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永乐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160章 永乐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调教大宋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吃在首尔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胤禟回府的时候, 宝珠就靠坐在床头, 拢着被子出神呢, 听见门边传来脚步声, 她也只是眨了眨眼,没偏过头去看。しw。直至胤禟坐到床沿边, 将宽厚的手附在宝珠搁在被面上的白皙葇荑上,微微用力, 轻轻握起, 她才将目光落在交握的双手上, 而后迟钝的看向那手的主人。

    她挤出一点点笑, 轻声说:“爷回来了?”

    不等胤禟应和, 她又竖起两根指头:“咱们又添了两个阿哥, 往后还得多挣些家当才够给他们兄弟娶妻。”

    看胤禟张了张嘴,她又截过话去, 碎碎念道:“额娘说小四小五像极了大哥,就是才丁点大, 不知道是什么性子……”

    听她自顾自的说了半天,胤禟叹口气, 将宝珠按进怀里,让她靠在自己肩上:“别再说了,我知道你怕听我说宫里的事, 不过生老病死乃是人之常情,皇祖母做了四十多年太后,看似高高在上, 其实心里苦着,如今走得干净利落未必不是好事。我出宫之前皇阿玛还说,太后临终前念着你,让你别难过,今后也要好好过日子,她老人家在天上看着。”

    胤禟说完就感觉肩上有些濡湿,她在哭。

    交握的那只手被握紧了,衣衫一角被她揪着。

    胤禟拿脸颊在她发顶蹭了蹭,空余那只手轻抚宝珠的后背:“知你难过,可人活着总得向前看,再说了,你沉浸在悲恸之中皇祖母去长生天还牵肠挂肚,你于心何忍?”

    大婚这么些年,胤禟的记忆里全是她的笑脸,宝珠是极少哭的。正因她爱笑,哭成这样才叫人揪心,哪怕她没做声嘶力竭状,也没跟宫里那些做戏的妃嫔似的哭到肝肠寸断几欲昏厥……胤禟就是能感觉到她的难过和自责。

    自责自己对皇祖母的关心不够,难过于再也没有挽回的机会,两个月前还见过的,那时还挺精神的老人,这就去了。

    这还是第一次,宝珠清楚的认识到那八个字:人事万千,世事无常。

    她哭得很安静,安静到压抑,前后估摸一刻钟,之后就渐渐缓过劲来。胤禟看她孩子气的在自个儿肩头擦眼泪,擦干净了才抬起头来,她双眼还是湿漉漉的,眼眶泛红,鼻尖也有些红,看着还是很低落,不过比之前强颜欢笑的样子中看多了,方才那样才叫人担心。

    胤禟伸手去捏她鼻尖,取笑说哭得跟个孩子似的,宝珠就伸手将他爪子拍开,又推推他:“我想洗把脸,爷替我拧帕子来。”

    行!只要别哭了怎么都行!

    胤禟起身去吩咐奴才打热水,宝珠则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幔帐,想起太后娘娘曾经说过,最大的幸运就是能嫁给疼你护你的人,先皇是个痴情种,可惜他把一颗心全给了董鄂妃,那时宫中妃嫔当真遭罪,元后孟古青头一个被废,太后原本只是贵妃,被太皇太后扶起来做了继后,本来也是要被废的,当时已经在朝堂上议论过废后事宜,亏得让太皇太后一力压下……董鄂妃又是个命短的,她儿子先走,她跟着也去了,连带着把先皇也带走了,皇祖母才能坐上母后皇太后的位置。

    照皇祖母所说,她已经算是命好的,否则啊,早就该步上元后的后尘。

    不过纵使命好成了至尊至贵的皇太后,也是一天天在熬。

    一颗心早就死了,之后不就是熬?

    子孙们总盼她能长命百岁,她倒不在乎这些,总说自个儿这一生够精彩了,前半生轰轰烈烈,后半生也过了些年的平淡日子,身为嫡母得皇帝敬重,还亲手养大了胤祺,将他养成品性上佳的翩翩儿郎……

    够了,当真够了。

    太后临终前没半点不甘心,她非常知足,就是怕皇帝悲伤过度,又怕宝珠乍然听到这个消息受不住打击。

    宝珠之前只顾着难过去了,这会儿缓过劲儿来,回想起这几年的相处,才叹口气。心道胤禟说得的确没错,皇祖母干净利落的去了未尝不是好事,只是遗憾没能见着她老人家最后一面,更遗憾自己这样甚至不能去梓宫前看一眼。

    胤禟拧好帕子坐回床沿边就看她皱着脸,看她结果热乎乎的帕子仔仔细细擦过一遍,问怎么回事,宝珠就把心里揣的事儿同他说了。

    纵使知道她眼下应该好好养着,胤禟还是觉得闲着胡思乱想没好处,他想了想,就建议说不然给皇祖母绣一卷经文。

    如今是夏天,停棺的时间不会太长,肯定赶不上一块儿下葬,回头供起来也好,给她老人家烧去也好,都是一份心意。

    按照科尔沁的说法,皇祖母已经回归长生天的怀抱,愿她老人家来世还能投得好胎,不说多体面多风光,至少事事顺心平安永乐。

    宝珠这才真心实意笑出来,她牵着胤禟的手摇了摇,央他去备金银线。

    做针线的确伤眼,偶尔为之也不妨事。

    宝珠这样子让她闲着反而能闷出病来,找点事做挺好。

    ……

    当日,胤禟就将针线备齐了,第二天一早宝珠就忙活起来,她瞧着已经平静下来,眉眼温和,一针一线慢慢绣着,下每一针之前都要念句经文,房里伺候的丫鬟听着都感觉浑身舒坦,病痛忧虑统统不见,钱财名利也像是过眼云烟,多听他年一会儿都想皈依佛门了。

    阿圆他们三个在同亲爹一番斗智斗勇之后,终于偷溜进房,三个小萝卜头扒着屏风排排蹲好,偷瞄里间的情况,就看见额娘平心静气的做针线呢。

    “阿玛那混蛋还说额娘正在难过,说他好不容易把人哄好,让我们别来吵……他又骗咱们!”

