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大唐阳公主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第52章 大唐阳公主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渣受洗白攻略[快穿]娱乐之教师也疯狂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盛世医香盛世芳华     李治怔了怔,忽然感觉自己没话说了。<し

    李世民抓着手里的帕子, 又叹了两口气, 然后让李治算一算, 从晋阳回长安要多久。

    “按照正常马车的行进速度, 怎么也要半月。骑马的话大约七八天, 也可能更快。不过十九妹此番是去游玩, 儿臣觉得她的行进速度应该是会慢一些,还要在晋州晋阳稍作停留,算下来至少要个把月时间。”

    李世民瞪眼:“要那么久么,我记得从晋阳递信而来, 却只用一天就够!”

    “阿耶,那是八百里加急传信,要换人换马。若十九妹她们也如此赶路, 身子必然受不住。”李治深知父亲乃是一国明君, 自然懂驿站传信的道理, 偏他现在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要人哄着。

    “对对对, 不急不急,还是让她慢慢地回来,别把身体累坏了。可你妹妹自小在宫中长大,习惯宫里的吃住。她这一路出行,那驿站里会有金银绘镂雕的花梨木床,让她睡得舒服么?夏日炎炎,热时可有冰用?若走到半路, 她忽然饿了想吃口光明虾炙,可能吃到?”李世民说罢,就用疑问的眼神看向李治。

    李治抿着嘴,他觉得他刚刚真不该回应阿耶的话。

    李世民看到自己儿子一脸的无奈,心里也清楚这一连串的发问的答案都是‘没有’,遂有几分幽怨地叹气,以至于方启瑞再呈上来的折子他都没心情去看。

    “圣人,此乃晋州的奏表。”方启瑞道。

    李世民这才拿起来看一眼,内容倒没什么新鲜,不过是年中一些政务奏报,讲些晋州的太平盛世。

    方启瑞见李世民看两眼就放下了,又小声提道:“晋州的。”

    李世民恍然有所悟,高兴起来,他立刻执笔挥毫,酣畅淋漓地写了一封给宝贝女儿的信,并着对晋州的批复,让人加急传信过去。把自己的思念之情对女儿表达之后,李世民这才觉得舒爽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七日后,李明达等人刚到晋州,便被兼任晋州刺史的河间郡王李崇义请到府上。

    李崇义立刻将圣人的信给了李明达,随即设宴盛情宴请众人。李明达看到信之后,有些食不下咽,以疲劳为由先行歇息,打发众人只管乐呵去,不必顾念她。

    大家都知公主这是因看了信思念父亲了,遂也都理解,领命谢过之后,都尽兴于李崇义的宴席。

    李崇义倒是担心李明达初来府中住下,心里就不畅快,遂嘱咐郡王妃好生照料李明达后,才与房遗直、尉迟宝琪等人在园中赏景饮酒。时至天色大黑,桥湖内外挂满红灯笼,不计其数,照得湖边两岸灯火通明。夜风阵阵,清爽宜人,与白昼的火热截然相反,此时饮酒赏景,大家最为舒适也最为尽兴。

    待酒席散尽,湖上又有彩莲舫,内有姿色上等的舞姬应声起舞。身姿妖娆,翩翩跹跹,舞姿旋转时披帛迎风飞扬,犹九天玄女下凡。

    尉迟宝琪站在水榭里一看,眼睛里就笑意满满,一脸的风流之态。

    “却没想到这晋地竟出此等姿色的美人,今日得见到时我们的好福气。”

    “宝琪,瞧上哪个了就尽管挑,不必客气。”李崇义道。

    尉迟宝琪颇感兴趣地扫视一圈,便指着其中一位拿琵琶的翠衣女子,喊道:“就是她了,你们谁都不许和我抢。”

    “没人有你这爱好。”程处弼道。

    尉迟宝琪不服地瞥向程处弼,“自古美女爱英雄,若是没有美女愿意和你在一起,说明你就不算厉害,懂不懂?”尉迟宝琪用拳头轻轻打了下程处弼的胸膛,特别的结实,跟石头一样。

