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真心

【书名: 福运宝珠[清] 118.真心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位面破坏神     该怎么形容听到这番话的感觉?

    就像是一道惊雷劈在耳边, 又像迎头被人敲了一闷棍, 胤禩恍恍惚惚好一会儿没回过神,待回过神只见胤誐抚掌应道:

    “经此一遭,她要是还能弥足深陷吊死在我九哥这颗歪脖子树上,本阿哥敬她是条汉子!我冷眼瞧着她是死了心, 非但死了心, 还萌生出恨意来, 恨不得把九哥扒皮拆骨……反倒是八哥,英雄救美引美人芳心暗许,搂搂抱抱眉目传情, 让八哥把人领回府去,这事笃定了了,那倒霉格格及时止损,还得感谢咱全家。”

    他反而将自个儿洗了脑,越说越觉得是那么回事:“皇阿玛要是不信大可去问她本人, 看她愿意跟谁?”

    康熙憋着一口郁气, 恨不得一声河东狮吼:堂堂皇子是给她随便挑的!

    索性康熙也知道,同老十较真就只有气死自己一个结果, 他权当没听见,转而看向老八:“胤禩你来说说。”

    老八看似波澜不惊, 实则悔得肠子都青了,平心而论, 今日之事任谁撞见都要拦上一拦, 到这会儿他也没觉得自个儿有错, 只是没想到图门宝音是这样的科尔沁格格,再也没有比见义勇为却惨遭碰瓷更悲催的事了。

    要是塞点钱能解决倒还好,偏偏这回撞上的不是能用钱了结的事!

    老十那番话虽然无赖,有一点没说错,图门宝音的确恨上胤禟,仿佛也的确盯上他了……

    胤禩头疼得很,疼得要炸了,皇阿玛让他说,他能说什么?这事从头到尾和他没干系,他是看胤禟宣扬丑闻这才站出去说了几句,怎么这把火就烧他身上来了?

    此时此刻,胤禩还是信任皇阿玛的。

    虽然偏心二十年,对皇子们从来没一碗水端平过,应该也不至于把儿子往火坑里推。

    自红川那会儿,科尔沁格格就没个好名声,眼下已经不仅仅是名声的问题,她连名节都坏了,待字闺中却破了身,破她身的还是老九府上的奴才秧子……不厚道的说一句,一定要娶她才能得到科尔沁的支持,兄弟们能齐刷刷放弃科尔沁,凭什么闹这个笑话?委屈自己捡这个破鞋?

    这是真心话,只是他没老九老十那么厚的脸皮,说不出口。

    思来想去好不容易谁也不得罪的说辞,斟酌着正要开口,却让等厌烦的胤禟抢了话。

    胤禟偏头看了跪在旁边的老八一眼,促狭道:“这有什么可想的?难不成八哥你是真看上那不要脸的东西,只是怕娶回去惹人耻笑?”

    他说完迎面飞来几本奏折,抬头一看皇阿玛已经气炸了肺。

    得,得,不说了。

    闭嘴行吧。

    谁爱接手谁接去,左右赖不上他,他也闹够了。

    康熙没再给老八表达心意的机会,摆手让他们滚,都滚,去慈宁宫跪着,跪到太后醒转过来。

    “谁再刺激太后朕非得扒他一层皮,尤其是你,老九,不许在慈宁宫胡说八道,别忘了太后是哪里人。”

    胤禟恨不得指天发誓:“皇阿玛您还不知道儿臣?儿臣就是想着不能欺君,这才在您跟前说说心里话,到皇祖母那头哪能这么实诚。”

    听他这话,康熙一点儿也不欣慰,只觉得血气翻涌得更厉害了。

    这话明摆着是说他不是故意在踩低图门宝音,对方在他心里就有那么不上台面。

    不仅是倒霉格格,还是不要脸的东西。

    果然,没事就不能召老九进宫来,也不能让他随便吐露真心话,听得多了非得英年早逝。

    ……

    老八老九老十齐刷刷跪去慈宁宫,而他们这些论调也悄然传了出去,是没到人尽皆知的地步,在宫里有些根基的都听说了。

    尤其太子,因为亲眼目睹了巡捕衙门前那场闹剧,他对这事格外关注,当时就吩咐底下人警觉着点,听说了什么赶紧报来。这道指令让他开了眼界了,三兄弟气晕了皇祖母,得了皇阿玛劈头盖脸一顿骂,被骂的最惨的看似老九,引火烧身的分明是老八。

