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阿哥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132章 阿哥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位面破坏神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五福晋这胎生得不太顺利, 毕竟是头胎, 再加上她妊娠反应不强, 过去这几个月胃口都还不错, 哪怕还没怀满十个月,小阿哥已经壮实得过分。因入手沉甸甸的, 喜当爹的五贝勒胤祺在好奇之下称了一称,说是有七斤半, 是个瞧着就很讨喜的胖小子。

    是的, 没错。

    他塔喇氏怀胎九月半, 为胤祺添了个嫡子, 喜报传进宫去, 三巨头立刻发下厚赏。

    皇帝自不消说, 他就盼着每个儿子都争气,全像老九那样头年大婚次年添丁。太后高兴极了, 胤祺可是她亲手抚养的,祖孙感情亲厚, 非旁人可比。至于皇贵妃,她是五贝勒生母, 对这个儿子哪怕不如胤禟那么好,平心而论也是不差的。大婚这么多年,她差点就对他塔喇氏绝望了, 头年还安慰自己说左右老五也是个闲散王爷的命,就连皇帝择储君都不一定挑嫡子,王府选世子更没那些讲究, 侧福晋所出也无妨,只要教养得好。

    如今看来他塔喇氏倒是个争气的,她早先就做好准备,提早发动也没乱套,封锁了产房内外只是让贴身丫鬟给老五递了信,之后就严防死守,她牙关紧咬在产房里待了三个时辰才平安生下阿哥。

    生下来之后,这才放出消息,并且给宫中发来喜报。

    宝珠听说之后就想去五贝勒府瞧瞧,又担心人家府上正忙,唯恐这会儿过去给人添乱。胤禟看她拧着帕子皱着脸儿,就认命的叹了口气,让赵百福备礼,带着宝珠就要出门去。

    宝珠也是有准备的,她早几个月就掐指算过,五嫂这胎应是生在年前,不是冬月就是腊月,她想不好该送点什么,就做了一套虎头帽、虎头鞋、虎面围兜。

    选料非常柔软,还很暖和。

    她也知道五嫂笃定早就准备好了,不缺这几样,反正就是个心意,宝珠一手女红精妙绝伦,她亲手做的几小样讨喜极了,胤禟见了还想留作私人珍藏,很不乐意送给五哥府上的小侄儿,然他也就只能想想,没那个脸和小不点抢东西。

    从九贝勒府到五贝勒府,坐轿也没用多久,到地方之后,胤禟没等通报就潇潇洒洒从正门进了,见着胤祺就是好一阵恭喜,之后两个大老爷们交流育儿经去了,宝珠随府上管事往他塔喇氏院里去。

    他塔喇氏平安生下小阿哥之后就从产房挪了出来,不过也没挪多远,眼下就在产房旁边的厢房里坐月,小阿哥也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睡在小床上,他的小床就在他塔喇氏的大床边。

    因为天寒的关系,厢房的门紧闭着,只将窗户开出一道缝,有两个丫鬟守在房门口,远远瞧见宝珠就朝里头通报一声,待宝珠走到近前,房门已经打开,他塔喇氏的陪嫁嬷嬷满脸喜气迎出来,对宝珠行了个万福礼,宝珠摆手,问:“一切可还顺利?五嫂如何?”

    那嬷嬷应说:“福晋一切都好,请九福晋里面说话,这天儿忒冷了。”

    宝珠侧过头瞧了天冬一眼,迈过门槛就往里去。

    她出来得匆忙,也带了四个丫鬟随行伺候,这四个一窝蜂跟进房里像什么话?宝珠冷眼一瞥,天冬地垂下头,紧接着打了个手势,让两个二等丫鬟候在外边,自个儿同半夏随主子进屋去。

    里头当真暖和得很,宝珠绕过那扇多子多福屏风就看见靠坐在炕上的五嫂子,她先招呼一声,继而脱了斗篷往旁边递去,天冬赶紧伸手接过。

    脱掉狐狸皮内胆裹上就沉甸甸密不透风的斗篷,宝珠整个人轻巧多了,她往前几步坐到床边,仔细打量他塔喇氏,看她面色红润精神头挺好,这才笑道:“原本不该冒冒失失过来,听说五嫂这边有些意外,我实在坐立难安,遂央了胤禟走这趟。”

    “让九弟妹挂念,我才过意不去。你说那意外着实惊着我,索性后来没出岔子,一切都很顺利。”

    险些滑倒那茬到底是真意外还是有人使坏这是该由胤祺去查的事,宝珠没细问,听说样样都好她就放下心来,招呼半夏将正红色绸缎包裹拿来,递到他塔喇氏跟前,让她打开来看看。

    他塔喇氏当真解了包裹,一眼瞧见那顶精致讨喜的虎头帽。

    她拿起来仔细看了,嗔道:“早先就听说你冬日里须得好生调养,还费这功夫做什么?”

    听得这话宝珠就笑——

    “不过是怕冷些,哪像你说的那么严重?”

    他塔喇氏取笑说:“还不严重?我们爷说老九进宫去求了皇阿玛好几回,说他这两年够辛苦的,准备回府休息一阵,开春之后再去工部做活。老九这是为了谁,谁不知道?”