    “打得我手疼。”尉迟宝琪哈哈笑了一声,“你这身子骨,跟我大哥有一拼。”

    “那你也该多练练,而不是学床上功夫。”狄仁杰窃笑一声,半开玩笑地对尉迟宝琪道。

    “这话说得,床上功夫就不是功夫了?将来保不齐你们还都得给我取经呢。”尉迟宝琪说罢,便得意地看向他们之中最不懂男女之事的某人,“别平日里总是读书读书,练武练武,连男女之事都不通了,搞得回头连传宗接代的大事都忘了。”

    尉迟宝琪说此话时,看得第一眼就是房遗直,不过他却是不敢瞧得太明显,遂转而就很夸张地看向狄仁杰。

    众人只当是尉迟宝琪笑话狄仁杰,忙说狄仁杰年小,让尉迟宝琪别把人家好好地孩子带坏了。

    狄仁杰被闹得脸红,“就是,我还想,要以学习为重,才不跟你一样。”

    李崇义乐哈哈道:“我像怀英这么大的时候,也什么都不懂。大家所言极是,宝琪你玩归玩,可别带坏了人家。”

    尉迟宝琪忙笑着表示不会,转而见见舫船划过来了,忙让李崇义引他过去。李崇义又问房遗直等人去不去。

    房遗直:“却没他那样的精神,我也乏了。”

    “我也是,我跟遗直兄一块回去休息。”狄仁杰道。

    李崇义又看向程处弼,瞧他那张闷闷的脸,便是不用说也知道房遗直必然不会和他们为伍。李崇义就先识趣地说道:“护卫本就容易比他人更花费精力,不然你也早些回去歇息?”

    “正有此意。”程处弼对李崇义恭谨地行礼。

    房遗直和狄仁杰也随后告辞,三人同行而去。

    长孙冲人靠在木柱子上,一直在边上默默笑着不言语。等那三人都走远了,他才拍拍手,直道好。

    “好,有什么好?人却是都走干净了,好生扫兴。”李崇义笑叹。

    “这就是你不懂了,他们三个最扫兴,你留着我们才会玩的畅快,这下大家就可尽兴了。”长孙冲非常愉悦地挑眉,甚是喜悦道。

    “真假?”李崇义不解问。

    “真的。”尉迟宝琪应和,转即和长孙冲二人会心一笑。

    “我可听说你们这些子弟最喜与房遗直相处,而今你二人怎么反倒嫌弃起来。”

    “我们可不敢嫌弃他。只是偏偏到美色一事他就……等说完了,那边的美人也该等了。”尉迟宝琪扫一眼画舫上的女子们,越发心情愉悦。

    “对对对,我们上船慢慢说。”李崇义忙道。

    待三人上了船,就命歌姬弹曲。

    舞姬袅娜移步,乖巧地跪在三人身边,举起纤纤玉手,含笑斟酒。她们个个遍体生香,媚态尽妍,一般的男人稍微靠她们近些,必然会觉得通体酥麻,心痒难耐,忍不住下手了。但李崇义、尉迟宝琪和长孙冲是何等人物,出身勋贵,身边从不缺女人,见识了不知多少佳人,而今就是这些女子姿色上等,于他们来说,也不过是花前月下聊天消遣而已。他们必会如那些不经此道的男人们一般,猴急地只想着下半身那点事儿。

    偏偏少年举止文雅,进退有度,令这些舞姬们更心生向往之意,皆有意征服,遂频频抛媚眼过去。

    三人举杯议谈,不过得闲有兴致之时,才会转眸笑逗一下身边的女子。

    李崇义敬尉迟宝琪和长孙冲二人。喝毕,就让二人赶紧讲一讲先前未完的话。

    “遗直兄他不近女色,不管你找多少个风韵妖娆的女子往他身上扑,他必定是坐怀不乱,未有异色。”长孙冲道。

    尉迟宝琪刚夹了一口菜进嘴里,听这话直摇头,哼着表示不对。

    李崇义笑道:“哈哈,你认同如此,对不对?我就说么,哪有男人不爱美色呢。”