    阿寿趴在最底下,他刚嘟哝完头上就挨了俩爆栗。

    宝珠听到动静也暂停下手里的活,朝那边看去,看三只排排蹲,就像糖葫芦串在一起,她嘴角就勾出笑意。宝珠冲儿子们招招手:“过来,到额娘这边来。”

    蹲在最底下的阿寿猛的站起来,颠儿颠儿往床边去,他这一下动作将蹲在上头的两个哥哥挤得重心不稳,啪叽坐在地上。

    阿满直接黑了脸,阿圆则是在心里骂了一句:这蠢货!

    他俩撑着地面爬起来,拍拍屁股上莫须有的灰,跟着到床前去,趴在床沿边上。

    先过去的阿寿已经撒娇完毕,在问话了。

    “阿玛说额娘又生了两个弟弟,他一定是骗我们的对吗?额娘生的才不是臭烘烘的弟弟,是香喷喷的妹妹才对。”

    宝珠忽然就想起昨个儿听说的——

    小四小五同大哥小时候一模一样。

    她是没见过大哥小时候,可她知道大哥现在的样子。

    长成那样,要是儿子不妨事,至多被说是英挺魁梧,虽然小姑娘们更喜欢潘安宋玉之美,这种顶天立地硬汉子总归也是能娶到媳妇的……可要是长成大哥那样的小格格,那一辈子得有多磕掺?投胎成那样是来渡劫的吧?

    宝珠稍微给大哥性转了一下,差点没缓过这口气。

    她拍拍阿寿的脑袋瓜:“你阿玛没胡说,是弟弟。”

    阿寿就瘪瘪嘴,两个哥哥已经够烦人了,还来两个弟弟。

    宝珠又捏捏小胖娃的肉脸,提起他们前几日进宫去的事,她记得当时问过,问太后近来如何,臭小子回说很好,既然很好,怎么毫无征兆就没了呢。

    哪怕已经收拾好心情,眼下只余一些怅然,就这个事,她还是想不通。

    那边阿寿还没听懂呢。

    “阿玛说太后娘娘去天上享福去了,额娘不高兴吗?”

    平时看他们贼精贼精的,也就这时候,宝珠才真切的意识到,小家伙还没满三岁呢。

    他们懂什么生老病死?习惯了去宁寿宫,突然不用去了可能是有点不习惯,不过小孩子忘性大,用不了几天就有新的乐子。

    想到这儿,宝珠不再多说,倒是阿满,仰起头来回道:“是太后娘娘说的,说都好,让我们照原话说给额娘听,让额娘别担心。”

    哪怕已经整理好心情,听说这个,宝珠险些没收住眼泪,她又要哭,泪珠子在眼眶里打了个转,掉下来之前被硬生生收回去了。

    皇祖母应是不想看她掉眼泪的。

    皇祖母疼她,盼她多笑呢。

    宝珠拿手帕沾了沾眼角,平静下来之后又同儿子们说了几句,就打发他们出去玩,她则在床上静坐了好一会儿,又接着绣那幅经文。

    宝珠还在月子里,啥事都不用她做,胤禟就苦得多,这几日不仅要处理积攒下来的公务,还得往宫里跑。内外命妇也排着队哭了好几场,索绰罗氏不放心还想来看看闺女也没挤出时间,倒是胤禟,逮着机会给岳父递了个话,说宝珠现在挺好的,先前大哭了一场,让他劝住了,眼下在给皇祖母绣经文。

    别看马斯喀是个大老粗,能做一品大员总归还是有脑子的,他只觉反应是想喷胤禟,女儿刚生完,不好生歇着做什么绣活……话还没出口他就反应过来了。

    眼下这个情况,让她歇着反而能闷出病来,不若找点事做。

    这么想着,他就拍拍胤禟的肩,让女婿好生照看着,胤禟颔首应下,他手边事多,正想先走一步,却听岳父说:“你府上小四小五听说很像辰泰那个兔崽子?是不是真的?”

    胤禟也是听宝珠说的,他哪知道大舅子从前长啥样,他略一迟疑,马斯喀又道:“长得像倒不妨事,要是连脑子带性子都像那就糟心了……我这么多儿子最蠢就是老大,外甥像舅是不假,那么多舅咋就偏偏像了他?”

    说着他又在胤禟肩头上拍了两把,叹口气走了。

    徒留胤禟风化在原地。

    老丈人是诚心怼他来的?

    咋就没句好话呢?

    那头辰泰倒是乐呵,还想着等国丧过了去妹夫府上拜访,看额娘说的真不真。

    富察家这边关注点在小阿哥的容貌上,一众皇子则是感慨。

    这俩小的就生在皇太后薨逝当日,本来不是个吉利的事儿,结果皇阿玛听说老九福晋是因为太后殁了,心中大恸,赶着要进宫来,这才闹到提前发动……他就丁点脾气也没有,直说小阿哥与太后有缘。

    就这事,老十四关上门就是一声呸。

    有缘也是孽缘。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