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祸乱

【书名: 福运宝珠[清] 108.祸乱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盛世芳华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五月上旬, 京中谣言四起,有人说这是天罚,因为木兰春蒐时太子监国犯下大过;又有人说太子妃这胎才是祸乱之源, 烧死他雨水自然就来了……仿佛就在一夜之间,京中弥漫起对太子不利的传言, 胤礽听说之后匆匆进京,跪在乾清宫抹了把辛酸泪, 细数监国时的种种举措,对天发誓以证清白。

    康熙的心情很不美, 就连梁九功也龟缩起来, 不敢妄言不敢妄行,只怕引火烧身。

    这当口,除去不得不做点什么的关系人之外,满朝文武避之唯恐不及,倒是胤禟, 他赶紧填饱肚子,就跟在太子之后进了宫, 径直去到康熙跟前,非常直白, 就是为太子背书来的。

    太子作为直接关系人,有些话不好说出口, 胤禟才懒得揣度圣意, 他在乾清宫说了一箩筐大实话。

    “但凡你优秀一些, 总会引人妒忌, 皇阿玛早承大业,勤政爱民,崇儒尊道,实乃盛世仁君。盖因过于出色,自登基以来屡遭天妒,前有洪水瘟疫,后有地龙翻身,灾祸来势汹汹,又有哪回压垮过您?上天想考验咱们大清朝,这才降下天灾,与太子何干?大婚近十载,太子妃方才开怀,就遇上这等恶毒算计,幕后之人其心可诛。依儿臣看,他是铁了心想挑拨皇阿玛同太子二哥的父子感情,他对咱们大清朝的储君不满,欲除之而后快,欲取而代之!”

    胤禟眼也不眨就吐出这一大段,他看起来非常投入,还准备再点一把火,康熙赶紧叫了停。

    “行了老九,你说得朕脑仁疼。”

    既然当爹的都这么说了,做儿子的果断见好就收,胤禟最后总结了一句:“儿臣赶着进宫来是想说,这都是圈套是阴谋,皇阿玛您可别中了奸人的计,咱父子同心将幕后之人揪出来还太子公道才是正理。”

    要是没他这搅屎棍,这会儿就该好一通父子情深,然后合计怎么反击。

    胤禟一搅和,刚挤出来的委屈心疼全都烟消云散,原本煽情的桥段也走不下去了,康熙恨不得一脚送他出宫,又想指着他鼻子怒骂“还用你说”!

    便当此时,康熙想起胤禟他岳父,一想到马斯喀进宫来哭诉阵仗,他就忍不住一个寒颤。

    得,由他作吧。

    康熙八岁登基,在位几十年间什么邪门歪道没见过?他一听说京中频出对太子不利的谣言,就想到这背后一定有推手,想借这年的大旱除掉太子,哪怕不能除掉,也要毁他名声。

    让康熙在意的是,为什么谣言针对太子,而不是他这个皇帝?

    当年京师地动,民间传言说是皇帝之过,说他为君不仁,不应挑动战事,不应撤藩……有心人细数十宗罪,逼他发下罪己诏,祭天祭祖,又拨下大笔赈灾银,这才将事情摆平。

    那一出就不是民间自发,是他各项政举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朝臣趁天灾搞事。

    就以往的经验,一夜之间闹成这样,背后定有推手。

    要是想简单粗暴的谋朝篡位,显然应该冲坐在皇位上的下手,他将矛头对准太子,这可以解读为,只要除掉储君,就有名正言顺继承大统的可能。

    皇子互相算计谋夺江山不是稀罕事,这在每朝每代都有。本朝明立储君,太子只要不犯下大过,顺理成章就能继承大统,对其他胸怀大志的皇子来说,太子就是眼中钉,是绊脚石……要想上位,首先得除他。

    虽然还可以有别的解读,康熙直觉认为是这样,盖因如此,他越发痛心。

    也因为他心里有了认定,哪怕胤禟赶着进宫来替太子说话,他也不觉得这是结党营私。在康熙看来,老九就是太实在了,出了这回事,旁人避恐不及,赶着凑上前来说良心话的就只有他。

    没错,老九是烦人了点,他说得太对了。

    康熙从前也想不明白,他扪心自问,在位几十年为大清朝尽心尽力,勤政爱民不用吹嘘。为什么就是不太平?每隔几年总有天灾,早年三场大地震,他皇位险些坐不稳,之后洪水瘟疫更没少过……为什么?老天爷是瞎了眼么?