    尉迟宝琪忙把口中的东西吞下肚,跟李崇义道:“我是不同意他所谓的‘未有异色’,分明就是满脸‘嫌弃之色’。他这人不以风流为好,禁色近身。颇有些不解风情,所以找女人做乐的时候,千万不要找他,肯定扫兴。”

    “竟真如此?”李崇义倒有几分叹服。

    “就是如此,说起来他这性子,我倒觉得是缘由其母苛教而来。”长孙冲推测道。

    李崇义想到房玄龄之妻,忙叹:“醋坛之名,确实闻名天下。”

    “但除了这样的事,你别的事找他,倒也好用。和他相处片刻,你便会从他嘴里得些有用的提点,诸多做人的道理。也不知怎么,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却是比别人的受听。来往两次之后,你发现他的话都对,就自然心生结交之意。”

    “可交此友,十分难得,是幸事。”李崇义点点头。

    长孙冲笑着应和,让李崇义回头多和房遗直接触两次,自然就知晓此人的厉害之处了。

    “听你二人此言,那我必要试一试了。”李崇义笑毕,又举杯。

    酒至半酣,李崇义就禁不住感慨自己在晋中呆久了,很少知道长安的新鲜事,让他二人讲一讲。此一张口,就有更多的话可说了。

    于是三人便在湖中泛舟至深夜,尽兴至极之时,三人才各自分开去休息。

    伺候长孙冲和尉迟宝琪的舞姬,分别唤莲叶和莲花。莲花姿色略胜一筹,也有些歌咏之才。下船后,二人便分别跟了长孙冲和尉迟宝琪回房。

    莲花搀扶迷迷糊糊的尉迟宝琪到床上后,就欲宽衣解带,也跟着上床。结果怎知她一条腿刚搭在床榻边沿,便被尉迟宝琪伸手直接推按住了胸口。

    莲花愣了下,转即红了脸,笑着扭身作害羞之状。

    尉迟宝琪的眼睛缓缓地睁开一条缝,“回你自己房间去歇吧,倒劳烦你伺候我这么久。”

    尉迟宝琪说罢,就从腰间摸了摸,扯出一块玉佩与了莲花。

    莲花见这 玉佩冰凉润手,知道价值不菲,忙谢过,又不想走,非要伺候尉迟宝琪。

    “别不识趣。”

    “二郎这是怎么了,先前在莲花舫内,您对妾可是百般亲热爱抚,妾而今愿与——”

    “滚。”

    莲花恍然以为自己听错了,怔了下,再去看尉迟宝琪,却早不见他原本那双醉酒迷离的眼睛,眼珠黑漆漆的,冰冷的有些吓人。

    “这——”

    “滚。”

    莲花吓得惊惶失色,忙行礼,狼狈告退。

    ……

    次日刚好逢乞巧节,晋州城白日有花神会,夜晚有灯会。满街人头攒动,四处遍是花香,十分热闹。

    郡王妃为哄李明达高兴,特意打发了身边的大侍女为李明达领路,让她好生在花神会上热闹热闹,正好也可看一看选花神。

    “选花神是什么?”李明达问。

    “这你可问着了。从年初开始,各家未嫁小娘子们便筹备这一事,就为了在今日出彩头。”郡王妃周氏笑道。

    “嫂子还是没给我解释呢。”李明达亲昵地拉她胳膊一下,让她快些说。

    周氏:“好好好,我就简单解释给你。这日城中所有未嫁的小娘子,都可以端一盆自己养的花来,由众人评判,谁养的花最好最漂亮,那这盆花就可被评为今年的花神。而养出花神的小娘子,则会被称为花神女,受大家敬仰赞美。”

    “这倒是有趣,不过做花神女有什么好处,大家都这样争?只为图赞美?”

