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图啥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155章 图啥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山村名医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也就是二月间, 康熙收到一道折子, 说头两年朝廷拨银补贴, 让甘陕军户养了一批胶草, 经过这两年的繁殖,已经颇具规模, 问皇上今年是不是割一批草胶。=

    皇帝日理万机,早已经忘了这茬, 经人提醒想起来, 批复说让他们等专员过去, 按需要的量来搁。

    说是专员, 其实就是匠人, 跟胤禟打下手做过战车改良, 对轮轴颇有研究的几个。康熙让他们先去试试,看能不能把胶液凝成胶圈, 裹在马车的轮轴上,试验成功之后就能照着仿一批。

    具体怎么操作康熙说不上来, 他把意思传达下去就让几个人收拾收拾往甘陕那边去,几位官员先是跪地领旨, 退下之前就有人壮着胆子举荐胤禟,说郡王爷最精通这个,何不让他来负责?

    被指明负责这事的几个同胤禟的关系都挺不错, 简单说来,工部衙门可以分为两派,一派以实权派, 他们拥护的是廉郡王,但凡工部有任何功绩经他们之手都能冠到廉郡王头上,哪怕他从头到尾都没参与,也能担个指导有方的美名。另一派就是实干派,这些人团结在胤禟周围,胤禟此人虽然喜怒不定,却不是那等眼高于顶瞧不起人的,他刚来工部的时候做战车改良就同大家伙儿打成一片,修缮贝勒府的时候更是把上下的名匠认了个全,和谁都能唠两句,加上他的确不是没半点本事空降过来刷功绩的废物蛋子,他在许多问题上都有自己的见解,被内行人引以为知己,惺惺相惜。

    所以说,你要让工部帮忙做个什么,找胤禟就对了。

    而同样在工部衙门的十贝勒就是个奇葩。

    他虽然没干过什么正事,倒也不讨人嫌,反正没事就在衙门里喝茶,实在喝腻了就打两套拳,逮着谁还能请你吃口点心陪着聊几句……摆明就是大少爷做派,却因为为人实在,我是来混日子,也不怕告诉大家我天天混日子,不抢功劳也不搞事,没事还能帮着申报个茶水费……他这样人缘还真不差,反正比高高在上的廉郡王强多了。

    没错,工部基层官员对廉郡王的评价就是四个字:高不可攀。

    仔细想想他没有看不起人的举动,也没明里嫌弃过谁,就是和大家伙儿有距离,相比之下,远不如胤禟得人心。

    胤禟被禁足之后,工部这些小官小吏就想帮他做点什么,可职位太低,意见压根传达不上去。眼下有机会了,他们也没直接求情让皇上放人,就是吹,说瑞郡王好,基础扎实专业能力强还格外有想法,这事交给他第一省时第二省力,再靠谱也没有。

    这些工匠平时和沙石木料打交道的时间比人多,都是嘴笨的类型,哪怕说得再含蓄委婉康熙能听不出言外之意?

    就是变着法给了老九求情来的。

    那混账可真能耐啊!

    康熙沉默了一会儿,心道你们这样积极保举胤禟他本人知道吗?你当真觉得他知道以后会感激你?

    这话到底没说出口,康熙只说让他们先去测一轮,确定能用再让胤禟做后期改良也不迟。

    皇上这么说,几个工匠就放心了,低垂着头退出殿外,疾步出宫,赶着收拾东西去。

    被惦记的胤禟这回正在反省。

    先前搞事的时候没想明白,眼下他有点后悔,三十七年选秀,三十八年春宝珠嫁过来,到现在已经三年了,这三年时间,他竟然没给操办过一次像样的芳辰宴,眼看着在有些时日又到娲皇生辰,掐指一算他那会儿还在禁足呢,哪能摆席宴客?

    禁足有禁足的好,至少这段时间以来他天天能和福晋在一块儿,除了那三个小讨债鬼轻易没人来扰……不过连着几年没办过像样的宴席,总觉得有点对不起宝珠。

    看看别家,撇开往常不说,这回封郡王都摆了席面的,大宴宾客的有,请来亲眷小聚的更多,只他这边礼倒是收了不少,也没摆酒,都没给机会让宝珠好好显摆她的郡王福晋的身份。

    要知道妇人家最大的乐子就是宴客,有人登门才有听众捧场,才能炫耀相公炫耀儿子炫耀自家精致华美的宅邸!

    这种众星拱月的待遇,宝珠已经很久没享受到了。

    这么一想,他真是失职。

    因为心里揣着事儿,还没吃饱他就停了筷子。

    宝珠刚喝了半碗蹄花汤,看着卖相绝佳的猪蹄就想伸筷子,又怕吃得太丑,正要召天冬过来,胤禟就把她看好那块肥而不腻的猪蹄夹到空碗里,拿筷子挑去骨头,又往碗里舀了些汤,送去宝珠面前。

    每当胤禟在家,丫鬟们摆完膳就退下,不用帮着布菜,也无需留人伺候,你太积极主动反而会挨冷眼,这位爷伺候起福晋比他们做奴才的还顺手,乍一开始谁看了都得唏嘘,时间长了大家会儿才习惯起来。

    胤禟自个儿没用几口,可劲儿劝宝珠多吃,宝珠一开始没觉得,多一会儿就看出不对来,她跟着放下筷子,托着头,看着胤禟那方眯了眯眼。

    “爷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还是有难以启齿的事情要说?”

