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苦夏

【书名: 福运宝珠[清] 121.苦夏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位面破坏神     祭天求来的那场暴雨解决了全国旱情, 之后陆续几场雨让江河充盈,然这一夏还是不好过。拿京城来说,本就不是多雨的地界,那两场雨带来了甘霖以及凉爽,凉爽却不过短短数日,连着半个月的大晴天让地面温度急剧攀升, 人的心都跟着燥热起来。

    你左右不了老天爷, 就只能多摆两个冰盆, 顺带在吃食上动点心思。

    冰碗、冰盘、冰镇酸梅汤、冰镇银耳汤代替各类点心成为伏天里最受欢迎的东西, 摆在房里的加上吃进嘴里的, 大户人家的用冰量高到难以想象,京中倒是有两个卖冰的铺子, 要价一日贵过一日, 供应的量还跟不上,他们也只是零散卖一些。

    同别家比起来, 胤禟算是幸运的, 因为饕餮府的关系, 他每个冬天都很注意储冰,他私下拥有两个不大不小的冰窖,主要供应食肆那边。

    今年天太热,用冰量大,菜品还不好卖, 比起出门叫一桌大鱼大肉, 达官贵人们更愿意多啃两牙冰镇西瓜, 因此自打天热起来之后,饕餮府的进账就缩了水,有那银子去吃一桌菜还不如拿去买一车冰。

    这个情况让大小几个管事急上了火,他们想了不少点子呈上来,想请爷尽快下个决断,胤禟看过之后,哪条路都没选,直接吩咐关门,还给做工的发了抚恤的银两,大管事拿十两银,小管事五两,跑堂的也有二两。

    不用干活还能白拿银子,谁不乐意?

    东家的意思传达下去之后,第二天,饕餮府就关了门,还没忘记在门前挂个牌通知食客。

    自打饕餮府关门,胤禟冬日里储存下来的冰就显得格外充盈,只供应自个儿府上怎么铺张也用不完。又说他府上,福晋只是馋起来才会吩咐膳房上个冰碗,仨儿子胃再铁,胤禟也不敢由着他们胡闹,这么一来,朱玉阁的用冰量少到可怜。

    两位格格那边倒是没亏着,照往例,不差半点。

    并且为了照顾不耐热的奴才,府上有两个茶水房,不当差的可到那头去乘凉。同时府上还临时改了规矩,主子跟前的奴才分两班倒,一个时辰一换,这样哪怕天热,也不至于热晕。

    哪怕还是有些不好过,同别个府上比起来,已经没什么可抱怨了。

    因为储冰不够,用量太大,别家冰盆只供应主子,嫡出或者得宠的日子稍稍好过一些,白日里不说,至少夜里睡觉都能摆上,不至于翻来覆去汗流满身。要是不得宠的,真是熬日子,三天两头请大夫,天天都在喝药。

    连主子都是这样,奴才也就只能指望自个儿跟对人,主子有冰使,跟前当差的也能蹭一蹭。

    胤禟不缺冰使,他在工部有冰盆孝敬,回府之后将宝珠往怀里一捞,别提多舒服。他近来养成了干什么都抱着媳妇儿不撒手的好习惯,本来想着儿子那头还是该想想法,别给闷起疹子……后来发现,他先前的认知是错误的。阿圆他们喜欢往宝珠怀里扑仿佛不是因为凉快,就是单纯黏人。

    会发现也是偶然,有一个休沐日,用过午膳,仨小子就忍不住犯困,排排躺着打起瞌睡来,胤禟怕他们热着,让两个嬷嬷将架子床抬到西暖阁去,摆上冰盆,隔了一会儿发现,三个蠢儿子已经挤成一团,身上冰冰凉,好悬没冻着。

    胤禟吓得不轻,赶紧将冰盆撤了,还请了胡太医来看,之后才发现他们继承了宝珠这么方便的体质。

    发现这一点之后,胤禟就抱着儿子进宫去了,眼看额娘宫里冰盆有些紧吧,他给出了个主意。

    让臭小子在自家待几日,再进宫来陪额娘几日,这样他们进宫来那几日,用冰量就能大幅缩减,将翊坤宫的份例集中挪到一起,这样日子岂不就好过很多。

    贵妃听说之后,很不敢置信,还当胤禟说胡话呢,接手抱过乖孙子方才信了。

    “亏本宫还怕乖孙子热着,好几回叮嘱宝珠少带他们四处走动,你不早说是这样的?”

    胤禟也反省了自己:“宝珠身上凉,阿圆几个同她一样凉,母子凑一块儿哪能觉察出不对?至于儿子……抱着宝珠就不愿意撒手,天热之后我就没抱过这三个小兔崽子。老话不是说了?小崽子火气旺,我又不傻做什么上赶着去抱火炉?”

    话音刚落,就迎面飞来一个桃儿,胤禟也不躲,嬉皮笑脸接了,瞧着很甜的样子还啃了一口。

    贵妃笑骂他好几声:“好哇!你就只顾着自个儿舒坦了,竟把我乖孙子撇一边!你倒是说说,又是怎么发现他们同宝珠一样的?”

    胤禟将桃肉咽下,方才回说:“我看他们排排躺着打瞌睡,怕睡出疹子,就让底下抬了冰盆来,还没多会儿呢,怎么就缩成三个球,还抖起来了。”

    听到这儿,贵妃又顺手抄起一串葡萄:“你还敢把我乖孙子给冻病了!!!”

