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第二百零九回

【书名: 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 第210章 第二百零九回 作者:百里莫离

强烈推荐:爷就是这样的兔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快穿之打脸之旅盛世医香带着传承穿六零破道[修真]山村名医[综]真昼很忙哒     第一封信的内容是南峻的亲信和秦漠要来边境助阵。

    秦漠要来是好事, 可是和南峻亲信一起便透着阴谋。

    若贾赦不在边境,南峰一方定有办法不让秦漠来, 如今形式正是关键时刻,秦漠和萧离作为南峰的左膀右臂不是离开的时候。

    这也是南峻之前为何冒着被皇帝老儿怀疑的风险也要让贾赦来边境的原因,贾赦来了, 一旦有什么威胁到贾赦的事情,稍微一挑拨秦漠定会跟来。

    有时候理智是敌不过心头之人。

    另一封信是贾赦截获的情报,达达木大派人在山谷狙击,地点正是上辈子发生对决的地方。

    贾赦太阳穴的青筋崩出,如今发生的变数太大,贾赦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那场天住的地震是杨天成和离洛在时发生的, 换成秦漠就不一定了。

    营帐内。

    “我和暗卫去拦截秦大人,还请将军放行。”贾赦没有犹豫, 直接向杨天成请命。

    得了秘信后贾赦来到杨天成这。

    “我会派人去。”杨天成道, 他不能让贾赦有半点闪失。

    现在还不知达达木大会带多少人去。

    “我不想做第二个李达。”贾赦道。

    他去拦截秦漠是个各人的事情,若是调用了杨家军的兵力, 万一发生了什么变数,责任不是贾赦能承担的起的。

    “可是……”杨天成皱着眉头,贾赦只带着他的护卫去太过危险。

    “将军,就应了贾将军吧。”离洛前来帮贾赦说话。

    离洛知道就算杨天成拦着,贾赦终究会去, 毕竟秦漠与贾赦的关系就如同离洛和杨天成的关系。

    “我定会平安归来。”贾赦道。

    “可……”杨天成还在犹豫。

    “将军要做的是看好边境形式, 这或许是一个突破口。”贾赦道。

    达达木大出去袭击, 必定莽族军力减弱,对于杨家军来说是一个契机。

    忖度半天最终杨天成应了贾赦,放贾赦前去,“贾兄一路小心。”

    贾赦日夜兼程,他要赶在秦漠去山谷之前拦住秦漠。

    在这,各位可能疑惑,既然贾赦得了消息,那秦漠怎么会没有得消息,按理说秦漠的信息网该比贾赦厉害。

    别忘了,贾赦可在边境,镜水楼台先得月,秦漠早晚会知道这个消息,可是等他知道的时候估已经遭遇了袭击。

    秦漠那边。

    秦漠和南峻的亲信,三品大员陈贺同行。

    一路上秦漠对陈贺防范有加,不给陈贺一点独处的机会。

    “秦大人,这是作甚。”陈贺看着秦漠在检查自己的书信,有些恼怒。

    对了,有件事情忘了说,由于秦漠亲自请命上阵,皇帝老儿升了秦漠为二品官员。

    “本官例行检查。”秦漠十分淡定的回道,他仔细端详着书信,包括信的藏头藏尾,可惜并没有看出什么猫腻来。

    “秦大人可是看出什么来了。”陈贺阴阳怪气的问道,在陈贺眼里,秦漠就是个黄口小儿,官职大又怎么样!

    “陈大人不必每到一处就汇报。”秦漠把信收了起来。

    陈贺见秦漠这个动作,明显表情不悦,“秦大人,且慢。”

    “陈大人有何事。”秦漠问道。

    “向朝廷汇报是咋们臣子的本分,秦大人这般做不妥吧。”陈贺道。

    “如今离边疆路程日益缩短,这信恐怕没到京城咋们变到了边境,陈大人觉得这书信有用?”秦漠道。

    “自然有用!”陈贺道,祖宗的规矩不能改。

    “有何用,让敌人掌握行踪之用?”秦漠冷语道。

    秦漠观察了这么多时日,发现陈贺一道新的地界就会和朝廷报平安,面上看起来没有问题,可如今行程过半,在发报平安的信就有些猫腻了。

    “秦大人,你可不要血口喷人!”陈贺恼怒了。

    秦漠笑了笑,“本官只是列举个可能性,陈大人何必恼怒。”

