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不亏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97章 不亏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吃在首尔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众皇子还是要脸的,哪怕会暗地里观察兄弟或者朝臣的政/治动向,还不至于去盯别人家后院。胤禟搞出来这些事,基本上也就自己府上那几个人知道,并没有扩散开,直到大家伙儿发现近来总是遇见老十孤零零一个,连体婴竟然分开了……

    说分开也不确切,他俩还是一道从工部走,然后老九径直回府,老十要不去浪一波,要不直接回宫,相处的时间被极限压缩,压缩到几乎不剩下。

    这种模式持续了小半个月,直郡王请兄弟几个听戏,老九没去,就有人憋不住问出来了。

    “十哥你和兄弟们说说,九哥他到底在忙活什么?”

    十四阿哥起的头,立刻有人跟进。

    “十弟那表达能力,还是算了吧,同在工部,八弟知否?”

    明知八/九关系寻常,还把话题引到胤禩身上,本来就有挤兑的意思,不过老八向来绷得住,忍性不是一般的好,哪怕听出话里的调侃,也不恼不怒,回说:“哪怕同在工部,我与九弟碰面的时间也不比旁人多,能让九弟推却应酬日日早归,想是九弟妹的功劳,我是这么猜测的。”

    胤誐抚掌:“还真就猜对了,我九哥忙着同满京城的女眷抗争,没工夫搭理咱。”

    等等,你说啥?

    总觉得好像是幻听了,竟然听见老十说老九和满京城的妇人卯上了。

    众皇子面面相觑,五贝勒胤祺笑道:“十弟再说一次,我方才没听清楚。”

    胤誐才是满心惊讶:“这都快成传奇故事了,哥哥们竟没听说?”

    “事情要追溯到九哥收拾家当出宫那会儿,听说五嫂和九嫂在慈宁宫遇上,五嫂看小侄子活泼可爱,就表达了自己的艳羡,九嫂取笑她,说多抱抱阿圆他们没准能给招来一个。往后没两个月,还真就有好消息了。这事通过五嫂之口,在皇子福晋之中传遍了,又在诸位嫂嫂的共同努力之下,上至宗室福晋下至官员妻妾都听到风声,本来还要观望些时候,没想到太子妃跟着也传来好消息,还在观望的就坐不住了,一大波女眷往铁狮子胡同挤去,恨不得踏破九贝勒府的门槛。”

    说着他端起茶碗喝了一口,放下又道:“太子二哥沉浸在喜悦之中的时候,九嫂连接了十几张帖子,有做寿的,有芳辰酒,有妯娌小聚,还有什么满月抓周……你能想到的借口全让皇城根下的福晋们找齐了,她们就是这么能耐!偏九嫂再好说话也没有,九哥生怕她一水儿的全应下,近来忙着装病呢,说要让九嫂衣不解带守在床前,还放出话去,让她们求神拜佛找对地方,他那是严肃正经的贝勒府,没开放求子这项业务。”

    直郡王听得高兴,也端起茶碗灌了一口,紧接着就是噗的一声,他将满口茶全喷出去,坐旁边的太子爷满满都是嫌弃,恨不得换个位置。

    他逼迫自己将注意力放在老十身上,进而忽略老大。

    还坚强的笑道:“闭门谢客不就得了,哪用得着他亲自守着。”

    除去胤禟本尊,这件事情上,老十这个最近距离的旁观者可以说很有发言权,他伸出食指,摇了摇:“太子二哥也太小看这些成亲多年烧香拜佛求子而不得的福晋,她们是把九嫂当救命仙丹了,哪怕九哥这么努力,九嫂还是见了不少人。前有康亲王福晋,后有肃亲王长媳……见过九嫂之后她们心中大定,回去就来了一出霸王硬上弓,连睡了三五天,现在积极做准备呢,只等满两个月就请太医来切脉。”

    老十说得笃定,众阿哥只觉得恍恍惚惚。

    假使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在做梦,这他娘的也够吓人了。

    三阿哥很是怀疑:“十弟你这个故事讲得很精彩,比茶馆里说书的还好听。”

    老十眯了眯眼:“知道你们不信,不信咱们试上一试。”

    这不错!

    “你说,怎么试。”

    “随便哪个兄弟找个由头在自个儿府上整治两桌,去个帖子请九哥九嫂,顺便放出话去让皇城根下人人都知道,然后等着看呗。”

    眼瞧着没人自告奋勇领差事,老十又道:“不然这样,咱们凑个份子,外头吃去。”

