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反省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98章 反省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吃在首尔活色生枭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近身特工     到直郡王宴客这日,饕餮府客盛如云,胤禟带宝珠赴宴,乘的是新鲜出炉的琉璃八宝轿,内里空间比马车窄了不少,胤禟非挤上去来个二人并坐,哪怕这一路规规矩矩,轿子摇晃间也难免蹭出些热意。

    宝珠咕哝说还是马车好,非但走得稳,里头还宽敞。

    她声音不大,也让抬轿那八人吓得心里一哆嗦,在九贝勒府伺候的都知道福晋在爷心里的分量,福晋嫌他们轿子抬得晃荡,回头不得丢了差事?

    殊不知胤禟也有同宝珠看法相左的时候,他早先也觉得轿子独坐还成并坐太挤,既舍不得同福晋分开,又怕委屈她,故而出门总是坐车……如今看来,坐轿别有一番情趣,这么晃悠着更好,摩擦摩擦才能烧起来。

    心里头这么念叨,面上倒是分毫不露,他伸手揽紧宝珠纤腰,将她扣在自个儿怀中,又因为心痒难耐在近在咫尺的粉嫩耳垂上舔了舔,说:“孙子兵法军争篇里有一句‘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大丈夫很该如此,爷坐得稳,爷不动如山,心肝你靠过来,别为难轿夫了。”

    亏得伺候九爷时间长了,见多了这等场面,否则轿夫保准一个趔趄。

    当他善心大发,还知道体恤下等人的苦,都感动得五体投地了你给我听这个?

    想想福晋何等颜色,爷变着法耍流氓也不稀奇。

    轿子嘛,晃晃悠悠是情趣,不像马车,颠颠簸簸伤屁股。

    这番话,可以说是当街说的,索性这前后来往的达官贵人多,寻常百姓都让到两侧去瞧热闹了,才没让大家伙儿听见……不过也不是全然没暴露出去,除去轿夫以及跟着伺候的赵百福等人,四贝勒也撞了个正着,为了让女眷那桌坐满,老大说了,让他们把福晋带上,至于那些个莺莺燕燕就留在府上,别领出来碍眼。在这等不触及原则的问题上,胤禛从来都很配合,正好,他和乌喇那拉氏也是坐轿,他在前,福晋在后,听苏培盛说前头随轿的是九贝勒府的奴才,胤禛低声吩咐一句,让他们赶两步。

    苏培盛不敢揣摩主子心意,他只是应和一声,同时给轿夫递去眼色。

    因为胤禟非常享受同福晋坐轿,他们走得要多慢有多慢,那节奏就跟临溪游春似的,四贝勒府一行人不费吹灰之力就赶了上去,胤禛正想掀开轿帘一瞥,就听到那段骚话。

    孙子本人听了会不会气活过来他不清楚,只知道兵法这科是皇阿玛亲自教的,至少排行靠前这些皇子都是……那时老九的表现不好不好,今儿个倒是狠狠博了眼球。

    人家说行军打仗猛起来如燎原烈火,快起来如疾风肆虐……

    你是咋说的?

    有胆你重复一遍。

    胤禟真就有胆,看宝珠不乖乖趴着还想起身坐好,就将左手蹭进衣摆,顺手在她雪嫩腰肢上撩了撩,这一下就把人撩软了。

    看她双颊红扑扑的,胤禟还不收手,一顺嘴还念出两句诗来。

    “锄禾日当午,福晋坐轿苦。”

    “床前明月光,看着心里慌。”

    他这儿还没完,胤禛听不下去了,当即咳嗽一声。

    要让胤禟从这一声里听出边上是谁委实强人所难,他眯了眯眼,跟着勾起轿帘一角,往外头一瞄。

    “哎哟,是苏培盛啊,这么说轿子里是四哥?”

    “你这奴才也不早说四哥在边上。”

    “对了,四哥何时赶上来的?”

    ……

    胤禛黑着脸看过去:“恰好就在你说不动如山的时候。”

    噢,是这样。

    胤禟点点头:“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四哥我看错你了,你竟然偷听我和福晋说体己话儿。”

    胤禛恨不得一巴掌糊他到天边去,你敢大街上说体己话,你还怕人听去?

    等等。

    这他娘的是体己话?

    你家体己话长这样?

    哪怕早知道老九是个不着调的,让他亲身经历这些还是太残忍了,胤禛一个字都不想多说,他拒绝和脑疾患者做任何解释,松手放开轿帘,同时吩咐苏培盛走快些,少磨蹭。

    胤禟也跟着放下轿帘,与此同时,宝珠掐着他腰间那点儿肉肉拧了半圈,还贴在耳边咬牙切齿说:“你今晚就睡书房去,反省不好别进我屋。”

    胤禟恨不得泪洒当街,连声哄说:“福晋,好福晋,你就可怜可怜爷。”

    宝珠丝毫不为所动,又是一个眼刀飞来:“你闭嘴,不许说话。”

    胤禟:……

    还有比放着香香软软的福晋不能睡更残忍的事吗?