    传回来的消息让胤礽沉默许久,他真诚的感谢了老八,亏得有他抢着插手,当时他要是不管,作为储君自个儿少不了要站出去,总不能由着胤禟胡闹。

    胤礽想着假如老八真把自己坑进去了,他回头就去庙里供一盏佛灯,替他祈福。

    万一不幸真当了接盘侠,那再给他挂个长生牌好了。

    八弟妹和科尔沁格格这样的奇女子,遇上一个就已经是造了孽,两个一块儿迎回去简直要折寿。

    胤礽觉得眼下宫中鸡飞狗跳不是掺和进去的时机,还是等皇阿玛消气,晚些时候露面。他照常去赴了索额图的约,准备借这回将事情摊开来说清楚。

    与此同时,胤禟等人已经跪到慈宁宫去了,他们跪了半个时辰太后就醒转过来,睁开眼还有些晕,突然想起先前听到的,又要背过气去,幸而守在床边的嬷嬷反应快,拿过太医留下的小瓶,拔开瓶塞给太后嗅了嗅,清凉的气息窜进鼻翼,一路进到心里,太后这才撑住了没再倒下。

    陪在屋里的淑惠太妃赶紧坐到床边来,亲自往她身后垫了两个软枕,并握住她的手说:“阿姐消消气,别为后生晚辈做下的糊涂事气坏了自己。”

    太后从嬷嬷手里拿过巴掌大的药瓶,又嗅了几下,缓过劲儿来,方才问:“同哀家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一干奴才齐齐摇头,淑惠太妃想了想,说:“你晕过去之后,皇上召三位阿哥御前回话,说了什么暂且不知,之后他们就跪来慈宁宫,到底怎么回事,我也不过听了个囫囵,不甚了了。 ”

    太后脑仁生疼,又问:“图门宝音在哪儿?”

    “皇上怕吵着你,让底下奴才送她回房去了。”

    这事源头在图门宝音身上,太后虽然不想见她,却不得不见,总不能真的放任不管,由她搞坏整个科尔沁的名声。毕竟名声是最重要的,一旦坏了,往后大清皇室岂会再聘科尔沁女子?

    “带她过来,哀家有话问。”

    不多时,心腹嬷嬷就回来了,身后跟着图门宝音。

    甫一见着太后,图门宝音就像找到了主心骨,她扑到床边跪下,嚎啕道:“您可算醒过来了!您可得为宝音做主啊!”

    毕竟是娘家人,哪怕隔了一层,不是嫡亲,太后对图门宝音一贯不错。

    不是不知道对方个性偏执,只是没想到她能闯这么大祸。

    比起太后,淑惠太妃就冷淡得多,常言道,真心方能换真心,她见过这位格格两回,感觉很不好。瞧瞧,阿姐让她气晕过去,醒来之后听她说的第一句竟然是求太后做主。

    哪怕虚情假意也好,难道不应该先关心关心?

    淑惠太妃心中不豫,倒是没说什么,只是拍了拍阿姐的手。

    太后对图门宝音原就没什么期待,见她如此,也不伤心。她急切的想知道今儿个到底发生了什么,遂单刀直入问了出来:“说吧,从头到尾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图门宝音面露迟疑,她本想栽赃胤禟,又想起胤禟说的,他已经拿住证据。

    因为着急,她所作所为并不高明,原想只要能成,胤禟就得咬牙认下,哪怕不看太后和科尔沁的面子,为了全八尺男儿的尊严他也得把事情遮掩过去,总不能让人知道九贝勒爷被人上了。

    图门宝音不知道的是胤禟天生没脸没皮,哪怕真让她得手了,剧本也不会顺顺利利走下去。

    眼下的问题是,她迷错了人,还把自个儿搭了进去。

    说谎撇清关系?

    太后又不可能只听她一面之词。

    那说实话咯?

    万一太后撒手不管又该如何?

