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出街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141章 出街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位面破坏神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中秋已过, 秋老虎倒是还在肆虐中, 康熙四十年的天候比三十九年正常多了, 这一夏虽然也热, 却没到热死人的程度。----内务府储冰就很够,京中贵人的日子相对还算舒坦。

    按照钦天监测算的日子, 早二十天胤誐就搬出宫来,如今当家做主过起舒坦日子。

    好事成双, 出宫还没几日, 其其格偶觉不适, 请太医诊脉, 说是有了, 喜报传去工部那头, 胤誐顾不得给尚书大人打招呼,丢下手边事打马急奔回府, 他亲自向太医确认了消息的真实性,得到肯定答复之后就原地傻笑起来。幸而其其格没跟他一样乐昏头, 赶紧吩咐大管事去铁狮子胡同知会九嫂,又伸手推了胤誐一把, 让他亲自进宫去,将好消息说给皇阿玛听。

    到如今,康熙已经有不少孙儿, 纵使如此,他对其其格腹中这个还是很稀罕,这是胤誐那边头回有好消息, 生下来是儿是女都挺好,总归能让老十这个不着调的知道当爹多辛苦,往后顶好少惹事。

    出于这样的考量,康熙没嫌弃胤誐那副傻样,还连连说好,并赏下不少东西,又提醒他说妇人怀孕不易,让他多体贴其其格。

    胤誐生母钮钴禄贵妃早几年就没了,一众庶母之中,翊坤宫郭络罗氏照拂他最多,虽然多半是看在九哥的份上,胤誐对皇贵妃娘娘还是非常感激。他亲自去乾清宫报喜,同时也没忘记遣小太监往翊坤宫走一趟,将好消息说给皇贵妃娘娘听。

    皇贵妃得知十福晋有孕,也不吝啬,发下许多赏赐,还指了个经验老道的嬷嬷,让她跟着送赏赐过去的内监走一趟,替十福晋掌掌眼。

    其其格是头胎,又从蒙古远嫁而来,娘家指望不上,眼下基本是抓瞎状态,方方面面都得胤誐多费心。胤誐都还没当过爹,他能知道什么?但凡遇上任何事,他总要去折腾老九,皇贵妃心疼儿子,直接让嬷嬷过府去同其其格仔细分说,让她将八大注意十小注意记好,什么能用什么不能用,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还要看看房里有无害人命的腌臜玩意儿,有不干不净的尽早处理……

    生孩子这回事,说容易也容易,像宝珠怀三胞胎那会儿也就最后出了丁点意外,先前都不咋的闹人,不过也有一怀孕就像是过鬼门关的,太子妃怀着弘晔的时候精神头极差,有段时间瘦得好似皮包骨头,浑身上下没几两肉,她日子难过胤礽也跟着受罪,就连皇上也很是忧心。

    眼下还不知道其其格是哪种体质,皇贵妃希望她怀相好些,安安稳稳度过之后八个月。

    不过她运气也还算好,诊出喜脉是在搬出宫后,要是在宫里,还要危险许多。

    报信的到九贝勒府时,宝珠就坐在院里秋千上,看儿子们疯玩。

    三个臭小子将满两岁,小身子非常结实,既耐揍又耐摔。而他们的小伙伴灰妞等三只更不得了,犬科动物成长周期短,从木兰围场带回来的小狼崽已经不能称呼为崽子了。

    灰狼的体型原就比狗大了几圈不止,它们血统又纯,在九贝勒府吃得好睡得好,也有足够大的地盘给它蹦跶,过去这一年半,三只的成长简直是飞跃式的,它们肌肉发达,四肢健硕有力,纵使是家养的,在胤禟的训练之下也没变成只会卖萌的吉祥物,捕猎技巧或许不如野兽,战斗能力非常强,尤其忠心护主。

    灰妞比它阿弟阿妹还要聪明,看得多了甚至还会帮忙看护小主子。

    早先已经说过,满一岁之后阿圆他们就很能折腾,有宝珠看着倒还好,她去歇晌或者忙别的事嬷嬷经常手忙脚乱,有时一转眼小阿哥就要磕着碰着,这时灰妞总会拿毛茸茸的身子去挡,使得小主人磕它身上碰它身上。

