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番外一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173章 番外一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不死佣兵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     毕竟是新皇登基之后第一次扩充后宫, 天福元年这场选秀一改往年颓势, 八旗贵女拼出身拼人缘拼颜值, 秀女进宫之前就是明枪暗箭不断, 进宫之后阴谋算计更是层出不穷,皇后瓜尔佳氏隔三岔五请宝珠进宫, 邀她一同看戏,另一头皇贵太妃肩负着为十三十四相看福晋的重任, 听闻皇后常与宝珠谈起这届秀女, 也问她瞧着哪些好。乐—文

    宝珠只不过是做嫂嫂的, 还不是两位爷嫡亲的嫂子, 哪敢在这种事情上多嘴, 每回被问起她都笑, 非让说几句也就是将出身高的几个逐个夸一遍,你听她说半天没一句有用的全是废话。

    皇贵太妃就调侃她, 平素快言快语,给她机会说却哑火了。

    宝珠也不辩驳, 心道平素说什么总归是有理有据的,至少亲身接触过才敢断言, 这些秀女的事她从来都是听皇后说,还听了几句胤禟的猜测,听过也罢, 哪能与外人道?纵使有一两个瞧着就不合眼缘的,也没必要上赶着踩,左右这人进不了她府上, 所以何必造孽?

    照她阿玛所说,养个闺女真的不容易,这年送进宫参选的谁不是各家各府的宝贝蛋?都巴望有个好前程,没得栽在她一句话上,积点德吧。

    这么想,宝珠又是一轮敷衍,皇贵太妃也看出她的想法,没强求,自顾自说了几句。

    “娶妻当娶贤,想过安稳日子总得寻摸那等有眼力劲儿且识本分的,两位贝勒已经是天潢贵胄出身,倒不用极有来头的福晋来添光彩……话是这么说,就怕他们不明白这番良苦用心。”皇贵太妃也没想坑谁,撇开那些一心往后宫里扑的,剩下倒是还能挑出几个二三品大员之女,她冷眼看着都还不错,年岁不大人倒是沉稳,也知进退,不过模样只能说挺好,瞧着有福气,不知道十三十四中不中意。

    十三那边还好说,他脾气虽然爽直,性子挺好,同老四走得近却丁点不像老四,瞧着是能忍能让会疼人的。再加上他也无甚野心,指个识情趣能安分过日子的给他就成。

    相较而言,十四就麻烦很多,皇贵太妃没亲口问过他的想法,却能从乌太嫔那边听出些门道。乌太嫔近来频频找她聊天,聊的就是这届秀女,她提名的几个全是出身一等一的好,哪怕不及宝珠至少也同皇上原先想指给老九那董鄂格格一般无二,背靠盘根错节的大家族,还有个手握实权的阿玛。

    而那几个全是冲新皇来的,照人家的想法,能进后宫是最好,从贵人甚至常在答应做起都成……假如没入皇上的眼,也得跟个手握实权的王爷,她们从来没考虑过十四。

    别问皇贵太妃怎么知道人家心里的想法?

    谁还没年轻过?

    年轻姑娘心思再深总归藏不住事,多问她几句就能探明心里的想法,根本不用去调查什么。

    十四这边坚持要面子不要里子,皇贵太妃犹豫再三,才拿定注意,心道择几个人选,说给太上皇听一听,由他决定才是。出身高的也有,生得俏的也有,宜家宜室的也有,挑上哪个往后出了岔子都是做阿玛的锅。

    这么想着,皇贵太妃就没再荼毒宝珠,转而说起几个孙儿,让她看日头不那么晒了就把人带进宫来,一段时间不见想得慌。宝珠逐一应下,又关心了婆母的身体,问她冰够不够使?还缺点什么?

    皇贵太妃摇头。

    她养了两个好儿子,什么稀奇玩意儿都不忘记往宫里送,能却得了什么?

    这时,有太监通报说乌太嫔来了,宝珠想着重要的事已经说了留下也是闲谈,闲谈啥时候都成没得说非得今天,遂告罪说时辰差不多了准备出宫去,改日再来陪伴额娘。宝珠同乌雅氏那段旧怨皇贵太妃是知道的,就闷笑着摆摆手,由她去。

    一个从殿内出去,一个从殿外进来,错身得时候宝珠略微颔首,倒是乌太嫔,那张脸毁了之后性子偏激很多,这几年连过场都懒得走,她自恃辈分高,只当没看见瑞亲王福晋。

    宝珠原也没期待能得她一个好脸色,只是想既然遇上了招呼总归是要打的,她不讲究你还能跟着不讲究?这宫里处处都有人看着,任何事都瞒不过旁人的眼,能不留下把柄为什么不呢?

