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第八十七回

【书名: 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 第87章 第八十七回 作者:百里莫离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吃在首尔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六零年代好生活不死佣兵穿到明朝考科举     秦漠一脸严肃的看着贾赦。

    #安静的让人绝望#

    “那个, 我……我是不是中毒了啊?”贾赦声音带点小抖。

    秦漠不说话,只意味深长的看着贾赦。

    贾赦就是在淡定也架不住秦漠这般啊, 麻溜的把衣服给脱了。

    中毒是不是身上都会有青紫之类的痕迹。

    贾赦来回看着自己的上身, 后背是看不见, “怎么也没个镜子啊!!”

    贾赦不懂啥江湖,听书到是不少,说书先生说若是中了毒,为了阻断毒素到心口,那可是要断手断脚的。

    贾赦真是越幻想越多,他现在都觉的自己的心口难受了……

    “秦漠,你看看我后背有没有经脉的乌青。”贾赦转过身,错过了秦漠嘴角的坏笑。

    贾赦后背有点小肌肉, 不像女人那么柔性的线条,可比练武之人, 线条却是柔和的多,不得不说贾赦的皮肤上真好, 而且还特别的白。

    贾赦属于那种怎么晒都不会黑的肤色。

    看着贾赦的后背, 秦漠就想起了那晚,因为后背贾赦够不到,除了后背,其他地方都让他写满了字。

    白皙的皮肤衬着乌黑的墨。

    秦漠的眼神忽然暗了一下。

    见秦漠“沉思”, 贾赦有点小慌, “秦大爷, 您真是我大爷……”

    先不管后背, 贾赦要看看自己腿部有没有,不是说腿部是大动脉么。

    此时的贾赦完全无视了秦漠的存在,反正他在秦漠面前脱衣服不是一次两次了,习惯成自然。

    贾赦往前走了走,离秦漠有几人的距离,然后打算把裤子拉下看看。

    先把前面拉开看看,应该是没有,贾赦特别仔细的看着。

    说实在的,这种行为着实有点小变/态。

    前面看完了贾赦要看看后面,后面就不能光把裤子拉下来了,因为脖子的角度不够,要稍微的往下脱脱。

    #一本正经的暴/露狂#

    贾赦刚要开始动作,秦漠大步走了过去,他伸手就要提贾赦的裤子。

    他还有正事要和贾赦说,不能由他这般挑/逗自己。

    不想两人的动作衔接的太过流畅,贾赦刚把裤子往下拽了拽,秦漠的手就上去,正好贴在了某人的屁股蛋上。

    一阵令人尴尬的安静……

    从秦漠手中传来的热力让贾赦感觉自己的屁股都被灼伤了。

    静止了一会,秦漠先打破了尴尬,他往后退了一步,把手松开。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贾赦总觉的秦漠在松开手的时候捏了自己一把。

    错觉,一定是错觉,贾赦在心里道。

    “我看过了,你没有中毒。”秦漠说道。

    “真的?”贾赦转过身来,“你不在看看了,是不是慢性毒药。”

    “怎,贾公子非要脱光了给秦某看?”秦漠问道,说话还往前走了几步,贴上了贾赦。

    #被调戏的感觉#

    “那个就不必了,呵呵……”贾赦往后退了一下,“之前看的已经够清楚了。”

    这话一出,贾赦就想打自己两巴掌。

    秦漠嗯了一声,是,之前两人是已经看的很清楚了。

    贾赦感觉自己身上发热,他就不明白了,明明是两个老爷们,为啥他在秦漠面前总是有种两人不是一个性别的感觉。

    贾赦暗搓搓的把衣服穿上,这才感觉好上一点。

    贾赦穿衣服的功夫,秦漠取了金疮药。

    “有点疼,忍着。”擦药之前秦漠对着贾赦说道。

    每次看到别人用药的表情都是相当痛苦,秦漠猜想这要该是很疼。

    先给贾赦处理好伤口,秦漠的手法很是熟练,看来他练武的时候受了不少伤。

    贾赦表示自己可是纯爷们,怎么会疼!

    秦漠处理伤口的时候,贾赦是一脸云淡风轻的表情,虽然他在咬紧牙关,这瓷片扎的挺深的。

    处理好伤口,秦漠开始给贾赦上药。

    “啊,呃……嗯。”贾赦就和唱戏一样。

    都说良药苦口,可能好的金疮药也如此,真特么的疼啊,不是一点的疼啊,疼的贾赦脸的红了。

    贾赦的手抖了抖,手心冰凉。

    可大话都说了,他此时哪有脸在喊疼,岂不娘们。

    #努力的保持微笑#

    #笑的比哭难看#

    放下手中的金疮药,秦漠起身,“药不够了,我去拿。”

    在秦漠关门的一刹那,屋里传出一声参加。

    好疼啊……

    屋里的贾赦吹着自己的伤口,嗷嗷的叫,果然还是喊出来舒服多了。

    门外的秦漠并没有离开,手中的瓷瓶里还剩下半瓶药。

    贾赦嚎了有十几分钟,心里舒坦多了。

    药效开始发作,涂上药的地方变的冰冰凉,开始舒服了。

    这个时候秦漠进来,贾赦挺直了腰板,把手伸了出来,“来,秦公子请继续。”