    “让圣上知道臣子的行踪这是本分之事,秦大人想的太多了吧。”陈贺道,看他的样子这信是非发不可。

    “本官自会让人把信送到京城。”秦漠没有在反驳陈贺。

    “不劳烦秦大人,信的事情由下官负责便是。”陈贺转身要走。

    秦漠眯了下眼睛,没有在拦陈贺。

    陈贺又写了一封信,让信使传到京城,信的内容和方才秦漠收走的那封一模一样。

    陈贺看着信被收走了才回来,不想信被秦漠半路截了回来。

    “两封信?”秦漠打开信封,不想里面有两封一模一样的信,其中一封信有折角。

    “原来这般。”秦漠点了点头。

    陈贺是南峻党派,他和秦漠一路去边境,除了给皇帝老儿行程外还多写了一封信给南峻。

    之前陈贺只写一封,为了让秦漠放松警惕,等路程过了小半便开始向南峻通风报信。

    秦漠觉得其中必定有猫腻,他派人紧盯的南峻那边,注意南峻的一举一动,可惜到现在还没发现异常。

    到底南峻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此时的秦漠心里都没有数。

    南峻的计划是与达达木大合作,没错,之前向达达木大抛橄榄枝的就是南峻,这也是达达木大为何迟迟不应的原因。

    南朝的皇子要与外族敌对合作,怎么想都不可思议。

    南峻为了皇位是真疯了。

    他与达达木大合作,又以贾赦作为诱饵,引诱秦漠前往边境,在边境深谷的地方让达达木大袭击秦漠。

    陈贺是南峻的亲信,他把整个部队的行程和南峻的钉子报备,南峻的钉子在和达达木大报告。

    掌握了敌人的行踪,又熟悉地势,达达木大胜算的几率很高。

    南峻的计划是这样的,让达达木大在深谷中除去秦漠和贾赦这两个眼中钉,让几个小兵活着,到时候达达木大会亲口说谢谢南峰皇子给他这么好的见面礼,那几个活的小兵就是证人。

    而南峻那边会找人栽赃南峰,从他的府衙中搜出什么通敌的证据,人证物证都全,大将折损,南峻即位的可能性便大大提高。

    为了陷害南峰,弄死贾赦和秦漠,南峻狠心的让他的亲信陈贺一起陪葬,可怜的陈大人还屁颠屁颠的给南峻的钉子送信,他不知道送的是自己的催命符。

    由于秦漠的截胡,“催命符”没有到南峻的钉子手中。

    达达木大那边以为秦漠他们还没到并没有急着赶路。

    贾赦先与达达木大找到了秦漠。

    “秦漠!”隔着老远,贾赦叫着秦漠。

    听到贾赦的声音秦漠楞了一下。

    用轻功,秦漠来到贾赦身边,“你如何来了?”秦漠脸上带着一丝惊喜。

    “不能去前面的山谷,有诈!”贾赦急忙道。

    什么思念之情先放在脑后,命最要紧。

    贾赦怕秦漠不明白立马拿出了收到的情报。

    秦漠接过秘信,仔细的看着,眉头紧皱。

    #果然有问题#

    “这不是新科状元贾大人么,怎么不在边境在这里,这可不合规矩。”陈贺骑着马跑了过来。

    对于陈贺来说,南峰站队的人都是敌人。

    贾赦没有闲功夫和陈贺打嘴仗,他直接把秘信给陈贺看。

    陈贺接了过来,看了一看,“这,这不可能。”陈贺脸色大变。

    “陈大人不信可自行去山谷,你我兵分两路,在边境汇合。”秦漠对陈贺道。

    “我……”陈贺不说话了,陈贺不是傻子,看了这信他明白自己是被南峻当牺牲品用了。

    “秦大人这是何话,咋们一起走的,怎能分开。”陈贺道。

    “这位就是贾大人啊,果然是年轻有为,能得来这般情报。”陈贺开始阿谀奉承。

    看到这封信后,陈贺绝对从南峻的船上下来。

    秦漠冷眼看着陈贺,看的陈贺是相当尴尬。

    “秦大人,贾大人也知道本官原先的立场。”陈贺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既然要投诚就要表现出一些诚意来。

