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应验

【书名: 福运宝珠[清] 109.应验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活色生枭不死佣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近身特工     康熙忙得焦头烂额, 再不下雨他真是要顶不住了。同样是天灾,干旱比洪水比地动还要折磨人, 至少洪水来得快去得快, 地动也不过就那么几下颠簸,这要是天不降雨, 百姓就得绝收, 粮商笃定要趁机大发国难财,哪怕收拾了他们, 清缴上来的陈粮能吃多久?少吃两口饭倒还不妨事,没水喝又该怎么办?

    事实上,宫里已经着手应对干旱, 内务府在康熙的授意下颁布了限水令, 按照品阶不同, 宫中贵人每日可分得定量的干净水,梳洗沐浴就从这里出,不会额外多给,让各宫娘娘算着用。

    深宫内院的女人, 想的是怎么笼络君心,盘算的是怎么才能有个皇子傍身, 为娘家谋利都是偶尔, 至于天下大事, 与她们何干?

    宝珠还能从胤禟这里听到一些, 她们直到限水令下来, 都没意识到已经很长时间不降雨, 也没想过这事多严重,充其量不过感慨一声,今年温度升得真快,不冷不热的日子没过几天,就这么晒人了。

    热起来之后,一日不沐浴就感觉身上一股馊味儿,那点水,压根就不够她们用。私下抱怨的不少,因为想到限水令必定是得皇上首肯才能推行,敢嚷嚷出来的不多。东西六宫那么多妃嫔里头总有几个脑子发育不健全的,听说被翻了绿头牌,她们就嚷嚷说水不够使,让底下奴才多抬两桶来,宫里的井都枯得差不多了,要用水就得从内务府拿,内务府不给,几位娘娘吵着要找皇上评理,说内务府看她们身份低,有意为难。

    这一闹,就把自己闹失宠了,康熙指着她一顿训,说四妃都够使,就你不够使,你从头到脚是金镶玉的?穷讲究什么?

    ……

    至此,宫妃才明白这年的旱情有多严重,虽然想到省一些能在皇上跟前卖个好,可甭管怎么精打细算她们至多不超出,真省不了。

    你说少沐浴几回?

    说得容易,你三五天不洗,不怕被翻牌子?

    在各方努力之下,宫里头的用水量小了很多,可节流不是根本,开源才能解决问题。康熙正为这事烦心,就听说胤禟求见,考虑到胤禟每回进宫都搞事,起初康熙不想见他,梁九功亲自出去给胤禟回话,说万岁爷正忙,让他有事就呈上奏折,没事赶紧走。

    胤禟觉得他大概知道岳父每回进宫的遭遇了,笃定比自个儿好不了多少。

    要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回头再说也无妨,想想他要禀报的内容,要真这么走了,回头皇阿玛也得削他。这么想着,胤禟满脸沉重,他让梁九功凑近点,低声道:“真有急事,十万火急。”

    梁九功稍有迟疑,胤禟又是一阵催:“傻愣着作甚?赶紧给本贝勒传话去。”

    行行行,看在十万火急的份上,梁九功又跑了一趟。他照原话说给康熙听了,还补充说,看九贝勒的神情不像是在说笑。

    康熙心想胤禟虽然是个游手好闲的事儿逼,好歹也有良心发现的时候。比如战车改良,又比如草胶一事,他都贡献卓著。或许真有要事,这么想着他略一颔首,宣胤禟进殿。

    胤禟进来之后就是一个五体投地,他结结实实行了个大礼,然后才苦大仇深的开了口:“有件事,儿子压在心里很长时间了,不敢往外说,今儿个进宫来,想问皇阿玛讨个主意。”

    看他这没出息的样子康熙就一肚子气,他拧着眉头让胤禟起来,站稳了慢慢说。

    胤禟倒是站起来了,他稳着没开口,反而是瞄了殿内伺候的奴才一眼。

    看他像是真有秘密藏着,康熙就看了梁九功一眼,梁九功亲自把人带了出去,并守在外头,殿内只余他父子二人,胤禟这才说起正事。

    “儿子今日进宫来,是为旱灾。”

    说到这个,康熙就不免烦躁,他进来日日召朝臣南书房议事,商议的就是如何抗旱,皇城根下都骚动起来,更别说那些天高皇帝远的地方。

    前朝余孽一直没清干净,再继续旱下去,他们笃定要拿这个作筏子煽动人心,这股势力不算大,看他蹦跶心烦。

    听闻胤禟想说这事,康熙心里有些期待,指望他能给出一二点可靠的建议,又觉得恐怕只是一堆大空话,根本问题得不到解决,做什么都是小打小闹。

    哪怕打过好几遍腹稿,真正站在这里,胤禟还是有点紧张,他将左手负在身后,握了握,而后才说:“自打旱灾来袭,儿子就没睡过一天安稳觉,有件事,早就该说给皇阿玛知道,因为种种原因拖到今日。”

