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黏人

【书名: 福运宝珠[清] 105.黏人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几日后,宝珠又去东宫一回, 瓜尔佳氏气色很好, 瞧着分外滋润,宝珠还笑话她说太子铁定没少过来。

    瓜尔佳氏满心喜悦, 她从前就知道胤礽想要个嫡子,却没料到他想到这种程度。自打怀孕之后, 整个东宫都不一样了,哪怕将手中的权力放出去, 她的日子却没半点难过,反倒比从前舒心太多。

    前些时候胤礽忙得很, 经常歇在书房, 如今仿佛也闲下来。他手边还是有不少事, 但至少日日都能过来一趟, 短则小坐两刻钟,有时就歇在这边,对自己是嘘寒问暖各种关心。

    嫁给他这么多年, 瓜尔佳氏才知道自家相公还有这一面。

    她不知不觉又走起神来, 宝珠也没打断,只是娴静的坐那儿,看奴才来来去去排着队送药膳糕点。药膳是胡太医开的,滋补安胎,而那些个糕点全摆在宝珠手边,太子妃跟前只放了三五颗蜜饯。

    宝珠不像别家福晋,总想跟上爷们的脚步,遇事出谋划策宛若女诸葛……她脑子里只装着小小一个“家”,并没有“国天下”。她不关心朝中大事,也从不追问胤禟在外头忙活些什么,惦记的不多,琢磨的不外乎吃穿而已。

    你问她为什么琢磨这等俗事?

    因为爱美并且挑嘴。

    几盘糕点送上来,宝珠只一瞥,就没了伸手的想法。

    东宫太讲究排场,吃穿都拘束得很,这点心做得不错,看着很传统,她就是没啥胃口,还不如炖个蛋送来。说到吃,宝珠就想起她府上厨娘琢磨出的新鲜点心,瞧着特别质朴,内涵非常丰富,才不像这边华而不实。

    等她脑补了一圈回过神来,便见太子妃似笑非笑看着自个儿,宝珠眼尾轻挑:“瞧我作甚?”

    太子妃的药膳是做成粥装在盅子里送来的,她方才用了几口,就看宝珠坐底下发呆,发呆时的表情都是甜蜜蜜的,那模样保准是想到胤禟。

    正是以上这些错觉,才让她露出促狭的表情,刚想打趣,宝珠这般风情,她眼尾挑起来的模样着实勾人,换个爷们坐这儿保准把持不住。

    太子妃也想抚一抚小心肝:“世人常说儿女情长英雄气短,有这样倾国倾城的佳人在府上等着,勿怪胤禟日日赶着往回跑。”

    宝珠听她说,听着听着就笑起来:“二嫂说的是,太子二哥那样顶天立地的英雄汉不也栽在美人关上?”

    宝珠是隔三岔五就要被打趣一回,甭管谁调侃老九宠妻无度,她就笑,不仅笑还点头,你说得对就是这样。只是听别人夸倒还好,她甚至变着法吹嘘自己……这样的事出在宝珠身上,她全然没有尴尬或者抹不开脸的情绪。被打趣的对象变成太子妃,那滋味真是试过才知道。

    太子妃大婚好些年了,突然从平淡的老夫老妻模式里找回些许热情,她总觉得不好意思。

    宝珠那么说,她双颊就晕出胭脂色:“好好地扯我们爷做什么?老九才是提着灯笼也难找的好相公。”

    “太子二哥也不差,你这气色可比我好多了。”

    ……

    在一旁伺候的嬷嬷真的非常绝望,心说幸而没旁人听见,否则保准要羡慕嫉妒恨。

    福晋们坐在一起就喜欢拼爹拼相公拼儿子,别家也吹嘘,也互相恭维,那画风绝没有这么妖娆。她俩就只差没说,哇哦太子真会体贴人,哇塞老九才是器大活好,瞧你多滋润。

    太子妃用过药膳,拿茶水漱了漱口,感觉还是一股味儿,就含了会儿蜜饯,这才让宝珠坐近些,想同她说几句私房话。宝珠也没推拒,她顺势坐到太子妃手边空位上,听她说起初初怀孕的不适。

    有些话,同太医没法说,同奴才也不方便说,全吐露给宝珠听了。

    她俩聊得正尽兴,太子过来了。

    宝珠脑子不算聪明,眼力劲儿却不差。以前阿玛回来也会把他们轰走同额娘独处,嫁给胤禟之后,她更珍惜独处时光。太子比胤禟更忙,他挤出时间过来陪太子妃,闲杂人等杵在跟前像什么话?宝珠允诺说过两日再来,就起身说要告辞,她前脚出去,太子后脚来,两方擦肩而过。

    宝珠记得自个儿的身份,她让在一旁行了个礼,等太子过去。

    胤礽却看她一眼:“还盼九弟妹时常过来同你二嫂聊聊。”

    宝珠颔首应了。

    他复又开口:“前次在饕餮府,多谢九弟。”

