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昏君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149章 昏君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山村名医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康熙原以为胤禟多少还要点脸, 紧接着现实就给了他一耳光, 第二日早朝人就缺席了, 康熙一边听大臣们汇报好消息一边坐在龙椅上走神。这是他在过去四十年里练就的专业技巧, 哪怕心思已经飘得老远,还能带个耳朵听底下说了些什么。

    今儿个早朝时间特别长, 内容挺无聊的,用一句话总结:昨日, 整个黄河以北雪势都有减小, 京城方圆百里则是彻底停了, 哪怕入夜之后也没再反复。

    大臣们表示这是半个月来最好的消息, 真是祖宗保佑。

    “一定是上苍看到皇上为黎民百姓的付出!再加上诸位皇子孜孜努力, 这才使得苍天降下福泽。”

    “尚书大人说得不错!照这个态势, 相信很快整个黄河以北都会迎来艳阳天!”

    “这可真是黎民百姓之福!”

    “……”

    虽然已近知天命之年,康熙还是很务实的, 他并没有那么爱听华而不实的歌功颂德,尤其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 眼下问题一大堆,压根没到松劲儿的时候。

    考虑到眼下正当携手同心, 康熙并没有呵斥这些人,他们说这些话是不太稳重,作用还是有的。前头这半个月太消极沉闷, 大雪下得满朝文武都迷惘了,吹嘘一波正好带起气势,让他们积极应对这次天灾, 做好接下来的善后工作。

    康熙没说什么,太子却没忍住插了句嘴:“照孤看来艳阳天没什么好的,大雪连下半个月,猛地出起大太阳,雪化得太快岂不是要迎来冬汛?”

    习惯同他唱反调的胤褆顺口就顶回去:“冬日里水平面下去不少,纵使雪都化了,能淹着谁?连着出几天太阳才好,化雪天贼冷,晒着太阳日子好熬。”

    胤礽是真头疼,老大在彻底出局之后比从前还要放得开,怼他怼得飞起!胤褆起了个这个头,其他皇子也都纷纷表态,说什么的都有,唯独老十,在兄弟们都发表过看法之后,他也说了一句:“今儿个咋没见我九哥?我听我九哥的。”

    老十一句话懵逼了满朝文武,顺便捅了他爹的心窝子。

    你想知道胤禟人在哪儿?

    他福晋怀着孩子,他休产假了。

    照这个节奏看来,开春之前基本别想见到人。

    怎么样?

    这个回答你还满意?

    康熙很想来个西子捧心,考虑到这会儿正当早朝,他没能鼓起勇气崩自己高大全的人设。他装作没看到老十,也没听到他的问话,径自接过话茬。

    “讨论这个也没什么意义,六部拿出章程来,积极做好应对,再苦再难也就这几日,有困难就克服一下。”

    工部和户部不用说,康熙还特别点了马武的名儿,让巡捕五营积极配合,遇到挑事的该抓的抓该杀的杀。八旗将士也都得打起精神,还没彻底渡过难关,眼下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万万不可大意……

    他仔细安排好工作,只留下太子,就让梁九功宣布散朝。

    其他人走得很自觉,老十他不啊,他还对胤禟的缺席耿耿于怀,直觉告诉他皇阿玛一定知道些什么,为啥藏着掖着不肯说?……难道背着他偷偷给九哥安排了什么危险的秘密任务?

    胤禟胡思乱想了一通,他越发耐不住,非要跟着太子一块儿往御前凑。

    “皇阿玛!您就同儿子说句实话吧!九哥到底咋的了?”他说这话的时候一脸坚强,“是被派去执行特殊任务负伤了?还是踩滑了脚摔坏了脑子?或者是昨晚见风着了凉?……甭管是哪种儿子都受得住!”

    一旁的太子都怀疑人生了——

    这到底是真爱还是落井下石啊?