    “我手上有皇子的亲信。”陈贺道。

    不得不说陈贺背叛的真快,投靠南峻的时候陈贺留了一手,把些重要的信件留下,其实不乏对南峻不利的东西。

    这也是南峻为何要牺牲陈贺的原因之一。

    “陈大人说的是,那便一起走吧。”贾赦道。

    #交易达成#

    “要避开那个山谷,来前我看了,易守难攻。”贾赦对秦漠道。

    “嗯。”秦漠点了点头。

    秦漠一行人赶紧上路,要抢在达达木大来之前到有利的地势。

    赶路期间,贾赦和秦漠一句题外话都没说,但二人一直并骑走着。

    思念之情溢于言表。

    可惜,秦漠他们终究是慢了一步,莽族是马背上的民族,就算休息脚力还是快。

    若是秦漠和贾赦单独上路还行,偏偏有陈贺这个拖油瓶,陈贺有心眼,不到地方不把书信交给贾赦他们。

    “你们往哪里跑!”达达木大朝着秦漠他们喊道。

    达达木大没有想到会提前遇到贾赦他们,看来原先的计划要变,不过达达木大不担心,他带了充足的兵了,就算一对一他也稳赢。

    报仇的计会终于来了!

    “听好了,那个长的最好看的给我留着,其他统统不留!”达达木大下令。

    长的最好看的自然是指贾赦。

    被贾赦坑了一次,达达木大心里憋着一股火,他自然不会放过贾赦,但贾赦这么好的皮囊,直接死太可惜了,当然要用完了在处理。

    听到达达木大这般说,秦漠周身杀意速起。

    “淡定,咋们打不过他。”贾赦道。

    如今的形式对贾赦他们不利。

    “秦大人,怎么办啊,怎么办。”陈贺都带上哭音了,“我可不能死啊,我死了那些信没人知道在哪。”陈贺赶紧说出自己的砝码,生怕秦漠会抛弃他。

    “咋们后退吧。”贾赦道,如今不能进,只能以退为进。

    “草原上的马脚力足。”秦漠道。

    “那该如何。”贾赦也知道能跑的可能性很少。

    贾赦万没想到达达木大竟然带了这么多兵力来,他真不怕杨天成端了他的老窝么?

    其实达达木大没有想到贾赦会只带着暗卫来救秦漠,他以为杨天成定会派兵前往助秦漠。

    所以达达木大带足了兵力,不想是这种结果。

    如今这般达达木大只能速战速决,弄死秦漠他们赶紧会边境。

    “给我上!”达达木大下令,全军突袭。

    秦漠把贾赦护在身后,“你用轻功走。”

    莽族士兵在怎么厉害也不会武功,贾赦若用轻功可以逃离。

    “你不走,我如何走。”贾赦上前一步和秦漠并肩作战。

    作为将领,独自逃离还不如死了。

    陈贺看着秦漠和贾赦二人,他们不走,自己走啊!

    两军交锋,贾赦的暗卫可以以一敌十,无奈达达木大的士兵太多,秦漠他们始终处于劣势。

    达达木大步步紧逼,他的时间不多,要速战速决。

    “放弓箭!”达达木大下令,他放了大招,也不管放弓箭后会不会伤了自己的士兵。

    弓箭如箭雨般朝着秦漠射了过来。

    饶是秦漠和贾赦的武功再好也躲不过这般的袭击。

    只见一支弓箭朝着秦漠射了过来,贾赦下意识的要给秦漠去挡,秦漠看着朝着自己过来的贾赦,一个侧身把贾赦揽着怀里。

    系统提示,“心的碎片收集完成。”

    贾赦耳边响起了系统提示的声音,当下形式贾赦哪里顾得系统到底在说什么。

    “秦漠!”贾赦和疯了般的喊道,他手上沾染了秦漠的血。

    “快走。”秦漠对贾赦道。

    “你敢死老子就和你一起!!”贾赦朝着秦漠歇斯底里道,他的双目通红。

    听到贾赦这句话,秦漠笑了,他这辈子值了。

    “你给老子坚持住,你他/妈的敢死试试,你死了老子马上找一群小妾!!”贾赦扛着秦漠,用轻功后退,他要把秦漠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达达木大怎会让贾赦离开,贾赦是他的目标,箭雨继续。

    贾赦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他就和秦漠一起死,反正秦漠死了,贾赦自觉活着没什么意思。

    “达达木大!”贾赦朝着达达木大大吼,即便要死他也要怼死他。

    不想贾赦刚叫住达达木大的名字,忽然开始天旋地转。

    系统提示,:“让人地动山摇的红包启用啦!”

