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抓周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128章 抓周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不死佣兵位面破坏神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也就是那两日, 宝珠还往四贝勒府去了趟, 主要是听说弘晖病愈回府了, 去瞧他的, 顺便也陪四嫂聊了聊。

    只不过随便一聊,险些将她惊着。

    照乌喇那拉氏的说法, 阖府上下都好好的,唯独弘晖染病, 她一直心存怀疑, 事发之后因记挂弘晖没顾得上使人去查, 但爷查了, 从弘晖的贴身衣物上查出不妥, 是有人要害他。

    她也没指明说是谁, 提起这茬主要就是想发泄一通,往后一刻钟里宝珠听得最多的就是“我儿才三岁, 她就能下这等狠手,好毒的心啊”、“弘晖怎么碍着她了?她也不怕遭报应?”……宝珠倒是没附和她, 听她说着也不过叹了口气,劝她把这事交给四哥去办, 只管放宽心安胎,心里别揣那么多事。

    乌喇那拉氏也看出她身份不同不便多说,就收起伤痛改口聊隔壁的。

    人嘛, 都有劣根性,自己倒霉的时候就指望有人更倒霉,这样多少能找到点儿慰藉, 八贝勒府就是眼下最倒霉那一家,先前格格毛氏仗孕而骄,郭络罗氏忍着没发作,她因为染病把男胎落了,眼下坐着小月子,八福晋偏不让她安生,这会儿翻起倒账来。

    做嫡福晋的要收拾个妾室有无数种方法,她偏偏选了最惹人诟病的那种,外头都说八福晋人蠢心毒,老八又跟着蹭了波热度。

    儿子后院不安宁,良妃这个做额娘的是该说说儿媳,卫氏啥也不管,康熙听说了就闹心,说是已经在给胤禩相看侧福晋,来年选秀走个过场就抬进府。

    四福晋聊的重点在隔壁府上妻妾打擂台,她是当乐子说的,宝珠边听边往嘴里喂葡萄,待她说高兴了才道:“那四嫂可知皇阿玛看中了谁?”

    乌喇那拉氏一愣:“九弟妹听说了什么?”

    宝珠笑得眉眼弯弯:“前次进宫额娘随口提起,说皇阿玛早想给八哥挑个镇得住场的来管那些糊涂事,眼下已经相看好了,姓赫舍里的。”

    姓赫舍里的,朝中最煊赫便是索额图那支,四福晋怎么也不信上头会挑他们家姑娘给胤禩做侧福晋,那家子分明是太子那条船上的人。

    乌喇那拉氏满心疑惑,宝珠却没多谈。

    这事让她谈她也说不清楚,其实背后的道理很简单,当今不想忍索额图了,一时间又拿不出个完美罪名,只打压赫舍里氏保全太子美誉……他就想了个折中的法子,创造机会让赫舍里家脚踩两只船,就等船翻,然后把索额图架火堆上烤。

    照太子的说法,他几度想劝服索额图,未果,他俩之间已经生了罅隙,在这前提下,给自己留条后路是明智之举。

    索额图绝不可能把宝全押在胤礽身上,他眼下或许还在犹豫暗地里勾搭谁,康熙没那精神头等他想明白,就准备主动出击送个机会给他。

    赫舍里家姑娘不少,许一个给老八做侧福晋不是大事,顶好挑个能耐人,把他后院捯饬捯饬。

    心大不用怕,就怕来个蠢的。

    就是这么简单的理由,皇贵妃看得明白,宝珠糊涂着,她只不过因为听了四嫂一大堆话,随口给她回报了一个,左右宫里也没下令封口,她也就提了个姓氏。

    乌喇那拉氏都有点等不及想看八福晋同这个听着来头不小的八侧福晋打擂台。

    不过这还有得等呢,再早也得在来年选秀之后才能看她进门。

    通常秘密只能是一个人知道,但凡说给第二第三人听了,事情传开就是迟早的,尤其皇贵妃没让宝珠保密,宝珠也没往乌喇那拉氏嘴上贴封条。

    当然也没那么快,约摸用了小半个月,该知道的就都知道了。

    听说皇上已经看好八侧福晋人选,是姓赫舍里的。

    这事传得很真,索额图听说了,是有些怀疑,却不信皇上挑中的是他家姑娘。他想了想,不是也罢,万一中了也不见得是坏事,胤禩纵使被他福晋拖累得够呛,在文官那边还是有相当的贤名,主押他不合适,留作后路倒是挺好。

    既然这事无论如何都于他无害,他就没去深挖,想着至少来年大选之前一定会有确切的消息,不用着急。

    倒是老八,听说之后就把眉头拧成麻花。

    府上要进侧福晋不难猜,他没想过这个侧福晋会姓赫舍里,抬个贵女来是想打压郭络罗氏气焰?还是有别的什么用以?胤禩心思本来就重,听说之后他没法不去多想,越想越糊涂。

    他都知道的事,八福晋能没听说?