    都怪四哥,瞎搞什么事?

    胤禟就是典型的,认错比谁都快,转身死不悔改。趁他痛心这会儿,宝珠整了整衣冠,她方才收拾妥帖,就到地方了。

    满京城的食肆酒楼都往繁华地段挤,唯独饕餮府,坐落在一条相对安静的街面上。

    这地儿是胤禟圈的,饕餮府开过来之前说冷清也不为过,哪怕最近两年也没到热闹繁华的地步,来这头吃饭的都是径直搭马车或者坐轿过来,在门口停下,直接进去。早先有脑筋转得快的跑边上来支摊儿的,想法是不错,可人家里头做珍馐,你整那些零嘴儿小吃哪儿卖得出去?

    哪怕好这口儿的,也抹不开脸让同行的有身份有地位的小伙伴等等,我去买个糖葫芦烤地瓜……

    都不用胤禟赶人,跟过来的没十天半个月就走了个精光,这条街又恢复到从前模样。

    然而今儿个却很不同,才到街口,隔着不短的距离他就听见大嗓门寒暄的声音,撩开轿帘瞄了一眼,饕餮府门前站了好几位大人,边说话边瞄着他们过来的方向,这顶轿子是有点陌生,看见跟在一旁的赵百福,这些人立刻就精神了,赶紧的迎上前来作揖行礼。

    “给九贝勒爷请安。”

    “今儿个是什么日子?咋地都来这头用膳?”

    “我方才听说直郡王也在里头。”

    “何止,何止啊,四贝勒五贝勒八贝勒都在呢!”

    “……”

    来请安是假,这些人心里七上八下呢,他们听说直郡王在饕餮府宴请诸位皇子并且还捎带上众福晋,又听说九贝勒胤禟接了帖子,允诺说会带九福晋过来。正是因此,今日才能得见此般盛景,这么台面洋气的食肆热闹得恍若市集。

    虽然烦杂吵闹了一点,只要想到今儿个过来能拜一拜九福晋,他们都忍了。

    不忍也不行啊,谁敢有丁点不满?谁敢拂袖而去?回去还想不想过日子?

    本朝推崇三从四德是不错,可嫡福晋在后院也是了不得的存在,尤其那些出身高后台硬的,你有宠妾灭妻的心都没那个能耐施展。嫡福晋想打杀个妾室就跟喝水一样容易,了不起我弄死一个陪你一个,后院不缺人伺候就成,睡谁不是睡?你那子孙根还认人?

    所以说,这些个嫡福晋凶起来真是同母老虎无异,堂堂官老爷要脸,她为了能得个儿子啥都豁得出去……你说闹起来谁能占得上风?

    今儿一切顺利这些官老爷就该谢天谢地了,要是不遂福晋心意,赶明还不知道又要折腾什么。

    所以说,他们这会儿求爷爷告奶奶只盼九贝勒爷的确把九福晋带出来了,祈祷的同时,一颗心还是悬吊吊的。谁家出门不是一人一顶轿子?并坐的大多是姐妹,就这种规格的,爷和福晋坐一块,你不嫌挤?

    总觉得是被晃点了,他们所求之事估摸没什么指望,就这当口,轿子稳稳当当停下,胤禟先一步下来,赵百福赶紧将布帘挂上,胤禟朝里伸出手去,同时,着丹蔻的雪白柔荑搭在他手心里。

    宝珠一身桃红旗装,桃花妆既粉嫩又明媚,很衬四月春光。

    她让胤禟牵引着从轿上下来,站定之后从容的瞥了一眼,迎上来的几个都是头戴花翎身着补服的官老爷,看看补子上的图案,文官二品锦鸡三品孔雀都有,后面一些还有几个武官,宝珠不认识这些人,该感谢他们之中有一半是火急火燎过来蹭吃连常服都没顾得上换,她一眼看去就把官阶认了个马马虎虎。

    宝珠询问似的看向胤禟,胤禟捏捏她软嫩好摸牵上就舍不得放开的手,附身过去嘀咕了两句。

    宝珠霎时瞪圆一双眼,满是不可置信,她还想去看胤禟的表情,看他是不是说笑,就赶上老十和其其格到了。

    他俩一如既往的豪爽,搭的是马车,到地方之后用不着谁来扶,前后脚下来。

    每回妯娌碰头,其其格都第一时间占住宝珠跟前得位置,就爱同她说话。今儿个运气好在门前就遇见,她直接抛下胤誐三两步走到宝珠身边,瞅着胤禟笑眯眯说:“九哥你同我们爷一道,放心把九嫂交给我,我今儿个也是带了鞭子来的,若再有上元灯会那等事,不抽她个皮开肉绽谁也别叫我回宫。”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