    这个红包是之前土地公公发给贾赦的,没有提示作用没有提示触发的条件,贾赦都已经忘了这个红包。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达达木大从马背上晃了下来,狠狠的摔在地上,还没等达达木大说第二句话他又被甩在半空中,随后又摔了下来,然后开始左边晃三圈右边晃四圈的。

    这个红包邪门的很,目标是达达木大及其他的官兵,秦漠这边的人不受丝毫影响。

    不但是人,连达达木大射出去的箭都开始在空中晃晃悠悠。

    而达达木大那边的人如同上了正在海上漂泊的船只一样,疯狂的晃啊,晃的眼前是地动山摇啊。

    开始只是晕,最后晃的开始吐了。

    达达木大真是倒霉,先是下泄,这次又改吐了,真真吐的胆汁都出来了。

    道了最后,所有的人竟然都晃晕了,没错,晕死过去了。

    倒在地上的达达木大身上又沾上了不可描述的东西……

    “见,见鬼了!”逃跑的陈贺看着面前如此诡异的场景吓的直接晕了过去。

    秦漠这边的士兵个个目瞪口呆,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这般诡异的事情,难不成真是老天相助,他们命不该绝啊?

    不管是鬼还是神,反正他们毫发无伤,对方全军覆没!

    这般,达达木大全军被活捉了起来。

    “你们把他们绑住压回战营,我随后就来。”贾赦对着无名说道。

    “主子。”无名担忧。

    “敌军全部被捕,已经无事,你们快回,我随后就来。”贾赦道。

    最终无名听令,带着一干人等先行朝着杨家军营帐赶路。

    贾赦背着秦漠前往小树林,表情十分着急,他要找没人的地方打开手机向神仙们救助,只要能救活秦漠他愿意用自己的性命交换。

    闭着眼睛的秦漠表情安详,他似乎在做一个很长的梦。

    鸿钧老祖老祖办公室。

    “比干丞相你总算归位了,了结了我一桩心事啊,来来来,喝点可乐。”鸿钧老祖对比干说道,他对面坐着秦漠。

    “你是谁,我这是在哪里。”秦漠警惕模样。

    “哎呀呀,差点忘了,心还没给你。”鸿钧老祖笑道,他拿出贾赦的心形的项链,不像上次,这项链已经是完整的了。

    鸿钧老祖把项链递给了秦漠,秦漠接了过来,项链竟然在他手上消失了。

    秦漠皱起眉头,他捂着心口,周身一股热流经过。

    前世的事情秦漠全部都想起来了。

    秦漠的前世是比干城乡,被妲己挖了七窍玲珑心,最后归为仙位。

    不想在归位的时候出了差错,比干的七窍玲珑心不小心遗失了,没有心就没法归位,这件事当时在天庭闹的挺大,这是重大失误,一干神仙被降罪。

    找了半天,最后还是没有找到比干的心,处于无奈,只能让比干下凡间轮回,什么时候找到七窍玲珑心什么时候归位。

    这般便是秦漠为何感觉不到痛觉得原因,没有心的人怎会感觉到痛。

    后来贾赦阴差阳错的收集到了比干心的碎片,秦漠的情感慢慢比激发出来,只对贾赦一人。

    “过了这么多年了。”秦漠看着鸿钧老祖办公室,他的语气似是变了一个人。

    “可不是,过了很多年了。”鸿钧老祖道,他面带微笑。

    按理说鸿钧老祖老祖是大boss,他不应该对比干如此低声下气,这是为什么呢?

    自然是心虚啊!

    原来当年鸿钧老祖出于好奇,他想看看七窍玲珑心长什么模样,不想刚打开盒子,这心就跑了。

    鸿钧老祖一脸懵逼,谁能告诉他这心怎么还能跑了,坑人啊!!

