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中风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165章 中风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调教大宋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山村名医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     老八原就很有能耐, 近来又通透不少, 他猜到新皇所想, 自不愿落下把柄陷全家于危难之中, 故在收拾索额图朋党时格外利索,不过三五日就投了好些人下大狱。索额图原本还在府上等好消息, 就等来这般噩耗,急火攻心, 险些喷出一口血来。

    不过哪怕没吐血, 他也险些气到中风, 管事的赶紧请来太医, 急急扎了两针, 又赶着煎好一贴药趁热喂下, 他方才有所缓和,手上也不哆嗦了, 瞧着和缓不少。

    先前老太医没顾得上多说,看他情况稳定下来, 方才同几位主子细细说明:“眩晕、抽搐、口眼歪斜……这是中风之兆啊。”

    纵使不懂医理,也知道中风不是小病小痛, 几个女眷本就在抹泪,听到这里几欲哭晕,男丁也是满心惶恐, 好在他们情绪内敛一些,没直喇喇表现出来,冷眼瞧着还算镇定。

    “先生多多费心, 无论用什么药,务必治好老爷。”

    “若能彻底治愈,赫舍里全族当有重谢。”

    太医哪敢大包大揽,只说自当尽力而为,又道索相年近古稀,早该含饴弄孙,不能操心太过,像今次这般五志过极心火暴甚的情况要是再来一回,神仙难救。

    他又道这病原该有前兆的,问他们索相近来身体如何,可有反常之态?

    他爱妾回说:“老爷近来时有晕眩,每回时间很短,便以为是操劳过度休息不足,没将它放在心上。”

    “可还有别的?”

    爱妾细细回想,又说:“饮茶时偶有呛咳,手脚发麻,旁的就不清楚了。”

    太医长叹一口气,说这就是中风的前兆,还不算十分严重,若是严重的会持续头疼,走路跌跤等等……不过纵使原先不严重,经此一遭情况已然不同,眼下瞧着口鼻略有歪斜,嘴角还有些许涎液,病情已经加重了。他苦口婆心劝府上子孙,有烦心事自个儿料理了才是正道,万万不能说给老爷子听,得了这个病,应当静养,不可动气。

    他将方子留下,仔细解释了如何煎药如何送服,也没忘记提醒他们当注意什么,而后就准备告辞了。

    这个病,要治不容易,他赶着回去和同僚商议。

    ……

    每年冬夏两季太医院总是很忙,眼下正当三伏天,哪怕不像前几年头顶火炉炙烤,日头还是很毒的。老太医回到太医院就灌下两口凉茶,刚缓过劲儿,旁边正在翻阅医书的同僚就问他怎么回事,索额图府上睡不好了?这么急匆匆的。

    “还能有谁?你想想他府上谁身子骨最差?谁忧心最多?”

    听到这话,又有好几个停下手边的活,疑道:“难不成是索三本人?什么病?”

    “晕眩、抽搐、呛咳、手脚发麻、口鼻歪斜……还能是什么?”

    这下惊着不少人!

    是中风?

    太医院老学究居多,不出诊时他们更乐意研读医书复原残方,平素不关心朝堂之事,当然八卦的也有,立刻就有人想明白关键,太上皇禅位之前逼迫索三告老,这是其一;新皇也不给母族面子,打定主意要彻底瓦解索额图党羽,这事他交给廉亲王去办,而廉亲王一改往常儒雅温和的做派,干净利落拿下不少人,索额图气到中风真不稀奇。

    “患病容易治病难,勾心斗角活到这把岁数,索三全身上下都是毛病,他早该颐养天年,告老退出朝堂本是好事,悉心调养还能多活些年,他却舍不得放手,可苦了给他看诊的老兄你啊!他不爱惜自己,偏让你去保他的命!”

    一众同僚排着队来拍这个倒霉蛋的肩,言语之中满是同情。

    倒霉蛋又说,他家儿孙还说了,若能治愈必有重谢,照这说法,不能根治他还讨不到赏……亏了亏了,这回亏大了。他家儿孙多半都是废物,全靠索三撑着,要让他静养没可能,故而情况只会越来越坏,这么看来给他治病能是好事?

    看他愁眉苦脸,就有人出馊主意,让他把这个活换给老胡。

    那老东西如今正闲,听说就只是每隔几日去一趟瑞亲王府,也不是去看诊,就是请平安脉,外带开一些伏天养身的食补方子……闲还不是关键,关键他不怕得罪人,并且身后有靠山。

    当初他攀上九阿哥是谁也不看好的,眼下看来他是押对了宝,他赚大了。

    瑞亲王那可是新皇最亲近的兄弟,别看他还在工部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待着,朝上大小事务他都能说上话,皇上还格外听得进去他说的。抱着这么粗一条腿,得罪了赫舍里家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倒霉蛋想了想,还就是这么回事,他转身就找上胡太医,胡太医拒绝得干净利落,直说这不归他管,又说没搞头的活不接。

    为了把烫手的山芋甩出去,倒霉蛋自掏腰包,贴了一味名贵药材,这才请动人。他回身就把索额图的脉案交到胡太医手里,而后称病早退回府去吃了顿好的压惊。

    胡太医看过他开的方子,很有太医院的风格,简单说就是药材名贵,药性温吞,吃着总没坏处。

    每个大夫都有自己的风格,更别说他们这样的名医,胡老的治疗方案从来都偏向于激进,他不爱拖,送服下汤药就得立竿见影,拖着慢慢治岂不是折磨人?

