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闹剧

【书名: 福运宝珠[清] 115.闹剧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宝珠与图门宝音那番争执被小太监收在眼底, 隔得老远他也没听清楚,只能从神情推测一二。宝珠总是笑着, 非常得体, 倒是科尔沁格格……就和大家想的一样讨人嫌,她拉长脸追出来, 让人等等时很不客气。

    小太监不敢在太后跟前议论贵人,背地里却没少为她宣传,遇上走得近的总要提一嘴,不当差聚众赌牌时也没忘记拿出来说说。

    “今儿个九福晋进宫来知道吧?就在慈宁宫里,那位格格咄咄逼人, 福晋从头到尾没搭理她, 眼里压根就没这人。”

    他起了这个头, 在别宫当差的立刻来了精神,赶紧追问说:“太后娘娘是个什么反应?”

    小太监分外享受成为人群焦点的感觉,他吊足了胃口才揭秘说:“科尔沁格格尴尬成那样,在屋里伺候的都装鹌鹑生怕一个闹不好让她惦记上,太后娘娘真就没反应, 只低头逗弄小阿哥。后来福晋看时辰差不多说要回府,科尔沁格格追着她出去,说有事商谈,还屏退了左右,我隔得老远看她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倒是福晋, 从头到尾都很端庄大气, 没改过脸色。”

    听听,还有什么不明白?

    “分明是亲九福晋的,还装出说公道话的样子,我却不信科尔沁格格这般不上台面。”

    不信的毕竟是少数,多数人亲眼目睹过九福晋风姿,也听说过木兰春蒐闹的笑话。

    “却不知太后娘娘到底怎么想,是不是要为她撑腰?”

    “再怎么不上台面也是科尔沁人,这事十有**差不离。”

    “这么说九贝勒府要添侧福晋?当真有热闹瞧了。”

    其实还没说尽兴,也知道不能再议论下去,要是给人听去恐怕会惹祸上身。同时他们心里明白,皇上并不赞同此事,否则早就该下旨赐婚……贵妃娘娘也是一样,贵妃娘娘太疼九福晋,不似别家婆媳貌合神离。最关键的是,他们看不出九贝勒爷对科尔沁格格有丁点情谊,他自个儿要是乐意,这事简单,他不乐意,那就有意思了。

    胤禟当然不乐意,听宝珠说图门宝音要来府上做客,他当即建议避开休沐日,真不想同对方见面。

    宝珠不疾不徐给狼崽子梳毛,听胤禟叨叨半晌,却没采纳他的提议。

    “你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再说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挑着休沐日请她,她没见着爷回头还要生幺蛾子,不若给个机会,看她想怎么着。”

    宝珠说着,就召冯全到跟前来,使他给四福晋、七福晋递话去,下个休沐日请两位嫂嫂登门小聚,还吩咐他,假如问起,就明说府上招待图门宝音格格,怕排场太小显得寒酸,邀几位福晋作陪。

    冯全真不止跑这一趟,宝珠想着两位嫂嫂都是和气人,心说还得有个性子泼辣敢做敢言的,又邀了康亲王福晋。康亲王福晋一口应下,笃定说会来。胤禟又说赶明给老十通个气,让他带其其格来,算上宝珠就有五位福晋压阵,这样面子算是给足了,任谁也挑不出错。

    宝珠想着也差不多,人再多就显得隆重过头,有挤兑之意,眼下正好。

    后一日,宝珠又进宫去,她想着给额娘道贺的应该已经消停了,就让小兔崽子们过去卖乖,看蠢儿子趴在额娘身上闹得很开心,宝珠将昨个儿慈宁宫那段挑拣着说了。

    贵妃倒是没甩脸色,只是眼神有些危险。

    “她说要去你府上做客,你怎么回?”

    “我看她蹦跶够久了,想着一次解决了也好,就定了下个休沐,想瞧瞧她到底有什么算计。”

    贵妃已经知道宝珠不是凡人,心想要坑她也不是容易的事,就没阻拦,只提醒说仔细些,别马失前蹄着了她的道。宝珠仔细听着,逐一应下,又说是不是还得走一趟慈宁宫,给递个话。

    听她这么说,贵妃就抛来个“你是蠢蛋”的眼神。

    “宛秋你去,替九福晋传个话给科尔沁格格,请她下个休沐过府一聚。”

    看小宫女退下去了,贵妃招宝珠到近前。

    “你是什么身份?还干起跑腿的活,岂不平白惹她笑话?听额娘的,心里有所求才需八面玲珑笼络人心,咱们什么也不求,遇事就图个乐,你痛快就成,管她处境如何。”说着宜妃又忍不住一声冷笑,“早先就了结的事,却遇上这么个冥顽不灵的,打着陪伴太后的名义进京来,真当别人是傻子?追着爷们跑不要脸的东西,本宫看她是嫌科尔沁风光太久,变着法想堕一堕名声。”

