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祈福

【书名: 福运宝珠[清] 125.祈福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位面破坏神吃在首尔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胤誐带来的乐子多少缓和了宫里压抑的气氛, 不过也没高兴多久,局面就变得糟糕起来。要想通过简单预防杜绝疫病进京根本是痴人说梦,没两日, 京中就出现了发热的病例,起初只是三五个别, 发现之后都门窗紧闭小心瞒着, 生怕曝光出去被官差带走。

    这样的做法简直就是灾难, 连日高温以及空气窒塞加快了传播速度, 只一天,发热的人数已经过百,全家一起遭殃的也不止一户两户。

    同时,八贝勒府的奴才匆匆赶去太医院,说格格毛氏不大好, 请当班的太医过去看看。

    这当口不好……难不成是染了疫病?

    那太医心里在打鼓, 还装出正直可靠的模样,问说:“具体怎么个表现?”

    奴才回说:“说是着了凉, 头有些晕。”

    “可有发热?”

    “说是有的。”

    那太医没跟着他往八贝勒府去, 而是将巡捕衙门的差人唤来, 让他们走一趟八贝勒府。

    过来传话的奴才是有些不安, 他想着头上还有贝勒爷撑腰,这才壮着胆子说了实话,哪怕的确是疫病, 总得治, 还能眼睁睁看她严重下去?毛氏无足轻重不假, 可她肚子里毕竟有八爷的种。

    他只想快点把太医领回府去,然后自个儿也要拿艾叶泡一泡,驱驱邪气。

    没想到,人没带回去,反而还招来官差。巡捕衙门奉四贝勒之命,说是要将染病的集中在一起,统一治疗,同病患有直接接触的也是重点观察对象。

    根据传回来的情报,热河那边至今还有不少人没有染病,这次疫病传播是有选择性的,到底什么标准暂且不明,故而应对手段不似往常那么强硬,也是因为疫病不直接致死,死亡的几例都是老人小孩体弱没撑住。

    那奴才愣了好一会儿,看官差已经动身往府里去了,才一个哆嗦追上去。

    “格格她有五个月身孕,不好挪动,差爷您看是不是问问我们爷的意思?”

    官差并不鸟他,闹烦了才回说他们只听四贝勒调动,八贝勒说了不算。

    待八福晋得知此事,简直要疯了。

    当然她很高兴毛氏遭报应,同时恨死这个灾星,一刻也没耽搁,吩咐奴才拿醋把府里蒸一遍,非但如此,还使人往热汤里加了一大碗白醋,蹲浴桶里泡了有半个时辰,穿好衣服还念了好几遍经文。

    八贝勒府先乱起来,隔壁四贝勒府紧随其后,第二天,弘晖病倒。

    弘晖三岁了,对这个儿子胤禛给予了厚望,为避免他长于妇人之手养成各种陋习,早就下令使其从福晋院子搬出去。这日一早,近身伺候的奴才就发现弘晖阿哥烧得通红,满院子人吓得足下打颤,奶娘赶紧去通报福晋,乌喇那拉氏作为四贝勒嫡妻能不知道她夫君近来在忙些什么?正因为知道,听说弘晖烧起来了,她眼一翻就晕过去。

    谁家没几个懂点医理的奴才?切过脉后,说是急火攻心,还不止这样,福晋像是又怀上了。

    乌喇那拉氏还晕着,跟前伺候的没敢掐她人中,生怕她醒来非得往弘晖阿哥跟前去。一群奴才急得团团转,思来想去拿不定主意,就寻摸着请爷回来坐镇。

    去报信的跑得飞快,胤禛听说之后心中大恸,他极力忍耐,没丢下手边事不管不顾急奔回府,而是咬牙吩咐官差去他府上带弘晖隔离治疗。

    等四福晋醒转过来,得知弘晖已经被带走,她险些崩溃,催贴身婢女收拾东西,说要跟去照看,就听说自己有孕在身。

    怨这胎怀得不是时候,又气爷对亲儿子也半点不讲情面,想起传言说幼儿很多都没熬过,她更是崩溃大哭,连嫡福晋的体面也顾不上了。

    满京城都盯着胤禛的动作,听说他对亲儿子也是一样,多少人唏嘘不已。心道这真是个狠人,他为官是造福百姓,托生成他儿子,弘晖真是造孽了。

    弘晖被带走的当日,又有新的消息传出来,毛氏落胎了。

    没人去关注胤禩如何,这个消息让京中孕妇慌了手脚。

    胤祺动作最快,他立刻找上胤禟,说想送他塔喇氏去陪伴宝珠,他是做哥的,当亲弟弟面说话直白得很,就说是怕步了老八那侍妾的后尘,想沾他的光,问允不允。

    这是他塔喇氏怀的第一胎,想也知道多贵重,胤禟平时喜欢瞎折腾,大事绝不含糊。他不敢说跟在宝珠身边一定会没事,但至少能给五嫂吃颗定心丸,否则她担惊受怕吓也把孩子吓没了。

    胤禟点头应下,准备回去同宝珠说一声,他后面一段时间恐怕会比较少回府,忙是其一,同时也要避嫌。

    这时候,太子也找上门来,为同一个来意。

    太子屏退左右,同胤禟耳语了几句,直接把自个儿的底牌掀了,说瓜尔佳氏能怀上这胎就是祖宗保佑,胡老也说过往后还有没有很难讲,故而她这胎无论如何都要保住。

    先说了问题的严重性,胤礽还表了个态,大抵是讲虽然不是从同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他受老九关照不少,早把老九当成是手足情深的好兄弟,往后定要富贵同享,又含蓄的做了个保证。