    犯了错的鸿钧老祖自然不能承认,把锅甩给了小兵们。

    这件事情只有七窍玲珑心知道,如今心归位了,秦漠便是唯一知道的人。

    “你想要什么职位,咋们都好商量。”鸿钧老祖道,他这算是将功赎罪了。

    秦漠不语,这个时候鸿钧老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语音,来电的是凡人贾赦。

    看到贾赦的名字,秦漠眼神明显波动了一下。

    鸿钧老祖刚想把手机关上,秦漠发了话,“上仙先处理事务。”

    秦漠都这般说了,鸿钧老祖就接了贾赦电话,“凡人你有什么事情?”鸿钧老祖对贾赦的态度算好的,在怎么说贾赦帮鸿钧老祖找了比干的心,是一个大功臣。

    “神仙大人请您救救小生的心悦之人,小生愿意已命相抵。”贾赦急切道,这是他第一次给鸿钧老祖打电话,却没有半分的胆怯,有的只是急切。

    “心悦,你心悦谁?”鸿钧老祖问道。

    “秦漠,我朝的国师。”贾赦道。

    “哦。”鸿钧老祖拉长了尾音,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看了一眼秦漠,当事人在场,鸿钧老祖自感觉有点小尴尬。

    这算不算直接秀恩爱?

    不过这件事情让鸿钧老祖老祖有点难办了,要让秦漠归位,他凡间的肉体必须要死,这个忙鸿钧老祖老祖似乎帮不了贾赦了。

    该怎么开口好呢?鸿钧老祖有点小纠结。

    “这个……”鸿钧老祖在想措辞,难得鸿钧老祖还顾忌贾赦的情感,看来贾赦的红包真的没有白发。

    “上仙,我有事情要讲。”秦漠突然发了话。

    “凡人你等我一等,我一会给你回电话。”鸿钧老祖对着电话那头的贾赦说道。

    “神仙大人,只要能救秦漠,小生什么都愿意!”贾赦明显急了,他怕鸿钧老祖

    这是在找托词不答应自己。

    “你别急,他死不了,你等我一会,对了,不准水群。”鸿钧老祖对贾赦说道。

    鸿钧老祖老祖怕这事被群里的神仙知道就不好了,万一哪个不长眼的把秦漠复活了,比干的归位又成问题了,鸿钧老祖还要想办法把凡间的秦漠在弄死一次。

    “比干丞相你有什么事情?”鸿钧老祖态度十分好的问道。

    “我要回凡间。”秦漠对鸿钧老祖说道。

    “啥?”鸿钧老祖一副听错的模样。

    “回凡间作甚,比干丞相你马上就可以归位了。”鸿钧老祖道,比干一日不归位鸿钧老祖心结一日打不开。

    如今心都归还给秦漠了,这在下凡间不就和开了挂一样,这辈子死了,下辈子还是七窍玲珑心,保不齐那天这厮长本事来天庭找自己算旧账怎么办,与其提心吊胆的过日子还不如马上解决了好。

    “在下不想当神仙,我是想当凡人。”秦漠说道。

    鸿钧老祖瞪大眼睛,一副惊讶模样,这年头还有不想当神仙的??这可是热门职业,托关系都进不了啊!

    “上仙不要担心,就算下了凡间,我定不会在找上来。”秦漠道。

    有了七窍玲珑心就是不一样,秦漠就和有了读心术一般,鸿钧老祖心里所想一下就被他看了出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鸿钧老祖问道秦漠。

    “我愿意把神仙的记忆除去。”秦漠道。

    “啊?”鸿钧老祖不敢相信的模样,不当神仙当凡人,凡人有真有这么好吗?

    “我有一个条件。”秦漠接着说道。

    “什么条件?”鸿钧老祖试探性的问道,要是秦漠提出要当皇帝什么的可是不行,神仙也不能篡改历史。

    “不是什么违反道义的事情,上仙放心。”秦漠在一次看透了鸿钧老祖的心思。

    若不是知道秦漠还没恢复仙力,鸿钧老祖都以为他用了读心术。

    “那就尽管说吧,只要我能做到定会满足你。”鸿钧老祖立马说道。

    他巴不得比干这般,除去记忆以后谁都不会知道当年鸿钧老祖犯下的错误,鸿钧老祖便可以高枕无忧了。

    “我要和贾赦的命运生生世世在一次。”秦漠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就这个?”鸿钧老祖问道。

    秦漠点了点头。

    这个条件简直不要太简单了,只要让阎君把两人的命运簿合成一本,在让月老把他俩的姻缘打个死结就行了!

