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狠辣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138章 狠辣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位面破坏神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胤誐憋了一肚子话, 出翊坤宫才问胤禟到底咋回事, 胤禟倒没拿马齐的家事四处扩散, 只说那是宝珠她堂妹, 应届秀女。。しw。

    玉姝格格对胤禟的称呼殿内人人都听见了,胤誐早知道那是九嫂娘家人, 他好奇的是九哥特地搞这一出的初衷。

    他满是狐疑,追问了一路, 胤禟这才开了尊口:“她对你九嫂抱有恶意。”

    这下胤誐更糊涂了:“那还看个什么劲儿?这人既然进了宫, 要收拾她还不容易?做什么非得让她步上先前那位宝音格格的后尘。”

    胤禟很想摊手, 对比其他兄弟, 自个儿名声真不咋的, 没料到她会一见着就粉面含春。

    不过无所谓, 左右一厢情愿不会有好下场,胤禟也懒得同老十解释说这两个月他调查出不少事, 然后满心好奇想看看得了便宜还不知足的**智障。摸着良心说,老大处处针对太子这样的心态他多少能理解, 妾生女被抬做嫡女还不知足,得宠嫌不够, 有了想更多……比她更扭曲的真不多见。

    英雄不问出处,富贵当思原由。

    玉姝格格把一切看得太理所应当了,觉得阖府上下都欠她的, 稍有不满意就怨怼嫉恨。事实上,马齐福晋对这个闺女没任何亏待,高门贵女该学的都让她学, 别家格格有的也都给她,珠玉首饰年年打,旗装每季都做新的。这还是赶不上马斯喀疼宝珠的程度,宝珠的吃穿用度永远比她好。每回见她满是渴望盯着宝珠房里的物件,或者楚楚可怜朝辰泰等人看去,索绰罗氏就想冷笑一声。

    二弟妹也是对她太好,养得不知天高地厚了。

    想同宝珠比?

    宝珠是长房嫡女,她是二房妾生女,纵使记在福晋名下,两人能是一样的?

    玉姝的出身底下奴才都知道,因为马齐只得这一个女儿,对她当真好,奴才有心也没法编排什么,府上没其他姑娘要搅和也没余地。

    纵使没刻意封口,她一开始也不明白自个儿不是额娘亲生的,后来偶然得知,心里的不平就整个转化成恶意,她觉得自己受的委屈都有了解释,为啥都对堂姐好而不疼她,因为她不是额娘亲生的,就连兄弟们也只会敷衍她,得了好东西全往长房送去。

    这样的转变发生在玉姝五岁那年,之后情况越来越严重,她满心嫉恨压根藏不住,最先发现的是索绰罗氏,索绰罗氏观察了些日子,觉得不能放纵,就去找了马齐福晋。

    她们有心想扶正玉姝扭曲的人生观,总不得其法,同她讲道理她不耐烦听。

    二房的还没放弃,长房这边,马斯喀就发话了:“谁闺女谁教去,你做什么去操那个心?直接把她同咱宝珠隔开就完事。”

    虽然府上大小事都听索绰罗氏安排,不代表马斯喀就没权威,他不说什么也罢,只要他开口,基本就拍板定了,没得商量。索绰罗氏也想过,宝珠不是顶顶聪明的姑娘,还经常反应慢半拍,倒是不用担心她被带坏,就怕玉姝疯起来对她做什么。

    直接隔开是简单粗暴些,一了百了也挺好。

    这是玉姝七岁那年的事,后来堂姐妹二人少有碰头,索绰罗氏偶尔会问起,马齐福晋总是摇头。

    富察家姑娘少,托生在这家就是享福,嫡支旁支加起来这一代所有姑娘里头最不可理喻就是马齐府上这个。直到上届大选,马齐觉得他找到了问题的根源,玉姝的亲娘就是董鄂家的,与三福晋以及四贝勒府那位格格同族,是庶出。董鄂氏活着的时候倒是没做出太失格的事,跟了马齐三四年,瞧着挺正常,没想到她把不正常全留给亲闺女了。

    康熙三十七年,马齐就得出一个结论——

    娶妻要慎重,纳妾也不可轻忽怠慢,白嫖也不能找董鄂家的,只怕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落地就是个天生脑疾。

    要是个闺女还好,养她十几年,然后努力一把将她嫁给死对头,让她祸害别人去。要是个儿子,那完了,纵使分了家你还得给他擦屁股,否则搞出事来也要牵连到你头上。

    这么看,马齐觉得他还是幸运的,未来大有可期。

    按照他的想法,最好是问皇上求个恩典,撂牌子让玉姝回府自行婚配。问题在于马齐的脸皮没他大哥马斯喀那么厚,干不出去南书房哭求这种事,他同福晋商量过,福晋也说哪怕去求了恩典可能也不好使,玉姝明摆着同宝珠杠上了,她不认命,只怕她在宫里学规矩那阵子就要出昏招,就是不知道她挑中了谁。

    照常理说,最有可能是太子,太子深得君心,迟早要登基为帝,要想压过宝珠,挑他最好不过。

    因为胤禟瞎胡闹,非要去围观脑残,玉姝借机相中他了。

    哪个少女不怀春?

