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立誓

【书名: 福运宝珠[清] 113.立誓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近身特工     宝珠琢磨着是该往慈宁宫去一趟, 先前忙着装病,有些日子没见太后,又想起太后使人送了不少滋补身体的名贵药材来,她还没答谢过。

    宝珠一边想事情, 一边护着胖儿子不让他们往外翻, 瞧她眼神有点呆,胤禟伸出手来晃了晃:“在想什么?”

    “在想遇到图门宝音格格该摆怎样的姿态。”

    胤禟挑眉:“就这?”

    宝珠颔首, 不疾不徐应说:“她进京之后就被皇祖母留在慈宁宫, 应是很讨皇祖母欢心的,于情于理都该给几分薄面。我又担心爷太招人,使她一见误终身,至今念念不忘……若是那样, 纵使我有心相让, 恐怕也要生波澜。走到那一步, 我让她显得我软弱可欺,不让她又有些咄咄逼人。”

    听到这儿, 胤禟笑了。

    他心说福晋怎么能这样可爱, 还一本正经的为这个纠结。

    宝珠很认真在分享自己烦恼的事, 却见胤禟笑得荡漾, 她不禁有些懊恼, 觉得不该同这不正经的家伙说太多, 阿玛说过, 车到山前必有路, 船到桥头自然直, 了不起就走一步看一步呗。宝珠抱起手脚摊开睡得喷香的阿满,想往湖心另一座飞仙亭去,不同这恼人的坐一块儿,顺便还把阿圆阿寿这俩能闹腾的留给他。

    胤禟猿臂一展,搂着宝珠纤细柔韧的腰肢,将她揽进怀里,坐自个儿腿上。

    起先宝珠还挣扎,察觉到臀部以下大兄弟已经精神抖擞站起来了,她浑身一僵,紧接着脸儿爆红。

    宝珠尽可能不去刺激他,胤禟还臭不要脸一声呻/吟。宝珠回过头瞪他,那娇俏模样看得人满心火热,胤禟兴致越发的好。

    “色胚!”

    伴随她这句俏骂,横在腰间的手臂收得更紧,大兄弟张牙舞爪彰显它存在。

    胤禟臭不要脸蹭了蹭,而后满足的喟叹:“爷恨不能与福晋时时相好,见着福晋就做不成正人君子,只想做个下流胚……真是中了你的毒。”

    听他越说越不像话,宝珠侧过身想捂他嘴,一侧身就看见阿圆阿寿天真的眼神,他俩满是好奇盯着阿玛额娘,瞧额娘看过来,伸出手就要抱抱。

    宝珠羞得无地自容,她使劲挣了两下,想从胤禟怀里出去。

    这下动作之刺激,胤禟险些把持不住,只想就地把人办了。

    他声音低沉得不像话,贴在宝珠耳边说:“爷真要忍不住了,心肝别闹。”

    宝珠也知道大兄弟是越蹭越精神,要是平时,她笃定忍着等胤禟消停,可这会儿是在青天白日之下,在湖中飞仙亭里,还有两个胖儿子目不转睛盯着看……她要是忍得住,这脸得有多厚?

    她又尝试着想要挣脱,几下就将胤禟心里那簇小火苗撩成熊熊烈焰,烧得他再也忍不了,扣着宝珠一只手往大兄弟跟前放,隔着长裤就撸了一发。

    等到彻底释放,胤禟才松开手,本以为宝珠会立刻弹开,却不想她还是坐在自个儿腿上半天没动静,胤禟圈着将她转过来,面对自个儿,只见泪珠子啪嗒啪嗒往下掉,她哭得好不可怜。

    她哭得很好看,胤禟却顾不得欣赏这楚楚可怜的美,他心里揪着疼,恼自个儿没分寸瞎闹,竟然将捧在心尖尖上疼的宝贝闹哭了。

    他将宝珠扣进怀里,让她贴在自个儿胸前,伸手在背后笨拙的拍了拍。

    “爷不对,爷错了,心肝别哭。”

    他这么哄着,宝珠那眼泪掉得更凶,立刻就让他衣襟濡湿一片。

    胤禟引着她往自个儿脸上抽:“是我不对,你打我,使劲打。”

    被他执起那手就是方才隔着长裤同大兄弟相偎相依那只……宝珠用了点劲挣脱,同时坐直起来盯着胤禟。

    “我是你明媒正娶的福晋,不是八大胡同里的女人。”

    “你想要就要也不怕让人看见,你不怕丢人我还要脸,半点也不尊重我,你混蛋。”

    说着泪珠子又往外涌,胤禟在她额头上亲了亲,被宝珠推开,他又贴过去吮了吮眼泪。

    咸的,吃进嘴里有些发苦。

    胤禟的确是随性惯了,他在房里就是这样的,从来没个正形。

    毕竟跟前没留人伺候,动作那么小外加周围连个鬼影也没有能让谁看去?

    没想到会把宝珠气成这样。

    瞧她哭的伤心,胤禟也不知道该怎么哄,就捧着宝珠滑嫩的脸,温声细语道:“这么说不是在剜爷的心?爷对福晋真心一片,含着怕化了,捧着怕摔了,平素只恨疼你不够,哪有半点亵玩之意?这回是爷错了,罚爷睡两天书房也好,再不然爷给写一纸保证书,往后咱关上门亲热,在外头绝不乱来,要是乱来就让老天爷罚我不举……”

    听他越说越不像话,宝珠赶紧捂他嘴,胤禟拿舌尖在宝珠手心里舔了舔:“好福晋,别气了。”

    宝珠的确已经消了火,只是有些恼,就在胤禟肩上蹭了蹭,把滚在脸上将落未落的泪珠子擦干,瓮声瓮气说:“你就是吃准了我心软,怎么有你这样坏的?”

