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商议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135章 商议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位面破坏神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纵使放下了心中执念, 胤褆照样看胤礽不爽。&.{lw}

    想想过去好些年都是这样过来的, 胤礽没半点不适, 要他说……若是某天醒来老大看见他就带上三分笑, 温声细语和颜悦色那才吓人,冷言冷语不过常态罢了, 就是羡慕他招皇阿玛疼。

    当然太子也知道皇阿玛偏心自个儿,程度尤深, 他不觉得有啥问题, 看出身, 他和兄弟们原就不同, 假使用民间那一套说法, 只他是原配嫡子, 其余都是庶子,如何能放一块儿比较?

    再者说, 皇阿玛虽然格外心疼自己,对旁的儿子也没少关心, 尤其早年出生的都排队夭折了,老大是第一个活下来的, 他在皇阿玛心中格外不同。胤礽至今也没搞懂,怎么后头扎堆出生备受冷落的兄弟都还好好的,他这个兵权在握三番两次随皇阿玛亲征的反而把心态崩了。

    老大这心理素质要登基为帝迟早让大臣们气死, 他脾气上来没准能带崩全朝。

    胤礽赶紧摇了摇头,把这可怕的念头从脑子里甩出去。

    作为储君,他学的内容不同, 大局观和眼界也比兄弟们稍高一些,胤礽曾想过,如果不是自己,还有谁能挑起这付重担。照他说,老大就该去领兵打仗,他压根干不来天天批奏折这种事;老三纯粹是文人做派,编修典籍倒是还行,政治眼光整个差了;老四的行动力在兄弟们之中应是最高的,只要上头交代下去,他没有办不到,毛病不是没有,老四身上有两点非常致命,第一能让他放心的人不多,他凡事都爱亲力亲为,当皇帝更重要不是自己做了什么,是要知人善任,再有他还抠……胤礽假设他坐上那位置,总觉得会出现为了点芝麻绿豆的小事排队砍头的情况。

    关键他干得出来!老四看着可靠,其实格外任性,爱记仇,并且下手贼狠。

    外头都说老四是太子/党羽,他俩感情的确深厚,正因为关系好,胤礽最了解莫过于长期作对的老大,其次就是平素闷不吭声但谁也不敢轻看的老四。

    他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就是个狠人。

    但凡皇阿玛还想将王朝延续下去,老四基本就不作考虑了,对老五胤礽的评价挺高,平时看他样样都不是最出挑的,受夸的从不是他,回过神来想想,他样样都挺不错,没有明显短板,心性好性子也沉稳,皇祖母将他养得很好,胤祺比别的兄弟都要世故圆滑。

    胤祺是个备用人选,再往后就有点不成气候了,八、九、十这一票性子都有点一言难尽,更小的还没成年呢,能看出个啥来?

    这么过了一遍,胤礽心里非常酸爽,照这么看,老五竟然是最好的后备人选?

    他活到今天对老五的印象也没多深,最近半年才熟一些,还是因为家有孕妻,总互相交流心得。

    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胤礽都在暗搓搓观察胤祺,胤祺看起来同往常没什么不同,每日回府之后他都要狠狠松一口气。总觉得被人盯上了,四下回望又没看出谁有问题。

    后来有一次,五、九两兄弟在翊坤宫碰头,胤祺就说他周围不大干净,胤禟还没听明白,问说要不请个喇嘛来看看?

    胤祺白他亲弟一眼:“哪是怕这个?我怕有人算计着走我的门路方便坑你!”

    他把胤禟拽一边就是想给提个醒,胤禟浑不在意,让他多把心思用在毛头身上,或者多关心五嫂也好,别操心这么多。莫说正常人要针对他都不会绕这么大个弯,哪怕全让胤祺说中了,胤禟也不担心自己的安危。

    有件事没传开,他却是知道的,先前科尔沁格格死在宫里头,她的骨灰送回草原之后,科尔沁王公怒极。他好好地姑娘往京城去了一趟,才多久人就没了?之后弄明白前因后果,他恨意倒是消减了个七七八八,对胤禟不顾情面的拒绝有些耿耿于怀,更多的还是羞耻,深感无颜见人。

    他儿子脑子还清醒些,早就想到没拖住妹子让她进京去一定会有麻烦,现在人没了,唏嘘是有,也觉得颜面扫地,更多的还是松了口气。

    说句凉薄的,丢脸就这一买卖,至少没让她拖累一辈子。

    要是她心里想的那些事真成了,后果更不敢想。

    他俩明事理,做娘的却钻了死胡同,以死相逼非让相公儿子给可怜闺女讨个说法,她不信图门宝音会自缢,说笃定是九贝勒动了手脚,他和他那个不近人情的福晋瞧着都是刻薄相,不是好人。

    科尔沁贝勒满心烦躁,就想回她:知道他们不是良配,您就没阻止妹妹?这会儿来当事后诸葛又有何用?