    “往年但凡被评为花神女的女子,都德才兼备,为众女子的楷模。后来时间久了,这花神女自然而然就被认为,是选拔最为品格端方女子。所以每年的花神女,都会被认为是选拔晋州城内第一德芳女子的盛事。不管是谁家女子,只要有花神女这个身份,怎么嫁人都不难,事后一定会被求亲的人踏破门槛。这可是关系到女子的终身大事,你说重不重要?”周氏说到这里,便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也曾当过。”

    “本来不信,见嫂子这般,我倒觉得是准了。嫂子温婉贤惠,才德俱全,却是当之无愧。”李明达赞叹道。

    周氏被李明达哄得笑不拢嘴,“你这话嫂子爱听。不过这而今花神会我却没法子凑热闹了。倒是你要不要试一试?王府里好看的花到还是有一些,你随便拿一盆去,再凭你的容貌才德,定能被选上。”

    李明达点头认可,不自谦道:“我也这么想。”

    周氏怔了下,就笑着去推一下李明达,“你这丫头!”

    李明达笑道:“逗一逗嫂子罢了,花不又是我亲手所养,作假掺和有何趣。再者这花神会的争夺必定十分激烈,又何必去挡人家寻婿的好机会。”

    “妹妹看得通透。”周氏稀罕地抓着李明达的手,感慨自己也想要个女儿,如她这般可人贴心最好。

    “那就要一个。”李明达凑趣道。

    周氏愣了下,苦笑着摇头,“这年岁了却折腾不起,再者不怕你笑话,我与你堂兄早就是老夫老妻了,哪有这些兴致。”

    “母亲当年生我时,年纪就如嫂子这般大,后来还有了二十一妹。”李明达想了下,又攒眉道,“但还是仔细身子最重要,长命百岁,看着儿女娶妻嫁人……”

    周氏知道李明达必然是想到长孙皇后,心有遗憾,忙劝慰她宽心,又把把话头引到花神会上。

    “你再不出门,就要错过最好的热闹了。花神选拔,就在城东的花神台上,但凡晚一点就人挤人,进不去了。”

    “那好,我早点去,看完花神会,嫂子再带我在晋州城四处走一走,吃点好的,玩点有趣的,我就尽快离开。”李明达道。

    周氏挑了下眉,“刚来才住一日,就想着离开?”

    “父亲想我了,我也想他。”李明达冲周氏甜甜一笑,就和她告辞,但带着周氏之前给她的几名大侍女,准备出行事宜。

    爱美之心人人皆有,特别是男人。

    这花神会乃是美女云集之地,更非是风月之所那些庸脂俗粉可比。个个都是良家出身,知书达理,各有其才。

    李崇义爱美的性子随他父亲李孝恭,他虽在府中圈养了不少美貌女子,但乃是色而不淫之人,与其占有美,他倒是更爱欣赏美。

    故为了今日花神会,李崇义早在三月前就订好了全晋州城最好的位置。吉祥酒楼,三楼天字三号雅间,位置不远不近,居高临下刚刚好。因知道房遗直和程处弼等人不好这口,遂李崇义今日就只请了尉迟宝琪和长孙冲同来观赏。

    尉迟宝琪上楼之后,便瞧见楼下的盛况,可谓是人头攒动,闹声鼎沸。再看花神台那边,很大的一座木头搭建而成的台子,三丈见方,左右两侧设有翠纱屏风,屏风后便铺着矮脚长方桌,桌后是一排排坐席。坐席自然是参会女子暂作休息之用,桌子该是摆放花盆所用。

