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第一百五十八回

【书名: 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 第158章 第一百五十八回 作者:百里莫离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门青云路不死佣兵韩娱之张三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平兮夜雇的人靠谱,偷袭的稳准狠,衙役们万万没有想到朗朗乾坤下竟然有人敢劫持罪人。

    劫匪们人多势众,衙役根本不是对手,只僵持了一会,贾政就被劫持走了。

    #京城头条#

    京城多少年来没发生过这种事,一时间闹的沸沸扬扬。

    贾赦万万没想到平兮夜重视贾政重视到如此地步,要知道这是天子脚下,这可是赤果果的打皇帝的脸。

    别说贾赦没有想到,连平兮夜都没想到会这般,本来他只想让这帮匪贼劫贾政,但是他没让他们在衙役眼皮底下劫持,若上面查下来,小王爷又怎样,照样送审大理寺。

    平宁王府。

    “这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平兮夜服了一颗养身丸,自打被贾赦封住了妖力,平兮夜的身子骨便弱不禁风。

    好在修仙之时的炼丹之术他还记得,私下平兮夜炼制了不少丹药续着自己的命。

    今日让这事一刺激,早上平兮夜猛吐了一口血。

    “真要放弃那个废物么。”平兮夜不甘心的道,事情闹到这般,已然不是平兮夜有能力收拾这烂摊子了。

    用手狠狠的砸着桌子,平兮夜不甘心,若放弃了贾政这个废物,贾宝玉让他如何去找。

    其实就算贾政没了,贾宝玉该投胎也会投胎,只是找起来比较麻烦,特别对于没有任何妖术的平兮夜。

    正在平兮夜焦头烂额的时候,门动了一下,似是有什么东西插在门上。

    平兮夜皱起眉头,一脸谨慎,来到门前,只见门边有一封用飞镖定住的书信,敢在平西王府造次,不知来信者何人。

    平兮夜第一反应是那帮劫匪。

    “看来真是狗急跳墙。”平兮夜气的心口一阵闷疼。

    见四下无人,平兮夜从门上把飞镖拿了下来,飞镖定的结实,病娇的平兮夜着实费了大力气,最后连脚都用上了。

    没办法,平兮夜不敢让别人看见,脚抵着门框,使劲往后一蹬,飞镖终于从门上拔了出来,平兮夜也摔了个大跟头。

    上辈子的仙子哪曾这般狼狈过。

    “该死,该死,该死!”一向淡定的平兮夜破口骂道,心里对贾赦的怨恨又上升一个层次,若林黛玉是他第一憎恶之人,贾赦则是第二。

    这一下把平兮夜摔的不轻,干脆起不来了。

    无奈只能坐上地上看信,打开信之前平兮夜是一脸的抓狂之相,打开信之后,他的神情忽然变的凝重起来,慢慢的嘴角勾起笑容。

    “果然我是逆天之命,哈哈哈哈。”平兮夜笑容放肆笑了起来,如同疯子一般,挣扎站起,把信用烛灯燃了。

    京城一角。

    “老大,咱现在怎么办,去交人么,京城戒/严了,现在出去……”

    “都到了如此地步,不交人怎么办!”劫匪的老大一脸愁容,他本来以为平兮夜作为王爷会罩着他们,如今看到这般状况,他真真的后悔了。

    后悔也没有,劫匪们完全没了退路,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把人交给平兮夜,拿到余下的银子,然后让平兮夜帮助他们离开京城。

    若平兮夜不肯,劫匪已做好了鱼死网破的打算,反正他们成天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他们的命不如平兮夜的名声值钱。

    打定主意,绑匪决定拼一把。

    带着贾政,他们抄着小路去了原先和平兮夜商量的汇合之地。

    已经有人在那等候。

    “人我们已经送来,答应的银子,还有要护送我们出京城。”绑匪老大和对方说起了条件。

    不想对方连话都不说,直接冲过过来,上去一刀一个。

    绑匪大惊,这是要杀人灭口啊。

    对方的身手明显和绑匪不是一个层次,不夸张的说一个人可以弄死他们三人。

    贾政绑匪不管了,直接扔在地上,他们开始逃命。

    对方明显过来灭口,怎能让他们逃跑。

    绑匪没有想到,银子没挣到命搭上了,他们是见识到皇家人的狠辣,过河拆桥啊!

