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第一百五十五回

【书名: 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 第155章 第一百五十五回 作者:百里莫离

强烈推荐:恶毒炮灰他弟[星际]嫡女毒谋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六零年代好生活农门青云路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不死佣兵     “你们这是在作甚,造反不成,放开,放开我!!”贾母对围上来的奴才怒吼道,虽然被贾代善吓的不轻,贾母总归还剩下点理智。

    看着稍带疯癫的贾母,奴才们不知如何是好,他们一同看像贾赦,如今贾赦就是贾府的主心骨。

    “太太若有三长两短,你们谁付得起责任!”贾赦厉声说道。

    贾赦一下令,奴才们统一转身,朝着贾母去了。

    已经疯了的当家主母vs继承爵位的大公子

    站哪个队伍一目了然。

    “你们,你们敢动我!”贾母大退几步,她的心魔贾代善一直在她身边,阴魂不散。

    退了几步,贾母碰到了椅子,一阵惊慌错乱。

    “你这个贱妇,敢在我灵堂大闹,我要把你带走!”心魔贾代善道,正好在贾母碰凳子的时候。

    贾母打了个激灵,从未如此失态,“老爷妾身错了,妾身错了。”

    奴才看着贾母如此神神叨叨,一时间你看看我,我看看的你的,身上鸡皮起了一波又一波,整个大堂感觉凉飕飕的,莫不是老爷还在?

    贾母瞬间安静下来,她怕贾代善带着自己,她如今不能有事,她还没把锅摔倒贾赦头上,绝对不能有事。

    事到如今,贾母还想着陷害贾赦,她对贾赦着实恨之入骨啊。

    奴才上前“搀扶”贾母,贾母动弹不得。

    贾政被吓的一言不发,老实的很。

    有贾赦镇场,慌乱的贾府平复下来。

    蓉姨娘被贾代善突如其来的一出吓的昏死过去,至今还没醒来,郎中把了脉,蓉姨娘并无大碍,只是惊吓过度。

    过了大概一盏茶的时间,贾赦请的几个郎中来了,轮流给贾代善“看病”,家主死了,死因必须明明白白,不得半分疏忽,如此才能和族里交代。

    “老爷心肺衰竭,老夫回天无力。”郎中甲说道。

    “老爷此病有大概三年之久,如今突犯疾病,恐怕是有诱因。”郎中乙说。

    “老爷的死……”第三个郎中欲言又止,大户人家的事真是……

    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但凡正常人都能听出贾代善死的蹊跷。

    “劳烦各位郎中在府上等候,等着贾某族人来了,所有情况请各位务必一五一十,这般家父才能瞑目。”贾赦严肃道。

    到了天明,族里的长辈陆陆续续来了贾府,有些住的远的,今日来不了。

    贾代善忽然西去,对于贾氏一族是件大事,毕竟贾代善位高权重,对整个家族影响太大,他这一去,贾家等于失去了一个大的□□。

    “赦儿,到底发生了何事,前几日不还好好的?”族长拄着拐杖,若不是见贾代善在棺材躺着,他根本不信。

    “家父突发疾病。”贾赦回道,一脸痛楚模样。

    “郎中如何说。”族长问道,能当贾氏家族的族长,自是不简单,一下便抓住要点。

    “是他害的,族长救我!”本来安静的贾母忽然叫了起来。

    贾母这么一叫,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她。

    贾赦转头,也看着贾母,不知道她是不是被自己的心魔给吓傻了,大庭广众说出这般话,估计贾母忘了,贾赦在贾氏族人眼里是贾母真真正正的儿子。

    一个当家主母忽然说自己的儿子害了自家老爷,该不是疯了?

