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善举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145章 善举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丽贵人哪怕心思比同辈深沉, 到底没经过事儿, 她当下就慌了, 强自镇定下来一把拽住贴身宫女的手, 咬牙说:“快去请太医。”

    看她从吓懵的状态下回过神,重重点头而后飞奔出去找人, 丽贵人这才稍稍宽心,也只是稍稍而已。

    她虽然是妾生女, 刚出生就记在福晋名下, 是做嫡女养的, 端叫一个娇贵, 她身子骨打小就好, 不像宝珠到冬天就难熬, 故而长这么大她当真没吃过这样的苦,她初潮来时也没痛过, 这会让却好似去掉半条命,小腹之中一绞一绞的。丽贵人那性子, 断不会反省自身,只会把过错推到别人头上, 譬如眼下,她赖不上宝珠赖不上其他人,倒霉的就轮到今儿个过来截人的新晋妃嫔。

    那是同届参选的秀女, 同样是满军旗出身,被上头相中留了牌子,倒是侍寝过, 不算得宠,只有个常在身份。

    正是因此,对方才会动了去别人房里截人的念头。

    因为娘家底子薄靠不住,不能爬上高位诞下皇子倒霉日子长着呢。新进宫的妃嫔就像娇花一样,她们方才过了豆蔻年华,康熙帝已近知天命之年,这比别人家老夫少妻差距还大,这年头,五旬之后谁也难说还有多少时日好活,尤其皇帝日夜操劳原就容易短寿,再加上底下还有一群人虎视眈眈就等逼宫夺位……皇帝活着一天,她们还有个依靠,等他老人家撒手没了,又该如何?

    后宫里几乎人人都想过这个,应对方式不外乎三种:

    还没生的赶紧生一个。

    膝下有子的要么扶儿子上位,要么谨慎点站队。

    这位常在不算太黑心,她过来截人之前是想过的,丽贵人如今有孕在身,断不可能侍寝,任谁半路把皇上勾走了其实也不影响她什么。

    非但不影响,说不准还有帮助。

    既然怀有身孕就老实待着呗,越低调越好,要是皇上隔山差五来你不怕找人妒忌把肚子里这块肉弄没了?

    这么想,来截人还是在帮她,是行善举。

    可惜了,好心大多没好报,这位常在俨然成了富察玉姝的出气筒,她想也不想就准备把这事算在对方头上。拿定主意之后,丽贵人就给一旁的宫女使个眼色,趁着对方受到惊吓还没反应过来,那宫女就嚷嚷起来:“我们贵人素来与人为善,您每回过来都好茶好水招待着,您竟然全不顾这份情谊,拿言语刺激人!”

    有人起头就好办了,房里的小宫女们稀里哗啦跪了一地——

    “贵人,您怎么样?”

    “贵人,您别吓奴婢!”

    “贵人!贵人!”

    “您忍忍,千万咬牙撑住,已经使人去请太医了!没事的,小皇子一定没事!”

    “……”

    可惜没叫皇贵妃看到这出好戏,否则非得让底下奴才上点心来,边吃边看。

    这比戏班子经常排的那几出精彩多了,所以说后宫里头当真是卧虎藏龙,在这里出任何事都不稀奇,这儿什么人才都有。

    另一头大戏还在演呢,宫女们嚎了一轮过后,丽贵人可算开口了,她捧着肚子哭得梨花带雨:“皇上!快去请皇上!”

    还不止呢,她之后又念叨起马齐福晋来,说要额娘,房里伺候的面面相觑,商量之后决定去求求皇贵妃娘娘,请她往九贝勒府捎个信,让九福晋走一遭。

    九福晋是丽贵人的堂姐,她俩的阿玛是亲兄弟,这样近的关系走一趟总不过分。

    能搞出这么多事,只能说丽贵人还是自信的,自信富察家格格好生养,哪怕出了这样的意外她也落不了胎。她这么自信也有缘由,事情还得追溯到两年之前,九福晋吃下掺了堕胎药的汤面不也啥事没有,当时瞧着挺吓人,后来不也化险为夷了?

    正常人就不会拿九福晋做参照,可谁让丽贵人也很自信呢?

    她当初在胤禟那里吃了闭门羹,回头就进宫做了娘娘。

    才进宫几个月?这么快就怀上了。

    这还不足以证明她命好?