    它默默无闻的做这些事,并没想过邀功,宝珠也是偶然一次发现它这么聪明,之后再有需要进宫或者出门做什么,就放心多了。

    灰妞反应快,并且嗅觉听觉都很敏锐,它总能让小主人远离不干不净的东西,还会分辨善意与恶意,它利用低吼将心怀不轨之人赶出自己的地盘,假使你不听,非要靠近,那就对不起了,狼将军不讲道理,先扑杀了再说。

    就连胤禟也得承认它们非常能干,灰妞足够通人性,只要将意思传达给它,它会教小弟怎么做……虽然养三头狼开销不小,算算还是很值的,让它们跟着乖儿子比指派一队护卫还可靠。

    十阿哥府的大管事当然没那能耐闯九贝勒府正院去,他只是将话传给冯全,冯全赶紧跑了一趟,宝珠听说之后很为其其格高兴,她让冯全也给那边回个话,说等十阿哥府清净些再亲自过去给弟妹道贺,想也知道今儿个有多热闹,就不过去添乱了。

    宝珠想得没错,胤誐府上闹腾了好几天,先是宫里发下赏赐,又有兄弟们竞相道贺,工部上上下下也排队道喜,皇贵妃派去的嬷嬷更是大干了一场,叮嘱的内容还不算多,倒是从其其格那院里清出不少东西,花花草草都拔了一堆。

    那嬷嬷感慨得很,心道皇子后院才是龙潭虎穴,除了九贝勒府,她还没见过完全干净的。能把日子过得体面风光,并且背后不叫苦的皇子福晋都是能耐人,没一个简单角色。

    等她们忙完,宝珠才递去拜帖,并在后一日登门拜访。

    怕蠢儿子冲撞孕妇,哪怕他们再怎么扮乖讨巧也还是被宝珠留了下来,三位嬷嬷也都留下盯着臭小子,她出去带了一队侍卫开道,又有四大丫鬟随行。

    宝珠前脚走,她早熟的儿子们就动起心思,三只头碰头挤一块儿小声嘀咕,商量着趁机溜出去转转。

    自家宅邸是不小,也差不多看烦了。而每回出门不是往五贝勒府去就是进宫,甭管去哪边都不让乱跑……他们平素还是很听话的,主要是怕瞎倒腾让额娘担心,今儿个额娘出门了,一时半会儿应该不会回来,阿圆就鼓动两个兄弟说出去玩,玩一会儿就回来,比额娘先回来就成。

    说是商量,其实主要是看阿满的态度,别看阿满是弟弟,整日打瞌睡瞧着懒散得很,做哥的也怕他。

    阿满方才睡足了,这会儿精神头正好,想了想每回出门嗅到的香气,冰糖葫芦吹糖人……他点点头。

    “说好,咱们只出去一会儿,别让额娘担心。”

    “满哥你说了算!别耽搁了,赶紧走!”

    “说得容易,怎么才能溜出去呢?”

    阿满嫌弃的瞥他兄弟一眼,还溜什么溜,左右阿玛额娘一定会知道,直接冲出去不就得了,他们有狼将军开道!

    兄弟三人迈开小短腿爬到狼背上坐好,最肥溜的阿圆坐在最肥溜的灰妞身上,它那小胖手往前一指,狼崽子就顺着它手指的方向去了。几个嬷嬷一开始没当回事,以为小阿哥同平常一样骑着狼在府上遛弯,没多会儿,就有人急匆匆往正院来,说小阿哥出去了,骑着狼将军出门去了。

    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来道天雷劈死我吧!!!!!

    什么叫出门去了?

    小阿哥还不满两岁就独自出门?

    总觉得人生路已经走到尽头,不赶紧把人寻回来基本就离死不远了……

    立刻就有侍卫出去寻人,这时候,阿圆他们已经跑不见了。

    他们出了铁狮子胡同就往最热闹最繁华的街面去,一路上赚饱了眼球,福娃和毛茸茸的组合简直是大杀器,谁见了都得心软,都忍不住喜欢。

    喜欢之余还得说一说那不负责任的爹妈,这才多大的娃,就敢放他们出门来?