    一群绑匪,到最后只剩下五人,其他人全部倒在血泊之中,血腥阵阵。

    在绑匪老大绝望的时候,他们面前又出现一群人。

    这是几个意思,雇了两组人来追杀他们,以防万无一失啊?

    一组人就快把他们团灭了,在来一组,不如乖乖等着见阎王,放弃挣扎的绑匪不跑了,闭眼等死,希望来个痛快。

    等了半天,耳边有刀剑之声,他们却安然无恙,咦,这是怎么回事?

    绑匪头子睁开眼,眼前的局面让他反应不过来。

    第二批人不是过来杀他们的,他们竟然和追杀自己的第一帮人打了起来。

    这是,来救自己的?

    两帮人实力旗鼓相当,头顶是刀剑刷刷刷的声音,绑匪蹲在地上一动不动。

    “佛祖保佑,佛祖保佑,日后我一定好好做人。”绑匪头子默念着,若躲过这一劫,他打算金盆洗手。

    “啊!”身边一声惨叫,血溅了绑匪头子一脸。

    经历过很多大场面,绑匪头子头一次如此害怕,他跟着尖叫起来,还没完全吼出来,他的左肩挨了一刀,血瞬间涌了出来。

    一刀不够,一刀又迎了过来,这一刀毙命。

    绑匪头子直接晕了过去,刀并没有落下……

    “撤。”不知哪方喊了一声。

    一方撤退,令一方并没有追上。

    王府。

    “爹爹,娘亲,女儿该怎么办。”王子清哭的眼睛都肿了。

    “老爷,咱家大姐该如何啊,我可怜的女儿。”王子清哭,王家夫人也跟着哭。

    王家老爷一脸愁容,他如何知道该怎么办。

    王子清和贾政定了亲事,眼看贾政判了死罪,他家女儿还没进门就得了个克夫之名,这般大户人家谁还敢娶王子清,只能低嫁了……

    王夫人这辈子够倒霉的,先是遭平兮夜暗算被人绑架,只能下嫁与贾政,嫁就嫁吧,好歹贾府是个大贵之家。

    可贾政又如今又进了大牢……

    “不是说贾府二公子才华横溢,学富五车么,怎可能做出这般事,父亲,您去看看,公子定是被陷害的。”王子清边哭边道,若是嫁不进贾府,她只能嫁入那种小户人家,如此花容月貌白白糟蹋,王夫人不甘心。

    王家老爷心里有数,学富五车的贾赦不是贾政,可如今让他如何开口。

    “老爷。”王家夫人跟着附和。

    “好了好了,如今贾家老爷病逝,贾府三年不能娶亲,你们慌什么。”王家老爷对着王子清她们二人说道。

    南朝有不成条的规定,丧亲者三年不得娶亲,不得科举,不得为官。

    所以就算贾政没事,王子清这三年也不能嫁给入贾府。

    “可贾二公子人死不能复生,三不三年又有何关系。”王子清不傻,一把抓住了关键。

    说着说着,王子清又开始哭,她的命怎如此之苦啊。

    “贾府没了二公子,不还有大公子。”王家老爷说道。

    本来王家老爷就不想把王子清嫁给贾政这个废物,如今有了理由,反正亲事定了,老二不在,嫁给老大不是不可。

    “大公子?”王子清揉了揉自己红肿的眼,“大公子是个废物,女儿才不嫁。”

    府上的人把贾赦的事情全部安在了贾政身上,王子清完全误会贾赦,以为他是废柴。

    “如今贾府爵位由贾府大公子继承,万贯家财也是他的,又是童生,清儿还想如何。”王家老爷瞪着自己女儿。

    “童生?”王子清一脸不解,“贾二公子是童生,如何贾府大公子也是?”