    “族长,借一步说话。”贾赦对着老族长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族长点点头,随着贾赦进了里间。

    贾母还有贾政也跟着进去,即便贾母有些疯癫,她仍旧是这个家的主人。

    族里的长辈坐在上座,贾母坐次座,贾赦和贾政站着,贾赦站在前面。

    方才请来的郎中也在屋里。

    “说说吧。”族长对郎中们说道,既然贾赦把他们请到这里,必定有猫腻无疑。

    几个郎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想让对方先开口。

    #烫手山芋#

    “各位但说无妨。”贾赦开口,给了郎中们定心丸。

    “老爷今日突发旧急,恐是被外物刺激。”几个郎中一齐开口。

    郎中说这话的时候,贾母身边的心魔贾代善狠狠瞪着贾母,一副要掐死她的模样。

    “贱人,你竟然下毒害我!”

    “我没有!”贾母立马否认。

    她和心魔贾代善的一切互动旁人看不见,在贾赦他们眼中,贾母是对着空气大喊了一声。

    鬼使黑的这个红包着实帮了贾赦大忙,不过就算没有这个红包,贾赦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族长看了贾母一眼,皱起眉头,贾母素来贤良淑德,这般失态还是第一次。

    “该是受了刺激。”族长给贾母找了借口。

    “各位郎中可知是什么东西刺激?”族长问道。

    “清脑丸。”其中一名郎中说道,“说是丸,其实是液这药闻起来有股薄荷香气,可提神醒脑,但心疾之人却闻不得。”

    “薄荷香气?”一旁贾政听到这几个字,身子微颤一下,今日他身上就有这种薄荷香气。

    “早上来的人到底是谁。”贾政脸色变了变,还算有点的脑子的贾政感觉出阴谋的味道。

    郎中话刚说完,贾母便开始落泪,“赦儿,你为何要这般对待你的父亲。”

    贾母开始了她的表演。

    贾赦面色严肃,“母亲您伤心过度,早些休息吧,剩下的事情交给孩儿。”

    “史氏,你去吧,自有老夫。”族长跟着说道,贾母神神叨叨的模样着实让人心里不适。

    如今的贾母在外人看来已然不正常,贾母自己似乎还没感觉到。贾母怎肯离去,她站了起来,“族长,我与老爷结发夫妻,这么多年的夫妻情谊,我不能看着老爷这般不明不白的死去。”

    不得不说,贾母的内心着实强大,身边就站着贾母的心魔贾代善,她还能如此淡定的演戏,让人佩服,佩服。

    “赦儿,老爷已经把爵位传与你,你为何还要急于一时。”贾母转头对着贾赦问道,一脸悲痛的表情。

    “史氏,你莫不是糊涂了。”族长喝住贾母,如今贾赦是贾府爵位的继承人,脏水不能乱泼。

    且贾母泼的脏水逻辑根本不通,贾代善传的又不是皇位,不过是个一等将军的职位,说白了就是个领空/饷的,贾赦若真想踏入官场,仰仗的还是贾代善,如此一来,贾代善死对于贾赦来说是祸不是福。

    贾赦看着贾母,心中冷笑,看来贾母为了贾政要破釜沉舟。

    没有关系,贾母来什么招数贾赦都不怕,反正他有贾政这个顶雷的锅。

    “族长,母亲悲伤过度,还请族长见谅。”贾赦对着族长说道。

    “还不快扶太太回院休息。”贾赦关切的看着贾母,对下人吩咐到。

    贾母会演戏,贾赦演的比贾母还要好。

    “你们敢!”贾母目光恶毒的对着前来的奴才,到底在贾府淫威多年,贾母这般架势,怂包奴才没一个敢动弹的。

    贾母大迈几步,朝着族长就跪了下来,“不瞒族长,赦儿并非我的亲生骨肉,乃是抱养,前几日无意间赦儿得知此事,妾身虽再三与他说妾身待他如同自己亲生,不想赦儿还是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说着说着,贾母止不住的泪流。

    贾母这个消息劲爆了,对在场的贾氏族人无疑是一个惊天霹雳。

    贾赦不是贾府的人??

