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唏嘘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157章 唏嘘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调教大宋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     甭管董鄂格格多不甘心, 日子照样得过, 再者说, 她不过是个没上玉牒的侍妾, 谁会在乎她的心情?

    这两年前朝总不安稳,又因为天灾频发, 胤禛在户部做事的时间长,每每回府都累得提不起劲, 哪还有心思均分雨露?

    从前是因为有德妃指手画脚, 纵使他没多大兴趣到时间总得往后院去, 自打德妃毁容破相降做乌嫔, 她就极少踏出永和宫, 乌喇那拉氏过去请安也总是不见, 多数时间连样子也懒得装,极少数时候会使嬷嬷递个话, 让做福晋的把后院管好,让侍妾多生给胤禛开枝散叶云云。;lw+

    四福晋当面全应了, 回府之后该怎么着怎么着,她料定乌嫔一颗心全扑在脸上, 还在做梦想恢复容貌,压根没工夫去管不得宠的儿子的事。

    胤禛乐得如此,自打额娘不过问, 他踏足后院的时间就大大减少,每个月也就五六回,其中初一十五还在福晋的正院, 剩下那几天后院女人能抢破头。

    天数当真少,你还没地儿说闲话,谁让爷们忙得都是正事呢。

    户部掌管天下户籍财经,乃是琐事最多的部门,又因为油水多,户部衙门尤其容易生蛀虫,胤禛生性多疑,他不大能相信人,凡事都得从自己手里过一遍,大事小事都要指导一二,也难怪累成那样。忙完手中的公务回府,他首先还不是去女眷那边,先要去看看弘晖等人,考校他们功课,指点他们习字读书。儿子那边去过之后,他还要进书房忙活一通,或者临两篇字,或者抄一页书,再或者同门下清客聊聊诗词文章,还有空闲他还能读两章佛经……把这些全过一遍,终于想起来府上还有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侍妾。

    等想起来,天色也不早了,精神头好点倒是能整点花样,感觉累了就是盖棉被纯聊天,左右他做主子的还能上赶着去迁就伺候人的奴才?

    他府上儿子的确不多,可质量高啊。

    尤其弘晖,打小就聪明肯读书,做学问不用催,胤禛对这个嫡长子满意极了,因为弘晖足够优秀,让他对儿子没更多期待,能添几个看缘分吧。

    对他这个态度,乌喇那拉氏无所谓,她和胤禛的关系不像老九府上,他们夫妻之间敬重更多一些。自大婚以来胤禛没落过她脸面,她自问尽到了嫡福晋的责任,尽心尽力操持府上大小事。

    早几年的确有些醋劲儿,也就是拦着不想进新人,她扪心自问没做过丧良心的事,这两年更是彻底看开了,只要后院这些个别把手往她儿子身上伸,她们要争宠或者怎么都成。

    雍郡王以及郡王福晋看得开,李氏、宋氏、武氏、耿氏等人就闹心多了,更别说豁出去脸不要跟了四爷的董鄂格格。

    这几年董鄂氏没一天舒心,她有时候觉得,带着记忆重生回来还不如啥都不知道呢。

    不知道反而有盼头,知道太多徒增烦恼。

    就像她现在,无论怎么想,都觉得属于自己的美好人生被抢走了。

    上辈子胤禟倒霉悲催的,她跟着倒霉悲催。

    这辈子胤禟威风八面,她却已经不是九福晋了。

    上辈子胤禛斗赢了所有兄弟登基为皇。

    等她奋不顾身抱上这条大腿,胤禛又清心寡欲起来,看他这样压根没想要争。

    ……

    她倒是听胤禟提过,太子、直郡王、老八输就输在沉不住气,皇阿玛年纪大了猜疑心格外重,你动作越大反而讨不得好,几个深得人心的斗得两败俱伤,让老四跟在后头捡了便宜。

    最冤还要数十四,他出征不是时候,回来一切尘埃落定啥事也没了。

    照董鄂氏知道的,雍正继位是不是名正言顺有待商榷,当时所有皇子都觉得十四赢面更大,那几年十四真的很得重用,手上兵权在握,本身文武双全,再加上年轻体健,康熙殁时他不到三十五,而后来继位的新皇都快四十五了……董鄂氏当时很不甘心,胤禟原先支持胤禩,胤禩倒了之后就把宝押在十四身上,这两次都没押对人,可苦了阖府上下。

    只要想想那几年,她就迫不及待想从火坑里跳出来。

    甭管雍正继位是不是名正言顺,她就知道一点,这位爷赢了,他是最后的赢家。

    跟着他迟早能踏足后宫,迟早能登上高位让命妇叩拜,乌喇那拉氏又是个可怜的,生下了嫡长子也没养活,到雍正登基膝下也没个嫡子,后来斗得欢腾的竟然是李氏年氏耿氏这些歌难登大雅之堂的。

    董鄂氏在踹掉胤禟之前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她觉得自己赢面很大。

    从身段气质上说,她和深受雍正宠爱的几位非常相似,都是温柔婉约的类型;同时她又占着满洲贵女的出身,娘家比四福晋娘家也不弱分毫;再有,她是能生的……兼具这几点,凭什么探不出头?

    可人倒霉喝凉水也能塞牙缝。

    命运就是会捉弄人。

    谁能想到这辈子一切都不同了?

    八、九拆伙了。

    弘晖活下来了。

    太子脑子灵光了。

    四爷他对夺嫡没兴趣了。

    ……

    为什么啊?

    问题出在哪儿啊?

    是因为太子吗?还是翊坤宫主位她的前任婆婆?或者就是因为她的重生?

    活到这份上,真比上辈子还要不如。

    为什么要带着记忆回来?