    要是给他个乌鸦嘴,老九都该活不出来了。

    昨个儿发生的事,哪怕太子知道得不完整,他毕竟知道个大概。好像是九弟妹那边努了一把力,果然博回一个好局面,老九担心情况反复,决定在府里守着富察氏,等这次灾患过去再说。

    怎么老十竟然不知道?

    不知道就算了,还一把刀子直接捅进老九心窝。

    太子觉得,只有皇阿玛才能应付这棒槌,他老实待在一旁装孙子,顺便一心二用在心里琢磨日后他坐上皇位又该如何……这兄弟没那么大本事玩崩大清朝,却极有可能逼死当哥的。

    钮钴禄贵妃倒是走得痛快!却留下这么个混世魔王!偏偏胤誐看起来特别真诚质朴,哪怕你让他气个半死也狠不下心弄回去!谁让他可怜,他傻呢!

    你和聪明人计较就算了,和傻子计较什么?

    虽然心里已经千疮百孔,康熙毕竟见过大世面,他比太子成熟稳重多了……他没扯谎敷衍胤誐,不是不想那么做,是考虑到老九的性子,哪怕你藏着掖着不说,他自己也要上赶着得瑟,这事儿瞒不住。

    瞒不住,但是可以有选择的说。

    他不能直接昭告天下老九福晋如何如何,他可以把自己包装成疼儿子没底线的爹。

    下定决心之后,做起来挺容易的,康熙端起热茶喝了一口,润过喉咙才开了口:“胤禟同朕说,富察氏这胎怀相不好,他不放心,想留在府中陪着。”

    胤誐还没品出味儿来,他一脸懵逼看着龙椅上的亲爹,傻愣愣的眨了眨眼。

    康熙太阳穴上青筋直跳,咬牙把话说破了:“朕看他言辞恳切,遂允,故近段时间轻易见不着老九,除非到他府上去。”

    胤誐还懵着,拆开来他每句话都听得懂,合一起咋就不解其意呢。

    看他装得像那么回事你就同意了?

    你咋那么好忽悠?

    我勒个去啊!!!!!真是头一回听说妇人怀孕相公休假的!!!

    胤誐摸着良心说换做是自己也开不了这个口,九哥不愧是哥!就是比弟弟能耐!!!

    他咋能想到这招?咋好意思说出口?咋还让皇阿玛应了?

    娘的白担心他一场!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

    胤誐心里扎着疼,心疼被九哥抛下的自己,他单手捂着胸口,满脸悲痛看着龙椅上的亲爹:“皇阿玛您有所不知,其其格这胎怀得也很艰难,您看是不是……”

    那一瞬间,康熙面黑似锅底。

    他摆手让老十没事赶紧滚,别在这儿杵着,工部多忙呢。

    老十恨不得一屁股坐地上哭:“皇阿玛您变了!您再也不是那个一视同仁的皇阿玛了!九嫂怀相不好您就给九哥放假,我福晋睡嘛嘛不好吃嘛嘛不香您咋不关心关心?您也给我放个假呗,让我回去守着其其格把这胎生下来再回工部去!”

    胤礽都忍不住抬头看天了,至于康熙,他就想问老十:你到底是哪来的错觉,觉得朕曾经一视同仁过?

    朕就是偏心眼!人尽皆知的偏心眼!这么多年从没想改!

    胤誐又抽噎了一声:“您从前也就是偏疼太子二哥,如今竟然偏起九哥来!偏就偏吧!倒是把我一块儿带上!工部已经有八哥了,八哥贼能耐,他一肩就能挑起重担哪用得着我?我过去也是去添乱的。”

    康熙听得直瞪眼:“你真有脸!”

    老十原地怂了怂,咕哝说:“别的兄弟一个赛一个聪明,您把儿子生得这么蠢,那有啥办法?都说老天疼憨人,我都憨成这样了,咋就没人来疼疼我呢?”

    “你闭嘴,别在这儿嚷嚷,你福晋怀得不稳你守着有啥用?老实去工部待着,喝茶也得喝到点儿才能回去。”

    被这个无情世界深深伤害的十阿哥脸都绿了——

    您还知道妇人怀孕相公回去待着也没用呢?