    王家老爷咳嗽一声,方才激动,他忘了自己对王子清说谎,“贾府大公子也是童生,那些市井谣言,清儿日后少听,没个当家主母的样子。”王家老爷呵斥着王子清。

    一听到贾赦原来这般好,王子清心情瞬间阴转晴。

    王子清心情好了,王子洁却开心不起来,她已经做好看王子清笑话的准备,不想王子清运气如此之好,愣是把狸猫换成太子。

    “老爷,定好的亲事可能改,妾身听闻贾家的夫人疯癫了。”王家夫人对自家老爷道。

    前几天贾赦大张旗鼓的找高僧和道士给贾母做法,这事早就传开了,听闻是贾政做的妖,不但害死了贾代善还逼疯了贾母。

    “这事,这事从长计议。”王家老爷说道,事到如今,他没有把握。

    “你们回院休息,我还有事要与子腾商量。”王家老爷对王家夫人说道。

    “爹爹,那女儿的亲事。”王子清满脑子都是自己的婚事,她真怕自己嫁不出去,毕竟有被绑的事情在先。

    王家老爷瞪了王子清一眼,“在这般闹腾下去,不怕风言风语被传出去,成何体统。”王家老爷呵斥道。

    当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保守住秘密,以免事情没有退路。

    被自家爹爹这般呵斥,王子清闭上了嘴,乖乖听话回去了。

    王子清和王家夫人一走,王家老爷赶紧让王子腾过来,这事的源头就是王子腾。

    “父亲。”王子腾进屋行礼。

    “平小王爷可来信?”王家老爷问道,语气带着焦急。

    若王子清不能嫁入贾府,那王家和平宁王府的联系可就断了,这是王家老爷最不想看见的事情。

    “还没有。”王子腾回道,如今他正为这事烦闷,贾政死了,他与平宁王府的桥梁可就断了,平兮夜这边的态度不明。

    王家老爷眉头紧锁,“子腾你给平宁王府送去拜帖。”

    事情到了这般田地,等是最笨的做法,不如主动出击,可能还有一丝缓和余地,起码向平宁王府表达王家的诚意,好不容易抱上的金大腿,王家老爷不想轻易放弃。

    “是,父亲。”王子腾正打算这般做,拜帖他都写好了。

    得了自家父亲的许可,王子腾赶紧把拜帖送到了平宁王府,可惜平兮夜此时不在府上。

    后山的一座破庙。

    平兮夜看着眼前麻袋,一脸厌恶之色,麻袋上沾染着血。

    打开麻袋,里面是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倒霉透顶的贾政。

    平兮夜浇了一瓢凉水在贾政头上,而后又狠狠踹了贾政几脚,力度不小。

    “废物,废物。”平兮夜边踢贾政边骂道,就因为救这个废物,他差点把自己搭进去,若不是有贵人相助,这招棋他是输定了。

    又疼又冷,贾政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他以为自己在大牢里面,身边站的是衙役,上去他就抱住了平兮夜的大腿,“我是被冤枉的,我要找平小王爷,他能证明我是被冤枉的。”

    一听贾政提自己的名字,平兮夜更是怒火中烧,幸好贾政在他手里,若落到衙门那,平兮夜着实百口莫辩。

    这个贾政就是自己的丧门星!!

    平兮夜上去狠狠踹了贾政脸一脚,他要贾政清醒让他睁大眼睛看看他面前的人是谁!

