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大唐阳公主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第85章 大唐阳公主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吃在首尔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重生军嫂有空间活色生枭     李明达正坐在城阳公主身边, 为城阳公主介绍宫中新添的一道菜‘风见消’,告知她此菜是起源于卢夫人。城阳公主尝过之后,直叹味道奇妙, 问了做法。

    李明达笑道:“那十六姐要好生跟卢夫人请教了,别忘了回谢礼。”

    卢夫人这时听闻,忙起身过来表示不必, 随即就将做法说与城阳公主听。

    城阳公主直叹卢夫人好手艺,一般人比不得。在场的众位妇人听闻,也纷纷附和夸赞。

    不过大家虽口上称赞, 心里到底是有些瞧不上卢氏,毕竟她是圣人亲口称过的“醋坛子”,连圣人赏赐给房公的美人她都容不下, 哪配有贤妻之名。自那件事后,大家不管在什么场合见到卢氏,都会禁不住想到这件事, 然后凭此就认定卢氏是个不识抬举的蠢妇, 她之所以有而今尊贵的地位,全是靠她运气好,嫁了个能干又十分得宠的丈夫而已。所以而今很多夫人们的心里头,对于卢氏很瞧不上。

    不过这却并不耽误大家对她家儿子的喜欢, 毕竟在醋坛子的教导之下, 她的儿子该是比别家的公子更懂得珍惜看重正妻。而且女儿嫁进他们家,有卢氏这样护着正妻的婆婆也十分好。再说房公的身份那般高,这家世实在是没得挑, 宰相门第出身的谁又敢嫌弃什么。说到底弄个‘贤名’虽好,但日子到底还是自己过,谁都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嫁给一个一心一意疼爱自己的丈夫。所以这卢氏在那些有意结亲的夫人们眼中,依旧是个要好生巴结讨好的人物。看不起什么的情绪,只能藏在心里头,或是背地里找个想法相同的姐妹互相咬咬耳朵,悄悄念叨就行了。

    李明达打眼瞧着这些妇人,嘴上虽说甜话,但表情和细微动作却将她们出卖了个彻底,根本并非出自真心。

    李明达因笑着对卢氏道:“阿耶也说你这手艺难得,更难得是你今至如此地位,还未曾忘本,愿亲自下厨为丈夫孩子们煲汤做饭,实在少有。”

    此言一出,在场的妇人都哗然不已。没想到圣人在骂了卢氏是醋坛子之后,竟然还开口赞美她。其中有不信的,就有早前知道消息的告知大家,人家卢氏前些日子确实有收到圣人赞她的口谕。

    在场的妇人们见状,也都对卢氏改观态度。这才意识到人家卢氏之所以可以成为房公忍受的‘醋坛子’,那也是有自身的品质才华在的,并非只凭运气好。

    贵妇圈里的妇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势力,会仅凭上头一句话,便对一个人彻底改观,转而越发意识到此人的诸多优点,从而开始想发自内心地想与其交好了。

    卢氏感受到大家忽然的热情,怔了下,心知这都是公主帮忙的功劳。其实她混迹贵圈这么久,早知道那些妇人的虚伪。她这个人性子就是直爽,心也大,倒不怎么介怀那些人背地里怎么说自己。不过人心到底是肉长的,说是不怎么介怀,但真听到人家议论的时候,心也难受。谁不喜欢被夸奖?而今公主一言,真帮了她大忙,卢氏心中感激不尽,忙谢过李明达。

    卢氏退下之后,她就拉着女儿宝珠,小声嘱咐她以后成婚了,要慧眼识人,“谨记千万别把应酬场上人家无心赞美的一句虚话当成真话听。日子是自己过得,不是听别人讲得,懂么?”

