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惨案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100章 惨案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近身特工     大抵因为实打实占上便宜,女眷这头难得其乐融融,大福晋还发自内心说了一句:“不知道弟妹们咋想,我就不信这世上还有能高高兴兴给自家爷们塞人的,说贤惠,是不得不贤惠……今儿个听九弟妹一席话,真是意外之喜,这法子若真好使,咱们就不至于那么被动,日子也能好过多了。”

    这话,没几个人敢接,不过饶是乌喇那拉氏这种贤名在外的,也得承认伊尔根觉罗氏说得对,半点也不假。

    三福晋似笑非笑说:“看那些厌烦的人频繁侍寝就是不开怀,滋味的确不错。”

    七福晋面皮稍薄,她晕红着脸说:“我回去试试,哪怕事情传开来铁定丢脸也得试试,总得有个阿哥傍身。”

    乌喇那拉氏宽慰她说:“七弟妹还年轻,倒是不用着急。”

    和她相较,其其格更直白些,当即表态:“说出去对咱们有啥好处?谁往外传谁是孙子?”

    待她们聊痛快了,才有女婢传菜来,还有诸位大臣妻妾过来拜见。但凡有丫鬟通传说,某某福晋求见,亦或是某某福晋来给众福晋请安,妯娌们就习惯性的看向宝珠,宝珠恍若没听见似的,先前上蜜饯点心她在吃,等热菜传上来,她又是一轮吃,将各种菜色都尝过一口才心满意足说:“早几年就听过饕餮府的美名,我阿玛说在这头一盘清水煮菜心的价钱他出去能买两只烧鸡再来一坛酒,今儿个尝过方知,这价码倒是公道,还得谢谢大哥招待。”

    她把那些为自己而来的人彻彻底底遗忘了,认真感谢了大福晋之后,又在心里评价了一番。

    这比御膳还是稍逊一些,到底是开门迎客的,厨子格外会取巧,哪怕是同样的滋味,他们在摆盘以及吃法上都更新鲜。房间布置也好,上至书画,下至摆件,甚至桌椅茶碗都很配套,非常点题。

    早先说了,饕餮府有四君子间,环境清雅,品位格调都属上上乘,胤禟他们就在那头。

    而女眷们在另一头的四美人间,这边简直感天动地,墙上挂的尽是类似于“人生若只如初见”,正因为是这样的布置,故而不待男客,要放松倒是挺容易的。

    宝珠默默的赞了饕餮府背后那位神秘的东家——

    有想法,会捞钱。

    哪怕几十两银能抵一户人家整年嚼用,一顿吃去几百两对名门望族也不算什么,宝珠粗粗估算过,这一桌没三五百两下不来,算上房间茶水以及糕点,直郡王真挺豪爽,他忒舍得。

    所以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日进斗金谁人见了都眼红的地方是胤禟的,宝珠作为他福晋,敏感度也不差,她狠狠羡慕了一通,也想到要在京城站稳脚跟背后铁定有靠山,只是没敢往胤禟身上想罢了。

    别人眼里的九贝勒爷阴狠毒辣。

    在她跟前则是臭不要脸外加满肚子坏水。

    ……

    直到她们吃饱了聊够了各回各家,那些闻风赶来的也没几个达成心愿,都说九福晋好说话,她脾气的确不错,却不是那种会积极同陌生人攀谈的类型。

    尤其她每日午后都要小睡一会儿,到这个点儿就满身困意,压根提不起精神与人寒暄。胤禟披荆斩棘过来接她,说回府了,宝珠就乖乖同妯娌道别。这会儿还瞧不出异样,等她坐上轿子,就靠到胤禟颈边,起轿没走两步人已经睡过去了,呼吸均匀的洒在胤禟身上,温温热热的,还有些痒。

    来时胤禟闹她一路,回去却半点坏事也没干,只是伸手扶在宝珠柔软腰肢上,让她靠得更稳,睡得更舒服。

    胤禟小酌了两杯,也在闭目养神,宝珠睡着睡着鼻尖动了动,嗅到清淡的酒味,跟着咕哝了一声。

    这一路十分温情,随行的奴才半点儿也不适应。

    赵百福抬头望了望天,爷也有这么老实的时候?还是方才同四贝勒爷一番友好交谈,混世魔王准备改过自新了。

    到家门前,赵百福通报了一声,宝珠却没醒来,胤禟在抱她下去和叫醒她之间犹豫片刻,抬手掩住宝珠白皙小巧的右耳,吩咐道:“开侧门。”

    正门有台阶,还有颇高的门槛,只供人走,不过车轿。听他吩咐说开侧门,赵百福立刻就明白了,赶紧交代下去,没忘记让底下奴才小点儿声。

    轿子就这么抬进府,停在前院,胤禟打发了轿夫以及多事的奴才,将爱妻拦腰抱出。

    哪怕他再当心,这动作还是闹醒了宝珠,宝珠睁开眼,看是自个儿家,她双手揽着胤禟的脖子,在他颈边蹭了蹭,说:“我只眯了一会儿,这就到了。”