    贾母恶毒,她连贾赦姓贾这事都要否定,贾赦虽说不是贾母亲生,可确定是贾代善亲生。

    着实聪明反被聪明误,细看贾赦的模样还是有三分像贾代善的,领养,领养还能领养到与自己像的?那真是有水平。

    且说贾赦真是领养的,贾母罪过就大了,入贾府膝下无子,犯了七出之罪,用抱养之术瞒天过海欺骗族人,大逆不道。

    要不说贾母为了贾政釜底抽薪,她这是打算把自己赔上去,拉贾赦下水。

    贾赦听到贾母这一番言语,无奈的摇了摇头,“母亲,您到底是怎么了,赦儿是不是您的亲儿子,您自己不知?”

    “我当然知道,我的儿子只有政儿一人。”贾母斩钉截铁的回道。

    贾赦一脸悲痛的看着贾母,“弟弟到底对您做了什么。”

    “你不是母亲亲生的,关我何事!”贾政一见贾赦提自己的名字,立马跳脚,贾赦一开口定没有好事。

    被教训了这么多次的贾政终于长记性了。

    “府上的人都知道这事,赦儿你不必在装傻,为母没有想到你会如此心狠手辣。”贾母是铁了心要把贾赦搞死。

    贾赦真觉的贾母的智商掉线了,这完全不是上辈子那个老狐狸贾母。

    府上的人都知道,就贾赦不知道,贾赦是个傻子?

    贾母刚刚才对族长说出这个惊天秘密,一会的功夫全贾府上下都知道了?

    不要怪贾母没了逻辑,被心魔缠绕着,贾母还剩下一点智商就不错了。

    族长眉头皱的快成了麻花,这哪里是大户人家的当家主母,明明一个乱了神志的无知妇人。

    方才贾赦提到了贾政,族长的目光转到了贾政身上。

    贾政的所作所为,住在京城的族长有所耳闻,前些日子,贾政因为吃花酒不给钱被人打的剩了半条命,快成了市井笑话。

    被族长的目光注视着,贾政莫名心虚。

    “我要是说谎,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贾母发了毒誓。

    “母亲,您回院休息吧。”贾赦再次说道,对贾母这般的行为,贾赦似乎很无奈。

    “我有证据,你身上就有清脑丸!”贾母站了起来,朝着贾赦扑了过来,早上她没把清脑丸撒到贾赦身上,这次她定要成功。

    第一次都成功不了,第二次怎么可能。

    贾赦轻易躲开,还扶住贾母,用了内力,疼的贾母大喊一声。

    此时的贾母在众人眼中就是一个发疯的婆子。

    “史氏!”族长让贾母气的站了起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不是在丢贾府的脸么。

    “你放开我。”贾母转头,恶狠狠的看着贾赦,“你还老爷命来!”

    这话刚一出,心魔贾代善配合的来到贾母身边,“该还我命的是你这个毒妇!”

    眼见贾代善过来,贾母吓的尖叫起来,“你不要过来!”这句话是贾母无意识喊道的。

    “扶太太下去休息。”贾赦命令的语气,不容违抗。

    下人们麻溜上前,他们可惹不起贾府未来的主子,现在连府上的下人都怀疑贾母疯了……

    贾母一盘好棋愣是让她给打臭了,若贾母方才不那般激动,她还有机会泼贾赦脏水,无奈有心魔伴贾母左右,想正常难啊。

    “你们大胆,快放开我母亲!”贾政一见贾母要出去,急眼了,贾母走了贾政可没有帮手了。

    “够了!”贾赦大喝一声,他来到贾政跟前,“母亲已经这般,你还想怎样?!”

    贾政瞪大眼睛,一副莫名其妙的看着贾赦,“什么他想怎样,明明是他要怎样才是!”

    就贾政这个小身子骨哪里是贾赦的对手,贾赦握着贾政让他根本活动不得。

    眼睁睁的,贾政看着贾母被府里的奴才“搀”了出去。

    “你身上,是什么味道。”贾赦皱眉,他厉声问道。

    一提起气味,贾政变了脸色,他只道不好。

    站在的那些郎中都是老油条,眼看着当前的形势,这场宅斗谁输谁赢已然定局,这个时候不抱金大腿更待核实。

    郎中过来,和猎犬一般嗅着贾政身上的味道而后脸色大变。

    “清脑丸。”郎中说道,“二爷身上有清脑丸的气味!”