    房宝珠点点头,然后往晋阳公主那边瞄了几眼,激动地抓着卢氏的手道:“阿娘,晋阳公主今天真好看。我是说她以前也好看,但今天特别好看。她穿这身粉裙子很美的,像似从天上飞下来的,可惜大哥不在呢。”

    房宝珠微微撅嘴,提到房遗直不在,她就有点遗憾,觉得他大哥错过了一件特别美好的事情。

    卢氏扯了下房宝珠的袖子,让她端庄点,好歹在这么多贵妇眼前,装一装也好,切勿随便噘嘴。

    “本来你娘就被大家骂是醋坛子,你要是在这种场合显出什么缺点来,就真嫁不出去了。”

    “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我陪您一辈子。”房宝珠紧紧地抱着母亲的胳膊道。

    卢氏立刻嫌弃地把她的手拍掉,“不稀罕,再说我和你阿耶早晚会老了,你到时怎么办。”

    “那我就吃大哥大嫂的,赖着他们。”房宝珠道。

    “你大哥倒是不会嫌弃你,不过要看你大嫂什么样了,碰见个泼辣厉害的,早晚得把你这个懒虫踢出门。到时候我定然会在九泉之下叫好,骂你活该。”卢氏半开玩笑道。

    “阿娘真心狠啊,我感觉自己好像不是阿娘亲生的。”房宝珠悲伤感慨。

    卢氏哼笑,不做解释。

    房宝珠落寞了会儿,见母亲不吃她这套,也就不装可怜了,又瞄一眼李明达那边,“可是若嫂子是晋阳公主的话,那我就有福气了,一瞧公主就是胸中有丘壑,腹中大度能容之人,温婉可人。善解人意,比我好千倍百倍,她肯定不会计较我赖着她和大哥。”

    “嘘!这么多人跟前,这话你也敢说,快闭嘴。”卢氏警告房宝珠一声后,转头瞧见自己的大女儿房奉珠来了。

    房奉珠见了卢氏,微微打了眼色,卢氏点了头,也没有直接上前,而是跟众妇人们一起,给房奉珠行礼。

    在论亲戚之前,要先论位份。房奉珠乃是韩王李元嘉之妻,正经的王妃不说,在辈分上她还是圣人的弟妹,所以太子和公主们见了她,都要尊称一声“婶子”。

    韦贵妃请房奉珠到自己身边来,那厢李明达和城阳公主李静蓉也起身跟她见礼。

    房奉珠忙请诸位坐下。

    “来迟了,还要跟你们道歉。路上耽搁了,谁曾想从别苑乘车回长安,还能遇到一群拦路的。”

    “怎么回事?你可怀着身孕呢,要小心一些。”韦贵妃忙问。

    “一群羊。凭人怎么喊,它们也听不懂啊,只能干等着。” 房奉珠半开玩笑道,而后她摸了摸肚子,“倒没什么大事,让贵妃担心了。”

    “没事就好。”

    “羊源于‘祥’,出门遇祥,是好兆头呢。”李明达见房奉珠还有些余惊未定,忙插嘴说道。

    房奉珠一听此话,忙笑着称是。从怀孕开始,她也不知怎么,脾气心思都有些敏感。今日出门要赴宴,却是她怀孕以来的第一次出行,还想着怎么这般不顺,会不会是有什么不好的兆头。而今听李明达一讲,觉得寓意吉祥就是好事,她才算是安下心来,彻底松了口气。

    韦贵妃看一眼房奉珠的肚子,叹她肚子尖,禁不住猜测:“八成是个儿子。”

    “大王说男女都好,我也就不计较这些了,顺利生下来,长得结结实实就最知足。”房奉珠道。

    此时场面又热闹起来,西海之上使了几艘画舫来,韦贵妃张罗邀请众贵妇们上船赏景,也吩咐那厢的世家子弟们都不要客气,他们乘的船也都准备好了。更告知大家,船上不仅有歌舞,更有新鲜的切鲙美味的葡萄酒供人享用。

    诸多妇人都应承上去了,李静蓉也要去,就拉着李明达。李明达摆摆手,扶额道:“我昨儿个没睡好,本来就头晕,上不得船晃悠。回头真闹得反胃吐了,我看你还有没有心思吃切鲙。”

    “那你别去了,耽误我胃口,自己好生在岸上玩。”李静蓉半开玩笑,嘱咐李明达如果累了就先休息,晚些时候再来也不迟。她起身的时候,顺便拍了拍她的头,还当李明达是小孩子。随后她就和常山公主李玉敏,衡山公主李惠安一起拉着手去了。

    这时候房奉珠跑去和自己的母亲卢夫人以及妹妹房宝珠说话。

    李明达瞧着已经大肚子的房奉珠走路健步如飞,一见到母亲就好高兴地不行,还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微微跳了下,真有点怀疑刚刚因为一点小事就心情敏感的孕妇不是她。

