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福泽

【书名: 福运宝珠[清] 106.福泽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近身特工     京城原就不是多雨的地方, 往年三四月间还能下个几场,这年格外干燥,撇开冬日里几场大雪不谈, 只说雨水……得有七八个月没见过。

    大半年不降雨对富贵人家没什么影响,故而宝珠没半点觉察,倒是胤禟, 近来听朝臣发了些牢骚, 尤其掌农事的部门, 这会儿已经急上头了。

    从春耕开始, 老农就愁,谁知道何时能迎来一场春雨,天不降雨, 难道要他们全种耐旱作物?从开始翻地犁田他们就盼着,到田地全番好, 可以下种, 依然没看出有降雨的苗头。

    那些有魄力的立刻打消了常规下种的念头,将自家地里种足耐旱作物。可多数人还是抱有期待, 心说不是没有春雨来得迟的年份, 因为这就说今年有大旱, 也太危言耸听。

    这么一想, 哪怕心中有些忐忑,还是赶着插了秧。

    这场雨若是只晚个十天半个月, 那不叫事儿, 谁曾想, 老农从二月盼到五月,还是没半滴雨水。家家户户都从小河边挑水灌溉,这已经是极大的消耗,再加上他们还要吃水……河里的水位落下不少。

    天凉的时候,干着还能忍,迈上五月的坎儿,日头一天比一天烈,看天吃饭的老农全揪着心,哪怕自家种的是耐旱作物,用不着日日挑水灌溉,也还是慌啊,这么干下去井水不得见底?河水又能撑多久呢?

    因为交通不便,起先只以为是个别地区干旱,越来越多的急报传到京中,自四月起,康熙几乎没笑过,愁啊,日日都在愁。

    南边有大江大河撑着,情况还好,北边已经非常糟糕,拿京城来说,日常用水都开始出现问题了。连着半个月都是艳阳天,气温飞升,宝珠本来隔三岔五就要往外走一趟,去看看太子妃或者五嫂子,眼下她也不乐意出门了。她在自家屋檐下站了一会儿,而后去冬暖阁写了几封简信,当日就递去两位妯娌手中。

    她还想给娘家去信一封,额娘就遣了人来提醒,让她多抬几口水缸回来,都装满。要是雨水来了还好说,再这么干下去,哪怕皇城根下出不了乱子,日子也要不好过。

    水这东西和冰碳不同,那是必不可少的,尤其是酷暑天,流了汗不喝水咋行?一日不沐浴就得熏死个人。

    过来传话的说得清楚,宝珠听得糊涂。

    尤其听说京城附近水位急降,小河都枯了,几条大河也难说能撑多久……宝珠的反应特别诚实,她眨了眨眼,心想你不是在逗我?我家那汪湖水还是老样子,清透、凉爽、丁点也没少的。

    她心里有很多疑惑,面上也带出些许。

    瞧她这样,来传话的却不觉得意外。

    福晋出阁之前就被保护得很好,大事小事都不过问,嫁给九贝勒爷之后情况只会更严重才对,皇城根下谁不知道九贝勒是宠妻狂魔。

    她没听见风声真没啥稀奇,想来九爷是不想让福晋劳心,把压力全扛自个儿肩上了。

    胤禟的心态这些伺候人的奴才懂不起,要他们说,娶媳妇儿就得挑那种能顶事的,这种十指不沾阳春水,平素只闷头享受诸事不理的娇小姐鲜少有人伺候得起……娶她就跟娶了个祖宗一样。

    这种想法没撑过片刻,就看到宝珠那张飘然若仙的脸,又觉得这样的天仙儿的确就是生来该享福的,人和人的差距就有那么大。

    宝珠不会读心,哪能想到她简单一个疑惑就让来传话的心里百转千回。

    索性她也不在意旁人怎么想,就使人等着,让天冬将她闲时做的绣品拿来,那是两身夏衫,用的是贡缎,料子轻薄透气很适合夏天里穿,上身舒服极了。

    “这个你拿回去交到额娘手中,让她别担心,凡事我们爷自有安排。”

    傍晚时分,胤禟回府,宝珠把这事说给他听,胤禟没立刻为她解惑,而是坐下来,将宝珠抱进怀里。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哪怕隔着衣衫,他只要抱着宝珠就觉得凉爽。

    这一身雪肤,冰肌玉骨,让胤禟舒服到想要呻/吟。

    看他还活在梦里,宝珠伸手在他俊脸上掐了掐,没用什么劲儿,倒是成功唤了魂。

    “我这会儿还糊涂着,爷知道怎么回事就赶紧说。”

    平时吧,胤禟非得逗她一逗,吃足嫩豆腐再说正事。可这回事关重大,他就没卖关子,直接说了:“本来不想告诉你,怕你听了忧心,照如今这天气看来,今年怕是要大旱。”

    说着他叹了口气:“开春之后,全国没几处降雨,自红川回来没多久,八百里加急的奏折就一本本往京中送,最近半个月皇阿玛日日招朝臣南书房议事,还是没相处解决之道。若独独南旱或者北旱也就罢了,南北都旱着,水从何处来?”