    一听清脑丸这三字,屋内的气氛都变了。

    “你们胡说八道,你们都被这个贱人买通来陷害我!”贾政大吼道。

    发疯的程度和贾母差不多,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

    “族长,你要信我,我若要害父亲,我怎可能不把身上的味道洗干净。”贾政喊冤。

    “母亲受了你的蛊惑,你以为族长还能受你的蛊惑?”贾赦直接反驳道贾政。

    “你陷害我。”贾政疯了一般。

    贾赦加大了握贾政的力度,疼的贾政脸憋红。

    “我陷害你?今个就让族长来断断是非。”贾赦松开手,由于力度太大,松开贾政的那一刹那,贾政只感到自己脑子充血,什么话都说不过来。

    贾赦来到族长面前直接跪下,“不瞒族长,自打赦儿考取童生,母亲大人就如同被蛊惑一般,完全变了一人。”

    “就在前日,母亲还定了弟弟与王府家姑娘的亲事。”贾赦说道。

    这个事情族长有所耳闻,鉴于没有落实,他只当是谣传,族长相信贾代善定不会做出让次子先成家的事情,这完全有悖常理。

    “赦儿考取童生之后,大病一场,那场病来的突然,差点要了赦儿的命。”贾赦一脸痛苦的模样,“这件事情本想烂在心底,如今不得不说。”

    贾赦呈上了一封药铺的单子,上面写着贾政去买药的证据,“这是今早送来的,父亲大人亲自让人去找,如今还没看上一眼,便……”贾赦的声音哽咽了。

    族长拿过单子,看着单子他变了脸色,之前族长问过贾代善,为何如此仓促的要定爵位继承,贾代善欲言又止的模样,想必就是因为这事。

    天大的家丑啊!

    如今看来贾母今日癫狂的模样说不定也是贾政造成的,莫不成用了什么妖法?族长看贾政的眼神不对了。

    正常的当家主母怎么会先给次子定亲,怎会当着族人的面说长子不是亲生是抱养的?这样说不但折损了贾赦,还坏了自己的名声。

    族长了解贾代善,他可没那个心胸让一个丝毫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继承贾府。

    等贾政回过神来,一切都晚了。

    不说族上的人已经先入为主,如今证据板上钉钉的在面前,贾政想赖都没办法赖。

    栽了,这次真真的是栽了……

    “你胡说!”贾政死鸭子嘴硬,他就不承认,他但要看看贾赦能把他怎样。

    “药房所有事情都是父亲找人查办,群族长不信,可找人对峙,赦儿绝对没有插手半分。”贾赦说道。

    的确,贾赦一点没有插手。

    “还有这清脑丸,族长也可去查。”这句话是贾赦在忽悠。

    他让贾政认为自己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不管他承不承认,已然事实。

    可怜了贾母,本来她想给贾政拼上一次,不想又坑了自己儿子。

    要问,贾赦为何把锅全部给贾政而不管贾母?

    贾赦自然有他的打算,一会他还要给贾母一样好东西看看。

    贾政面如死灰的坐在地上,他找不出任何理由可以反驳。

    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准备,贾赦怎会让贾政在有翻身的机会,他给贾政的罪名还多着。

    这只是其中之一的方案,不想备用方案还没用,贾政便投降了。

    “孽障啊,孽障。”族长被贾政气的浑身颤抖,在南朝,以孝为天,要知道连子女辱骂长辈都会被判刑,何况像贾政这种弑父的,直接判最重的断头之刑。

    族长一边骂着,一边在心里打起了自己的算盘。

    “这不是我本意,是平小王爷指示我这般做的。”贾政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竟然把平兮夜拉出当垫背的。