    距离花神会开始还有足足一个时辰的时间,但人已经几乎聚满至台前,此处的街道两侧皆是酒楼茶铺,设有雅间。

    铺子里这些上等观景的绝佳之所,早在一月前就已经被预订一空。要想在今天临时弄个位置,那可要花上大价钱。

    李明达这时候骑马过来时,瞧见这场景如此热闹,才知道郡王妃所言一点都不夸张。

    郡王妃的大侍女们随后就去了德望茶铺,找了人,立刻就有一房雅间腾出来。李明达倒不知道房间难定,只以为这茶楼是王妃的产业,所以才让她的大侍女特意前来处置。

    李明达到了雅间后,巡视一圈,发现屋内竟有不少名家字画,一些文人的题诗,知这地方颇受文雅人士欢迎。

    既然是看热闹,李明达当然要靠着窗户坐着,好好瞧窗外风景。

    李崇义所在之处,就在李明达的斜对面。

    李崇义此时叫了酒菜,意欲与尉迟宝琪和长孙冲先小酌一通。

    但他一张口,李明达立刻就在闹声中清晰地辨认出李崇义的嗓音。李明达循声一瞧,便看到斜对面楼上的那三人。

    随后李明达就听见李崇义讲晋州花神会的来历,又跟尉迟宝琪细数这些年赢了花神之名的女子,如何各有千秋,与众不同。

    李明达反正也无聊,反正就是不想听这些声音也会进她的耳里,倒不如好好去听,或许还有几分乐趣在。不过终了,李明达还是觉得无聊,手指就不住地敲击窗台,发出很小的咚咚声。

    田邯缮见状,知道自家公主是有了什么想法,遂问是不是煎茶不合口味,还是果子不合心意。毕竟这是小茶楼,所备之物不如王府的精细。

    “这男人聚在一起,都喜欢谈论女人?”李明达问田邯缮。

    田邯缮怔住,然后认真想了想,“该是会偶尔说一说,倒不至于每次都谈。”

    “十次里会谈几次?”李明达问。

    田邯缮琢磨了下,“却也分人,若是年轻气盛的少年,少说会有五六次。年长一些,适当减少。”

    “那河间王必定是返老还童了。”李明达免不得感慨道。

    “返老还童?”田邯缮缓了缓神儿,忙问公主是如何知道。这从到了王府之后,他就一直陪侍在公主身边,不曾分开,公主是如何得知道河间王喜爱谈论女人?

    “可是巧了,他又出现了。”李明达眼盯着楼下,目光锁定与人群中的一名白衣男子。

    田邯缮忙跟着看过去,却只瞧见无数颗黑人头在攒动,看得他眼都快花了,还是没分辨出哪个人眼熟。

    “张顺心你可还记得?”

    “自然记得,他做的点心,奴终身难忘。”田邯缮道。

    “就是他,也来看花神会了。我们之前怎么说,他家也有可能在汴州城外,而今看来他真是在跟我们。”李明达发现张顺心的注意似乎不在花神会上,一直没去瞧台子上的情况如何,而是扭头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后来就一直朝李明达的方向移动。

    最后张顺心就到了德望茶铺前头,忽然抬首往上看,目光在二楼的窗户之间徘徊,最终找到了李明达,并和她对了眼。

    张顺心惊讶不已,慌忙移开目光,就像个认错的孩子一样,低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李明达暂没理会他。

    她转即把手里的茶饮尽了,再转身靠在窗边,发现张顺心还如之前那副模样站在那里。

    瞧他这幅样子,执拗至极,该是见不着人就不会走。刚巧这会儿等着花神会开始,她无聊没事,就命田邯缮下楼问他,到底有什么事。

    不一会儿,李明达就听到田邯缮在楼下训斥张顺心的声音。

    张顺心把头低得很深,和田邯缮坦白道:“我猜到你家主人身份必定与众不同,确动了私心,想巧合相遇,一路同行,等想处得有几分感情了,再恳求于他。”

    “呵,还真是满心算计。痛快说,你到底有何所求。”田邯缮道。

    “却要亲自对他说才好。”

    “那你在这等着吧,没人管你如何。”田邯缮说罢,转身就走。

    张顺心噗通一声跪地,哀求田邯缮。因四周人多,张顺心此举当即就引来周边的百姓围观。

    田邯缮见状更气不打一处来,转身就上了楼,欲告知李明达经过。

    但不及他开口,就听公主道一声,“让他上来。”

    田邯缮噎了下,然后不得不把张顺心领上来。

    张顺心一见李明达,谦卑地告罪,不及李明达质问,他便主动承认自己这一路来,确实有意跟着李明达他们。

    李明达见他还算坦诚,遂问他到底何故。

    张顺心先给李明达跪下,“我虽不知贵人的身份,但知道贵人必定是可帮我解难之人。那日我卖了点心之后,听大家议论驿站有从长安来的贵人,便挂心记住了这事。后来我遇到些意外,又听说贵人们要去晋地,就笃定这是天意,让贵人们帮我一忙。所以我设巧合,欲与贵人同行,不想却失败了。”

    张顺心顿了下,随即道:“一到晋州,我就打听到贵人住在了河间王府,便越发确定贵人的身份与众不同,真可帮到我。一时心急,刚刚便冒犯了!”