    他说着就掏出一张银票,往桌上一拍。

    有人带头事情就好办了,大家伙儿排着队给掏了钱,他们推举老大出面,胤褆倒也没拒绝,心说回头事情真如老十所说的闹大了,掏了钱的谁也别想跑,一并去乾清宫挨训。

    这么想着,他回去就写了帖子,装模作样给兄弟们发了个全,当然没落下老九。

    这事根本不用刻意去宣传,不少人看见直郡王府的管家跑断腿儿,稍微一打听就知道了,这位爷在饕餮府订了两桌,请众阿哥并福晋吃茶。

    那些绞尽脑汁都没成功见着九福晋的立刻就有了主意。

    直郡王请客的门槛设得高,要去蹭吃难度太大,这不妨事……装作偶遇就行。

    胤禟还纳闷,这老大平白无故的请什么客,一转身他就得到消息,底下说在直郡王请客当日饕餮府所有房间并堂子里的席面都订满了,去下订的有各大王府、贝勒府、大臣府上管家,至今没盼来嫡子的都到齐了,宠妾灭妻想给心肝求个儿子傍身的也来了。

    因为价钱的关系,饕餮府开张三四年鲜少有满堂的时候,胤禟草草估算过,哪怕都往全素的点,这波他也赚大了。

    既能赚这么一大笔,他也懒得和老大计较。

    是的,没错,胤禟已经明白过来,说什么请兄弟小聚联络感情,这就是个坑。虽然是个坑,只要想到进账,他就准备义无反顾跳了。

    当晚,胤禟拿帖子给宝珠看,宝珠看着就想起一桩旧事,笑道:“饕餮府我知道,听说是京中最贵的食肆,一盘白水煮菜心的价钱能抵小老百姓整年嚼用,那头刚开张我阿玛就吵着要去,额娘说咱们有钱也不当那冤大头,无论如何不让账房支银两给他,我阿玛一个不高兴,就查了上那头吃饭的官员,偷偷把家财万贯但是来历不明的全弹劾了一遍,这才神清气爽回府来。”

    刚听了个开头,胤禟就对措辞有看法。

    饕餮府的菜色标价是高,可成本也不低啊。

    再者,他们压根没卖过白水煮菜心,那些个素菜反而费工夫,几盘菜心得用整只鸡来吊汤,鸡肉丁点不取,全打发给帮厨了。摸着良心说摆出来的每道菜都很上台面,要格调有格调,要新意有新意,请客吃饭倍儿有面子,开张之后就风靡京城。

    他这幕后老板还没乐上几天,却遭遇一波寒流,熟客猛然间少了一半,官府频频来查。

    要不是有他,那回绝对挺不过。

    为了解决麻烦,胤禟险些将自己曝光出来。

    结果到今天,福晋说,事情是她爹搞的……此时此刻胤禟只想给自家岳父跪下,他心里又有个声音说,难怪能娶到宝珠,因为提前一两年就接受了岳父的考验。

    这么想,倒也不亏。

    看他突然走起神来,宝珠伸手晃了晃:“想什么这么入迷?”

    胤禟没回她,反而伸手去摸她今日戴的景泰蓝耳坠,摸了几下才问:“老大发来的帖子,福晋可想去?”

    宝珠捧着胤禟俊朗的脸,笑眯眯说:“是有些兴趣,可爷这几日不是伤着肠胃?哪能吃大鱼大肉?咱们还是往后有机会再去。”

    胤禟还想借这个机会为饕餮府正名,猛然间听到这话,险些给噎着。

    他才想起来,自己最新找的借口的确是肠胃不好,因为最近“出事”太多,为增加可信度,他还找了胡老来演戏,收效的确不错,这两日宝珠都陪着他,嘘寒问暖亲手煲汤。

    作为被呵护的对象,他痛并快乐着。

    是没可怜到茹素的地步,每日都能见着肉,不过也就是清淡的肉粥肉汤。能去饕餮府吃一顿,并且由老大做东,多好的事!他眼看都等不及了,福晋蒙头一闷棍,提醒说自己扯得谎跪着也要圆回去。

    胤禟瞬间生无可恋,瞧他那样,宝珠笑欢了,她在胤禟脸上掐了掐,而后促狭说:“真当我是傻子?你说你头疼我信,头疼还能转移到腰上腿上,谁家头疼这么洋气?”

    瞧宝珠那样摆明早就看穿了,到今日方才拆穿……分明是想看他把自己坑进去。

    胤禟张嘴咬上宝珠的脸,也就轻轻磕了一下,还没使上劲儿就心疼了,恼自己夫纲不振,又闷头反省起来。别家爷们恐怕永远不会将这一面展示给福晋看到,他们总希望自己是英俊的高大伟岸的。胤禟先前还好,近来学会了让福晋心疼的方法,日日装病,变着法作天作地。

    作起来利索,被拆穿了羞耻感爆棚。

    宝珠笑到胃疼,伸手抱着胤禟劲瘦的腰身,扑在他怀里蹭了蹭,“去,当然要去,多吃点都补回来才好。”

    胤禟还想闹脾气,心说得让宝珠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结果宝珠这么一扑,他妥协了,眨眼之间把原则忘光,抱着好一阵亲香不说,还闷声解释道装病那都是权宜之计,否则就要没完没了。

    这一刻,宝珠真觉得自己抱的不是相公,是乖儿子,索性她没说出口来,还连声附和:“是是是,爷这么疼我,我真是天字一号的幸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