    “大姐又胖了啊。”房宝珠见礼之后,张口就不客气了。

    “多谢夸奖,以前想胖还胖不起来呢,这会儿我觉得正好。”房奉珠抬起她丰满圆润的胳膊,搭在二妹的肩膀上,而后问家里的其它兄弟如何。

    “大哥做了少卿,在和公主查案。二哥就那样呗,你知道的。三哥是真的无忧无虑,本来还继续胖着,前两天被大哥办得一件案子给恶心着了,愣是好几天没吃肉,我瞧着瘦了点。这会儿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八成又跟尉迟二郎混在一起。”房宝珠总结道。

    房奉珠笑,“听了一圈,就遗直在干正事。对了,他养的那只猫如何了?我记得好像叫什么黑牛。”

    “呵,现在它日子过得可比我滋润,不知道怎么什么时候它脖子上还带了个金铃铛,是宫里头的东西,那铃铛特别精致,怎么来的不清楚。”房宝珠说罢,瞄一眼那边的晋阳公主,然后悄悄地对房奉珠道,“我猜可能是晋阳公主的赏赐。”

    房奉珠听出些端倪,又是一起查案,又是送东西的,俩人保不准有点可能。只是她这位弟弟当初在圣人跟前可是大放厥词过,其倔强脾气犯起来和她母亲卢氏特别像。

    既然他说过不愿娶公主的话,那必然真不会娶了。再说就算他愿意,圣人那里岂会儿戏,随他说不行就不行,说行就行?

    “这种事咱们还是别妄想了,你也不要胡说。”房奉珠突然严肃下来,警告房宝珠。房宝珠就不高兴的闭了嘴。

    卢氏拉着房奉珠顺着水榭走,对她小声嘀咕道:“却不是只我们一厢情愿地瞎张罗,遗直他自己也有此意的。”

    房奉珠惊讶,“他竟出尔反尔?”

    “难得他出尔反尔,倒也值了。”卢氏道。

    房奉珠立刻听懂母亲话里的意思,惊讶看她:“听您话里的意思,你似乎也很中意他看中那一位。”

    “十分十分,非常非常,中意。”卢氏笑着,很坦率地跟房奉珠道,“有机会你也帮帮忙,让韩王得空就在圣人耳边念叨你弟弟几句好话,虽说未必能成,日子还远着呢,早点筹谋,一旦成了呢,咱们将来还能轻松点解决麻烦。”

    “行,我回头跟他说。”房奉珠说罢,就转头远远地望一眼李明达那边,她正笑着和杨妃说话。

    房奉珠欢喜地叹一声,“其实我也中意喜欢她,但位份太高,只怕咱们家求不来。这一家尚二主就算有可能,也该是紧着长孙家来。再说他还早早的放了话,把自己的前路给堵上了。”

    “堵上了,我们就疏通,事在人为。愚公还能移山呢,这么点小事还能难倒我们不成。”卢氏毫不气馁道。随即瞧见那边有几个世家妇过来,欲和她们打招呼,她忙小声和房奉珠道,“宫里也不好细说,等回头咱们回家了再细聊。”

    房奉珠应承。她随即扬首,露出优雅的微笑,应对那些前来行礼的夫人们。

    房宝珠对这些夫人们的聊天内容很不感兴趣,正好有小姐妹叫她,她就去了。小姐妹们为她引荐了一位新朋友,名唤程兰如,刚进京不久的。房宝珠和她聊了几句,发现其性子很对自己的胃口,俩人就干脆坐在一起,扯东扯西,聊得忘我。

    李明达愈发觉得杨妃的唇色不大好,比起之前她滑胎之时那副病容的样子还差,照道理她身子养了近两月,不该如此。

    李明达遂和杨妃闲聊了几句,问及她的日常饮食,没听到什么特别的东西。

    李明达又问杨妃怎么没去坐船。

    “近些日子总觉得疲乏,也没什么精气神。”杨妃用帕子擦了擦额头的虚汗,便叹一口气,“不瞒公主,因今日是大宴,我想着怎么也要凑热闹的,遂是强打着精神来的。”

    李明达起身,凑到杨妃的身边,随即搀扶她起来,顺便就听了听她的心跳声。李明达皱眉,“可请御医看了?”