    ……

    想着拿这事作筏子说不准能得偿所愿,她催着底下人去九贝勒府报信。要出宫哪是容易的事?底下人没那能耐,只得去翊坤宫求皇贵妃。

    皇贵妃最是难以捉摸,高兴的时候你说啥都成,不高兴了谁来都要吃挂落,她在皇上面前也敢使性子。

    好在她今日心情不错,很有看戏的**,听说只是托她给宝珠递个话去,皇贵妃就没拒绝,她看了心腹嬷嬷一眼,嬷嬷赶紧走出殿外招呼在外头做事的太监拿上腰牌走一趟,说永寿宫的丽贵人想见福晋。又交代他假使那头问起来,就说贵人今日跌了一跤,仿佛是动了胎气。

    听说是给九福晋捎话,小太监立刻来了精神,他一路小跑着出宫,可皇宫毕竟有这么大,哪怕半点没耽搁,到铁狮子胡同已经是小半个时辰之后了。

    小太监直接给门房亮了腰牌,说皇贵妃娘娘使他过来,有话捎给福晋。

    真赶了巧,胤禟这会儿就在府中,听说翊坤宫来人他亲自见了,的确是个熟面孔,问他为何事而来,就听他答复说丽贵人求到娘娘跟前,说想见福晋。

    听得这话胤禟就拉下脸来。

    “她说想见就见?她什么玩意儿?”

    小太监连连讨饶,真是出宫没看黄历,为九福晋跑腿是好事,遇上九爷就糟心了……他问说那要不回绝她?奴才该咋说?

    胤禟恨不得一脚踹过去。

    难怪只能当个小太监,这么点事还让主子操心,不会自己琢磨着措辞吗?这点事都做不好要他何用?

    人家小太监才委屈。

    他就是个做奴才的,哪敢越俎代庖?

    他都能替主子做决定了,那还要主子来干啥?

    ……

    哎哟喂,胤禟让这个报信的气得肝疼,正要收拾他冯全就急急吼吼闯进来:“爷!您赶紧看看去吧!福晋不舒服呢!”

    听说宝珠不舒服,胤禟脑子里就一片空白,回过神来已经冲出去了,他一路赶去正院,就看见心肝靠坐在炕上,半夏正在给她切脉。

    看这个样子情况应该不严重,胤禟稍微松了口气,将脚步放重了走进去。

    宝珠原本是在闭目养神,听到脚步声遂抬眼看去,发现是胤禟来了,她笑了笑,想说没事,半夏就苦着脸说:“奴婢才疏学浅摸不准,依稀觉得像是滑脉,可能月份尚浅,稳妥起见不若请胡太医走一趟。”

    胤禟有些懵。

    他药丸还吃着呢,怎么福晋这都能怀上?

    假使胤禟生在几百年后,就会知道人体是有耐药性的,药这玩意儿,吃一次灵,吃多了不一定灵。就宝珠这么容易受孕的体质,有丁点意外就能搞出人命,这不稀奇。

    可胤禟是个老古董,他没这常识,他傻了好一会儿,心道不能吧!还问宝珠月信来了吗……

    宝珠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并向他飞出一个眼刀。

    胤禟才想起来房里还有这么多奴才,他打消了继续追问下去的念头,转而吩咐候在外面的冯全:“赶紧的,去太医院请胡老来,哦对了,遣个人去给那没眼力劲儿的小太监递个话,让他告诉额娘,我福晋身体抱恙,没法子进宫去给丽贵人送温暖,这么冷的天折腾啥呢?”

    冯全遣去递话的也是个实在人,他当真一字不错说给人家听,那小太监吓得腿软,还没歇够呢又飞奔回宫,说九福晋身子不爽利,这会儿还在请太医呢。

    皇贵妃原本饶有兴味在听热闹,这下也没了兴致。

    “你听到了,照原话告诉丽贵人。”

    “也替本宫带句话去,让她在永寿宫安分点,纵使良妃不管事,她也别见天作夭。”

    方才还笑着,说变脸就变脸,通身气派压下来也够惊人的,过来求援的奴才吓得腿肚子直打颤,他跪下连连应是,一路垂眉顺目回去永寿宫。

    这时候太医已经到了,给丽贵人看过,看过之后就直摇头。

    “这胎应是保不住了,落下来是迟早的事。”

    一重噩耗方至,第二重又来:“回贵人话,皇贵妃娘娘说九福晋贵体微恙,正在府上静养,没法入宫。”

    哦对了,还不止这样,她心心念念想见的康熙也没过来,不仅如此还训了去报信的人,让她有病找太医,跑乾清宫来有什么用?