    说这话的时候贾赦觉的自己特别爷们。

    “药上的差不多,不用在上了。”秦漠说道。

    听到秦漠这么说,贾赦一阵轻松,就和打针终于打完的感觉。

    “这次的事情有猫腻。”秦漠一句话切入正题。

    贾赦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还不是一点半点的猫腻,“而且还有点奇怪,我摔跤的时候有人推的我,至于是谁,我不知道。”

    贾赦回忆着细节。

    “我觉的,这事不仅仅是冲我来的,还有常夫子,有人想借我的手一箭双雕。”贾赦分析道。

    若不是贾赦有红包,事情的结果绝对完全不一样。

    秦漠没想到贾赦看事情会如此的透彻,他倒是小看他了。

    “那你觉的谁有问题。”秦漠问道,他先没说自己的猜想。

    “你知不知道康挺这人?”贾赦问道秦漠,因为上次附势神的红包,贾赦得到康宁溪的提示是有妖气。

    康宁溪来宜都学社,用的是康挺这个假名字。

    联想到自己倒地时的不可抗力,贾赦觉的这不是人能做到的事,不由的他就开始怀疑康挺。

    “你说的是康家庶女,康宁溪。”秦漠更正到贾赦的话。

    “你看出来了?”听秦漠直接说出了康宁溪的名字,贾赦有点惊讶。

    现在学堂学生岁数都小,以假乱真,确切的说是女扮男装很容易,毕竟发育的晚没长喉结不是一件大惊小怪的事。

    贾赦还是因为众位大仙的红包才知道康宁溪的身份。

    贾赦这话一出马上暴露出他也看出来康挺是个女人这件事。

    秦漠看着贾赦,“看来贾公子已经知道了。”

    贾赦稍微楞了一下,可能和秦漠熟悉了,有些话不经大脑就说出来了。

    “别的不说,是男是女我一眼就能看出来。”贾赦解释道,说这话的时候十足像一个风/月场所的常客一般。

    “不过真没想到她竟然是康宁王府的庶女。”贾赦说道。

    虽然贾赦相信秦漠对自己没什么恶意,但是他要保护好自己的底线,锋芒毕露总归不好。

    “对康宁溪,你注意一点。”秦漠说道。

    在多的事情,秦漠还没深入调查,对于贾赦他只能提点到这里。

    按理说这事和秦漠半点关系都没,可某人偏偏一改本性,多管闲事起来。

    “多谢秦公子。”这声谢贾赦是发自心底的,虽然每次秦漠见自己都是冷嘲热讽,但贾赦能感觉出来,他其实挺关心自己的,至于为何,贾赦归结于可能因为自己长的好看。

    “嗯。”秦漠嗯了一声,“别在惹麻烦就好。”

    贾赦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下次一定不在劳烦秦公子。”

    “但愿如此。”秦漠回道。

    别说,这几次贾赦一有麻烦都是秦漠出来解围,难不成二人真是冤家?

    “改天,我一定请秦公子喝酒。”贾赦说道。

    #感情深一口闷#

    “喝酒?”秦漠看着贾赦。

    “那个……喝茶……”贾赦马上改口。

    “呵呵,今日也不早了,那贾某就先回府了。”一说道喝酒这个话题,贾赦就感到尴尬。

    “那我走了,秦公子。”贾赦说完这话赶紧开溜。

    秦漠院里的人都知道贾赦对他家主人很特别,出院的时候没一个人拦着。

    贾赦没回贾府,而是去了百里居,他让人去贾府稍信,说是刚入学社要有诸多事准备,这几日就不回贾府了。

    现在贾政闹成这个样子,贾赦才不傻,回去干嘛,让贾母报复么?

    到了百里居,贾赦一开门,达几就扑了过来,还旺旺了几声。

    达几适应狗这个种族真是相当的快。

    无名也过来,看着达几这只谄媚狗一脸无奈,刚刚吃了鸡腿就往他家公子身上擦!!

    无名不知道他家主子从哪里捡来这是贪吃狗,一天就吃了两只整鸡。

    “狗猪,你给我过来!”无名对着达几喊到。

    狗猪,什么鬼?

    达几恶狠狠的叫了两声,“本大爷可是高贵的狐狸!!”

    贾赦笑了笑,貌似他的小侍卫很不喜欢达几这只老狐狸。

    “公子,他他他,今天吃了两只鸡!”无名控诉,把自己留的鸡腿也吃了,可恶可恶可恶!!

    贾赦和安抚小猫一样摸了摸暴躁的无名,“再去买几只就好。”

    被贾赦摸了头,无名耳朵一下红了,“嗯。”无名十分乖巧的点了点头。

    达几又来捣乱,把自己脑袋放在贾赦手下。

    #摸我摸我#

    无名恶狠狠的看着达几。

    贾赦无奈,他怎么有自己养了两只宠物的错觉。

    “无名,你先去买烧鸡吧。”贾赦对着无名说道、

    “是,公子。”无名回道,走的时候还恶狠狠的看了达几一眼。

    达几一副胜利的表情。

    关上门,贾赦低头看着怀里撒娇的老狐狸,“我有件事要达几你帮忙。”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相邻的书:大唐晋阳公主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综]好感度upup(快穿)富贵荣华最强萌宠万人迷[快穿]有女同车般配[电竞]记忆深处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