    这一脚真把贾政给踹醒了,他抬头看着平兮夜,先是发愣而后是一副看到救命稻草的模样。

    “王爷,您来救我了,您来救我了!”贾政抱着平兮夜的大腿就开始哭,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因为麻袋上沾了血,贾政身上也有,这下好了,他蹭了平兮夜一脸。

    “滚!”平兮夜在也装不下和颜悦色,他一脚踹开了贾政,如今贾政在他的眼里就是一个生贾宝玉的工具。

    没错,到现在平兮夜仍旧没有放弃贾宝玉,他寻思着让贾政临死之前多留下些种子,保不齐里面就与贾宝玉。

    抱着这个想法,平兮夜才救的贾政。

    不知贾政能待着这里多久不被人发现,平兮夜要充分利用时间,觉对不浪费。

    “王,王爷?”贾政不可思议的看着平兮夜,这不是他认识的平小王爷,平小王爷待他极好。

    平兮夜压根就不搭理贾政,只见他从袖口拿出一瓶药来,扼住贾政的下巴一口给他灌了进去。

    “算你有福气。”平兮夜阴声阴气的对着贾政说道。

    说完这话,平兮夜起身就走,完全不想看贾政一眼,平兮夜一走,一群女人进来,形形/色/色什么样子都有,她们蒙着眼睛。

    “看好了,一个个进,一个个出。”平兮夜对外面看守的人说道。

    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平兮夜急着赶回王爷府,贾政已经到手,他现在还差王夫人。

    在平兮夜心中贾政加上王子清才是最好的组合。

    “小王爷,王家送来邀帖。”平兮夜刚一进府,府上奴才便把王子腾的帖子递了上来,先前平兮夜吩咐,贾政和王子腾的帖子要直接给他。

    看到拜帖,平兮夜嘴角勾笑,他和这个王子腾还真是心有灵犀。

    平兮夜亲笔写好了回帖,让王子腾带着王子清一同前来。

    “小王爷让我带着清儿一起去?”接到帖子的王子腾一脸迷惑,不知平兮夜做何打算,王子腾想不明白,明明平兮夜没有见过他家妹妹,如何对王子清如此青睐?

    不容王子腾多想,平兮夜让他带着王子清他就带着,不管这合不合规矩。

    自然,平兮夜与王家兄妹二人见面的地方不是王府,他约在别处。

    “王爷要见我?”一听平兮夜要见自己,王子清一脸兴奋。

    “嗯。”王子腾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他不知王子清兴奋什么。

    王子清的自恋程度王子腾当然不理解。

    “莫不是王爷觉的对不起我,要我……”王子清开始胡思乱想,嫁入大户人家做主母亦或者嫁入王府做侧王妃,王子清自然会选第二个。

    许久不见笑脸的王子清脸色放晴,她定要把握好这个机会。

    “清儿知道了,清儿定会好好准备。”王子清对王子腾说道。

    “嗯。”王子腾点了点头,王子清兴奋,他却兴奋不来,如今的王子腾半点猜不透平兮夜的心思,这般感觉着实难受的紧。

    不得不说,王子清想的太多了,别说之前是平兮夜让人绑的她,单看王子清的家世压根配不上王府,最最最为关键的一条,平兮夜会喜欢女人?

    王子清折腾了一个多时辰化好了妆容,穿上她自认为最为华美的衣服,她要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呈现在平兮夜的面前。

    王子腾看着把自己打扮成牡丹一般艳丽的王子清不禁皱了眉头,“把衣服换了。”