    一见钟情主要看脸,胤禟不仅容貌俊美,还是堂堂贝勒爷,他额娘是皇贵妃,这些条件加起来,在玉姝心里他比太子半点不差。

    更重要的是,他是宝珠的夫君,能从宝珠手里抢过他的宠爱,只要想想就爽,整个身心都在战栗。

    没过几日,她靠着给宫女塞钱,寻了个机会偷溜出去,将胤禟堵在去翊坤宫的必经之路上,请他移步说有话讲。一般说来,遇到这种情况就该拔腿走人,别搭理她才好,胤禟不仅停住脚步,还跟她去了假山后面,胤禟把玩着手里的貔貅挂件,让她有话直说。

    玉姝就羞答答的表明了心迹,表示可以效仿娥皇女英。

    她以为哪怕胤禟痴恋堂姐宝珠,也不会对爱慕自己的美人太过分,毕竟这是件很长面子的事,拒绝之前也会暗爽一把。

    胤禟的确勾唇笑了,反问说:“心悦我?甘愿为妾?”

    他这反应让玉姝看到希望,脸上羞意更甚,正要颔首,就被一个大力撞在身后的山石上,同时感觉脖子被掐住,完全呼吸不上来。

    挣扎之间她看到胤禟的表情,满是讥讽,那眼神就像看一条狗,嫌恶不加掩饰。

    玉姝几欲窒息,她伸手想掰开胤禟死死扣着的手指,却用不上劲儿。

    她觉得自己干了件蠢事,招惹了不能惹的人,她满心后悔,后悔自己太冲动,同时恼恨看走眼相中这么尊煞神,玉姝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这时候,胤禟松了手。

    他松开手的同时,玉姝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胤禟没多看她一眼,摸出一方手帕慢条斯理的擦着,将右手全擦过一遍,这才不疾不徐将帕子叠起来,放回去之后笑眯眯对玉姝说:“说句真心话,爷多看你一眼都欠奉,跟你移步过来也就是想提醒一句,你要勾谁凭自个儿本事,别拿我福晋做筏子,你这样我很困扰,困扰到想让你彻底消失。”

    他越是温声细语玉姝就越害怕,她恨不得抽死对胤禟一见钟情的自己,什么翩翩佳公子,这分明是个披着人皮的厉鬼,阴狠毒辣不择手段。

    就在宫里他也敢掐秀女脖子,玉姝方才就感觉自己活不成了,胤禟不是在吓她,是真想看她断气。

    她一个劲儿点头,眼泪啪嗒啪嗒掉,还捂着嘴不敢哭出声,她脸上脂粉全花了也顾不得,只希望今儿个能有命脱身。

    她这么配合,胤禟深觉满意,走之前还说:“那我这做堂姐夫的就祝福堂妹觅得佳婿,待你大婚,定当厚礼添妆。只是你记得,有事没事都别迈我贝勒府的门槛,别去找我福晋诉说你伟大的姐妹情。”

    玉姝感觉整个喉咙生疼,胤禟早就撒了手,窒息的感觉却没远离她,她还是点头,不停的点头,胤禟说什么都应,只盼着能赶紧送走这煞神。

    胤禟没多待,把话说清楚了抬脚就走,只要别把心思动宝珠身上,玉姝格格想做什么要算计谁他都能愉快的看戏。让她搞点事才好,近来也太风平浪静些。

    玉姝当真怕了,不敢再对胤禟动任何念头,同时收敛起对宝珠的恨意。

    她眼下斗不过,她要忍耐。

    她把目标放在太子身上,等太子登基,有的是机会把今日所受屈辱还给他。

    玉姝羞怯怯娇滴滴的出来,回去这一路却是藏头缩尾,生怕让人看到这一身狼狈,待回到厢房内,她静坐了好一会儿,缓过来就梳洗一番,换了身领子高些的衣裳,想将脖子上的指痕藏起来,却收效甚微。

    瞧着胤禟留下的指痕都淤青了,玉姝赶紧抹上药膏,想着暂时不往外跑,希望这痕迹能早些褪去,眼下是热天,要是褪不掉就麻烦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