    宝珠也很无奈,太后娘娘就是科尔沁人,她睿智并且明事理,可怜后辈之中出了这么号人物。

    接到宛秋传去的消息,图门宝音喜上眉梢,心说算她识趣。

    休沐日好啊,听说九贝勒非遇事不往外跑,只要不太倒霉,那天去总能见着他。

    图门宝音仿佛忘了胤禟当初甩下的冷脸,她已经在琢磨要怎么打扮才能将九福晋比下去。

    早听说她名声好,结果也是个名不副实的,笑里藏刀简直坏透了。

    ……

    那日就像宝珠预想的一样精彩,图门宝音进门用了半盏茶,就说想四处看看,宝珠主随客便领她们转了一圈,挑拣着介绍了几处,又说起令胤禟倍感自豪的院名。

    趁这个功夫,图门宝音大致摸清了贝勒府的结构,她锁定了胤禟的吃茶看书的地方,就准备逮着机会就溜去碰碰运气。

    这时宝珠说起府上的标志景观红叶湖,方才踏上湖心亭,图门宝音就说她怕水,才在湖上头晕。

    说句良心话,她晕得很假,这借口有够不走心。

    大家都看出来了,都没点破,宝珠说那不如换个地方,图门宝音难得那么善解人意,说不用管她,她去厢房歇会儿。

    假如先前还有不明白,这会儿都明白了。

    她是准备往胤禟房里歇。

    看是看出来了,倒是没人拦着。她们心照不宣,都想看胤禟遇上这等活色生香的美人是个什么反应,不顾她衣衫不整直接把人丢出门外?还是一刀劈了这不要脸的?

    结果真挺出人意料,哪怕料想到要出大事,也没想到能闹得如此轰轰烈烈。

    图门宝音自大又任性,她心底里也知道,胤禟不喜欢自己。

    世上有那么一种人,生有反骨,你越不从她越来劲儿,图门宝音就是其中一个,她想到真情流露不好使,进京之前就备有半截迷香,并不是等同于蒙汗药的那种,按照科尔沁传说,它不仅能催情还能致幻,其实没有任何味道,却能让你把面前的人看成此生挚爱,传说是长生天赐给痴情种的,解药有,是生长在映月湖边一种不起眼杂草的叶子,她为了占据主动,也带来了。

    按照图门宝音的预想,她回头还得应付前来抓奸的,须得演一场大戏,不能过于沉迷,故而在确认书房里有人之后,她将解药含在舌根下,引燃迷香,将迷烟从半开的窗户吹进去。

    怕被里面的人看见,在确认用量足够之前,她都没探头。

    本来,皇子书房那是重地,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就冲这一点,里头的人就该是胤禟没跑,再者,假使真有什么意外,万一不是他,自个儿又不是走一步喘三喘的娇娇贵女,既没中药,临时跑路也来得及。

    怎么想都万无一失,她却忘了,只要是遇上宝珠,凡事都有意外。

    胤禟带着老十去演武场那边比划去了,他俩商量着顺便训一训狼崽子……带回京中两个多月之后,再管灰妞叫狼崽都不合适了,因为奶管饱肉管饱的关系,三只可说是一天一个样,长得很快,哪怕还没到庞然大物的地步,比土狗已经胖出两圈。

    胤禟想着再放纵它们,往后笃定养成狼中胖子,近来可劲在折腾。

    他本人到演武场浪去了,还留了个亲信在书房里,帮忙处理一些琐碎的事。

    胤禟因为不站队并且没有夺位之心,他的书房里真没啥拿得出手的秘密,虽然轻易不让人往里闯,真闯进去你也翻不出啥有用的东西来。他平素不爱管芝麻绿豆的小事,不重要的都是让亲信帮着过一遍,他只翻来看看,确认无误就照那么执行。

    今儿个也是一样,他在演武场同老十拆招,留了亲信在书房做事。

    也不知道是见什么鬼了,图门宝音正巧抓住院里没人的那个瞬间,又在没确认身份的情况下将迷烟吹了进去,她的解药还莫名其妙的失效了。

    觉得事情成了,她熄了香推开书房的门进去,看到的果然就是胤禟。

    而这位“胤禟”看到的是宝珠跟前活泼可人的半夏小姐姐。

    一开始对方还有理智,知道不能在爷的书房乱来,然而再强大的理智都抵不过药性,不多时,他俩就沉醉了,郎有情来妾有意,空气急剧升温,整个书房里溢满了蠢蠢欲动的暧昧。

    图门宝音伸手解开盘扣,这个动作让仅存的理智彻底崩塌。

    不多时,书房里就传来暧昧的喘息,在明德院当差的两人许是吃坏了肚子,突然一阵绞痛,赶紧跑去恭房。等问题解决了,身上舒坦了,他俩回来,就听到让人脸红心跳臊得慌的呻/吟声,还伴随着不要脸的骚话,那声音不是爷的!

    两人当即白了脸,其中一个守在院门口,另一个飞奔去演武场,请爷过来瞧瞧。

    胤禟正在兴头上,看狗奴才飞奔似的闯进来,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就让他赶紧去书房,去书房看看。

    胤禟本来很不耐烦,想到今儿个府上来了个不速之客,心说该不是她搞了事吧?

    这么想着,胤禟风风火火往明德院去,老十觉得有乐子瞧,赶紧跟上。

    也就刚走到院门口,已经听到里头不要脸的嗯嗯啊啊。

    老十双眼等得溜圆,心里一阵我草。

    “在九哥书房干这事,真有种啊!”

    这不是胤禟做的局,只能说因果循环报应上身,他已经猜到里头十有**是图门宝音和正在处理事情的亲信,心里存了看热闹的心思,同时咬牙切齿恨不得一把火把明德院烧了,这污秽地儿打死他也不想再踏足。

    胤禟蔫坏,既然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他本来应该帮着遮丑,可他偏不!

    非但如此还一脸暴怒:“去两个人,把里头那下流胚子给爷拖出来!”

    侍从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想出这个头。

    胤禟一脚往身边那人踹去,踹了他一个趔趄:“怎么!爷还使唤不动你们?!”

    看他当真动怒了,底下奴才哪还敢耽搁,赶紧去踹了门,一踹开那可真是开了眼界了,里头那不是今日上门的贵客?远上京城追他们爷的科尔沁格格?

    我的天!坏菜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