    这话听着有些糊涂,她想着回去问问胤禟,眼下没去多嘴,又应了一声。

    太子像是才认识她,有些意外,索性也没再说什么,径直往里去了。

    宝珠琢磨着不愧是打小做储君的,端得是一派和气,给她的感觉依然不是好说话的人。她转念一想太子如何同她又没半文钱关系,左右是太子妃的男人……这么想着,她高高兴兴从东宫出来,乘八宝轿回了自个儿府上。

    当晚,她果真把太子的话带到了,宝珠以为是前次小聚时出了什么事,她随口一问,得到的答复简直吓人。

    胤禟掐头去尾简单说了几句,大抵是讲索额图临到这岁数做起糊涂事,他可劲把太子往沟里带,做弟弟的看不下去,变着法提点了一番。

    听他说了个开头,宝珠就想打断,多听两句,她就将头埋在胤禟身前,伸出两只手来把耳朵捂住。

    “你真是的!你别说了!怎么什么都敢拿来说?”

    看胤禟打住,宝珠才松开捂着耳朵的手,想了想,还是不痛快,又俯身过去在他唇上啃了一口。

    她是当真在咬,看胤禟叫疼才松口:“咱们大婚之后我就说过,我不聪明,脑袋瓜装不住多少事,平素只顾得上咱们这个家,不想也不敢去听那些天下大事……我不怕被蒙在鼓里,稀里糊涂高兴总比清醒着纠结来得好过,听你说那么多,这下好了,不想担心也得担心,不想烦也得烦上。”

    胤禟心里甜津津的,他喜欢看宝珠挂念自己,甜够了才安慰说:“我是支持皇阿玛的,没站队,从前怎样咱们往后还是怎样,你别担心。”

    得这么一句准话,宝珠才松了口气,她回过头想亲亲胤禟,就看见那牙印,噗嗤笑了。

    看她在自个儿怀中笑得花枝乱颤,胤禟伸手在隐隐作疼的地方摸了摸,摊上这么个福晋,他也挺无奈的,当然也有生气的时候,每次都气不过一盏茶。

    宝珠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她是打住不笑了,让她这么蹭上一回,胤禟险些欲/火/焚/身。

    他废了很大劲才克制住想要白日宣淫的冲动,同时转移注意问:“太子还说了什么?”

    “让我有空多去陪陪太子妃。”

    胤禟恨不得呸他一脸,自个儿府上上有人下有狼,都等着宝珠疼,哪有功夫助她安胎?

    没错,在胤禟看来那事早就了结了,先前太子已经隐晦的答谢过,如今又让宝珠传话,这不是有心套近乎没话找话说?宝珠身上有什么可图谋的?不就是老天爷亲闺女这个光环。

    胤禟还是挺理解太子,他听说了,太子妃这胎危险得很,头一胎嘛都不好生,想多点保障没啥罪过。

    当然理解是一回事,他的立场还是非常坚定的,有三个小兔崽子并三只狼崽争宠就算了,诸位嫂嫂以及一众不能生的倒霉福晋就洗洗睡吧。

    正因为有胤禟在背后使坏,宝珠原本说过两日再去东宫,两日被拉长成了半个月,再看瓜尔佳氏气色还是不错,瞧着比先前圆润些许。

    宝珠原本悬着的心就放下了,瓜尔佳氏问她近来忙些什么,有些时候不见人,宝珠就给她细数胤三岁的种种事迹。

    “我们爷如今同阿寿真是一个样,越活越回去了。”

    她觉得这种程度的形容不够深刻,还补充道:“没见过你真想不到他能有多黏人。”

    话匣子一打开,宝珠就说了个尽兴,瓜尔佳氏听着,她本来觉得太子已经够体贴,最近个把月比过去这些年加起来还要幸福,看看胤禟,又不免多了几分期待。

    人果然都是贪婪的,几个月前,她还想着只要能怀上,只要能保有太子妃的尊严。

    从四月中旬到五月初,宝珠一边像关怀阿寿一样关怀胤禟小可爱,同时抽空就往东宫去,还跑了两趟五贝勒府。他塔喇氏是她亲嫂子,哪怕没要求过什么,做弟妹的也不能丢开来不管不顾。

    往太子妃那头去两回,总得去看五嫂一回,感情是需要维系的。

    不出门时没什么感觉,常往外跑她就觉察出不对来,总觉得这年升温特别快,才五月初天已经热起来,并在短短一旬至内,就热到挠心的地步。盖着薄被也不好睡,有好些人家已经摆上冰盆。

    早先就说过,宝珠不畏热,可哪怕不畏热,她近来出门也感觉有些晒,灰妞甚至学会了狗刨式游泳,每天都要去湖边扑腾一阵。宝珠怕它打湿了毛着凉,又怕它溺水,还担心了两日,后来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对,这才放松下来。

    天气急速转热之后,胤禟也用不着费心去找什么理由,他光明正大将宝珠当冰盆抱着,白日里抱着看书习字,晚上还得搂着才能睡得着觉。

    他黏乎,三个小兔崽子也是一样,天冷时不觉得,热起来一刻也不想离开亲娘身边,恨不得爬上床去一起睡。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