    到底是生他养他的亲娘,这话没说出口。

    他尽量劝,他娘还是闹起绝食,非逼他们父子拿个主意,要是不给图门宝音讨个公道,她这就随闺女去,她不想活了。

    后来的事比话本子还精彩,他娘当晚嘴上就撩起泡,之后莫名其妙病了,病得不轻,巫医看过也说没法,说她这是要回归长生天的怀抱。

    他娘是心疼闺女,但和闺女比起来,还是自己的命更重要,绝食也不过是做戏而已,听说自己是油尽灯枯之相,她整个崩溃,非闹着请最好的大夫来。

    请谁都不管用,她一天天虚弱下去,却没人能诊出病症,后来她认命了,觉得吾命休矣,想叮嘱一些事,顺便反省了自己,说图门宝音那性子是她惯坏的,悲剧是她造成的,她这就下去给闺女赔不是了。又说当初早该把话给她挑明,不该给任何希望,当朝皇子不是任人算计的,这位九贝勒的额娘可是皇贵妃……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她一番倾诉,情况反而有所好转,之后发生的事更是让科尔沁王公并他儿子开了眼,只要她生出打击报复的心思,病情说危险就危险,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好好反省,回头又缓和过来。

    翻来覆去折腾了两旬,哪怕再迟钝都觉察出问题所在,她终于没再提算账的事,请人来给图门宝音做了场法事,让她下辈子投好胎做好人。

    科尔沁王公一开始不相信,他引到自家婆娘不动声色测试过了,真不是谁在搞鬼,就有这么邪门。

    他庆幸自己没昏头,哪怕一开始不明真相,他也没想过硬碰上爱新觉罗家,哪怕从前再怎么疼爱图门宝音,为个姑娘不值得,科尔沁女人死在宫里的还少了?

    倒是科尔沁贝勒,他从前发自内心不太相信神明这一说,这回当真长见识了。

    原来老天爷当真有眼,还闲得慌天天盯着他家。

    京城里,之前有人担心过科尔沁不愿意善了,怕生事端,恐怕没也没料到一场风波以如此滑稽的方式落了幕,康熙耳聪目明,他最先得到消息,后来胤禟也听说了,还说他早就猜到会这样。

    为什么不怕激怒科尔沁?

    为什么有恃无恐?

    因为他有护身符!

    只要福晋站在他身后,胤禟遇上啥事儿都不怂,有种你正面怼我!

    ……

    胤禟拍拍五哥的肩,让他别瞎想,比起谁又在算计他这种无聊的话题,他还有更重要的事。

    首先是围观大阿哥党内讧,众官员加班加点拆伙。

    其次这都开春了,再有段时间又到宝珠生辰,他还没有任何准备。

    最后今年又是大选年,笃定有很多乐子可看。

    事实上,富察家也在琢磨今年选秀的事,首先马齐有个闺女比宝珠小三岁,正该参选,阖府上下都是同样的态度,不希望再送个姑娘进皇子后院,一怕她吃苦,二怕她被泼天富贵迷了眼。

    他们琢磨过,觉得老二这姑娘嫁进皇家的机会不大,不过准备是必须的,搞不好又来一个董鄂氏呢。

    马齐福晋想着,自家虽然用不着靠闺女谋富贵,也不能让她失了体统,届时给宝珠抹黑让阖族蒙羞就不美了。她同大嫂索绰罗氏商议之后,又多聘了两个美名在外的体面嬷嬷来轮流教她规矩。

    不仅是仪容体态,还有各种生存之道。

    富察家姑娘不多,打小都享福,没见过太多勾心斗角,成亲之后怎么过日子还是另一说,眼下只求她安安稳稳将选秀这茬对付过去,别让同届秀女给算计了。

    哪怕还有几个月时间,兵部尚书府已经忙起来,后来索绰罗氏又找过宝珠一回,先是说了她堂妹今年须得进宫选秀,届时有个什么状况就得靠她照拂一二,总得把这关平安过了。

    还有就是几房都有儿子到该成家的年岁,有几个人选,想让宝珠看看。

    宝珠颔首,让额娘留了几个名,当下没说好坏,只让她别着急,富察家男儿就没有窝囊废,要娶妻还不容易?定下来之前总得仔细瞧瞧,就怕挑中那等盛名在外其实不符的。

    索绰罗氏也没着急,只不过是对闺女迷之信任,遇上拿不准的事就想同她说说。

    作者有话要说:  太子:五弟你慌啥?孤就是一个好奇多看了你两眼→_→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