    丽贵人此番将里子面子全丢了个干净,诚如老太医说言,她这胎也没保住。

    这或许是她人生路上经历的第一次重大打击,和这次比起来,之前宝珠避而不见不过小打小闹罢了。丽贵人心里憋着火,继续发出来,那位过来拜访她的常在就倒霉了。后宫里头原就是高一级压死人,丽贵人让你出去贵人,你敢直接走人?

    良妃听到动静使人出来看了,弄明白前因后果也不过让人送了点补药去,看她那样还是不准备管这事。

    因为丽贵人不依不饶,当天就把事情闹大了,皇贵妃亲自过问,先是训斥了那位惹祸上身的常在,说她不该背后嚼人舌根,论人是非原就不对,还把丽贵人惊着这就是错上加错。

    当然丽贵人也有问题,她戏太多,摔着之后一连串的反应完全看不出慈母心,她当真在乎这一胎?

    最后就是良妃卫氏,事情出在永寿宫,她作为主位妃嫔竟然视而不见任由它闹大,要她何用呢?

    这件事后,三人都得了教训,当然有轻有重就是了。

    同时乌嫔娘娘吃饱了撑的划花自个儿整张脸的消息也传开来,人人都在说,说她满脸血茬子实在可怖,丽贵人这是听说就被吓得落了胎,虽然传话的常在不对,乌嫔也够造孽的。

    乌嫔的心态皇贵妃能猜到一些,就是破罐子破摔了,反正已经这样,哪怕不成也不会更惨。她对自己足够狠,这个性俨然就是成功人士的标配,只是坏在脑子当真不好使,照皇贵妃的想法,哪怕那膏药再灵,也就只能抹除她这次收到的伤害,也就是从眼下鲜血淋漓的模样变回到她对自己下狠手之前,满脸疤痕的状态。

    不添新伤就不错了,你还想抹除旧伤,你又不是老天爷的亲闺女。

    永和宫的事皇贵妃只是随便听听,她心里最放不下还是九贝勒府,她着急等了一整日,终于等到好消息。

    怀了!怀了!九福晋又怀了!

    摸着良心讲,胤禟完全高兴不起来,阿圆阿满阿寿就够闹人了,再添几个同他们一样活泼的,胤禟觉得自己恐怕会英年早逝。

    他正惆怅着,就听胡老安慰说,怀孕也有好处,孕妇体温通常会比较高,对于福晋来说,这样冬天能好过一些。

    当然也要格外注意保暖,千万别染上风寒。

    也不是头一次怀孕,宝珠还是挺淡定的,胤禟在恍惚过后也收拾好心情,他让赵百福备几样药材给胡老拿走,往后这几个月又要麻烦他了。

    哪怕怀孕的是宝珠,照顾宝珠的是嬷嬷以及大小丫鬟,最紧张的还是胤禟。

    他一边遗憾往后好几个月都不能行房,又提心吊胆,整个如临大敌。

    他甚至背着宝珠偷偷把胡老叫到一边,问他咋回事,还用着避子药丸呢福晋又怀了!胡老能说什么,谁还能跟九贝勒一样嫌儿子多?吃这药的统共没两人,要他给个说法他也很绝望啊!

    他想了想,果然还是得推到老天爷头上:

    “老臣保证那药丸没问题,福晋这样还能怀上,该是天注定!既然是天注定,贝勒爷就无需担心,没准生完这胎还有好消息!”

    看胤禟满是不解,胡老又接着忽悠:

    “您有所不知,老臣在医书上看过,有些每月癸水来时痛不欲生的妇人,生完孩子就不痛了;有体寒宫寒的妇人,生完孩子逐渐就有好转……虽然医书上记载的是个别,福晋命好,说不准就是下一个。”

    这话中听!这样看来还当真是喜事一件!

    胤禟悲痛的心情可算缓和过来,对这胎也多了几分期待!

    作者有话要说:  全是忽悠,忽悠完还要老天爷帮忙圆场hhhhh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