    不过既然是索三,让他吃点苦头挺好的。

    这方子本身也没错处,就是见效慢外加烧钱,不用改方。

    从太医院出来回府的路上胡太医还遇上老十,他心知九爷十爷关系亲密,赶紧把人叫住,说相请不如偶遇,既然遇上了就麻烦十爷帮忙带个话,他近来忙着研究如何根治中风,瑞亲王府几位小主子的平安脉恐怕得让同僚暂代。

    老十不解其意,不过他正好准备找九哥蹭冰碗,就没拒绝,果真把话带到了,胤禟当时还有点懵,使人稍微调查了一下,就知道胡太医接了索额图的脉案,这下意思就很明白,索额图中风了。

    他府上并没传出消息,太医院也就是内部讨论,没帮忙扩散,眼下知道这事的恐怕还少,这念头在心里打了个转,他立刻就有了主意。

    先是打发赵百福往老十府上送一车冰,让他回去慢慢吃,自个儿则是进了宫。

    他直接在新皇跟前把事情说破,本想看看皇帝二哥的反应,索额图是仁孝皇后的叔父,早些年可说是胤礽最信任的人,胤禟说起这个一半是递信一半是看热闹,结果胤礽勾了勾唇,瞧着心情颇好。

    胤禟就有些纳闷。

    他后来才知道,白日里还闹出另一茬事,廉亲王福晋忍无可忍,进宫来同皇后告状。

    从赫舍里侧福晋进府,她吃穿用度虽然还是不差,日子却过得相当糟心,堂堂嫡福晋受侧福晋约束,府上奴才都不听她的,她正妻的颜面被人丢到地上踩,成了妯娌里头独一份被侧室死死压住的嫡福晋。

    因为婆母不管事,赫舍里氏又得了老八支持,再加上还有娘家做靠山,强压嫡福晋一头也不奇怪。

    老八府上的事,说难听点就是狗咬狗,皇后对谁也同情不起来,只是觉得赫舍里氏的确过了。

    纵使侧福晋也是明媒正娶上玉牒的,毕竟带着个侧字,郭络罗氏再蠢,只要老八没休妻没狠下心弄死她,她就是廉亲王府的女主子,赫舍里氏未免太不给脸。

    皇后安抚她一通,明说没道理将个侧室招到坤宁宫来敲打,要想改变现状还得看自己。

    八福晋有个优点她的性子特别直,就问:“那我要是把她收拾了,她回娘家搬救兵怎么办?赫舍里家可是皇上母族。”

    这么直接险些噎着瓜尔佳氏,她心很累,还是坚强的回说胤礽帮理不帮亲,又说他不会插手兄弟后院,让郭络罗氏自己争气。

    既然是这样,郭络罗氏就放下一半的心,她自觉情况已经不能更糟,还有什么豁不出去?她原就是嫡福晋,眼下又不用顾忌什么,这样还斗不过赫舍里氏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郭络罗氏刚走,宝珠就进宫来。

    近来天热,小太子胃口很差,让宝珠抱着喂才啃多吃一些。故而宝珠每日都要进宫一回,陪小太子是其一,顺便也同二嫂聊聊,还要给额娘送些府上新鲜捣鼓的解暑汤羹。

    宝珠一边抱着弘晔任由他撒娇,一边听瓜尔佳氏说起老八福晋进宫的事,她听完也挺感慨的,八嫂的确不慧,言语也不大中听,总得罪人,要说有多坏还谈不上,就是格外能拖后腿,这能怪谁呢?还不是胤禩自个儿选的,是他亲自看上费尽心思娶回去的嫡福晋啊!落到这番田地委实令人唏嘘!

    “都说赫舍里侧福晋好,我却觉得八嫂更好相处些,明里犯蠢总强过背地里算计,这等手腕高杆心机深沉的,我敬谢不敏。”

    听宝珠这么说,瓜尔佳氏就笑着摇摇头:“照我看来,再没有比你更心直口快的。”

    “我同二嫂亲近,便乐意同你说心里话,感情亲厚致斯也不能说句实话,那还有什么意思?那还要什么闺中密友?”

    瓜尔佳氏问她怕不怕识人不清看走眼祸及自身?

    宝珠便道:“看走眼我也认了,左右不是什么不能给人听的话,就这句,便是当面我也敢说,谁还怕她?比起廉亲王侧福晋,八嫂子着实要可爱太多了。”

    早先就说过,宫里头的事没有能瞒过皇帝耳目,胤礽转身就听说了,心道索额图都退出朝堂赫舍里家还没得到教训,竟敢如此张狂。

    这当口又听说索额图有中风之兆,这是好事啊!

    他回头就赏下好些名贵药材,说如今四海升平,让索额图无需心忧黎民百姓,命他好生静养。又给他两位儿孙升了官,可惜却是明升暗贬。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