    张顺心说罢,就跟李明达行礼致歉。

    “叫贵人有些别扭,早说了,称我十九郎便可。”李明达认真看着张顺心,见他闻言面露惊喜,似有千言万语,随后就打发田邯缮准备纸墨,命人将张顺心所言都一一记述下来。

    “我本是晋地慈州人,早些年为避父亲,就从家中逃了出来,而后四处游历,发现泰芜县山水景致极好,我就在那里住下,一住就是五年。这些年,家里人并不知道我在哪儿,我也没告诉他们我在泰芜县。后来时间越久,我便越思念家人,所以就在六月初的时候,打发人捎了一封信给了兄长。谁知我再接到回信时,我兄长嫂子都已经成了死人。”

    “你兄弟暴毙,你自该去奔丧,怎的跟在我身后?”李明达不解问。

    “是该如此,是该好好奔丧。但奔丧早一日晚一日,分别不大。他们若是冤死,找出杀害他们的凶手便比什么都重要。”

    “何以见得是枉死?”

    “管家在信中说,我兄弟七窍流血,脸色发青,嘴唇深紫。这显然是中毒之状,但家里的孩子因为惧怕恶棍,未敢深究此事,只得忍气吞声的将他二位安葬了。”

    “若有枉死报案便是,你为何非要因这件事来找我?”李明达问。

    “因为杀害我兄长的凶手,是季知远。”

    “季知远?”李明达挑了下眉。

    “其姑丈便是李道宗,与当今圣人系出同一曾祖。”张顺心解释道。

    李明达了然。

    张顺心:“季知远此人轻狂残暴,在慈州一代乃是恶霸,以强凌弱,以众暴寡,横行乡里,听说他早已经害了数条性命,却因仗着其姑丈的脸面,仍可逍遥法外,自在过活。我心里不服!”

    只是与皇亲沾边,竟能干出这种大逆不道之事?李明达有些难以相信,不过但却有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之说,毕竟慈州不比长安,出些恶霸倒也有可能。李明达遂问张顺心的身份来历,方得知他竟是慈州刺史的二弟。

    李明达至此才有些明白,他为何会来找自己了。刺史乃是慈州的大官,他若真枉死了,想有人为此做主,还是要找一位比刺史更高一等的人物来管。

    李明达打量两眼张顺心,问到底为何怀疑他其兄嫂的暴毙与李知远有关。

    “管家在信里和我说,李知远田宅逾制,我兄长一再规劝他收敛,谁知他整日就知道歌舞升平,对这件事半点不上心。我兄长便就命人强拆了他的宅子,收了田地充公,以至于他因此记仇,几次三番来找兄长,当场把□□喂给鲜活的鸡子,警告我兄长再对他管制就跟那鸡一个下场。这件事之后过来两天,父亲便因中毒七窍流血而亡。您说,这事情是不是跟他有关?”

    “所以你找我来的目的,便想让为你做主?你知道我是谁么?”李明达问。

    “知……道,草民拜见公主!”张顺心忙磕头,磕磕巴巴赔罪,“因做点心结识了泰芜县驿站的人,详询之后,便得知您的公主身份。”

    “知道我是公主,却在起初的时候,假装不知。”李明达对于张顺心的那声‘公主’颇有几分不满,“你有求于人,却从初始就未曾诚心待人。你以为你夸我几句厉害英明,我就会插手这件事?杀人案,乃是刑部之事,你也知我是公主,不改插手地方政务,你的事情我倒是可以帮你上报,但至于其它,恕我不能帮忙。”

    张顺心听此话,慌忙给李明达不停地磕头,恳求她一定要帮自己,“那季知远晋地多名官员关系要好,平日里长与他们饮酒作乐,沆瀣一气。公主若不能为我做主,我兄嫂便会白白枉死,任由贼人逍遥!”