    说来也巧,出宫这段路正好让她遇上一队秀女,远远瞧见宝珠坐着软轿过来,领队的嬷嬷带头让到一侧去,垂眉顺目屈膝行礼,等轿子过去。

    也有好奇心重的,混在人群里偷窥贵人威仪,当真是倾国之容倾城之貌,这般颜色没哪个秀女及得上,可谓举世无双……察觉到有人在打量自己,宝珠抬眼看去,对方赶紧低下头,没敢多看。

    宝珠认出带队的嬷嬷,正是三十七年大选教她们规矩那位,瞧着有些刻板,心底倒挺好的。这么想着,她叫了声停:“是徐嬷嬷吧?得有六年时间,你却没怎么变。”

    想着对方已经不是当初看什么都新鲜的小秀女,徐嬷嬷也挺紧张,被点名之后她赶紧跪下,先给瑞亲王福晋请安,而后不紧不慢答话。

    宝珠原就不是为难她来的,想着当初受过她提点,在这儿遇见也是缘分,就抬手让人起来:“看着嬷嬷就想起当年选秀的事,时间过得可真快,一晃就是六年。”宝珠随口说了几句,徐嬷嬷连声说不敢当,把人叫住原就是兴之所至,她回忆了一波就递个眼神给天冬,让她给徐嬷嬷一份赏,软轿才接着往宫外走,等轿子走远了,徐嬷嬷并一众秀女方才抬起头,就有人窃窃私语说“那就是传说中的瑞亲王福晋?”“可真美!”“威仪很盛!”……

    抱有好奇心不是错,妄议贵人却不是聪明举动,徐嬷嬷听在耳中,低斥她们一句。

    众秀女噤声,心里还在嘀咕,瑞亲王福晋真不愧是京中一号风云人物,这般姿容宫中娘娘恐怕也难及。

    早先就听说瑞亲王受宠,这位福晋更是手持通行令牌,进出宫无需通报,又听说她三天两头就进宫,同小太子亲近得很,在皇后跟前很说得上话……本来只是随耳一听,如今看来,十有**是真事,瞧她那姿态,皇宫于她就像自家园子,别人进宫都是走着进来,她还能坐软轿的。

    这一行人之中,绝大多数纯粹只是羡慕嫉妒,唯有一人,心情格外复杂,正是四品典仪官凌柱家的嫡女,钮钴禄白嫆。

    方才悄悄窥视宝珠的有她,被抓包连忙低头的正是她。

    要说模样,她不算出挑,瞧着倒是富贵相,看来该是有福气的……按理说她除了头顶满洲大姓,旁的方面都不出众,无论出身或是品貌才情也就是马马虎虎,就连同瑞亲王福晋相提并论的资格也没有,她不该在意的,可她偏偏就是这一行人之中最介怀的一个,谁让她是穿越来的。

    是的没错,钮钴禄白嫆是从三百年后穿来的,穿在康熙四十年,刚过来时她只打听了年份,听说是四十年就松了口气,哪怕并不了解历史,照众多嫖/文所说,九龙夺嫡怎么也得是好几年后,眼下安全得很。

    之后她纠结了几日,在遵从和改变之中选择遵从历史,只等抱上四爷这条大腿,生下弘历这个儿子,然后就是封妃当太后走上人生巅峰。

    因为身处内宅,对情况不了解也是正常的,她穿过来有段时间才发觉事情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听说八爷九爷关系一点儿也不好,还有九福晋竟然不是董鄂氏……

    她拿史实当金手指,这些改变是她不愿意见到的,钮钴禄白嫆不动声色打听过,得知康熙爷的确相中了董鄂氏做九福晋,三十七年大选,董鄂氏同四爷抱了个满怀,太后就下了懿旨,让她顶着格格的名头去伺候胤禛。

    哪怕所有人都说这事是董鄂氏自己作的,只有她坚信这背后有富察氏的手笔。

    怎么就那么巧,她做了替补福晋?

    怎么就那么巧,她很得胤禟宠爱?

    怎么就那么巧,她福气比天还大?

    ……

    在白嫆心里,宝珠同她是一类人,只不过配置比她高。

    不过领跑一小段路,不代表就能笑到最后,白嫆这么安慰自己,越发用心学习女德女戒女红,又请嬷嬷来纠正了言行,还学了各种斗。

    从四十年穿过来,她没歇过气,一直在为选秀做准备。

    中间有一次,因为想到清穿小说里讲但凡女主角去烧香拜佛总能遇到同和尚品茗弈棋的四爷,并且被老和尚点名命格,让四爷一眼相中。白嫆也尝试了,她跪遍了京城附近大大小小的寺庙也没遇到过这位主,反倒是撞上八爷好几回,打听之后才知道胤禩是去求签的。

    鬼知道他学小姑娘求什么签!

