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呵呵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156章 呵呵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山村名医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四十一年的春天来得很准时, 到宝珠生辰前后, 温度已经挺高了, 胤禟琢磨了好几日也想不好送福晋点什么, 最后也就是让儿子们偎依在福晋身边,他给母子四人作了幅画。|

    从来都是宝珠作画胤禟题字, 大婚这些年,他作画是头一遭, 忙活了足足有半日, 没等宝珠看到成品, 那画已经被赵百福捧走, 说是拿去装裱, 装裱完成之后搁锦盒里封存起来, 过些年再看更有意趣。

    宝珠盯着胤禟瞅了一会儿,摆手表示知了。

    要是拿得出手他能不捧出来见人?这么急急吼吼想藏起来, 还能是为啥?笃定是把人画残了。都知道他把人画残了,谁还会惦记?那不是上赶着给自己添堵么?

    宝珠扶着肚子躺坐在石榴树下, 三月间日头真好,晒在身上暖和却不灼人, 还有一丝丝的微风,吹在身上惬意极了。就这么静坐一会儿就有些犯困,胤禟还嫌催眠效果不够好, 拿了册民间故事集读给她听。

    胤禟那声音说不上温润,但也足够低沉性感,多听一会儿宝珠就抬不起眼皮, 再多一会儿她就彻底睡过去了,等胤禟发觉福晋睡了还是在读完一篇之后,问她还想听什么,发现旁边没动静,转头一看,人已经在躺椅上睡着了,双手就搭在凸起的肚皮上,脸颊侧向一边,呼吸一起一伏轻缓得很。

    看她睡得喷香,胤禟也没想给挪地方,只是朝边上看去一眼,天冬放轻步子过来,听后差遣。胤禟这才低声吩咐说:“去拿条毯子来。”

    宝珠睡了大半个时辰,睁开眼感觉懒洋洋暖烘烘的,低头一看,身上不知什么时候搭上了薄毯,她往先前胤禟读书的地方看去,人还在呢,他换了本册子细细翻看,看得很入神。

    宝珠将脸贴在铺着兔毛的躺椅上,蹭了蹭,没出声吵他,就这么盯着看了好一会儿,胤禟似有所感,偏过头来,才发现福晋睡醒了。

    他往书里夹进一片枫叶,然后合拢放在汉白玉石桌上,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才蹲到宝珠身边来,伸手捏捏她鼻尖说:“还没读完一个故事,你就香香甜甜地睡了,就这么急着去会周公?”

    胤禟说着,就叹口气:“爷这辈子是栽你手里了。”

    宝珠就跟猫咪似的,捧着他贴在自己脸颊上的手,撒娇似的蹭了蹭。

    瞧她这样,胤禟半点脾气也不剩,连声问说睡得好不好?清醒了没?没着凉吧?

    “三月间春光可真好,睡着忒舒服。”

    “看我这样像有什么事?倒是咱儿子呢?又上哪儿野去了?”

    胤禟回说找灰妞玩去了,如今那六只就是统一战线上的,感情好着呢。

    这话听着就满含醋意,宝珠取笑他:“多大的人,还同狼崽子争宠?”

    嗤……

    胖得跟肉狗似的,还崽子呢?

    哪怕话是从福晋嘴里说出来,胤禟也拒绝承认,直说巴不得他们成天往外跑,别杵在眼前,看了就烦人。说着他还顺手摸了摸宝珠的肚皮,感慨道:“方才从三个麻烦精那里解放出来,还没松快几天,怎么又怀上了?这胎可千万生个乖巧的,至少像阿满这样。”

    胤禟只看到阿圆阿寿排队搞事,至今没发现阿满才是带头大哥,难怪他被仨儿子折腾得那么惨。

    宝珠也没想同他解释就对了,这种事,得自己发现才有意思。

    而眼下,胤禟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准备过几天去庙里拜拜,哪怕实际没多大用处,走个过场求个安心也好。他得好生同送子娘娘说一说,千万给个闺女,不要带把的。

    兄弟们都不爱求闺女,首先儿子多才是好福气,其次呢,闺女要是养出感情来,等她岁数差不多该论及婚嫁,当爹的要操碎心。

    儿媳妇没挑好不算事儿,了不起回头给儿子抬房侧室,闺女嫁错人可就糟心了,你想给她撑腰都得三思而后行。

    还不止,皇家公主或者宗室格格比朝臣家的姑娘风险更大,说不准哪天就被指去和亲,那才是一走几千里路,往后一辈子恐怕再见不着人。

    胤禟倒是没这个烦恼,他眼下特别自信,闺女来一个来两个三个都没问题,十几载后太子二哥应该已经登基了,哪怕再缺人巩固姻亲关系,也不可能把心思动到自家,要是不信邪非得这么干,那笃定要摊上事儿。

    果然还是闺女好,闺女是爹的小棉袄。

    看他的表情就知道在做梦,宝珠闷笑一声,问:“方才在看什么书呢?看得那么专注。”

    胤禟顺手将那卷书捞过来,递到宝珠手里。

    这是本描绘生产技术的书籍,专业性太强,宝珠瞄了两眼就头疼。想想胤禟人在工部,看这个倒不意外,她随手翻了翻,里头真有不少图,什么砖瓦啊烧陶啊,吓得她赶紧把书合上,让胤禟拿走:“让我读三百千都瞌睡,难为你啃得动这个,这一点趣味也没有。”

    胤禟将书放回桌上去,捏宝珠一把,笑道:“自个儿不爱看就说枯燥乏味,偏你歪理多,爷瞧着有意思得很,先辈编出这些典籍为咱们后世做大贡献了。”

    “你说得有理,可我就是嫌它无趣,任谁夸得天花乱坠我瞧它还是无趣!”