    宝珠扶额,她当真是头一回听说,她真想给胤禟跪下。

    从前觉得娘家兄弟不着调,如今看来那算什么?胤禟才是个啥话都说得出口的,他压根不知道害臊两个字怎么写。领了差遣不踏实做,还想放假,咋不上天呢?上天还快些!

    不说这个,宝珠到小床边瞧了瞧,小家伙比阿圆他们刚出生时好看多了,瞧着一身肉肉,生来就胖嘟嘟的。她拿指腹在胖脸上点了点,那皮肤又细又嫩,稍微多用点劲都能磕出红印子。

    毕竟太小了,她也没敢说要抱,只是看了几眼:“嫂嫂这胎养得好,小侄儿比我家那三个结实多了,瞧着满脸福相。”

    他塔喇氏听得心花怒放,浑身都洋溢出幸福来,她倒是没那么厚的脸皮点头,一个劲儿说哪里哪里,又夸宝珠将阿圆他们养得好,那么聪明京中少有。

    阿圆阿满阿寿与其说聪明,不如说是成精了,打小就一肚子坏水儿,宝珠想到他们越来越大的破坏力就头疼,小时候还挺乖巧,只是挑嘴以及离不得人,如今能坐能爬能走能说话了,府上天天都跟闹灾似的。

    不提也罢。

    “五哥给小侄儿取了名儿没?”

    “生下来才知道是男是女,爷说还要琢磨琢磨,估摸着也想学九弟,先起个乳名叫着。”

    不得不说,五福晋还挺了解她男人,胤祺的确是这么打算的,他心里已经有想法了。不过他那取名的水平和胤禟简直就是一脉相承,他看儿子生来胎发浓密,想说取个小名叫毛头。

    爱新觉罗.毛头!

    亏得他塔喇氏不知他心中所想,否则铁定能疯了,这名字比阿圆阿满阿寿还过分!

    毕竟刚生完孩子,哪怕方才睡过一觉,还是累,不多时他塔喇氏就犯起困来,宝珠扶她躺下,叮嘱她好生调养身体就出了厢房,那头胤禟已经等着了,看她出来也没继续在五贝勒府待着,就说要走。

    他们酉时出门,到五贝勒府已经天色渐暗,探望过他塔喇氏又陪聊一会儿,出来天都快全黑了。夫妻俩没多耽搁,上轿原路返回,八宝轿里,胤禟全程揽着宝珠,他把手搭在宝珠捧着手炉的白皙柔荑上,宝珠一点儿不觉得冷,她靠在胤禟颈边问他怎么如此快?没同五哥聊聊?

    说起这个胤禟就忍不住笑。

    “聊了,我们交流了给儿子取名的心得,我建议五哥仔细斟酌,这之前先取个乳名喊着。”

    宝珠还没意识到呢,她滑嫩的脸蛋在胤禟身上蹭了蹭,问:“五哥怎么说?”

    “五哥说不用我废话,他心里有数。”

    说着,胤禟停顿片刻——

    “他准备给小侄儿取名做毛头。”

    不夸张的说,宝珠好一会儿没反应过来,想起五嫂那满身幸福,想起她期待的样子,宝珠真不知该说什么好。

    这真的是亲爹?

    多大的仇?多大的恨啊!

    宝珠这个样子,胤禟再也忍不住,哈哈笑出声来:“爷赶明就进宫去,同皇阿玛以及额娘分享分享,不能只让咱们高兴。”

    他越说越起劲儿,还嫌弃道:“福晋你说,我俩真是亲兄弟?我这么洋气,竟然摊上这么土的哥!”

    这种事情让胤禟知道就等于所有人都知道了。

    胤禟果然实现了他的承诺,第二天赶着进宫去分享这个乳名,他不仅同康熙同皇贵妃说了,还给老十提了一嘴。老十不负众望,眨眼的功夫就给宣扬得人尽皆知。

    兄弟几个见着胤祺就狠狠嘲笑了他一把,他们同时认可了这个名字,哪怕胤祺打退堂鼓,准备想个更棒的,兄弟们都不配合,见他儿子就喊毛头。

    毛头眼下还是个小崽崽,亲没有接收到来自亲爹的伤害,他每天吃了睡,过着幸福的奶娃生活。

    五福晋这胎生在冬月间,太子妃则比他晚了一个多月。

    太子妃这胎说来也奇,十二月中旬,她就已经怀满十个月了,就是没有发动的迹象,胤礽着急,太子妃娘家更急,康熙表面上看来没啥,其实偷偷召太医来问过,太医说这种情况虽然不多见,还是有的,晚几天并没有妨碍。

    纵使太医这么说,上上下下还是急,都说瓜熟蒂落,这都十月零好几天了咋还没动静?这是要怀个哪吒?

    有些事不是着急就有结果的,太子妃比谁都慌,她让嬷嬷扶着在屋里走动来着,每天都好几圈就是没有要生的感觉,直到除夕那日,东宫才有动静传来,说太子妃发动了。

    她这胎生得比五福晋还要艰难,从白天到入夜,再到清晨鸡啼破晓之时,产房里才传来一声响亮的啼哭,太子妃甚至没精力看一眼,听说是个阿哥就晕过去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