    她听说之后就气炸了。

    隔壁府上越发精彩起来,宫里皇贵妃听到风声还去向皇上赔罪,说前次老九福晋进宫来,她闲聊时提起这茬,忘记命其缄口,想是这么传开的。

    把这么个还在保密中的事情闹成公开的秘密,皇贵妃想想也觉得自己不够谨慎,她最近真没少对宝珠吐槽,主要是老九媳妇太让人安心,该说的不该说的一不留神就叨叨出来。

    本来以为免不了要吃挂落,没想到皇上听完就让她起来,像是没放心上的样子。

    他手上执笔,没停,写完整幅字撂了笔才说:“爱妃无需介怀,就这点事传出去也无妨,正好考验老八心性,朕也想看看他还能搞出什么事来。”

    胤禩什么也没搞,他想到先前九弟妹求给贵妃的上上签,又想到后来那场洗净秽物的甘霖,觉得那庙宇香火旺盛不是吹出来的,想他真有些门道,就又去拜了一回。

    诚心拜过之后,他再次去到求灵签那儿。

    他不信邪,想证明自己,既然上次求问子嗣黑了,这次不问子嗣,问运势。

    事实证明他不是等闲的衰,他尤其衰,格外衰。

    继上次之后,又是一支下下签。

    解说退可得,进难求,只可守旧,切莫奢望高位。

    胤禩气得心肝脾肺肾五脏都疼,觉得这签真是邪了门了。

    索性将背运走得这么轰轰烈烈的也就只此一家,别家都还不错。疫病消除之后气温也稍稍降下一些,到中秋前后已经凉爽起来,八月末赶上秋老虎,也没持续几天,九月份,天气不冷不热相当宜人。

    皇上看太后身体好了很多,又提起她六十大寿的种种安排,词赋已经制成,他的意思是要大肆庆祝,一方面那的确是太后的大日子,同时也想通过这一系列吉祥喜庆的安排清清今年盘旋不去的晦气。

    太后听闻感动不已,然她生性尚俭,推拒再三,最终决定不设大宴,只在宁寿宫小摆几桌。

    同时她还劝说皇帝,说今年两场灾祸,国库哪怕没给掏空了,也支出不少。户部压力很大,若还为她生辰挥霍财力,她上愧对祖宗,下愧对百姓,于心难安。

    康熙对嫡母万分敬重,这才打消了之前的念头。

    就连太后六十大寿都只小摆两桌,同一个月,阿圆阿满阿寿三兄弟的抓周宴就跟着一切从俭了。胤禟原本想好好炫耀儿子的计划正式宣告破产,宝珠看他整个人颓下来,还吓得不轻,问明前因后果之后笑不能停。

    “爷的心情我倒是很懂,不过你真确信咱家这三个不会临到阵前出岔子?”

    宝珠这句提醒正中靶心,阿圆明摆着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阿满睡过去就跟猪仔似的轻易还没人敢去闹他,至于阿寿那就是个人来疯,尤其爱往长得好看的跟前扑……要说抓周能一切顺利,胤禟都不太相信,宝珠咕哝说要不要提前训练一番,可在胤禟看来,抓周是很有仪式感的事,哪能作弊?

    既然当爹的坚持,宝珠就撒手不管了,出了岔子也是天天往外跑的爷们被取笑,她无妨的。

    比起这个,“咱儿子的大名可拟定了?”

    胤禟颔首,皇阿玛让钦天监择了一些合他们生辰八字的吉祥字儿,递到御前筛了一遍,然后再让他挑,他给挑了三个不错的。

    老大叫弘晃,晃是明亮耀眼的意思,很合他开朗的性子。

    老二叫弘晏,晏取安定安乐之意,对这个每天能睡十个时辰的儿子,胤禟真的没法奢望更多。

    老三则取做弘晨,这是真没法,看看皇阿玛给的那些字儿,什么昊天大帝的昊啊,日出东方的旸啊……他看着心尖打颤,挑了半天选出个最普通最不惹麻烦上身的。

    胤禟觉得这名字哪怕不是最好,也是天地良心,每个他都反复斟酌过的。

    宝珠看他写出来的三个名儿,也觉得不错,这才了了心事。

    ……

    胤禟准备抓周当日将名字告知兄弟们,他想着往后都喊大名,然而这不太顺利。

    只怪阿圆阿满阿寿这仨小名太顺溜,这都喊顺口了,哪那么容易拧过来?

    别说外人怎么着,三个小的就拒绝接受改名这种事。胤禟私下里逮着阿圆叫晃晃,晃晃根本不理他,他多喊几声,不胖墩就满是嫌弃看过来,只差没说阿玛又在犯蠢了。

    到抓周这日,他依然没取得任何进展,并且事情正如宝珠所料,临到阵前,乖儿子就瞎搞起来。

    那之后只要提到抓周,胤禟无时无刻不在后悔,后悔没听宝珠的事先给他们排练排练。哪怕是小摆宴席,他也请来了一众兄弟,妻族以及母族近亲。

    这可是皇贵妃的亲孙子抓周,小胖丁他额娘还是满京城福气最大的女人,行走的挂逼,来观礼的都满含期待,并且希望能跟着蹭点喜气,谁也没料到他们见证的是一场天大的笑话。

    当娘的福气笼罩全京城也没用,这三个混账起来比胤禟有过之而无不及。

    阿圆先前还没发作,临到说抓周了,他饿了,丢下一大堆抓周物件看也不看,一路爬到旁边要伸手去够装糕糕的盘子。

    让他先干正事,他不,他饿了,他非得抱着盘子让观礼得宾客看他吃。

    阿满抱出来那会儿还清醒着,不多会儿就睡着了,宝珠放他下去的时候特地把人摇醒过来,事实证明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他一落地就趴成个小乌龟,瞬间完成入睡。

    胤禟就这么黑了脸,宝珠想起他先前一本正经说抓周多重要不让作弊,这会儿真忍不住想笑。

    几个嬷嬷慌得不行,赶紧去哄,让阿满阿哥抓一个。

    阿满阿哥起床气贼大,闭着眼随手抄了个物件,砸了打扰他睡觉的婆子满脸。

    “滚边去。”

    胤禟将全部的希望寄托在阿寿身上,他回头一看,阿寿特别听话,让他抓他就抓,他落地之后爬爬爬,一路爬到宝珠跟前,仰起纯真的小脸,一把抓在宝珠衣摆上……

    作者有话要说:  胤禟:我不是你爹你是我爹!老子也是欠你们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