    胤禟又接了串儿葡萄,同时庆幸额娘没伸手去拿旁边摆着的翡翠西瓜。

    正赶上康熙过来,来关心贵妃身体,问她冰盆够不够使,就听见熟悉的声音在说“冻病了”,他双眼瞪成牛眼,就想好生看看哪个混账如此铺张!

    他还憋着气呢,看到是胤禟带阿圆他们进宫来了,火气才退下一半。

    剩下一半是气老九这个不负责任的混账。

    都是当爹的人了,还这么马虎!

    不知道小阿哥娇贵?

    康熙给梁九功递了个眼色,梁九功就吊起嗓子来,贵妃听说皇帝过来赶紧跪下请安,康熙抬手让她起来,这才问怎么回事。

    贵妃还在同胤禟生气呢,就指着他道:“您让这混球自个儿说!”

    说就说!

    胤禟把前因后果又过了一遍,康熙起初也不敢信,说真的,他对老九福晋的体质就有怀疑,从前没渠道验证,如今有了。他顺手抱过一个,哎哟喂,果真有降暑之效,比摆着冰盆还舒服。

    胤禟可得意了,说知道宫里用冰紧张,他府上能匀出一些,想着皇阿玛总不会缺,不若分给兄弟几个。额娘这边就让这三个过来替他尽孝。

    正好,蠢儿子又长大了些,搞事情的能力更强了,他们总能恰如其分的坏好事,送进宫来他也能过几天清净日子。

    当然他没把这些大实话直喇喇说出来,只是表达了想要尽孝的心。

    还说以前他们小,离不开福晋,如今多大人了?还娇气个什么?

    贵妃很愿意的,她当真喜欢三个小孙子,再者说,小孙子也黏她。让别人帮忙照看他们可能还闹,送来翊坤宫铁定没问题。

    康熙想了想,也觉得好,这样翊坤宫就能少摆好些冰盆,而其余各宫总不好越过贵妃去,说不好能缓解用冰的压力。

    事情说定了,胤禟抱着儿子进宫,空着手回去。

    宝珠是有点舍不得,听胤禟解释之后觉得也理所应当。

    爷不止给几个兄弟送了冰,还给偷偷给她娘家拉去不少,只是没声张。反倒翊坤宫那边,宝珠早先催他匀一些去,他说额娘那头铁定是够使的,额娘是贵妃,缺谁也缺不了她……这么说之后,当真没给送,宝珠心里一直有愧,如今把阿圆几个送去,心里才稍稍好过些。

    为人子理应给双亲尽孝。

    为人孙陪伴祖父母没毛病。

    小阿哥没怎么离过她身边,宝珠多少有些不习惯,头两日心里总空荡荡的,后来她给自己找到事做,难得没儿子在身边扑腾,正好做些绣活。

    早先就听说太子妃这胎怀得艰难,先前流言四起不知怎么传到她耳中,她跟着忧心忡忡好几日,好不容易放宽心,又赶上今年格外热,她苦夏,那些补身子的膳食都吃不下,想吃的又不敢多用,也就大半个月她清减不少,宝珠听说之后特地去瞧她,看过担心坏了。

    太子妃知道这样不行,她忍着反胃逼自己吃,才吃了几口就想吐,吐过之后红着眼圈同宝珠诉苦,说怀胎在夏半年太难熬了,她近来总是担心,担心自己亏了肚子里的孩子,更怕生不下来。

    后半句隐在嘴边没说出口,那意思宝珠听明白了,她不是大夫,做不了什么,只得宽慰一番,说让太医想法开胃,同时盘算着回去绣一幅百子图,替太子妃祈福。

    宝珠生过儿子,她就是做额娘的,故而草图画得很顺利,宝宝们白胖胖的,瞧着一脸福相,憨态可掬。草图画好之后,胤禟第一时间看过,又听她说了构想,大概想绣成多长多宽,他就心疼得很,直说不若去庙里拜一拜尽个心意,做什么这样折腾自个儿?

    百子图岂是好绣的?多伤眼睛多费工夫?

    他说得是没错,宝珠想了想,还是不改初衷。如今儿子们送进宫了,胤禟也要当差,平素就她在府上,着实很闲。再加上她真心想为太子妃做点什么,太子妃人好,命也真是坎坷了些。

    宝珠希望她的心意传达给送子娘娘,还提前斋戒,每日扑在百子图上,她绣艺精妙,全神贯注之下进展很快,那图原本也不很大,她前后用了将近一个月时间,本来觉得修好都改降温出伏了,没想到竟然比先前还要热些。

    胤禟亲眼见证了这幅百子图完成,宝珠只用了一个月,换做其他人来想也不敢想,用夸张的说法,她飞针走线都快出残影了。

    成图也没辜负她的用心,瞧着满满都是喜气福气,多到溢出来的程度。

    更多的还是做额娘的对宝宝的爱。

    多看几眼,八尺男儿都忍不住红了眼眶。

    宝珠将绣图装饰好,亲自送到太子妃手里,太子妃一眼看出是她的手笔,看她气色还好,却比月前瘦了挺多,下巴尖儿格外扎眼,顿时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宝珠催她好好看看这图,让她好生养着,铁定能生下这么可爱的宝宝。

    太子妃眼泪吧嗒就流下来,这府上除了太子爷,人人都盼她落胎,宝珠这份滚烫的心意简直让她不知所措。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