    “前些日子滑胎,已经劳烦他们天天来诊脉了,这几天已经好利索了,遂就没叫他们。估摸是身子伤着了,需得再仔细养几个月才行。”杨妃温笑着对李明达道。

    “我却瞧着你气色还不如刚滑胎时的好,还是仔细瞧一瞧要紧,别有什么别的事情耽搁了。”李明达说罢,就使唤人去请高太医,然后对杨妃道,“回去歇着,不必来此应景,这么多人子在呢,热闹得紧,真不差你一人来凑热闹。”

    杨妃挺爱逞强的,听李明达这话,真是直戳了她的心窝子,感动地点了点头。忙谢过公主关心,也就去了。

    田邯缮望着离去的杨妃,叹了口气,“也不容易,有了圣宠,就不知有多少误解和诬陷,她也是被人挑毛病挑怕了。”

    “她算什么,不过是是前朝公主,有了特例,才被圣人另眼相待。”

    李明达还未及回应田邯缮的话,就听到西边不远处有两名小宫妃关注到杨妃得了公主的同情,被搀扶离开的场景,遂开始嘴碎议论起来。

    “你当她是什么高贵公主,如城阳公主、晋阳公主一般身份高贵?杨妃当初在大随皇宫里,其实也不过是庶出女儿罢了。早前在宫里不受宠不知名,只怕前朝皇帝活着的时候,都可能不记得他还有这么个女儿。圣人之所以留她在后宫,瞧她漂亮是一方面,而且人老色衰还如此待她是另一方面。为谋个名正言顺,给前朝人一个安抚交代罢了。说白了,她不过是圣人利用的棋子。”

    “你此话分析的不假,我倒是没你看得透彻。”

    “所以说杨妃这人,谁得罪谁傻。圣人就是对她没感情,出于朝政大局,也会留着她好好爱护,给足她面子的。你啊,听我一句劝,这些后妃,你嫉妒谁都可,偏偏不可嫉妒她,也不可动她。她虽为妃位,但其地位比韦贵妃还要难撼动。”

    “懂了,还是你厉害。好妹妹,以后你就跟着我混,为我出谋划策可好?我的那些好东西都给你用。”

    “不用如此客气,不过我父亲前些日子捎话进宫里来,说他这次又升迁无望了,叫人没得心疼,一把年纪的人了,惦念我在宫里,才这般拼命。”

    “这简单,回头我去跟二叔说说,看他能不能帮个忙。别的事未必能帮上,但这件事上他还是能说上几句话的。我二叔昨日刚被圣人点了名,兼任吏部尚书。”

    “那就多谢萧才人了。”武才人忙行礼谢过,话毕她转头往周围一扫,却瞧见晋阳公主竟往这边来了。

    武才人忙碰了碰萧才人的手。萧才人也瞧见了。俩人都十分紧张,忙来给李明达行礼。

    “你二人怎生在此?”照道理来讲,今天的西海的宴会,只有妃位以上的后妃才可出席。

    李明达提出疑惑地同时,顺便就去打量了那位武才人,人长得十分精致漂亮,一双眼也十分水灵,媚中带俏,学识该是不错,举止有些文雅之气。年岁不大,看样子岁数不过虚长自己三两岁。

    李明达之所以如此关注武才人,还是因为上次魏婉淑的生辰,听魏婉淑提及她的琴技就是由武才人所授。而今瞧瞧武才人的年岁,算一算她进宫前的年纪该是更小,竟然能教魏婉淑弹出那般大气壮阔的琴声来,不简单。再者听她说杨妃如何,虽话中有几分鄙夷,但分析的不假。她父亲对杨妃,除了一些旧情之外,确实也是因为更多顾念杨妃是前朝公主的身份,所以这些年一直对她不疏于照顾。

    “回贵主,妾和萧才人是受了德妃之命前来陪侍。德妃才刚随了韦贵妃上船,便叫我们在此等候。”萧才人回道。

    “你是哪一个萧家?”李明达看眼萧才人。

    萧才人听这话有些抑郁,抿起嘴角,行礼道:“妾乃是宋国公萧瑀的侄女。”