    这声音,慵懒且性感,听得胤禟下腹一紧,他恨不得把人摁在回廊上办了,看她又闭上眼,仿佛是准备接着再睡一觉,胤禟方才提起的欲念就散了一半,只剩下一时半会儿软不下去的大兄弟以及满心无奈。

    他抱着宝珠继续往前走,到底是自幼练武的,这一路过去大气也没喘,呼吸平顺,步履闲适。

    又走了几步,还是没忍住,就低下头去亲了亲。

    宝珠彻底清醒是在回房间之后,胤禟想直接抱她上床去,盘算着自个儿也□□一会儿,等睡够了还要嗯嗯啊啊一番,结果甫一进门他就操了蛋了。

    三个嬷嬷全在房里,看她们都要挺不住了,至于自家那三只芝麻汤圆,躺平了同狼崽子睡在一起,就像六条并排的海参……

    他们就这么无拘无束的躺在地毯上,同样是那张花纹好看的羊毛地毯上,还有两抹可疑的绿色。

    胤禟递了个眼色,让嬷嬷出去候着,他强忍着骂人的冲动将宝珠放去榻上,顺手给搭上绒毛毯子,而后一手一个把蠢儿子提溜起来,就像提着两只胖乌龟一样。

    他的计划是将人捉出去教训一顿,没等他迈开步子,小祖宗就呜哇一声。

    宝珠猛的醒转过来,她直接坐起身,看着胤禟的方向,眨了眨眼,看看地上,又眨了眨眼。

    “爷提着阿圆阿寿做什么?”

    胤禟强忍着心里的冲动,深吸一口气,微笑着说:“爷带他们出去转转,好好聊聊,增进父子感情。”

    宝珠脸上有个大写的问号,你觉得我会信?

    胤禟就让钟嬷嬷过来,给宝珠做个报告,叫她知道留下看家的小坏蛋们干了些什么。

    其实也就是哼哼唧唧瞎喊饿,端了蛋羹以及蔬菜糊糊过来他们又作幺。嬷嬷是要喂的,小家伙让宝珠教得太好,他们非常独立,甩着肉肉就来抢勺子,抢过去之后呢,刚开始还认真在吃,吃着吃着就玩起来了……糊得满身满脸都是,地毯也没逃过一劫。

    嬷嬷为了给他们擦脸擦手换衣裳费了老大劲,刚收拾妥帖,狼崽子遛够了圈儿摸过来。

    阿圆逮着灰妞就要往它背上爬,想让灰妞驮着他去看外面的世界,但是因为体重超标,直接把座驾压塌了没爬起来。

    狼是凶残,甚至能和虎豹正面搏斗,可那是长大之后……哪怕小畜生每天吃得肚儿滚圆,长得贼快,那也还小。人家本来就还只是个孩子,你特么这么肥溜,能驮得起来才怪了。

    哪怕是个失败的示范,那也是示范,因为阿圆表率在前,把弟弟也带坏了。

    阿满还好,他不好动,只努力了一下不成功,就压着狼崽子就地睡了,当然也险些把人家压去半条命。

    阿寿骑在小乔身上,非得让它跑起来,跑得起来才见了鬼。

    哪怕钟嬷嬷在表述上尽可能精简,宝珠还是听醉了,她没想那么多,反而是胤禟,已萌生出不妙的预感,总觉得阿圆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这才多大?他就知道往狼崽子背上爬。

    再过几个月,狼崽子大上几圈,他们不得满府飞奔?还不知道能搞出什么事。

    胤禟拒绝深想,他将小兔崽子丢回床上,让底下奴才把这张脏兮兮的地毯换了,他弯下腰掐了掐儿子的肥脸,准备好好同他讲道理,就接了一泡童子尿。

    ……

    那泡尿喷得贼高,胤禟整个衣襟全湿了,可惜没射他脸上。

    故意的吧?

    这一定是故意的!

    小兔崽子丁点大就知道饿了哼哼尿了也哼哼,他方才半点没吭声,尿完还笑了。

    嘘嘘的是阿寿,同胤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阿寿,那一刻,宝珠都懵了,回过神来赶紧救了儿子一命,她赶紧从榻上下来,伸手揽着胤禟的腰,整个贴在他背后。

    她“体己话”说了一箩筐,甚至答应晚上好好补偿,才没让惨案在眼前发生。

    看胤禟换衣裳去了,宝珠抱起阿寿想给他收拾一番,看他扭来扭去的撒娇,就没忍住在肥溜溜的小屁股上拍了拍:“你这坏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