    胤禟听得挺爽,你打死他也想不到有这天,兄弟们排队求他这混世魔王。

    一通暗爽之后,他也应了。

    既然为五嫂开了方便之门,加一个太子妃也无妨,胤禟让他赶紧回去收拾收拾,把人送来,同时赶着回府,把事情说给宝珠听了。

    宝珠知道热河爆发疫病这事,她听从胤禟的嘱咐,这些天老实在府上待着,同时约束了底下奴才没事别往外跑。隔壁八贝勒府的动静她听到一些,具体情况不明,至于弘晖染病,压根就没听说。

    猛然间得知那事,宝珠很有些难过,弘晖开蒙之后少往外跑,她有些时候没见过了,从前很亲近的。

    弘晖乖巧懂事,是个讨人喜欢的好孩子。

    看她神色恍惚,胤禟就伸手将人揽入怀中,安慰说没事,弘晖胳膊腿儿结实着,他底子好,铁定能熬过。又说太医院已经有进展了,过些时候就能拿出个治疗的章程。

    这是安慰宝珠说的,其实众太医还一头雾水,疫病继续蔓延,情况并没有得到有效控制。

    胤禟从小忽悠人,说起假话来轻易看不破,宝珠听着也信了,这才稍稍稳下心。她抱着胤禟结实的劲腰,将脸埋他胸膛上,蹭了蹭,闷声说:“今年真是多灾多难。”

    胤禟心情也不美,首先额娘芳辰没法庆祝,还有,这年十月是皇祖母六十大寿,天家没给献寿不说,还投下这么多灾难,也够恶心人的。

    他心里烦,还是打起精神来安慰宝珠,说别担心,疫病是热出来的,拖不久。看宝珠平复下来,才说:“四哥一人忙不过来,皇阿玛给我们兄弟都派了差事,这阵子恐怕没多少归家的时间。我同太子以及五哥说好了,让两位嫂嫂过府来陪你……”

    还没说完呢,宝珠就抬起头来:“我要同爷一道,我不用陪。”

    胤禟在她娇美脸蛋上掐了掐:“胡闹,爷们做正事哪有拖家带口的?”

    宝珠咕哝说:“我担心你嘛。”

    胤禟这才亲亲她:“你照看好阿圆他们,我就没后顾之忧了。”

    也对,她还有儿子,都不满周岁的。

    宝珠给胤禟收拾了好些东西,又怕他在外走动危险,就想把挂在脖子上的珠子取下来,戴上这个她大小没生过病,让胤禟拿着也能放心。

    这下动作将胤禟吓得不轻,他赶紧把珠子塞回去:“祖宗,我可求你了,这哪能取?你今儿个取下来,赶明岳父能抄着家伙追杀我三十里地!好姑娘,对你相公好点,他还想多活几日!”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宝珠有些挫败,看她沮丧的样子胤禟也揪心,指天发誓说一定好好照看自己,费了好大劲才把人哄高兴了。

    送胤禟出门之后,宝珠回屋来,就听嬷嬷说:“福晋放宽心,别让爷在外头做事还挂念您。”

    听得这话,宝珠偏头看了她一眼:“就是要让他放不下心,哪怕有个万一,也能咬牙撑过来。”宝珠只差没告诉嬷嬷,她原本准备同胤禟说清楚,你敢撒手丢下我,我就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赶明带着你儿子养小白脸,让你死了也不瞑目。

    胤禟出府没多会儿,太子妃并五福晋就前后脚到了,贵妃听胤禟劝,赶紧将孙子送离后宫这个是非之地,交回到宝珠手里,九贝勒府猛地就热闹起来。

    愚蠢的男主人滚蛋了,灰妞带着兄弟就要往宝珠跟前凑,却遭到无情放逐。

    屋里三个孕妇,总得避着些。

    宝珠给冯全递了话,让他看好了,别让狼崽往了两位孕妇跟前去,左右离得越远越好,也就这几天,委屈些,毕竟非常时刻。

    胤禟搭把手给老四帮忙去了,太子则帮助康熙稳定朝中局势,避免生出乱子。哪怕朝廷下了大力气,情况还是越来越严重,经历了晕眩发烧这个阶段之后,染病的开始上吐下泻不止,没法进食也没法喂药,再然后,他们身上出斑了。

    越来越多的贵人染病,太医院还是没有针对性的办法,只能用寻常手段医治,局面已经很难控制,甚至就连太后也烧起来,康熙这才下了决心,他不顾龙体去宁寿宫为太后侍疾,命贵妃替她去寺里祈福,求神明庇佑。

    这道旨意下来之后,三妃请命同去,宝珠这个做儿媳的当然也得陪婆婆去。

    她们去的就是当初求签的那座寺庙,庙里香火鼎盛。

    贵妃带着一群人叩拜各路神明,最先就是大雄宝殿的释迦牟尼,又有救苦救难的观音娘娘……就在观音像前,众人一跪下,佛像脸上就划下一道水珠子,天上飘飘洒洒就降下雨来。

    这可以说是今年奇迹般的第二场雨,这场雨将秽物冲刷得干干净净,染病的百姓奇迹般的好转起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