    原来萧才人的二叔是萧瑀。

    李明达笑了下,“行了,没你们什么事,都回去吧。回头德妃上岸,我自会和她说。”

    萧才人和武才人对看一眼,都很恭谨地跟李明达行礼,而后匆匆告退。二人走得稍远一些的时候,萧才人就禁不住抱怨她们运气不好,竟然被公主挡了路,她本还想见一见堂哥萧锴,而今却是不成了。

    武才人侧首,瞧了眼公主方向,见公主已经转身去和别人聊天,还是心下觉得有些不对。她嘱咐萧才人少些抱怨,这会儿场合不合适,谨慎为上,若不小心被人听了去,她俩都得倒霉。

    萧才人应承,这才闭了嘴,和武才人携手匆匆离去。

    李明达吩咐左青梅,“今日人多,我有很多顾及不到的地方。却不知魏婉淑和周小荷在不在,若是在的话,你派人看紧她们。”

    刚刚李明达只问声音,因为视线被遮挡,未见到人,所以有些不确定。

    左青梅面色一凛,料知公主既然由此吩咐,其中一定有事。遂忙应承下来,当即就叫上宫里几个擅长监视的老宫女,亲自带着她们去监察。

    多数贵女和世家妇都上了船,只有少数不能坐船的留在岸上。这时候岸上的人少了很多,也安静不少。李明达倒喜欢这情景,稍微走远些,坐在一处在湖水之上建造的八角凉亭内。刚好船朝这边驶来,站在船头玩耍的李惠安和李玉敏看到十九姐,忙挥手喊她。

    俩孩子正是调皮的年纪,瞧见李明达有点激动,喊声挺大,都不顾什么公主仪态了。

    李明达笑着对她们挥挥手。

    李惠安就高兴地跳起来,抓着自己身上的披帛对李明达挥了挥。

    城阳公主李静蓉见状,忙拉着这俩闹腾孩子,让她们顾着点仪态。俩人才算老实了,跟着李静蓉进船舱的时候,还不忘转头对李明达吐个舌头做鬼脸。

    “见过贵主!”尉迟宝琪和魏叔玉、房遗则散步时,被萧锴喊回来坐船玩。四人回来时,发现西海上已经有五艘船了,不少世家子在船上吟诗作赋,看着好生热闹,他们几个却是错过了。萧锴正要抱怨,刚巧看到李明达在那边,就过来行礼。

    魏叔玉深沉地看着身影绰约的公主,缓缓放慢了脚步,走在最后。他这些日子一直在反思,对于自己先前的胡乱揣测和愚蠢的想法,有些内疚,十分不好意思。

    李明达第一个看他,“你今日同谁一道来得?”

    魏叔玉忙道自己是同母亲和妹妹以及表妹一起来得。

    李明达挑了下眉,进一步确定自己没有听错魏婉淑的声音。

    田邯缮这时想起孤本的事儿来,笑着开口,“正好今日魏世子在——”

    李明达伸手碰掉了茶碗。

    田邯缮住了嘴,忙打发人收拾,转而收到公主打得眼色,连忙闭嘴了。

    魏叔玉却不解地问田邯缮何意。

    “正好你们也都闲着,大家都在,应景作诗如何,我手里刚好有几本绝世孤本,想要的可以凭能耐挣。”李明达说罢就拍拍手,让人把孤本呈上来。

    这时候,房奉珠和卢夫人瞧见这边热闹,而且房遗则也在这,俩人也都担心房遗则没个分寸,就凑过来瞧瞧。裴氏见自家儿子魏叔玉在,也跟着来了。两位夫人身边原本带着的女孩子也都跟着来了。

    李明达笑请房奉珠、卢氏、裴氏以及房宝珠、魏婉淑等人落座。

    尉迟宝琪、萧锴、魏叔玉和房遗则四人本想着随便弄一首诗,给公主助兴就是了,并无比较的心思。但转手看到田公公所端托盘里的孤本,这才见识了什么叫做“绝世孤本”,竟有西晋竹林七贤中的‘三贤’的手写本。

    萧锴还有些不信,特意拿了一本,小心翻阅了一下。

    魏叔玉扫了一眼,立刻道:“确实为西晋时期才有的藤角纸。”

