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封号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151章 封号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山村名医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胤誐还说要同他九哥绝交一段时间, 非得让对方记得往后有好事务必带上他, 结果呢, 前后也就两日, 他耐不住了,这天他提早从工部出来, 没打道回府,拐个弯就去了铁狮子胡同, 他到的时候, 胤禟才扶宝珠走了一圈, 刚回屋呢。

    听冯全说十阿哥在前头, 胤禟就指了个嘴皮子利索的奴才, 让人来给宝珠说戏。

    又吩咐膳房送汤羹点心, 还提醒嬷嬷注意着点,小阿哥要见福晋没啥, 别让他们在屋里横冲直撞,要摔跤或者打滚都上外头去, 左右养得皮实,不怕他们把自个儿折腾病了。

    都交代清楚了, 胤禟才让冯全领着往前头去,一到地方就看见翘着腿儿坐在椅子上吃点心的老十。

    “说吧,你又惹什么事了?”

    胤禟问得特别直接, 听他这话,胤誐点心都吃不香了,只将手上剩下那一半撂回盘中, 拿帕子擦擦手,说:“敢情我在九哥心里就这么个形象?我是那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

    胤禟挑眉,难道不是?

    看他这样气也气饱了,胤誐抚着胸口缓了好一会儿:“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计较!哪像你就没把我当兄弟,同皇阿玛申请休假也不带上我!你倒好了,奉旨陪九嫂安胎,我呢?其其格这还是头胎!我整天被拘在工部,都没陪过她什么,这样下去等她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儿子生下来都不认识我这当爹的!”

    这番话,槽多无口。

    姑且不论别的,就问你谁家小孩生下来就认得亲爹?

    我休假那是我厚着脸皮去要求的福利!你想休假你也进宫求皇阿玛去啊!

    “十弟不是我说你,这种事原就得自己开口,你看我成了,不知道赶紧跟上么?”

    胤誐挠了挠光溜溜的脑门:“我跟了。”

    “皇阿玛咋说?”

    “他让我哪儿凉快搁哪儿待着去,别想这些有的没。”

    胤禟咽下嘴里这口热茶:“你没告诉他你府上凉快?”

    “任我费多少口舌皇阿玛都不同意啊,非得让我上工部磨时间,说喝茶也得喝到点儿。从那天起,我就日日在工部喝茶,每天能跑个七八回恭房,之后才能回府去。”

    看他苦大仇深的模样胤禟就憋不住想笑,他一边笑还一边提醒说:“能闲着喝茶消磨时间你就知足吧,别老抱怨东抱怨西,让八哥听见心里能有好滋味?”

    胤誐撇撇嘴,他才懒得管老八有没有好滋味,只知道皇阿玛变了,说好只偏疼太子的,凭啥还偏疼起九哥来?本来以前他和九哥都是爹不疼的娃,难兄难弟倒也公平,如今九哥过上了被皇阿玛重点疼爱的新生活,胤誐就忍不住心里委屈巴巴。

    兄弟一生一起走,谁先发达谁是狗。

    说再苦逼也要守望相助,最难捱的日子都挺过来了,如今生活美好了,他们兄弟要翻船了。

    老十瘪瘪嘴:“九哥我还是你冬天里的小棉袄夏天里的酸梅汤吗?九哥你变了!”

    胤禟:……

    亏得这会儿大兄弟没起立,否则能给他吓萎了。

    八尺男儿矫揉造作起来谁看了都怕,这会儿日头还挺不错的,胤禟冷得一哆嗦。他真想说没爱过,能不能别讲这种鬼故事?你不是我冬天里的小棉袄,我看见你心拔凉拔凉的,那感觉就像大冬天睡在冰炕上。

    摸着所剩不多的良心说,他这辈子最后悔同老十做了肝胆相照的好兄弟,这混蛋第一能拖后腿第二能占便宜第三时不时蹦出一句吓死个人。

    真不懂已故的钮钴禄贵妃怎么生出这么个儿子,钮钴禄家在遏必隆去后的确没落了很多,在朝上还是有几个人的,像法喀、颜珠、福保、阿灵阿……都是贵妃娘娘的亲兄弟,这些人哪怕称不上极有出息,比赫舍里家这一辈还强些,真没老十这么蠢的。

    再说贵妃娘娘本人,过世之前也是极为出挑的人物,她同皇阿玛结合就生下老十这货,难道说这就是现实版的过犹不及?