    康熙心里一闪而过很多念头,瞧着倒是不声不响,只道:“堂堂男儿,扭捏个什么?有话直说。”

    胤禟没直接挑明,反而问道:“听说京中十有九家水井枯了,哪怕没枯,也几欲见底,可有此事?”

    虽然对外是报喜不报忧,当着亲儿子的面,没什么可隐瞒的,康熙颔首:“确有此事。”

    得了这句准话,胤禟只想嚎啕大哭——

    “老天爷啊!你真看得起我!”

    他嚎完这一嗓子,这才委委屈屈解释说:“近来满朝文武都在议论旱情,儿子只当他们小题大做,听他们说土地开裂又说要渴死人了,我还担心皇阿玛被蒙蔽!我府上那汪湖水丁点也没少,井里也好好的,您说他们是不是瞎胡闹?”

    康熙一颗心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撑着御案猛力站起,急急问道:“你府上一如往常,此话当真?”

    “真啊,怎么不真?儿子感觉不对就让福晋装病,又找机会去别家看了,这才确信我府上的情况不一般,本来想立刻进宫说给皇阿玛知道,就听到那些对太子二哥不利的谣传。儿子心想这也是个机会,看那些图谋不轨的要生什么幺蛾子,又藏了一手,就藏到今天了……”

    说真的,哪怕理解到他的良苦用心,康熙也恨不得劈头盖脸喷他一通。

    你个蠢货,知不知道事有轻重缓急?

    那些个包藏祸心的晚点收拾也无妨,他跑得掉?

    眼下宽慰百姓解决旱情才是当务之急。

    按照他的说法,少说半个月前就确信的事,今天才报上来,这简直……简直气死个人。康熙险些原地爆炸,他赶紧安慰自己说这是好事,虽然知道得晚了,若真如老九所言,那真是天大的好事,可以说是近一个月来最好的消息。

    父子二人合计一番,当晚,康熙悄悄去到九贝勒府,亲眼见过那汪湖水,他才彻底放下心来。

    眼下家家户户井都枯了,胤禟府上这样明显反常。

    康熙就想起前些时候自己琢磨过的事。

    都说老九福晋福气大,恐怕很有些来历,他不相信,觉得太子妃和他塔喇氏怀孕很大可能是凑巧,又想说除非天干她不干、洪水不过她家门,才能证明她的确是得苍天眷顾福泽深厚。

    就只是那么一想,才多久,真应验了。

    老天爷是打定主意想证明给他看?证明马斯喀这闺女真不一般?

    康熙问了胤禟的意思,问他是想出头还是不想,胤禟直言他是担心宫里没水吃,才把事情说出来,大志向没有,更不愿被推上风口浪尖。

    康熙已有成算,问这话不过是想探一探他。

    结果很令人满意。

    老九虽然气人,是个好的。

    胤禟以为捅出这事以后宫里太监天天都要来拉水,还愁呢……康熙却说,他回去就让钦天监择个吉日,准备祭天。

    胤禟起先没想到这里,听得这话就琢磨透了。宝珠不出头,就让她混在人群之中,让众阿哥携福晋同去,给她打个掩护,看能否求下雨来。若是能最好,立刻就能平息民怨,解决所有问题,还不用暴露自个儿府上的情况。

    虽然有些天真,这是眼下最好的法子。旱情来势汹汹,祭天祈雨再自然不过。

    宝珠压根没想过自己有这本事,应该说她从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就拿府上的情况来说,她还感慨这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没白做好人,老天有眼。

    胤禟听了哭笑不得。

    祭天的真相没说穿,只告诉宝珠说有这么回事,让她准备起来。不是别的意思,胤禟觉得不该给宝珠压力,这种事,知道不过是徒增烦恼。天灾又不是她带来的,能轻松解决最好,要是没求下雨也怪不着她。

    宝珠还纳闷:“祭天带福晋同去?”

    胤禟摊手:“皇阿玛是这么交代的,心肝你可以准备病愈了。”

    既然是这样,那行吧。

    她后来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非常时期非常手段,人多几个,声音响亮些,更容易让各路神明听见,也显得诚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