    听到平兮夜的名字,贾赦眯了下眼睛,这个戏剧性的转折到在贾赦意料之外。

    这话一出,贾赦有了别的心思,在贾政死之前,要好好利用才行。

    “话可不能乱说。”族长表情严肃,这事牵扯到皇家就复杂了。

    “我没有乱说,是平小王爷指示我的。”贾政一口咬定,“他骗我用的药,他要贾府在他的掌控之中。”

    人被逼急了,真是什么慌都说的出来。

    “族长,这……”贾赦转身看着族长。

    “这事先从长计议,从长计议。”牵扯到了皇家,族长不敢轻易下决定,“这是贾府的事,还要赦儿做主。”

    从长计议了半天,族长决定把锅甩回到贾赦身上。

    “赦儿会调查清楚。”贾赦应道。

    经过方才的闹剧,族里的老人家都累了,他们先行下去,只留了贾赦和贾政两人。

    “你害我。”贾政见人都走了,想要朝贾赦发威,贾赦上去一脚把贾政踢翻在地,“如今证据确凿,弟弟还有何话可说。”

    这一脚踹的恨,贾政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若不是有红包相助,贾赦早不知被贾政害死几个来回,如今让他死一次便宜了他。

    “弟弟如今犯了大逆不道之罪,马上便可以下去见父亲。”贾赦语气中不带一丝温度。

    “你,你不会送我见官,不会的。”贾政立马否定,若贾赦把贾政送去官府,贾家这场家族闹剧必定让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如此这般贾府在京的地位定会直落,对于刚继承爵位的贾赦半点好处都没。

    且不说那些所谓的贾府族人,哪个不虎视眈眈的盯着贾家的祖业。

    贾政刚刚之所以把平兮夜拉出来,就是让那帮老家伙不敢动自己,贾政断定贾赦也不敢动自己,这是在拿贾府的前途开玩笑。

    “你说是平小王爷指示你的,这话当真?”贾赦转了话题。

    一听贾赦提起平兮夜,贾政心里顿时踏实下来,“自然,我敢白纸黑字的写出来。”

    “好。”贾赦应道。

    他拿来笔和纸扔给了贾政。

    贾政以为这是贾赦的激将法,马上写到,吹干了纸上的墨,贾政站了起来,“兄长要上平宁王府对峙不成,弟弟我和你一起去。”

    此时的贾政断定贾赦没有这个胆子,事情似乎有了余地。

    贾赦接过了贾政写的“告发信”,万没有想到会如此简单得手,他着实想不通他弟弟的脑回路。

    把信收了起来,贾赦笑了笑,“对峙不必,只求弟弟到下面好好的照顾父亲。”

    知道贾政和平兮夜的关系后,贾赦再次肯定,贾政不能留,留着就是祸害。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疯了!”贾政不可思议的看着贾赦。

    “我若死了,你以为你的日子会好过么,贾府会沦为别人的笑话!”贾政急眼说道。

    “谁说我在乎贾府会不会成为笑话。”贾赦冷笑。

    这般的贾赦,贾政从来没有见过。

    “你,你是不是疯了!”贾政大吼。

    “我和平宁王有关系,我死了你我完了!”贾政再次威胁。

    “来人,把二公子压下去。”贾赦对着外面的奴才回道,完全无视贾政。

    “你们敢,贾赦你这个疯子!”贾政拔腿想跑,可哪里跑的了。

    “疯了?”贾赦摇了摇头,贾政不知贾赦从一开始便做了更坏的打算,贾府的爵位对贾赦来说就是个屁。

    贾赦要的就是贾政身败名裂,如今看来,上辈子的仇他是报了,至于族上那些老东西,想要看自己的笑话?也要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处置好了贾政,贾赦去找那几个坐收渔翁之利的长辈们,他要好好敲打敲打,让他们别出不该有的心思。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相邻的书:大唐晋阳公主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综]好感度upup(快穿)富贵荣华最强萌宠万人迷[快穿]有女同车般配[电竞]记忆深处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