    瞧瞧这穿着打扮,还不是普通人家的,小主子出门都没奴才跟着,也是奇了怪。

    还有人替他们担心呢,这么圆润可爱的娃,可别让拐子拐了。

    说真的,与其担心他们被卖,不如担心那些心存恶念的歹人,只怕还没来得及下手就要被狼将军咬断脖子,普通人连狼犬也对付不了,别说健壮的纯种灰狼。

    这也是为什么宝珠得到消息也不太担心。

    是的,没错,宝珠才到十阿哥府,报信的也追过来了,听说小阿哥骑着狼直接冲了出去,她就忍不住有些头疼。

    照过去这几个月的表现,不用担心儿子蠢到被卖,他们今日的行动明显是有预谋的,就等着她和胤禟都不在府上偷溜出去浪呢!当然也不用担心他们磕着碰着,更不用担心找不回来人,那么夸张的组合你寻着动静就能追上去。

    宝珠最想为娘家三叔掬一把同情泪,儿子出去笃定要搞事,巡捕营来擦屁股的保准得头疼,马武就管着巡捕营呢。

    因为常和小娃娃相处,宝珠格外了解他们,今儿给他玩高兴了还能消停几天,否则时刻都得惦记着。她不见有多着急,只是吩咐侍卫去寻人,又让冯全上工部衙门去,给胤禟报个信。

    看冯全急上了火,她这主子还反过来安慰说:“与其担心他们,不如担心京里的歹人,倒霉些今儿个就要送命狼口。”

    冯全先前怕被怪罪,听福晋如此说,他狠狠松了口气,连连应是,赶紧去通知主子爷。

    胤禟听说的时候,狼将军那头已经相当热闹了,阿圆他们当街吃了霸王餐,不给钱就要走人,结果被拦下来。店家是小本生意,亏不起,硬着心肠告诉他们一个道理拿别人东西是要给钱的,阿圆就要去扯手腕上的玉貔貅,阿满在心里骂了一句傻货,跟上一巴掌拍他后脑勺上,倒是阿寿眼尖,远远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骑着马过来,他夹了夹小乔的肚子,让它窜路中央去,同时热情的招呼:“大伯是我!我是你小侄子寿寿!你带钱了吗?”

    是的没错,骑马路过的正是大贝勒胤褆,他瞧见阿寿就乐,看他屁股底下灰不隆冬的一坨就更想笑。

    满大街就没一个眼力劲儿好的?

    都把狼认成狗崽子了!

    否则咋都不慌呢!

    这可是狼啊!最狡猾野性难驯的狼啊!虽然是胖了点,瞧着身姿不够矫健,和狗还是有天壤之别。旁的不说,你见过这么大只的狗?!

    胤褆拉住缰绳,让爱驹当街停下,同时翻身下来。

    看他进入警戒范围,小乔就提防起来,好在胤褆的味道它嗅过很多次,再看小主子这么亲昵,它才放松一些,只是一些,它还是盯着胤褆的动作,但凡察觉出丁点恶意就准备让人血溅当场,不直接咬死也要给他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胤褆哪是那样的人?

    他挺喜欢老九府上着三个小侄子,伸手在阿寿头上拍了拍就问他咋回事。

    阿寿腼腆的笑了,告诉他出门走得急,忘记带钱。

    才不是忘记,他压根没这概念,要不是大伯恰巧路过,就只能把人带去工部找亲爹。胤褆看了看另两个小侄子所在的摊位,那是个捏糖人儿的,旁边还有个卖糖饼的,这就是几个铜板的生意,胤褆身上最小面额也就百两银票,他伸手在太阳穴上揉了揉,让人去大贝勒府拿钱,就准备带上小侄子走人。

    看热闹的可算回过神来了,这是天潢贵胄啊!

    大皇子胤褆以及不知是哪个府上的小皇孙!

    立刻就有人噗通跪下,胤褆摆手让他们起来,问阿寿这是在闹什么,随行的侍卫呢?他阿玛额娘呢?

    阿寿挠挠头:“阿玛在工部衙门,额娘寻十婶去了,我跟满哥出来转转。”

    胤褆已经猜到仨侄子是偷跑出来的,心道这胆够大!正想说带他们去工部把人交给胤禟,阿寿就说他还想捏个孙猴子,阿圆表示大伯忙去吧,把钱留下就成,回头他们自个儿上工部衙门去。

    作者有话要说:  胤褆:亏得不是我儿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