    “我不。”王子清拒绝,她好不容易准备的,为了给平兮夜留下最好的印象。

    如今的王子清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境况,烂事缠身的她最要不得的便是高调。

    王子腾懒的管她,反正如今的王子清已然和废棋差不多,她自己爱作就作去吧。

    打扮如此艳丽的王子清,到哪都是焦点。

    尽管出府坐的是马车,可上下车的时候,包括进门店的时候,终归会被别人瞧见。

    来到约定好的地方,趁着平兮夜没来,王子清还在摆弄自己的妆容,王子腾一副心思沉沉的模样。

    门被推开。

    王子腾立马站了起来,“王爷。”他给平兮夜行礼。

    “王爷。”王子清跟着站了起来,她捏着嗓子,用自认为最柔美的声音给平兮夜请安。

    平兮夜看了王子清一眼,面上没表情。

    “王公子不必客气。”平兮夜回道。

    平兮夜到后,伺候的人端上上好的酒水后马上下去,屋里只剩下平兮夜和王子腾他们三人。

    王子清看着仪表堂堂的平兮夜,不禁芳心暗许,她揉搓着手帕,不知该做什么才能让平兮夜注意到自己。

    而一旁的王子腾完全没有思想,他忐忑的在等着平兮夜开口。

    平兮夜亲自给王子腾和王子清倒酒。

    “王爷,这哪里使得。”王子腾赶紧起身,作势要接起酒杯。

    “今个没什么王爷,王公子不必客气。”平兮夜拦住了王子腾,继续给二人倒酒。

    “原来王爷竟是如此体贴的人物。”王子清羞红了脸,平兮夜倒的酒似乎倒到了她的心里面。

    “王公子请,姑娘请。”平兮夜对二人说道。

    什么事情不说,先喝酒。

    平兮夜倒的酒王子腾哪里敢不喝,端起酒杯,王子腾一饮而下。

    王子清也下口喝了下去。

    喝完后,平兮夜又给二人倒上,如此喝了有三杯。

    三杯酒下肚,王子腾感觉头有点晕,今日他来可是有大事,不能醉。

    “王爷,今日小生来……”王子腾刚想说些什么,头一阵眩晕,嘴不听使唤,完全说不出话来,他看着平兮夜都是三个人影。

    “王,王……”爷字没说出来,王子腾便一下栽倒在桌上,而不胜酒力的王子清早已经晕倒。

    平兮夜嘴角勾笑,他又给王子清嘴里灌了一杯子加了料的药,而后把王子清放到麻袋里面。

    这个地方有后门,平兮夜唤人扛上这个麻袋从后门出去,到现在一切按照计划进行。

    马车一路颠簸来了偏远的寺庙,就是关贾政的地方。

    平兮夜让人把装王子清那个麻袋搬了下来,而后给王子清脸上撒了水。

    “这是在哪里?”王子清迷迷糊糊问道。

    “我好热。”边说王子清边脱自己的衣服。

    “随我来。”平兮夜拉着王子清的手。

    如今的王子清神志涣散,她不知牵着自己的人是谁,只跟着平兮夜走。

    “你们在外面好好守着,任何人都不准进。”来到破庙门口,平兮夜对着门外守候之人吩咐到。

    已经一天一夜,不知道贾政废了没有,平兮夜有点担心,为此他又准备了一种药。

    打开门口,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贾政和死了一般躺在地上。

    平兮夜又喂他吃了药,药效大概五分钟就生效,平兮夜把王子清扔到了破庙里面,他自己先行离开。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平兮夜走进破庙,算算时间,应该够了。

    可进去的那一刹那,平兮夜愣住了,两人中间隔着老远的距离,各自玩各自的。

    这是什么情况!!

    平兮夜不可思议的看着贾政,“这个废物到底在干什么!!”

    平兮夜脸色变的相当难看,他转身出门,把昨个那些蒙着眼睛女子都叫了过来,“检查,一个个的检查。”

    出乎平兮夜所料,女子个个是完璧之身,“竟然是个废物,竟然是个废物!!”平兮夜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他大费周章了这么久,给贾政擦屁股擦了这么长时间,得来的竟然是这个结果。

    还真是可笑!!!

    事情到了这般地步,贾政真真的半分利用价值也无。

    京城上下因为贾政的事情全城/戒/严,不想到了第四天,失踪已久的贾政自己出现在了衙门门口。

    这案子忽然破了。

    贾赦得知消息,松了一口气,贾政消失了这么多天,他真以为又让他给逃了,不过贾政消失和出现的如此反常,贾赦觉的其中有猫腻,很大的猫腻,特别听说贾政送来的时候已经不会说话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相邻的书:大唐晋阳公主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综]好感度upup(快穿)富贵荣华最强萌宠万人迷[快穿]有女同车般配[电竞]记忆深处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