    胤禟勾唇,把宝珠抱紧些,他方才紧了紧手臂阿满就睁大眼看过来,瞌睡被打断,小胖墩满身怨气。

    方才他俩闹的时候,宝珠一直单手搂着阿满,没放下来,这么揉来搓去哪怕是头猪也得让他们闹醒了……阿满小阿哥一忍再忍,实在没忍下去,他猛一口肯在胤禟食指上,拿新长出来丁点大的乳牙磨了磨,复又呸呸吐出来,泄气的趴回宝珠怀里。

    闭眼之前还瞥了蠢爹一眼,那里头满满都是警告——

    你莫搞事。

    瞧他小大人似的,宝珠就觉得好笑,遂从胤禟腿上站起来,在儿子嫩嫩的胖脸上亲了亲,抱着往回走。

    走了两步,她才回头对胤禟说:“自个儿收拾收拾,别忘了那两个小祖宗,收拾好了把他们抱回来。”

    宝珠说完就走,胤禟则是低头看了看裤裆。

    他方才将子子孙孙射了一裤裆,前头这一块有明显濡湿,索性同宝珠磨蹭的时候将衣摆蹭到一边,没沾上浊液,只要将衣摆放下,遮一遮也看不出什么。

    胤禟站起来试了试,的确可行,他选择忽略底下黏腻的感觉,抱起阿圆阿寿就往前追,追着宝珠回到朱玉阁。回去就听见宝珠吩咐说:“你们爷流了一身汗,等着沐浴,去打水来。”

    胤禟心里美,心说可算把人哄回来了,没“割地赔款”。

    他方才这么想,又听宝珠吩咐说:“你们爷准备挑灯夜读,今晚就歇在书房了,明晚也是。”

    ……

    胤禟恨不得抽自个儿一巴掌,让你嘴贱!

    他今晚就把“小不忍则乱大谋”写一百遍,往后定要记得,别为了一口肉汤放弃满汉全席。

    当晚宝珠同三个胖儿子睡的,难得没被折腾,一早起来她就神清气爽。倒是胤禟,过去这一年多他都是抱着宝珠睡,突然分开,能睡得香才怪。

    他早上起来就发现,自个儿将薄被拧成麻花抱在怀里,趁着伺候的奴才没发现,他赶紧翻身起来。不多时就听见赵百福的声音,问他可起了,胤禟应了一声,就有婢女端着铜盆捧着朝服进屋里来。

    胤禟顺手抄了本册子朝赵百福砸去:“谁让你放她们进来?都给爷轰出去。”

    几个丫鬟是揣了些心思,面对这等出身高贵模样英俊并且会疼人的……要想不动心真的难。难得福晋和爷闹脾气,她们心思就活络起来,想说能不能趁虚而入,要是能在爷心里占一席之地,那真是熬出头了。

    谁能想到他始终如一,背地里也和在福晋面前一样,正直到使人忍不住怀疑以前那个荤素不忌送到嘴边就吃的胤禟是不是她们幻想中的。

    真的存在过吗?

    底下奴才胡思乱想的时候,胤禟已经收拾妥帖了,他囫囵喝了碗清粥,眼看着时间差不多,还往朱玉阁走了一趟,看过福晋并三个胖儿子这才出门。

    至于宝珠,喂小家伙们吃饱之后,还给偷溜进来的灰妞梳了梳毛,之后才想起昨个儿得了赏,让天冬将流霞锦拿来,她掐了掐长短,裁下大小等同的四块,每块将将好能做身衣裳。

    将四块叠好,分装进锦盒之中,又召冯全到跟前来,使他送去富察家,给额娘并三位婶娘。

    做好这些,宝珠就盘算着今儿个带儿子进宫去给太后请安。科尔沁格格既然来了京城,并且是为胤禟而来,她们迟早都要见面,一味避着没意思。

    那头冯全半点不敢耽搁,赶紧将东西送去富察家,他当着索绰罗氏的面交到嬷嬷手里,也没忘记福晋交代的话——

    索绰罗氏拿到就打开看了,一眼看出那是千金难求的流霞锦,她既感动,又觉得送回来岂不是糟蹋,裁成衣裳给宝珠穿才不算辱没它。

    既然是闺女的心意,索绰罗氏也没让冯全拿回去,而是让他坐下来喝口茶,同时吩咐嬷嬷将老爷并几个儿子寻来的稀奇玩意儿装一装,让他捎给宝珠。

    她还问了闺女并三个外孙的情况,得回复说一切都好,福晋早就病愈了,小阿哥也很壮实,胃口极好,这才放下心来。

    至于胤禟,从头到尾没人提过,等冯全捎上东西并且领了赏回去,索绰罗氏才吩咐底下奴才往马齐马武李荣保府上去,请三位弟妹过府。

    等马斯喀回府,索绰罗氏还说呢,说贵妃娘娘能赏下流霞锦给宝珠,看来是很喜欢她。这么好的料子她留着自个儿作衣裳多好,怎么还往娘家拿,不知道贵妃娘娘性子如何,万一不高兴呢。

    索绰罗氏和宜贵妃娘娘的确没啥往来,哪怕每年都要进宫好几回,也只远远见过,并不熟稔。

    她听说这位是率直的性子,有话直说,心无芥蒂。

    又担心传言不可信,知人知面不知心。

    看她纠结半晌,马斯喀摇摇头。

    福晋脑子是好,就是容易想太多,先前皇上力排众议让女眷们同去祭天,明摆着是知道自家闺女有些门道,当日的确求下雨来,皇上信了他们宝珠是得上天福佑之人,有这么大一座靠山,还怕什么?

    甭管贵妃是不是真疼宝珠,都没什么妨碍。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