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大唐阳公主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第30章 大唐阳公主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吃在首尔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     李明达回瞪李承乾, 清澈的春溪顿然凝为冬日的冷冰。

    李承乾还从没见过一贯温柔的妹妹会有这般神情,心里打个激灵, 顿时反应过来自己言语有些过激了。他因为开始紧张手心冒汗,然后慌张地松手, 欲跟李明达解释自己刚刚不过是一时激动才说了重话。但他毕竟是身为太子之尊, 又是李明达的长兄,他拉不下来这个面子说。

    所以到最后,李承乾只是瞄一眼李明达,冷哼一声, 背过身去, 看起来十分不爽快。

    “东宫已经乱了。”

    李明达觉得自己道明事实, 李承乾可能也不愿意听了, 遂等了会儿见李承乾不言语, 转身便走。

    许是因耳朵太好用的关系,李明达从苏醒之后,习惯走路轻盈, 没有多大声响。待李承乾反应过来, 想要和李明达再言的时候, 她人已然迈出殿外, 只叫他瞧见一抹被风翩然吹起的裙角。

    “你——”

    李承乾愣了愣, 他无奈闭眼深吸口气,双手紧紧地握拳,很用力,用力到整个手臂都绷直了, 微微地颤抖。

    李承乾带着怒气回到东宫,直驱苏氏的寝殿。李承乾背着手站在门口处,威严赫赫,口气不善地打发所有宫人都退下。

    苏氏刚刚流产,还在修养,此刻正饮着滋补的汤药。因见到李承乾来者不善,她也不喝了,放下碗。苏氏刚刚在众宫女跟前喝药之态,还是一副温柔很好伺候的模样,但当她单独面对李承乾时,整张脸瞬间垮了下来,冷到无意无暇。

    苏氏扬首,毫不畏惧地看向李承乾,“有什么话殿下就说,想骂就骂,想打就打,哪用得着动这么大的肝火。”

    李承乾本来就怒火满贯,忽听苏氏这话,气得火冒三丈,两三步就冲到苏氏跟前,一把揪住她的衣领。苏氏身子较弱,被李承乾忽然提起,憋得满脸通红,随即不住地咳嗽起来,但她没有挣扎,眼里更是带着恨意瞪着李承乾。

    “我真该杀了你这个市井婢!”李承乾对苏氏说话时,几欲把牙咬碎。

    苏氏冷笑,“那殿下何不动手?”

    李承乾恨恨地扬起手。

    苏氏见状脖子扬地更高。

    李承乾最终还是把手放下,便是这个女人他已然恨之入骨,厌恶彻底,但他的礼教仍让他干不来打女人这种事。

    李承乾松了手。

    苏氏身体落回了床榻,她狼狈地趴在床边,大口大口地喘气。

    李承乾垂眸冷然地看着她,“再作下去,你我都玩完。”

    “抱歉,我不懂殿下的意思。”苏氏装糊涂道。

    “柠樱,你怎么会变成这副不可理喻的样子?以前的你多温婉柔和,贤德端方;再看看现在的你,真有辱你们苏家的门楣。你便是不为自己着想,也该想想你的父亲兄弟姊妹。你不好了,莫非也好拉着他们一起不好?”李承乾双眼喷火,但对这个女人他又有些无可奈何,想她死,却又不能真下手让她去死。

    苏氏立刻抬眼瞪李承乾:“你少拿我的家人威胁我。我连死都不怕,还会在乎其它?人死了,尘事皆云烟,喝一碗孟婆汤,谁记得谁!”

    “你这样的人还配合孟婆汤投胎传世,该下十八层地狱。”

    “便是下地狱,你我夫妻一场,我也会拉着你一起下去。殿下你这般负我,遭此报应也应当。”苏氏便是全身无力,还是挺直了脊梁,坐起身来。她直视着李承乾的眼睛,回视着李承乾看她的每一眼。

    “恶妇!”李承乾面目狰狞。

    苏氏嗤笑,表情冷冷地,对于李承乾这套威胁她早已经不怕了。诚如之前所言,她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可怕呢。

    搁在平时,李承乾必然懒得在与苏氏继续同留在一间屋内,但今天还有话没说完,他总要把该说的东西都说了才行。

    “奉劝你这段时日老实些,兕子在查你。”李承乾道。

    “她查我?为什么?”苏氏不解地看向李承乾。

    李承乾眯着眼,紧盯着苏氏,“你先告诉我,上巳节那日推兕子坠崖的人是不是你?”

    苏氏怔住,转而一脸苦楚地嗤笑,“你就这么想我?也对,我在你眼里早就是无可救药的恶妇,推你妹妹坠崖,的确像是我能干出的事。”

    李承乾听她此言,知此事应该不是她,心里稍稍松口气,转即嘱咐苏氏今后与于奉的来往少些。

    “没先到她连于奉都查。”苏氏沉眉,已然意识到自己陷入了麻烦。

    “于奉算个什么,她已经在怀疑是你自己故意滑倒,弄掉了腹中的胎儿。你就作孽吧!”李承乾想到那个没出世的孩子,心里就更恨,对这个女人他真的恨到骨头里,甚至想一口一口地把她撕碎,对其挫骨扬灰。

    苏氏冷笑,“我作孽?比起你来,我这点东西算什么,大家彼此彼此,谁都别说谁。”

    “苏氏,你找死!”李承乾再忍不了了,他可是堂堂大唐的太子,却被这个阴险的女人挟持住,怎能不气。李承乾指着苏氏的鼻尖,狠咬着牙感慨真该把她杀了。

    “但你却不敢,我死了,你的秘密就会公之于众,在圣人跟前你便彻底毁了,再没抬头之日。”

    李承乾无奈地咬牙:“苏氏,早晚——”我会杀了你!