    她眼神一个飘忽,就被太后看破了心中所想,太后脸色又冷了一分:“说实话,但凡有一句敷衍,本宫再不管你。”

    听这话的意思,太后是想帮她的。

    图门宝音这才定了心神,她又安慰自己,她爹是科尔沁王公,她哥是科尔沁贝勒……她不是任人揉搓的阿猫阿狗,她出不了事。

    之后,她就从头到尾把事情捋了一遍。

    只怪在红川瞎了眼,一颗真心所托非人,她为胤禟付出这么许多,胤禟如此凉薄。

    图门宝音的叙述里夹杂了很多主观感情,在她看来,胤禟是盖章的负心汉,他福晋俨然就是大清第一妒妇,是妒妇也是毒妇。

    她说明的重点在于,即使自己做得不对,胤禟也太丧心病狂。他明知道自己有企图,还推了底下奴才出来,让她堂堂科尔沁格格同个奴才秧子成了好事。这么过分他还不觉得亏心,竟敢把事情闹到人尽皆知。

    说着,图门宝音就抽噎起来:“在巡捕衙门前我丢尽了脸,要不是胤禩施以援手,他能拉我去游街,吵得满京城百姓都知道。”

    太后:……

    淑惠太妃:……

    旁听的奴才:……

    我去这是哪儿来的疯子?

    你自甘下贱之前就没想过后果?

    什么叫九贝勒明知道你会对他下手竟然推奴才挡枪?

    九贝勒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九贝勒不背这个锅!

    更可怕的是,他们竟然从这番脑残言论里听出了浓浓的情谊以及荡漾的女儿心!

    没错!

    八贝勒被盯上了!

    没有一点点前兆她就移情别恋了!

    听这个话,她不仅要问九爷讨公道,还要让太后娘娘做主指婚八爷!

    分明还没到本命年,八爷咋就那么倒霉呢?

    太后心力交瘁,她恨不得晕死过去,再不想管这事,图门宝音还在哭:“九贝勒好黑的心,他这么算计我,我怎么嫁人?太后娘娘,您可得替宝音做主啊!!!”

    要不是皇太后的身份使她没法像乡野泼妇一样破口大骂,这会儿图门宝音保准已经被喷了个狗血淋头。太后几度想要昏厥,到底撑住了,她看也没看图门宝音,指着门口的方向:“滚出去。”

    图门宝音正在抹眼泪,没料到太后会这么说,她表情有些错愕,看起来非常滑稽。

    不等她再闹,淑惠太妃按着太阳穴说:“太后娘娘需要静养,去两个人送她回房。”

    这真是一本烂账,平心而论,哪怕再气,要是事情没闹大,她们的确是想遮掩过去,都是为了科尔沁。然而事情已经闹开了,眼下还能怎么办?

    重要的不是图门宝音,到底怎么才能让科尔沁抬起头来?至少不那么尴尬。

    任凭太后阅历再广,一时之间也想不出法子。

    淑惠太妃也无奈的很,哪怕早看出图门宝音心性不好,也没料到她有这魄力,竟然敢对胤禟下药。要是其他哪个皇子倒还好说,唯独老九老十,最抹得开脸面,你想让他捏着鼻子认下,做梦也不可能。

    怎么办?

    她们想不出办法,只能使个苦肉计,请皇上拿主意。

    皇上身居高位想事情周全,总不会像她们这样束手无策。

    太后打发三位阿哥退下,同时使人去九贝勒府,请九福晋进宫来。又交代说,假使那头问起,就回她太后身体不豫,让她去慈宁宫陪着说说话。

    本来召的是宝珠,因为听说太后贵体欠安,四福晋七福晋十福晋也很担心,就跟着一道进了宫。太后任凭几个孙媳妇关心自己一通,闲聊几句,就屏退众人,说要同宝珠单独说话。

    她毕竟不像图门宝音那么厚脸皮,她老半天没开得了口,之后才说了一句:“是皇祖母太纵容她,皇祖母对不起你。”

    这话宝珠万万不敢受,她赶紧应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孙媳不太清楚,只知道,哪怕格格真做了错事,也同皇祖母无关,哪能让您替她受过?”

    太后真是伤心不已。

    科尔沁就没有这么通透的好姑娘。

    她的家乡啊,她无论如何都要庇护的家乡啊……真是寒了心了。

    太后有些私心,心想胤禟疼宝珠,只要宝珠抬抬手,至少胤禟那边容易过去。宝珠猜到太后召她进宫是为这事,说真的,她没有怨气,相信胤禟也没有。

    要说起来,他们没受什么害,也就是让科尔沁格格糟蹋了上好的书房。

    太后豁出去老脸想尽量缓和,却没想到,图门宝音又干了件大事。

    到底是巧合还是老天爷帮她不好说,她方才发现在巡捕衙门同八爷抱一起的时候,八爷袖子里揣的香囊落她身上了,这香囊闻着没半点香气本就古怪,让胤禩揣在袖袋里更没道理。

    图门宝音就跟开了挂似的,径直给他拆了线,然后就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