    胤禟觉得自己也是傻了,这种书别说女子,男儿也不一定爱看,针对性实在太强,好这口的爱不释手,不好这口的见着就恨不得把它丢得远远的。

    远了不说,让老大老三他们看见就得头疼。

    他就没再多说,转而问宝珠要不要回屋,出来快有一个时辰,她皮肤这么娇嫩,当心晒着。

    亏胤禟没把这话说出口,否则他亲“岳父”就该不痛快了。

    挑拨什么感情呢?

    当爹的还能晒着闺女?

    宝珠觉得正舒服,好久没晒过这么舒服的太阳了,她勾勾手指让胤禟附耳过来,然后往他颊边亲上一口,懒洋洋说:“我感觉正舒服,爷再看会儿书去。”

    候在远处的丫鬟都羡慕得很,羡慕福晋能得一心人,她们做奴才的什么没见过?什么没听说过?越是富贵人家越荒唐,像爷这样踏踏实实守着福晋过日子的,皇城根下你难找出第二个,当真太少了。

    外头总有人说瑞郡王骨头都让美/色泡软了,亏他不是储君,否则他迟早要走上昏君那条路……九福晋比杨妃也没差的。

    叫府上奴才说,那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福晋就是顶顶体恤人的性子。

    至于爷,看似宠妻宠到没原则,其实他心里有杆秤,府上很多事都是爷在做主,福晋要任性也不行。他俩挺会互相迁就,大婚之后不是全然没有摩擦,每回有谁不高兴了也撑不过半天,没多会儿就过去了。

    要说九爷有哪里不好,大概就是没啥大志向,别人想夺嫡,想封王,想建功立业,想手握重权……他对这些都没感觉,平素怎么痛快怎么来。

    别家皇子倒是总在背后腹诽,说老九白白占这么多资源,占着茅坑不拉屎,还不如趁早让出来。

    自个儿府上这些人都觉得挺好,主子安分不搞事还不好吗?

    他要是太上进太有追求那不是把阖府上下的脑袋全拴裤腰带上?

    ……

    这么好的天气,铁狮子胡同里头,瑞郡王府偷得浮生半日闲。

    可也不是人人都能静下心来享受灿烂春光,譬如雍郡王府上,董鄂格格简直要疯了。

    难道是老天爷诚心不让她好?

    说好的上辈子太苦,这辈子给她机会补救,怎么重活一世比之前还要不如?

    要说她上辈子,顶多也就是同胤禟之间没啥真情,嫡福晋的体面总归没少,再有就是因为胤禟站错队,连带着阖府上下都倒了霉,在栽跟头之前,有好些年她还是挺风光的。

    可眼下呢?

    拼老命进了潜龙邸,结果就从这里开始,轨迹变了。未来的雍正皇帝完全看不出有争的苗头,他安居户部,没展露出任何野心……太子明明应该同康熙生出罅隙,他们父子感情却顶顶的好,没听说有任何矛盾。

    她要是没记错,康熙四十六年各方最多不过小打小闹,老大老八出局都在那之后,结果眼下才四十一年,这俩已经没戏了。

    太子一家独大,别的皇子全都难成气候。

    这是见了什么鬼?

    这样下去雍正还能登基?

    最让董鄂氏想不明白的还是同胤禟相关的事,上辈子到新皇登基,翊坤宫那位都在妃位上,她现在却已经是皇贵妃了;上辈子胤禟根本没封过郡王,他现在已经是了!……

    凭什么呢?

    上辈子她跟着胤禟吃够了苦头,换做富察氏就天天享福。

    都说九福晋嫁过来是进了福窝窝里,她听了只想呵呵。

    说得好像谁没做过九福晋似的!

    所以到底是见了什么鬼?

    她当真重生在正史里了吗?

    难道这是谁他娘瞎写的野史?

    或者是她误解了天老爷的意思?让她重生不是踹了胤禟投奔胤禛,是让她死心塌地跟着胤禟?对她的补偿是改变胤禟倒霉悲催的命运?

    要是这样,董鄂氏真要哭瞎了。

    她将美好人生拱手让给了富察氏,都是她沉不住气作的啊,现在想想,为啥一定要投奔新皇呢?老实做九福晋让胤禟远离老八这个祸害不就得了吗?

    只要一想这些事,董鄂氏胸口就疼,闷着疼,钝钝的疼。

    三年之前,她重生回来的时候总嫌上辈子没操持好,她拟定了各种计划,这辈子非得做那人上人。

    这才多长时间?她已经比上辈子还不如了。

    在雍郡王府顶着个格格的头衔,无宠无嗣,最绝望的是她还没看出郡王爷有夺嫡的想法宫里乌嫔就毁容破相了。就乌嫔这样的能做太后?有这么个额娘,胤禛还有什么指望?

    胤禛没了指望,她呢?又该何去何从?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