉厚的,光把它杀死倒不算太难,可要收拾妥当就麻烦了。好在,这会儿所有人都干劲儿十足,一想到马上就能吃到肉了,就连小孩子们都高高兴兴的帮着抱柴禾生火烧水。

    这一忙碌,就是好几个小时。

    眼瞅着都快到中午了,赵建设猛的一拍大腿:“我把知青给忘了!”瞅了瞅其他干部也都忙活着,他索性随手往看热闹的人群里点了两个,“你俩往公社那头跑一趟,把人带回来就成。”

    被点到名的是俩老实头儿,虽然一心惦记着待会儿分肉,可大队长发话了,他们肯定不敢反对,“嗯嗯”的答应着转身走了。

    公社那头,其他生产大队老早就把人接走了,只剩下分给他们第七生产队的十个知青。可怜他们从早上等到中午,一等二等三等,脖子都等长了,就是没看到来接自个儿的人。公社领导一开始还陪着,后来干脆闪人了,还琢磨着是不是赵建设那小子气上头分下来的知青太多了,闹脾气了?

    领导还在发愁,倒不是愁赵建设真的撂摊子不干,毕竟这是上头分下来的任务,不干也得干。他愁的是,再这么等下去,岂不是要公社这头包了十个知青的午饭?

    正愁着呢,第七生产大队终于来人了。

    来了两个二愣子,别说公社这边的领导了,连知青们都看出来了,这绝对不是干部。毕竟,没有哪个干部来接人,连裤脚都不放下去的,那露出来的半截小腿上全是泥,一看就是刚从地里上来。

    听说那头终于来人了,领导赶紧出来,一看这情况,就忍不住问:“你们咋才来啊?赵建设他人呢?”

    两个老实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还是年纪比较轻的那个开了口:“这不是队上杀猪吗?”见所有人都盯着自己,他又添了一句,“咱们队上那个宋老太啊,在山上打着野猪了,大队长本来都出发了,又给叫回去了。不得安排杀猪、分肉啊?那个啥……能走了吗?中午吃猪肉呢!”

    “走走走,赶紧走。”领导边轰人边纳闷,这第七生产大队咋那么能耐呢?

    可不是挺能耐的吗?

    等一行人来到第七生产大队时,才在村口就闻到了一股子肉香。那十个知青互相看看,都是一脸的喜色,想着这生产队真上道啊,还知道烧肉迎接他们,先前等了半天的火气立马就消了,尤其随着越往里走,那肉香是越浓郁,肚子里的馋虫更是都被勾了出来,嘴里的唾液也不停分泌着,就等着中午那顿了。

    俩二愣子显然也闻到了肉香味,赶紧加快了脚步往粮仓那头走。因为这边有个不算小的坝子,平时分粮食啥的都在这儿,年底杀猪分肉也在这边,这俩带着人赶了过来,张嘴就说:“大队长!人、人带来了。”

    大队长已经顾不得他们了,因为他就快被逼死了。

    “……你给我记多少工分啊!那么大的一头野山猪啊,全是我的功劳!没我你们能吃上肉?去掉骨头下水都还有小二百斤重呢,这都快抵得上年底三头任务猪了。还有,你知道不?这野猪是我撞上的,我一看到它就立马冲上去抬起手,一巴掌就给它拍晕过去了。打野猪多容易呢,我站在那山坡上吼你,一等二等你就是不来!你说,你好好说,到底给我记多少工分?”

    赵建设分完最后一块肉,目送社员拎着肉撒丫头子跑出去,完了才满脸绝望的看向赵红英:“姑啊,记工分这事儿吧,咱们也得……停停!别动手!你别动手!有话咱们好好说!!”

    搁以前他最怕的就是他姑跟他爹告状,每回他都会挨揍。可现在他的想法改变了,亲爹就是亲爹,揍了他那么多回,他不是活得好好的吗?姑就不同了,这一巴掌下去,自个儿这小身板能挺得住?

    “瞧你这怂样!”赵红英到底没真的打下去,那是她侄儿又不是她儿,“赶紧的,我还要回家吃肉呢!”

    “姑,你看这样成吧,还按着年底分猪肉那样算,咱们社员分到肉扣多少分,我都记在你头上。另外,你拿走的就不扣工分了,咋样?”顿了顿,赵建设提醒道,“其他人家最多也就分了七八斤,你家我姑父拎走了十二斤啊!”

    赵红英想了想,说:“那成吧,你到底是我亲侄儿,我就不为难你了。那我走了!”是该走了,也不知道家里那帮子蠢货会不会烧肉,野猪肉可不比家猪,肉结实得很,不炖久一点儿,根本就咬不动。

    等赵红英走得没影儿,赵建设才缓过气来,先打发走了俩带队的,又冲着知青们说:“你们运气不错,今个儿队上正好分肉,我给你们留了大棒骨和肠子,走,我带你们去知青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