    两人都太优秀,下一代悲剧了?

    这么想,胤禟觉得挺有道理,宝珠就是个实心眼的,她把府上安排得井井有条,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过日子需要的技能全点亮了,玩心眼当真不会,要说就是个笨妞。

    就这么个笨东西,竟然生了三个人精似的儿子,阿圆他们眼下就够能耐,再过几年有个六七岁怕是能搅翻天。

    想到这里,胤禟就叹口气,那边老十也在叹气,两人神态动作出奇的相似,添茶水的丫鬟见了险些没绷住,不愧是从小一起浪到大,出了名的好兄弟啊。

    胤禟感慨完又想起他说要请兄弟们冰面垂钓。

    连出了两三天的太阳,哪怕是冬日暖阳,不灼人的,湖面上的冰也化了不少,比之前薄了一层。前些天还能在冰面上溜达,甚至摔跤都没问题,眼下他都不敢下脚踩,不知道仅余那两指厚的冰面受不受得住他。

    垂钓倒是没妨碍,了不起人站在湖面的曲曲折折的回廊上,只要凿个窟窿鱼就会扎堆儿挤过来。

    不过也就这两天,就这日头,不出三日冰雪就得全化开,到时候再接艳阳天,温度就要上去了。

    胤禟想起来,就同老十提了一嘴,问他有没有兴趣。

    本来以为像垂钓这种文雅的活动他应该提不起劲儿,没想到小子一口应了,这就吩咐奴才备竿,催胤禟前方带路。胤禟扶额,一边领着老十往红叶湖去,同时交代赵百福去给旁的兄弟传话,问他们有没有兴趣。

    眼下还忙成一锅粥的也就是四、八两位,太子虽然频频到御前议事,其实真正由他亲手操办的事不多,所以说,哪怕是临时相邀,也来了好几个。来得最快是老五,他人在礼部,礼部也就帮着草拟了两份文书,准备在彻底度过灾情之后做愚民洗脑之用,老三也对垂钓这一雅事深有兴趣,比老五稍晚一点到,老大老二在九贝勒府门前碰了个正着,他俩从进门之后阴阳怪气了一路,互相嘲讽着来的……老七那边婉拒了,虽然没啥事,他着实不爱凑这热闹。

    太子和直郡王到的时候,兄弟几个已经钓嗨了,老三老五还有点样子,老九老十不是等鱼上钩,是提着钩子往鱼嘴上挂。

    湖里的鱼当真不少,冰面破开窟窿之后,这些天呼吸不畅的鱼群就全挤过来了,换气顺便晒太阳,因为鱼实在多,他俩用钩的还不慢,旁边都装上小半桶了。

    老大老二从远处走来,就这一段路,老五也收了次竿,唯独老三,竿子撑着搁在一旁,而他坐在边上晒太阳品茗,老大过去就听见老三吩咐伺候的奴才说:“请文房四宝来,爷要作画。”

    说完还嫌弃的看了不远处的搞事二人组一眼:“跟你们这么大声,鱼都惊跑了,能钓起来什么?”

    “三哥你别装了!到现在一条鱼也没钓到的就只有你!”

    “看看!我这儿又上钩了!”

    “不怕告诉你,九嫂经常来这边摆宴的,养这塘子里的鱼早习惯了,还能惊着?”

    老十刚说完,就挨了喷——

    “这再不济也是个水潭,什么塘子?你土不土?”

    “就是说!禟子不是我们九弟么?”

    “三哥你快别装了,让你来体会冰面垂钓的雅趣,你就躺椅一摆,往上一横……你来干啥?还作画呢,你钓的鱼呢?好歹弄起来一条撑撑门面!”

    “你懂啥?三哥明知道比不过咱,故意这么整的,弄个直钩来钓鱼,我也是见识到了!”

    太阳穴上青筋直跳,胤祉好不容易才忍住没喷他们。

    直钩垂钓咋了?