    苏氏看一眼李承乾,嘴角扯起意味不明地复杂笑容。待李承乾对她再三警告要防着兕子调查后,苏氏眼见着李承乾离开。一直目送,直至他身影消失不见很久,苏氏整个人才垮下来,瘫软在床上。

    待她的大侍女巧儿进门之时,苏氏的脸上早已盖满了泪水。

    巧儿用帕子轻轻地给苏氏拭泪,心疼道:“这又是何必,您明明——”

    “住嘴。”

    巧儿不再言语,默默伺候苏氏躺下后,便听苏氏对她吩咐,要她尽快传消息给于奉,让于奉不必再来东宫。

    巧儿得令离开,不久之后,她便慌忙地跑回来,跪在苏氏跟前急急道:“可不好了,公主已经把于侍监抓起来了。”

    “什么时候的事?”苏氏顿然坐起身来。

    巧儿:“一个时辰前,该是殿下从立政殿回来那会儿。”

    苏氏晃了晃身子,最终被巧儿搀扶,身子靠在了隐嚢上,“这兕子到底要干什么。”

    “会不会真如殿下所言,她已经发现真相了?”巧儿表情慌张不已。

    苏氏咳嗽了一声,揉了揉刚才被李承乾勒红了的脖子。她瞪一眼巧儿,要她不必再多说,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便真的就算没发生了。

    “可是——”

    “没有可是,不要再提此事!”苏氏紧蹙眉,很不想回忆那天的情况。“她没有证据,我们不必心虚。”

    苏氏躺好,闭上了眼,眼前却总是闪过同一个令她惊悚的画面。苏氏便睁着眼,随即想到了李承乾,眼角的泪就顺着太阳穴滑到了耳际。湿乎乎的很难受,但苏氏一点都不想去擦,这是她活该。

    屋子里安静片刻之后,门外突然有人传话说晋阳公主到了。

    苏氏一愣,随即不及她反应,就见李明达穿着一身翠衣迈着明快的步伐进屋。

    苏氏坐起身来,擦了擦眼角,然后满脸温柔地冲李明达伸手,“兕子,你怎么来了,快到我身边来。”

    李明达走到苏氏身边,却保持了一丈的距离,对于苏氏的伸手招呼,她冷着脸没有回应。

    苏氏尴尬了下,讪讪地收手,然后温和地笑着问李明达是不是心情不好。

    “到底怎么了,我们家的宝贝兕子到底是在哪儿受了委屈,和嫂子说,嫂子看看能不能帮你出气。”

    李明达趁机仔细观察了苏氏的神态,这真是苏氏身上最可怕的一点。至今看来,李明达都觉得她微笑的表情看起来没有多大破绽,是那么真诚。这说明什么,苏氏在撒谎这方面极为熟练,已经到了会刻意掩盖自己的情绪以至于以假乱真的地步。

    李明达却没有闲心继续和苏氏打太极,她当即坐了下来,还是冷冷对着苏氏。

    “想来大哥已经和嫂子说过了,我在查坠崖的事。而今查到了于奉身上,也查到了嫂子身上,我还亲自质问过大哥,不过他倒是很护着嫂子,我反被嫌弃被骂了回来。”

    “是么。”苏氏心头一震。兕子刚刚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正中她目前所知的情况。如果不是她十分确定这寝殿四周都是自己的人,苏氏真怀疑李明达刚刚就在屋外偷听了她的讲话。

    “刚在立政殿,我送走大哥后,就睡了一觉,做了个噩梦,发得满头是汗。但醒来后仔细想想,我做的却不是噩梦。”

    苏氏愣了下,然后好笑道:“还说不是噩梦,你头上都发汗了,能是什么,难不成你想把它算成美梦?”

    “非噩梦,也非美梦,因为它根本就不是梦,是我恢复记忆了。”

    李明达的目光像一把利剑射向苏氏,此刻苏氏还没有反应过来,面容上还是一副礼节性地微笑。缓了片刻之后,这笑容才在她脸上垮掉,换成了疑惑、恐慌和强装镇定。

    李明达:“噩梦算什么,这有比噩梦还要惊恐的现实。”

    作者有话要说:  困得头点地,今天早点睡,明天多码点,顺便把这章虫抓了。

    连续半月每天睡眠不超过四小时啦~晚安宝贝们,明天结案~

    -----

    感谢我的宝贝美人们投喂的地雷,么么哒,挨个抱抱~

    雨眠扔了1个地雷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扔了1个地雷

    等等扔了1个地雷

    折叶成诗扔了1个地雷

    小二歌!扔了1个地雷

    折叶成诗扔了1个地雷

    草帽小七扔了1个地雷

    草帽小七扔了1个地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