    “那太难得了,我可不会相让。”萧锴立刻道。

    魏叔玉自信地笑一声,表示他也不会。

    尉迟宝琪抿着嘴角想了想,“我对这东西也喜欢,但必然没有遗直兄更喜欢,便不妨争一下,若真有幸得了它,就送给遗直兄做礼物,权当多谢他这段日子对我的照顾。”

    “我大哥听了这话,肯定会高兴。”房遗则叹道。

    “我看你们几个都有争夺之意,忽想起‘文无第一’的说法来。诗赋若是不相上下,倒也不好评判。不如这样,诗或赋和画一起,两厢对应着来,才可得胜。”

    李明达的提议随即得到了大家的应允。毕竟诗这种东西,意境各有不同,极有可能水平相当,难分伯仲。但画却不同了,功夫深浅,下笔就知。

    晋阳公主果然思虑周全。

    李明达随即命人备了桌案和笔墨纸砚。

    “丰收和农,就以此为题,回头等圣人来了,我会请他做你们的评判。”李明达道。

    尉迟宝琪等人一听公主竟要请君王裁决,那可就是大事了,个个十分紧张,遂立刻执笔都开始认真琢磨起来。

    公主说的题目乍听起来很简单,作诗他们倒都还算可以,毕竟早前为了庆丰宴,大家也都做了诗赋的相关准备。但要画一个和他们所作诗句相应的画,却是有些难了。一则他们几个大多都没有深刻了解过务农之类的事务,比如庄稼在收割之前在地里具体长什么样,他们其实也不是很清楚。再者,诗里多是歌功颂德,赞美圣人治国有方的话,这种话可言说却不好描绘,真下笔画起来实在是令人犯难,不知该从哪里下手。

    李明达见尉迟宝琪几个有所迟疑,就跟他们说不着急慢慢来,转而又对卢氏和裴氏道:“我们在此说笑,只怕也会扰了他们,留他们在此好生研究诗画,我们去林东走走赏花如何?”

    李明达的提议随即得了房奉珠和两位夫人的赞同,大家一起说说笑笑去了。

    尉迟宝琪瞧见女人们走了,把笔放下,叹了口气,“遗直兄啊遗直兄,不是我不想努力我帮你挣孤本,实在是不好下笔啊。”

    庄稼尉迟宝琪也是见过的,平常骑马路边一片片的,可是他没有仔细观察过,只画皮毛,而不能入骨三分,这种事儿他干不出来,勉强画出来也是丢人,倒不如不画。

    萧锴倒是不计较这些,大笔一挥随手画了画,然后对着画琢磨了一首不怎么大气的诗写在上头。

    “你们要是都作不出来,我可能就赢了。”萧锴放下笔,拿着画瞅了瞅,转头再瞧魏叔玉,竟在很细致地描麦穗,连麦穗上的绒毛他都要给逼真的画出来。萧锴再看看自己的,觉得丢人,赶紧把画搓成一团,重新来。

    尉迟宝琪坐下来,手托着下巴看着湖面,陷入沉思,仔细回忆了当初自己与公主、房遗直等人在离开安州城后,赶路骑马场景。当时路两边是很大一片麦田,一望无际,因为天热,大家在天刚起亮的时候就赶路,正好见到太阳东升。就在麦田的尽头,一轮红日冉冉升起,投射万丈金光在绿油油的麦田之上。

    那场景很美,尉迟宝琪更清楚地记得,骑在马上,沐浴在朝阳之下的公主的,笑容灿烂,若天上的朝霞。

    尉迟宝琪随即挥笔,就把当时所见的场景绘了下来,然后信笔作了一首赋:“七月夏风暖,红日照绿田……”

    李家的宗亲很多,韩王李元嘉在李世民跟前,是属于本分干活,却也不争不抢的那种。算不得得宠,也算不得失宠。但他所有事都在朝堂走动,平常闲暇时,以亲戚身份来往太极宫的时候不多。都是年节大宴的时候,才会出现。李明达与李元嘉不曾熟络,与房奉珠自然也不算太熟。但今日却是结下了缘分,发现彼此很聊得来。

    当下李明达和房奉珠地位最高,她二人自然走在最前,话越来越投机。

    裴氏和卢氏领着各自的姑娘们赏景,菊花好看,园林精致,倒都很有兴致。

    “不知婶子可听过风月楼。”李明达和平房奉珠聊得熟悉了,就顺便开口问了句。

    “风月楼?”房奉珠挑了下眉,定神回忆了下,然后疑惑地摇了摇头,“却不知,是京城的酒楼?”