    总之这一计没成,虽然没成,她还是相信自己有主角命,不然怎么能穿成五福俱全的崇庆皇太后?

    想到美好的未来,她继续学习后宅生存技巧,结果改变接踵而至,四十一年皇太后殁了对她就像晴天霹雳,四十二年康熙退位太子登基更像是五雷轰顶,好悬没把她劈成焦炭。

    为什么呢?

    为什么康熙这个斗天斗地斗儿子死不禅位的皇帝禅位了?

    为什么登基的是太子胤礽?

    见了鬼的天福皇帝!

    见了鬼的太上皇!

    见了鬼的穿越!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钮钴禄氏怀疑她穿进了野史,又觉得或许是穿书,自己算什么主角,分明就是炮灰才对!这书的主角不是上进心感动世界的太子胤礽太子妃瓜尔佳氏,就是我不当皇后但我风头盖过皇后的九福晋富察氏……是哪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可咋办呢?

    她该是四十三年选秀,既然新皇登基改元天福,那就是天福元年这波,想到已经崩盘的历史以及不可预期的未来她就忍不住糟心,可再糟心,选秀的日子还是到了。

    钮钴禄家早测算过她的命格,说是凤凰命,五福俱全之相,哪怕她真不算顶顶好看,也不是爷们钟爱的类型,阖府上下还是对她抱有极高的期待,都觉得她一定能入新皇后宫。

    命运哪怕拐了个弯,在某些点上总是惊人的相似。

    本来胤礽是看不上她的,因为她的命格传开来,果真如全家所想,她进了后宫,做了个被所有人排挤的小小答应。

    往后三年没进过位份,往后五年才因为成功怀上龙胎升成常在,这胎最终还是流掉了,哪怕她再不得宠,各宫娘娘还是记得她高贵无匹的命格,宁错杀,不放过。

    半吊子穿越女哪斗得过这些从阴谋算计里走出来的娘娘们。

    在没了儿子之后,原还有两份天真见天做梦的穿越女终于变成了曾令她不齿的那类人。无宠无嗣无靠山,只有黑了心肠才能在腥风血雨的后宫里活下去。

    ###

    倒是十四,果真找了个合心意的福晋,模样挺好,出身相当不错,又是柔情蜜意的性子。他难得记了太上皇以及皇贵太妃的好,觉得亲爹禅位这波虽然脑残了,对他还是不错的。

    天知道这位贵女实打实就是奔着胤礽去的,为啥没进后宫?还不是因为她和新皇八字不合么。

    还别说,她和十四倒是挺合得来,一个惦记着妻族的支持对福晋温柔体贴,一个心想既然已经这样了总得好好过日子。一开始十四福晋倒还乖觉,因为乌太嫔最疼她们爷,还常进宫去给婆母请安,结果因为她生得花容月貌,乌太嫔看着她那张脸就扎心,本来想好好笼络十四福晋,一不小心就把她当乌喇那拉氏教训了。

    十四福晋可不白面包子,她表面上没抱怨一句,每回受了委屈都变着法捅到十四跟前,她经营着好名声,让本来已经摇摇欲坠的母子感情彻底崩溃。

    十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能摊上个如此糟心的娘,从前你高高在上也就罢了,如今还在生事。好不容易有个靠谱的妻家,未来大有可为,结果还没展露拳脚不靠谱的亲娘就把人得罪了。

    福晋受了那么大委屈,纵使当他面不说什么,私底下不会同娘家人诉苦?

    这就是乌太嫔心心念念的体面儿媳妇,这哪是儿媳妇,这是催命符?

    毁容破相失宠,母子离心,十四连着几个月没去看她,十四福晋倒是常去,因为确信自家爷已经厌恶上这个拖他后腿的额娘,她再没给过乌太嫔好脸色,进宫一次气她一回。

    天福三年,乌太嫔连连呕血,太医开了方子,却不见成效。

    天福四年,乌太嫔殁了。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一交代一下乌太嫔的结局,这穿越女是我正文里面没写的,当时觉得占地方就挪番外来提一嘴。

    番外二应该是胤禟他闺女,明天肯定没有,等两天吧。

    番外这个东西,喜欢你就买,不喜欢不买就行,正文已经完结了番外看我高兴写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