    张顺心喊声很大,令李明达听得有些耳痛。

    “你需要冷静。”李明达说罢,便让田邯缮把他带下去。

    这时,张顺心忽然从胸口里掏出一把刀,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他倒是对自己十分心狠,只拿刀在勃颈处比量一下,脖子就见了血,被割出一道浅口子。

    张顺心一脸视死如归之状,“公主若不帮我,我便死在公主面前。”

    “你在逼我?”李明达眯起眼睛,语气里不悦意味十足。

    “若能以我之死,来换公主对我兄嫂命案的关注,我倒是死得不冤了。”说罢,张顺心就抬手狠劲儿地要把刀往自己的脖颈上插。

    李明达微微睁大眼。

    程处弼见状,一个纵身就擒住张顺心拿刀的手腕,随即重重地磕掉他手里的刀,让他切勿冲动。

    “我不是冲动,我早想好了,公主不答应,我就死在这里。”张顺心忽嚎啕大哭,如丧失心智的疯子一般。

    李明达皱眉。

    这时候,因为李明达这边吵声响亮,惊动了斜对面李崇义等人。

    他和尉迟宝琪、长孙冲随后就带人冲了过来,见此情状,三人都满脸发懵,但更气愤。

    房遗直和狄仁杰不知何时也来了,随后上楼。二人见到李明达安好,紧张之色才稍有缓解。

    “这人是谁?”李崇义蹙眉瞅着这位跪在地上痛哭流涕,毫无体面可言的男子。

    “说是慈州刺史的二弟,张顺心。”李明达道。

    “慈州刺史?上个月不是死了么?”李崇义惊讶道。

    此话一出,张顺心身子哆嗦了下。

    李明达定神看向李崇义,欲听他后话。

    “早前听说他们张家有个离家杳无音讯的儿子,莫非就是你?”李崇义低头问张顺心。

    张顺心抬眼看一眼李崇义,却是懒得回他话的一副态度,低下头,然后不停地冲李明达磕头,痛哭流涕起来,请她一定要帮自己找到杀他父母的真凶。

    大家这时也都瞧出来了,这张顺心竟连河间王都都敢不敬,倒是有胆量。

    “公主凭什么要答应你,你算什么东西!来人,把他给我押下去!”李崇义见他不敬自己,来了火气。

    张顺心看眼李崇义,冷笑一声,“好啊,你现在就想杀我灭口?求之不得,正好可让公主瞧瞧,你们这些晋地官员的如何迫害良民!”

    李崇义气得无以复加,转头就命令随从们去把疯癫的张顺心押入大牢。

    李明达随即听到一声撕扯,而后就有急促的脚步声往窗边冲去。

    接着,“咣”的一声,什么东西从二楼砸了下去。

    李崇义等人忙去窗边看,就听见楼下传来尖叫。

    李明达一动不动地站在窗边,蓦地与矗立在门口的房遗直对视。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因为情绪问题,内容bug很大,给亲们鞠躬道歉!

    ------

    昨天我真的是被客服不作为推卸责任的话气炸了。我打了三遍电话,一次比一次气人。明明是在时间统计上存在瑕疵漏洞,两点的更新你能给我算到前一天去!!因此导致我损失,还让我举例子,让我提供数据?好,我耐心点,解释了再解释,却不咸不淡的跟我说就那样的,用很无奈的口吻问我‘你是这么理解的么’,最后我再打举例解释,听口气是明白了。然而,最后发给我的站短跟没说效果一样。还是说没有问题,让我提供数据。这是所有众所周知的事情好么,每天更新字数增加多少网站就该统计多少,凭什么两点的你给我算前一天去。作者分成的钱你们拿的干脆,真有点事连个懂业务的都没有。我一个腰脱患者,天天码字到半夜,就这么被欺负啊,凭什么!

    但这件事跟其请您们没关系,但因此的导致你们担心我,很抱歉,诚挚跟你们道歉。

    我愿意相信晋江,但这件事不解决一定死磕到底(以上是有的亲们的要的解释,回头会删除。)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综]好感度upup(快穿)富贵荣华最强萌宠万人迷[快穿]有女同车般配[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