    “不是酒楼,是一间妓院。犯了事,被官府查抄。不过查抄前,倒是听了个有趣的说法,这还是从某位世家子的口里所说。”

    “什么说法?”房奉珠问。

    “说这间风月楼实则是韩王的产业。”李明达直爽道。

    房奉珠怔了下,摇头,“我这里却不知,但却难保韩王瞒我,回头我定然仔细问清楚。若是真有此事,绝不会瞒着公主,我会亲自带他来跟公主陈明清楚。”

    “倒喜欢婶子这样干脆的。”李明达谢过房奉珠。

    众人随即又聊了会儿,觉得时候差不多了,就回去瞧瞧尉迟宝琪他们的成果。

    田邯缮当下把诗画收集齐了,送上来。房奉珠和李明达打眼一瞅,就笑了。

    “我觉得宝琪略胜一筹。”房奉珠道。

    李明达也点头应承,“确实如此。”

    魏叔玉和萧锴等人也服气。

    “甘拜下风,都不如他意境好。”萧锴道。

    “这等事却不用劳烦圣人裁断了,我们都服气胜者是他。”魏叔玉忙道。

    “确实。”李明达就让尉迟宝琪领了孤本。

    这时候西海的五艘船上开始奏乐,歌舞齐放。更有一艘船靠岸,请尉迟宝琪等人上去。

    李明达打发他们去了之后,就道乏了,与卢氏等人告辞。

    她走后不久,就听到周小荷和魏叔玉又说起悄悄话来。魏婉淑感慨周小荷似有倦态,反而不如早上拾掇精神的时候美。

    周小荷紧张不已,忙整理仪容,然后就不禁感慨,这庆丰宴从白天到晚上实在是累人,所以她才会好了精神。

    “那边的熏风殿是专供歇息之处,我带你去。”

    “好啊,正好我们仔细商议一下,才好保万无一失,毕竟这是在宫里。”周小荷紧张道。

    “你怕什么,咱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就是被人见着了,也不丢人,保不齐还是一方美谈。你表姐我,岂会害你做甚么自毁前途和名声的事,那是下下策,最低端的手段。”魏婉淑道。

    周小荷点点头,然后笑着挽住魏婉淑的胳膊,“所以还是表姐对我最好。”

    魏婉淑笑了下,然后带着周小荷去和宫人说明情况,当下就有宫人带她们去熏风殿的厢房内休息。

    不多时,周小荷就没心没肺地睡着了。

    魏婉淑看了一会儿周小荷的睡颜,随即出门来,瞧了瞧日头,估摸着时候差不多了,她就出了门,绕到熏风殿后有一条小路,快步穿过密林,往左拐,正是茅房。魏婉淑左右看了看,就进了茅房之内。

    武才人等候多时,一瞧她来了,嘴角露出淡然的微笑,“你再不来,我可要走了。”

    魏婉淑看看四周,还算干净。

    武才人一眼看穿她的嫌弃,笑道:“放心,这地方偏,也不常来人,不脏的。在这见面,就是被人瞧见了,也有道理分说,不会被挑出错来。”

    “还是你想的周到。”

    作者有话要说:  ——长安城贵女朋友圈——

    周小荷:“终于到长安城了,阿耶阿娘放心,我一定给你们找个好女婿回去!”

    萧锴:妹子你志向高远啊,有意中人没有?(我单身)

    尉迟宝琪:鼓掌,欢迎妹子来京城。

    房遗则:欢迎!

    魏叔玉:我也志向高远,但我无意于儿女私情。

    魏婉淑:她意中人是房遗直,楼上都可以帮忙撮合呦!

    萧锴刚刚删除了评论。

    尉迟宝琪刚刚删除了评论。

    房遗则刚刚删除了评论。

    魏叔玉删除了评论。

    魏婉淑:……

    周小荷回复魏婉淑:表姐,他们是为什么?【哭唧唧.jpg】

    魏婉淑刚刚删除了评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综]好感度upup(快穿)富贵荣华最强萌宠万人迷[快穿]有女同车般配[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