    没听说过姜太公钓鱼的典故?

    垂钓的乐趣在于垂钓本身!为了收成你使人买去啊!揣着银子还能买不到鱼?

    真是俗不可耐!愚不可及!

    老三尽量不去听那边的动静,这个下午他完成了一副垂钓图,还别说,兄弟几个都让他画得活灵活现的,隔着纸都能看出老十的欢脱。

    至于太子,他倒是没跟着下钩,他在飞仙亭里喝了两碗茶,鼓励兄弟们多钓一些,晚上就在这儿吃全鱼宴。老大也对这回事不感兴趣,他坐在亭子里另一侧,嫌弃的瞅了太子一会儿,然后说好久没见小侄儿怪想的,又问胤禟他养的狼呢?

    “仨兔崽子和我福晋一样,怕冻,入冬之后就没出来几回……至于灰妞他们,胡太医说孕妇跟前最好别养畜生,我就把他们隔开了,大哥有兴趣我让赵百福带你去看。”

    胤褆当然有兴趣,他每回见了都是好一阵稀罕,心里头想得很。

    老九养的这三匹狼,野性磨掉了些,却比哪家的畜生都通人性,尤其护主,没白养它们。

    这日,几位皇子就在九贝勒府用的晚膳,入夜之后才各回各家,老三带走了他那幅图,准备赶明带进宫去给皇阿玛瞧瞧,旁的兄弟也把没吃完的战利品捎走了,都还活蹦乱跳的,回去还能养两天,慢慢吃。

    老四做完手边的事就听说这茬,他半天没憋出一句,只摇摇头,心道兄弟几个够松懈的。

    眼下灾情是缓和了,朝廷要做的事可不少。

    老八倒是盼着他们继续懈怠下去,事交给他做,名声是他的,开春他进爵。

    ……

    康熙早先就撂下话,说来年春天大封皇子,其实根本没等到春天,除夕守完岁,大年初一,圣旨就发下来了。

    一、三、四、五、七、八、九全升了郡王。

    只看这个完全没有惊喜的感觉,仔细推敲才发现,里头学问大了去。

    关键不在晋封,在皇帝拟定的封号。

    老大直,老三诚,老四雍,老五恒,老七淳,老八廉,老九他娘的是瑞……瑞珪的瑞,天降祥瑞的瑞!

    给别的儿子,老爷子都是夸品格,爽直啊,诚恳啊,持之以恒啊。

    就老九陪她婆娘一个冬就得了个瑞,凭啥呢?

    他瑞哪儿了?

    姑且不说老九,胤禩对廉这个字也很有看法。

    廉,既可以解释为清正廉洁,又可以说成是价钱便宜,皇阿玛到底取的是哪个意思?为什么会挑这么暧昧一个字儿给他?

    就因为封号的问题,哪怕册了郡王,胤禩的心情也不美好,他虽然逢人还是带着笑,背地里憋得肝疼。

    这不公平,这太不公平了。

    他在腹诽胤禟,殊不知胤禟看着那字儿也牙疼。

    皇阿玛给封号还不忘记提醒他你就是个吃软饭的,亏你命好娶了这么个福晋,否则你小子有今天?

    这不是戳人心窝子?

    这太过分了!

    这封号谁要谁拿去!

    胤禟自我感觉非常好,他觉得除了老大和老八的,其他兄弟所有封号他受得住,哪怕叫能啊、敢啊、猛啊……怎么都比瑞郡王好多了!

    胤禟找悉知内情的太子诉苦,太子开导了他。

    “九弟你消停点吧,吃软饭有什么不好?这软饭也不是谁都能吃的!兄弟们羡慕你呢!”

    听说兄弟们都羡慕他,胤禟挺了挺腰板。要说他介意的也不是跟着福晋沾光这个事儿,能娶到个好福晋那也是本事!他骄傲着呢!胤禟主要是想听亲爹夸他:“难得有个机会,这不是想听皇阿玛真诚的夸我一波?咋就那么难呢?”

    作者有话要说:  康熙:快醒醒,大白天的做什么梦。

    ##

    外面有人在渡劫,然后我电脑放在靠窗的位置,键盘敲得心惊胆颤。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