    要是没带着记忆能这么痛苦?

    董鄂氏一天天的折磨自己,她想不通,越是想不通就越忍不住钻牛角尖。前次四爷好不容易来她房里,结果她一昏头说错话,爷拂袖而去,之后再没来过。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抱着胤禛的腿跪下求他,皇位明明该是你的,你去争啊!

    她又没这个胆量,生怕目的没达到反而提前把自己搭进去了。

    都知道董鄂格格不能生,四贝勒府压根没人针对她,至多不过想起来刺一句。就这样,董鄂氏还是一天天的清减下去,纵使爷们都喜欢芙蓉面杨柳腰的美人,她那样也怪吓人的。

    思虑过重吃不下什么东西,夜里也睡不安慰,气色奇差无比,她瘦得只剩一把骨头,穿着旗装完全撑不起来,夜里褪去外裳仅着中衣的样子更是骇人。

    伺候她的丫鬟很有几分忠心,劝了劝了,好话说尽,啥用没用。

    她知道自己应该放宽心,可就是没法不去想,她没办法!

    董鄂氏还想过三尺白绫自缢,又不甘心,总想再等等,万一后头峰回路转呢?她等啊等,就等来老八提前出局,消息传开来,董鄂氏又憔悴了几分。

    平素府上都免了请安,后来有一次乌喇那拉氏遇见她在园子里散步,那模样就跟后宫里那些青春和热情都消磨殆尽的女人一样,看着除了麻木就是绝望。

    乌喇那拉氏清楚的记得董鄂氏是康熙三十七年的秀女,和九弟妹一批,她俩是那年的两朵娇花,如今瑞郡王福晋依然天香国色,她已经是油尽灯枯之相。

    多年轻啊,也才双十年华,就快要凋谢了。

    乌喇那拉氏日行一善,之后就命人送了些补品去,又让太医仔细给她诊过,都说是心病,这样下去熬不了几年。心病须得心药医,再高明的太医也没法,只能开了几个食补方子。

    因为她做的事太丢人,董鄂家早先就同雍郡王府的董鄂格格划清了界限,虽如此,乌喇那拉氏在同胤禛商量过后还是使人给她娘家递了个话,将情况告知,做到这份上算是仁至义尽了。

    要是有心,额娘嫂嫂随便来一个劝劝她没人拦着,要是当真不在意,往后人没了就别怪谁。

    这些年府上风平浪静的,也没遭逢大难,天知道她为什么想不开。

    纵观皇子后院,心里揣着事思虑重的不少,思虑重到这份上的乌喇那拉氏摸着良心说她没见过,咋就那么能耐闷不吭声就要把自己逼死了呢?

    董鄂家到底还是去了个人,同亲娘聊过之后,董鄂氏的确好了一些,就仅仅只是好了一些。

    宝珠平素不关心别人家的事,她知道这茬大概是两旬之后。

    这一春气温升得快,整个三月间阳光都灿烂得很,没半点春寒料峭的感觉,四月也还是艳阳高照……晴天接着晴天,暮春还没过,感觉已经到夏天了。

    这样的气候宝珠适应得挺好,宁寿宫里,太后娘娘就不大好。

    说起来,自打出了图门宝音那事,太后那身子骨就垮下去不少,哪怕精心调养,精气神也远不如从前。之前这一冬几乎就是在房里猫过去的,刚开春那几天觉得挺舒坦,每日都出去晒太阳,连续晴了一段时间,她瞧着就不好了,衣服减得太快,冷不丁就病倒,喝了几天药也不见起色,因为生病连带着心情也低落下去,康熙去看过之后险些忍不住眼泪,他之后就将朝堂上的许多事交给太子来办,亲自侍奉在嫡母跟前。

    这么大的事,总是胤禟还在禁足当中,也听说了。

    宝珠从前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去看看太后,听她讲以前的事,陪她老人家聊天。掰起手指头算算,从头年冬到现在,她竟然有半年时间没出过门。她坐在榻上闷了一会儿,正好膳房那边煲的汤能喝了,胤禟试了试温度,感觉不烫手,就端到宝珠身边来,正要劝她用一些,发现她苦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

    胤禟吓得不轻,顺手将盛汤的盅子搁在一旁,捧着福晋的脸问:“这是怎么了?谁惹我心肝不高兴了?”

    这时宝珠才说她担心太后娘娘,想进宫去看看。

    发自内心说,胤禟不大乐意,倒不是正在禁足的问题,主要是想到宝珠如今是双身子,怕过了病气,有个万一他追悔莫及。

    可拦着也不是事儿,不让她去看看,她能忧心到临盆那日。

    胤禟就使赵百福往东宫跑了一趟,传话给太子,说宝珠担心太后凤体食不下咽夜不成眠,让太子帮着求求皇阿玛,允他带福晋去宁寿宫请个安。

    康熙就是大孝子,哪有不允的?

    他听说之后就是一番感慨,老九这不着调的着实娶了个好福晋,太后没白疼富察氏。

    得了准话,第二天胤禟就带着宝珠进宫去了,一块去的还有三个小的,宝珠想着太后喜欢阿圆他们,见着说不准能高兴高兴。也就是在宁寿宫,她遇上陪胤禛过去的乌喇那拉氏,两人聊了几句。

    同别人聊天自然聊不到董鄂格格身上,宝珠就不同,第一她们是同届秀女,第二她俩之间还夹着个老九,董鄂格格要是不作死,本来该是九福晋的。

    乌喇那拉氏随口提了两句,宝珠听在耳中,就想起曾经见过董鄂氏几回。

    当初她自信得很,瞧着人比花娇,这才多久,就油尽灯枯活不了几年了?

    还真是世事无常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