    现在看来,谁也没瞎眼,是上天看他太过优秀,隔三岔五就想考验一番。

    道理很简单,拿他自个儿来说,因为看重太子所以时常都在考教,从功课到骑射到时政分析,样样都没落下。像老九老十这种成日瞎胡闹的,只要别太过分,一般情况他都懒得管。

    ……

    这么想,康熙立刻就治愈了,平素总觉得老九不着调,这回分析得很好。定是最近两年太过安逸,看他有得过且过不思进取的迹象,上天就用这样的方式敲打。

    康熙招呼两个儿子起来,他先安抚太子,明摆着说不信坊间谣传。

    又夸了胤禟一番,说他这么些年书没白读,明事理,敢做敢言。

    说得差不多了,康熙就让两个儿子回去,让太子回去陪着太子妃,别因为听了外头的胡言乱语急火攻心动了胎气,至于老九,回去老实待着,事情本来就够麻烦了,真让他搅和一通,不得更复杂?

    待他俩退下,梁九功传圣谕,命九门提督进宫,当日,巡捕营就捉拿了好些散播谣言的投下大狱,一时间人人自危,背地里如何姑且不论,明面上无人胆敢妄议太子。

    第二日早朝,四贝勒胤禛力挺太子,九贝勒胤禟恳请彻查此事,众皇子复议,康熙顺势交托给刑部尚书,命巡捕营协助他,将事情查个明白。

    刑部尚书心里苦,他不用查就知道背后盘根错节,真查出点什么他没好下场,查不明白,也要遭皇上怪罪,恐怕还得交恶于太子。

    怎么办?

    先领命下去,义正言辞说上一通,仔仔细细查个几天,然后就重病卧床无法继续深感惭愧请皇上将此重任交给大理寺御史台呗。

    他很不要脸的表示自己是劳碌太过,为查明真相,他连着几日奔走连着几夜没睡。

    刑部尚书病了,康熙也想到他是怕得罪人,没追究什么,只是在心里记了一笔,不堪大用。

    调查工作顺势落到刑部侍郎头上,然后刑部侍郎也跟着病了。

    哪怕气性再好,由他们一而再的糊弄也得动怒,康熙当即停了刑部侍郎的职,让他诸事不需理,安心养病。发落了刑部侍郎之后,想到再交给其他人恐怕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遂命胤禛主事,由胤禟从旁协助。

    他俩都是硬骨头,不怕事,方才查了两三日,有些眉目,直郡王就进宫请罪去了。说是御下不严,这事从他府上奴才起,有人看就不降雨心中慌乱就胡乱猜测一番,叫其他人听去,不知怎的散布开来。

    这套说辞康熙是不信的,老大主动站出来承认错误他也没多欣慰,但因为他认错认得快,没受多重的处罚,只是罚他登门给太子赔罪,讨得谅解之后,再回去闭门思过。

    老四老九并没有停止调查,几日后,他们上了道折子至御前。

    本来康熙只打算罚他闭门一个月,让他好生反省。

    看过折子上写的内容,一个月变成三个月。

    简单说,这事是惠妃娘家搞出来的,看索额图蠢蠢欲动,生怕太子抢占先机,所以擅作主张使出这等昏招。胤褆错在舍不得麾下党羽,详知内情之后还玩了以退为进这招,他把母族摘得干干净净,还推了人出来顶罪。

    康熙想到,他恐怕也怕牵连惠妃,不过即便老大这么拼,他额娘也同样吃了挂落。康熙回头就去了延禧宫,明里撂下话,让纳喇家安分点。

    惠妃真是懵的,闹明白怎么回事以后她担心坏了,生怕皇上厌了胤褆。又恼恨娘家那头不长脑子,这么随便就想掀翻太子,也不想想要是不成会落得什么下场。太子那就是皇上的心肝,谁也动不得。

    这阴谋算计也太粗浅些,哪怕真想拿天灾做法子,也等渴死人田地裂开庄家绝收之后。届时稍稍引诱,保准就引起□□。

    这事是经胤禟的手调查出来,他倒是没拿出去瞎说,只是暗自感慨了一番,早先还觉得郭络罗家不中用,只会给额娘拖后腿,没见他们做什么好事。岳父又太能折腾,简直说是风就是雨,大写的任性。

    见识过老大被坑出血泪,他突然觉得自己这样也挺好的,都是家长里短小打小闹,不像纳喇家动则插刀太子,只差没扛旗举事。

    这事前后闹了半个多月,等平息下来,旱情就更严重了,眼看着各部大臣还没想出可靠的应对之法,皇阿玛为此急上了火,胤禟拾掇一番又进宫去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