    宝珠眉心都皱起来,她想了想,最近几个月是没什么雨水,可府上又怎么说?

    “他们说京城周边小河都枯了,怎么咱府上还好好地?我昨个儿还看灰妞在湖里扑腾。”

    这个胤禟真说不上来,发觉自家水位没降,他就长了个心眼,一边不动声色拦着,宁可让宝珠出去赴宴也不让她在府上待客,同时还悄悄观察了。御花园的锦鲤池没事儿,那是有太监往里挑水,别家就没这么幸运了,直郡王府的莲花池水就少了很多。

    心里的猜想得到证实,胤禟既高兴,又有些担心,他回头就整顿了府上,同时发自内心的再次感谢了董鄂家,感谢他们养出个倒霉闺女,放着嫡福晋不做非得上赶着做妾,这才让宝珠来到他身边。

    胤禟观察了半个月,别家用水吃紧都在叫苦,自家还真是没半点影响,不仅仅是那汪湖水一如往常的清透漂亮,府上两口井也都正常。

    就像没有干旱这回事,他们一点儿也不紧张。

    没有用水的压力,他有别的担心,胤禟还在犹豫要不要把这事说出去,就听见宝珠说昨个儿看见灰妞在湖里扑腾……他恨不得立刻使人将狼崽子抓来,非得训它一顿。

    别家洗脸都得省着水,它竟然敢污染整个红叶湖!

    那可是逢干旱也不枯的救命湖!

    胤禟心里揪着疼,瞧他这样,宝珠嘴角微微勾起,又觉得眼下问题那么严重,不是乐的时候,就把将要荡开的笑意收回去了。

    宝珠伸手在他胸膛上轻抚,问说是真的?干旱真的来了?

    胤禟又是一声短叹:“起初爷也不信,可事实就是如此。”

    “那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这时宝珠也体会到胤禟的心情,别家都在担心没水吃的时候,他们没这个问题,这是好事,同时也可能招致灾祸。她安静地伏在胤禟胸前,将头搁在他颈边,轻声说:“往后咱们闭门谢客?”

    胤禟伸手在眉心处按了按,这事困扰他已久,至今没想出万全的主意。

    宝珠跟着胡思乱想了半天,也没个章程,她本来就不爱在这些事情上费脑子,索性破罐子破摔:“爷赶明进宫去同皇阿玛直说好了!于旁人而言皇阿玛是君,对爷来说是父。我阿玛就总说等我儿孙成群那日也还是他最心爱的娇娇爱女,爷是成家立业了,遇上事不能求助亲爹?”

    猛然间听得这话,胤禟轻笑一声,这算什么办法?

    他多琢磨一会儿,又觉得这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

    首先皇阿玛很享受被儿子信赖的感觉,他很吃这套。

    其次自家福晋有来历这回事,他应该也是知道的,指婚的时候恐怕就调查过了,太子妃和五嫂怀孕那事更是传得神乎其神。

    ……

    反正已经有心理准备,再多一样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胤禟还带入自身想了想,换他在皇阿玛的位置上,时逢大旱,却有一户人家井水不枯,他铁定得把这一家子供起来,以此做突破点去渡过难关。

    能有这等境遇,摆明是受上天庇佑的福泽之人,要动他容易,现世报来了谁担?

    这么想,自家还真是那烫手的山芋。

    胤禟抱着宝珠好一阵亲,亲得她连连娇/喘。

    “好福晋!你真是我的福星!”

    “这法子好,赶明我就找皇阿玛去!”

    胤禟是急性子人,做事风风火火,从不磨蹭。他第二日早朝之后就想去找皇阿玛,却发现朝中气氛不对。索额图比之前更加迫不及待,下朝之后他追着太子出去,不停的在低声耳语。

    这还没死心呢?

    胤禟转念一想,今年大旱,正好为这些心怀不轨的逆臣提供了最佳时机,也难怪他们不舍得放弃。

    他冷眼瞧着太子已经想明白了,又担心他被索额图灌多了**汤做出糊涂事来,本来想立刻找上皇阿玛,这会儿又打消了念头,心说再观望观望。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