    这话您咋不同九哥说呢?

    胤誐胸口又是一阵疼,他豁出去诋毁自己:“就我这办事能力皇阿玛您真放心?不怕我给八哥添乱?”

    康熙难得这么和蔼慈祥,表示只管放手去做,搞砸了就当是考验老八,不怪他。

    还别说,听了这话胤誐多少有点舒坦。他觉得自己一点儿不招人疼,简直就像是捡回来养的儿子;但是这待遇总比八哥强多了,八哥明显是买东西送的搭头。

    ……

    胤誐终究死心了,因为遭到区别对待,他痛心之下决定暂时同九哥翻脸,单方面绝交一段时间。

    简直不敢相信皇阿玛是这样的昏君!

    大清要完!

    另一头康熙目送胤誐离开,看他走远了才长吁一口气。

    宁可看别的儿子搞事,也不想和老十讲道理,就他这脑子要不是投胎技术好一辈子得多坎坷呢?康熙整理好心情才转而叮嘱太子,首先是今日早朝,太子有点沉不住气了,有些事看破不说破。他在位四十年,朝臣换了几批,唯一没变的是他们还是天天吵月月吵年年吵,鲜少有消停的时候……做皇帝的就听着,听烦了叫声停,该怎么做直接吩咐就是,论什么是非?

    你以为这些人说的话都是发自内心的想法?

    他们为的是一群人的利益。

    干嘛让他闭嘴?就是要让他说,他说得越多你才能知道越多。

    康熙提点了太子一通,然后才说老九这回事后面恐怕还有风波,这事别人想不到太子应该是能想到的,左右让他把心态摆正,不要附和,也无须申辩,就当啥也没听说。

    太子是这么打算的,他如今服气了,彻底服气,还想着以后等自己继位了九弟想干啥都成,了不起把他当菩萨供着,关键时刻能站出来别坐视不理就成。

    九弟妹可真好用啊!

    也不知道马斯喀是走了什么运,竟然能得这么个闺女。

    老天爷是把亲闺女托生在他家了吧?

    这边父子二人都在心里膜拜九福晋,另一头九福晋方才睡醒。冬日里她爱睡,怀着孩子更不想起,平时睁开眼胤禟早已出门了,今儿却感觉边上暖烘烘的,她眨了眨眼,扭头朝旁边看去,胤禟正睁着眼看她呢。

    呀!

    “今儿个不用上朝?爷怎么还没起?”

    胤禟亲亲她额头,解释说:“昨个儿回来只顾着欣赏你那幅戏鲤图,忘记说了……皇阿玛体恤你怀着孩子辛苦,特别准我留在府中陪你,过了冬再回工部去。”

    宝珠打小养在高门大宅里,是欠缺了部分常识,可她不傻!没听说过福晋怀孕爷们在家休息!

    “爷该不会是御前失仪挨了罚?抄书外加禁足吗?”

    “并没有。”

    “没听说过有这种事,你当我傻?”

    胤禟在心里嘀咕可不就是傻么,说出口却变成了:“哪能啊?当真就像我说的,是奉旨陪你安胎。”

    宝珠从被窝里伸出手来,在自己额头上探了探,又在胤禟额头上探了探。

    摸着挺正常的,没烧糊涂,怎么就说起胡话来了?

    难道她还在做梦?

    这么想,宝珠就觉得一切的不合理都有了解释,她乖乖躺回去,闭上眼,再接着睡一会儿,梦醒了就正常了。

    突然听说这种事怪吓人的。

    看她乖乖躺平闭上眼,胤禟愣了愣:“宝珠啊……心肝?好福晋?还没睡够呢?”

    宝珠不理他,他伸手去捏宝珠秀气的鼻尖儿,被一爪子拍回去。

    作者有话要说:  老十:大清要完!【然后大清就完了hhhh】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