    “是不是看我怀着身孕不能陪/睡你想往刘格格郎格格房里去?还是看上谁家姑娘想抬侧福晋进门?”

    “有什么事你直说,看你这样我都得急死了!”

    宝珠正说着就被红豆包堵了嘴,胤禟难得来了脾气,黑着脸斥道:“死不死的你也敢挂在嘴边?”

    别看多数时候都是宝珠说了算,她却是个纸老虎,平时跟个猫儿似的东撩一把西挠一爪子,关键时刻就怂了,譬如这会儿,看胤禟黑了脸,她就厥回去坐好,双手捧着红豆包慢吞吞啃起来,边啃边偷眼往旁边看,看他当真来气了,就感觉啃着红豆包也跟嚼蜡似的,宝珠将缺了一口的红豆包搁进碗里,慢吞吞站起来挪到胤禟身边,心一横揽着后颈坐他腿上。

    “我不对,我口无遮拦,我说错话了……别这么小气嘛。”

    她说前半句的时候,胤禟已经心软了,听到最后一句,又给硬了回去。

    看他还是那样,宝珠就委屈巴巴数落起来:“你答应阿玛要对我好,包容我,不同我生气的!食言而肥懂不懂?你肥了三十斤了!”

    胤禟还是不理她,宝珠就伸手戳他胸膛,泄愤似的戳了好几下,然后捧起面前这张俊脸。

    “你到底在气什么?总得让我知道你在气什么!”

    “就为我顺口说的那个字儿?”

    看她真诚不做作的样子,胤禟恨得牙痒痒,他最终只是叹了口气,扶着宝珠的香肩说:“我生气是因为做了三载的恩爱夫妻你还不信任我,竟说出那等戳人心窝子的话来。”

    宝珠怀孕之后反应比平时迟钝很多,还总是说过就忘,甚至刚开口就忘了想说啥,她回忆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方才说了什么,嗫嚅道:“那不过顺口一说……我能不明白爷的心意?别生气好不好?”

    胤禟哪能真生气呢?本来就是吓唬她,看她装乖扮巧有再大的火也全泻了。

    他将宝珠揽进怀里,说食不下咽是想到今年又不能为她做芳辰酒,这几年都没认真庆贺过。宝珠听完有些恍惚,都说怀孕的妇人爱瞎想,她倒是没想什么,反倒是爷嫌日子过得太平顺,自己折腾自己。

    又不是五十六十整寿,生辰有什么可庆的?

    心情好摆一桌,自家人乐乐,不摆又有什么?

    宝珠倒是没这么说,只道他有这个心来年再操办好了,眼下清静些挺好,怀着身孕精神头原就没从前好,还要待客岂不是折磨自个儿?图啥呢?

    这日,宝珠再次用实际行动证明了没有她一个撒娇办不成的事。

    假使一个撒娇不够,再加一个好了。

    看看,方才还黑着脸的瑞郡王已经高兴起来,他让丫鬟将冷掉的菜品全撤下,换上两道热的,自个儿填饱了肚子,还哄着宝珠用了两样点心。

    距离宝珠的生辰越近,气温也跟着升起来,猫了一整个冬的小阿哥们又下地活动了,他们仿佛是要将过去几个月的量全补足,整天整天的折腾,就连阿满也适当的减少了睡觉的时间,跟着哥哥弟弟一起骑着狼满府窜。

    相处的时间多了,胤禟才真正了解到自家这三个是怎样的混世魔王!

    他们比老十小时候还闹腾,好似有挥霍不完的精力。

    阖府上下唯独宝珠能降得住他们,自己这个当爹的说啥也不好使。

    以前他们只会爬只会扶着墙走,那时候胤禟要收拾人容易,如今只要往狼背上一趴,三人三狼齐心协力折腾胤禟一个,累掉他半条命也摸不着儿子的衣角。

    明明被禁足在府上整天好吃懒做……他竟然没养起肥膘。

    非但没长肉,还把身材练好了,瞧着比从前还结实一些,肌肉线条贼好看,还好摸。

    瑞郡王府鸡飞狗跳,宫里也不安生。

    近来太医院给永和宫的乌嫔娘娘判了“死刑”,她那张脸再一次伤愈,用去一大罐子药膏也就回到了半年前的样子。简单地说这次没留下疤,前次的疤痕也没祛掉,总之就是白折腾一场。

    各宫娘娘跟着看了场笑话,乌嫔本人则狠狠气了一场,病倒了。

    惠妃倒是去看过她一回,听说就跟见了鬼似的,吓得不轻。

    除此之外就只有永和宫偏殿的日日给她请安,别人生怕刺激到她祸及自身连当面嘲讽的心思都歇了,哪怕从前有天大的仇也就是背后说一嘴。

    皇贵妃看她死心了才让嬷嬷传话去,命乌嫔好生休养,无召不得踏出永和宫。

    后来康熙也让御前伺候的小太监走了一趟,让乌嫔安分度日,休得再闹。

    到这份上乌嫔是没可能翻身了,她风光过那么些年,如今败势了也够本,没白来人间走一遭。想不通的是十四胤祯,有个毁容破相的额娘,他还争什么?纵使他再优秀,皇阿玛如何能将皇位传给他?

    额娘总说最疼他,既然疼他,咋不为他想想?咋不三尺白绫上吊走个干净?

    活着拖累两个儿子,还活着做什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