    “你确定,就这个??”鸿钧老祖再三向秦漠确定。

    “是。”秦漠肯定道。

    “没问题。”鸿钧老祖一口应道。

    #协议达成#

    鸿钧老祖让阎君和月老抓紧时间办事,等着事情办好后再取比干的记忆。

    自此在无比干只有秦漠。

    贾赦那边等的焦急,虽然秦漠呼吸平稳,可无论贾赦是给他输送内力还是掐人中秦漠就是不醒。

    最后贾赦又拨通了鸿钧老祖的电话。

    “马上就醒了。”鸿钧老祖对贾赦说道,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还没等贾赦反应过来,秦漠就醒了。

    贾赦慌忙的没来得及把手机收起来,他的金手指曝光在秦漠面前。

    不过如今什么都不重要了,只要秦漠活着就好。

    贾赦表示他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和秦漠慢慢解释。

    “秦漠,你醒了!你可吓死老子了。”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贾赦却没出息的掉泪了,一边用手搓眼睛贾赦一边看着秦漠。

    复活的秦漠连伤口都好了。

    “我回来了。”秦漠对贾赦道。

    “谁管你回不回来,老子要去找小妾,老子不跟你了!”贾赦对着秦漠道,谁让秦漠擅自主张的替自己挡箭,这情贾赦才不领。

    秦漠一把拉住贾赦,“有我在,你这辈子没机会了。”说罢,秦漠吻上了贾赦。

    “靠,你脱老子衣服……唔。”

    “这是在外面,啊……”

    树林中传来低沉的声音,伴随着树叶刷刷声。

    在无名他们到达杨家军的后三天贾赦和秦漠才回来,杨天成急的差点派全军出去找人。

    因为贾赦的红包,达达木大全军被活捉。

    当杨天成他们看见被活捉的达达木大,真是群脸懵逼。

    且之前达达木大带走了大半的兵力,杨天成趁机攻破了边境,如今莽族被杨家军打的溃不成军,多年来动荡的边境就这般被平定下来。

    #真是一个传奇#

    在确定贾赦和秦漠毫发无伤后,杨天成把二人请到了营帐,迫不及待的拿出一样东西来。

    “贾兄秦兄,你看我发现了什么。”杨天成拿出南峻给达达木大送来的合作的书信。

    “有了这个胜负已定。”杨天成道。

    万没想到南峻会如此铤而走险,直接和达达木大合作,真是为了皇位不择手段。

    如今南峰手里了有了之前王家、平夕夜的把柄,还有平夕夜雇人劫持贾政那个土匪头子的人证,对了,还有薛家薛紫在临死之前写的对南峻的控罪书。

    薛紫当日将死之时,南峰派人来找他,像薛紫保证只要他控告南峻便留薛家的血脉,南峰的确做到了,薛紫外室生的儿子保住了,薛家一脉尚存。

    如今加上达达木大的书信以及陈贺的证据,南峻完蛋了。

    边境大胜,杨家凯旋而归。

    杨天成把活捉达达木大之功全部归于贾赦和秦漠。

    如此大功,秦漠和贾赦升官是必然的事情。

    南峻此时是强弩之末,看到被活捉的达达木大他整个人都不好了,最后狗急跳墙的他竟然逼宫,好在被南峰化解。

    就算没那些证据,南峻算是完了,逼宫可是大罪,南峻在无翻身的余地。

    南峻这么一逼宫,皇帝老儿差点被气死,本来已经油尽灯枯的皇帝老儿彻底的不行了。

    长生不老之梦破裂了,皇帝老儿只好把皇位传下去。

    如今南峻没了,皇位毫无悬念,南峰上位。

    南朝彻底的改朝换代。

    南峰能顺利上位,秦漠和贾赦的功劳很大。

    和上辈子一样,秦漠被封为国师,而有大功劳的贾赦被封为首辅大人!

    贾赦竟然抢了萧离的位置。

    真真的一步登天啊。

    这还是不是当年最大的事情。

    在京城最轰动的事情莫过于国师大人和首辅大人成亲了!

    二人一同穿上新郎官的衣服,不论嫁娶。

    贾赦穿着新郎官的衣服被醉醺醺的抬回了洞房。

    “秦漠,我有秘密要告诉你。”贾赦醉眼朦胧,他要趁着酒劲把自己重生还有红包群的秘密和秦漠说。

    秦漠看着贾赦,红色映衬的贾赦耀人双目。

    没给贾赦说话的计会,秦漠直接把贾赦压倒在床上。

    今天是二人的洞房花烛夜,春宵一刻值千金。

    至于秘密的事情可以日后再说,反正他和贾赦有一辈子,不对,确切的说有生生世世的时间可以慢慢的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相邻的书:大唐晋阳公主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综]好感度upup(快穿)富贵荣华最强萌宠万人迷[快穿]有女同车般配[电竞]记忆深处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