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赶巧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93章 赶巧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胤礽来饕餮府并不纯粹是用膳来的,他来约见朝臣,有事商谈,谈得差不多了,为避嫌对方先走一步,估摸过两刻钟,胤礽吃饱喝足也准备走人,就听见隔壁传出人声来,声音很轻,几乎难以听清。

    太子抬起左手叫了停,同时站起身来,往靠隔壁的墙边走了几步。

    贴近之后,声音就稍大一些了,他仔细辨别,发现是老九老十。

    陪他出来的幕僚脸色难看至极,饕餮府他们经常来,兰字间也是最常点的,这间清雅至极,房间里不是兰草图就是咏兰诗,尽是名家手笔。过来这边用膳的从来不嫌等待的时间太长,一边品茗一边欣赏这些名家字画也是人间美事。

    他们以前真没觉察出来,贴近墙边还能听到隔壁说话。

    太子中意这里,是因为四君子间隐蔽并且清幽,四间两两并排,东西相对。

    兰与竹在东,梅与菊在西。

    尤其这兰字间,占东上位,别人请客是一回事,太子过来基本都坐这一间。只要想到过去那么多次,或许都有人暗搓搓蹲在隔壁听他们议事,那感觉毛骨悚然。

    这时候,胤礽还没想到后面那些,只觉得老九老十旺他。

    先前传出他与纳喇氏有私情,也是这俩帮忙解围,这回更是误打误撞给他提了个醒,往后得寻个更隐蔽的去处。结党营私是最犯忌讳的,胤礽不敢将朝臣请去东宫说话,也不敢频繁出入赫舍里家,想到折中的方法就是寻梨园、酒馆、食肆之类的地方,制造出偶遇的假象。

    你去听戏,哎哟真巧我也喜欢这一出。

    你去吃饭,我也是啊,这家酒楼很有些特色。

    在他看来这已经相当慎重了,需要面谈的事情毕竟不多,多数时候都是他同索额图商议,说定之后由索额图往下传递消息,所以说,偶然这么来一次,并不引人注目,至少到今天都没出过什么事。

    听到隔壁老九老十的说话声,太子着实心慌,可他是谁?他是皇帝爱子,丁点大就做储君,是康熙手把手教的,无论心计城府还是应对危机的手段都非兄弟们可比。

    各种念头在心里转了一圈,他已经镇定下来。

    按照最坏的打算,以前每一次谈话都被人偷听去,情况也没糟糕到不可控,大不了放弃部分计划重拟。再有一说“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今日意外的发现也不全是坏事,利用得好,那就是王牌一张。

    假如这饕餮府背后是老大或者别的兄弟,对方对他抱有恶意,长期利用隔壁竹字间探听他的消息。他完全可以装作不知情,往后继续选在这里议事,给对方放一些三分真七分假的消息,你想听我就让你听去。

    站在胤礽的立场,不需要知道背后的人是谁,不管是谁,都可以用同样的手段应对,时间长了对方总会露出马脚,到时候再好好同他清算一笔。

    同他相较,幕僚就差一成。他这会儿还在回忆,想从过去种种把身在暗处这人揪出来,能拉进己方阵营最好,如若不能,那就尽快铲除。

    太子承了隔壁两兄弟的情,正想过去同他们打个招呼,就听他们说到关键上。

    之后这段对话并不长,满打满算也就一盏茶的时间,他俩就把话题歪到奇奇怪怪的地方去了,但就是这一段,给太子透露了不少消息。

    皇阿玛对他已经有诸多怀疑,只是父子情分深,还想相信一次。

    索额图正在谋划的事一定不会成功,只会拖着他下地狱去。

    有些事不宜让老四知道。

    老八野心勃勃不可信。

    ……

    胤礽将这些一笔笔记在心里,准备回去再推敲推敲,同时,许多疑惑都得到解释。

    让他听到这些并不是碰巧,应是提醒以及表态。

    提醒太子在任何地方议事都要当心隔墙有耳。

    顺便澄清了,饕餮府并不是旁的兄弟手里一把刀,让他不要多想。

    提醒太子停止正在做的事,那一定会让他万劫不复。

    同时告诉他,老九老十不会帮他造反,愿他能正大光明坐上皇位,成一代明君。

    胤禟嘴里说不帮他,其实就这一盏茶的时间,已经帮他太多了,等他们吃饱喝足走人之后,胤礽也从饕餮府出去,他径直回到东宫,提醒心腹今日听到的不可泄露丁点,转身就把自己关进书房,提笔写下十六字箴言。

    那正是胤禟随口给的忠告:

    戒急用忍,百忍成金。

    谨言慎行,行稳致远。

    胤礽亲手将这幅字裱起来,挂在书房里,当晚他没去莺莺燕燕房里,而是在书房静坐一夜,第二日像没事人一样照常上朝,下朝之后他特地叫住老九,郑重的道了个谢。

    老十在一旁,看得云里雾里。

    “这是在谢什么?九哥你干了啥?”

    胤禟满是无辜:“天知道咱太子二哥在想什么,说不准是太子妃从我府上回去之后发现怀上了,不然能这么赶巧?”

    老十想了想,还真是。

    昨个儿他同九哥一道去工部,一道去饕餮府吃了顿好的,又一道回来,没发现他怎么帮太子了,思来想去原因只能出在女眷那头。

    九哥还说呢,一个个都把他媳妇当送子娘娘……该不会真叫太子妃怀上了?

    老十胡思乱想的时候,胤禟勾出些许笑意。

    他很长时间没费这么多脑子了,亏得太子不是个蠢货,若是像老十这样真的吐血。

    昨个儿那顿吃完,胤誐半点没觉得不对。

    他第一没觉察出胤禟故意引话题,第二没想到在外头讨论那些事本身是不正常的,第三不知道隔壁有人,第四他也没想想胤禟凭什么知道传菜的何时过来,明明没有脚步声,怎么突然叫停,不多时就有叩门声……昨个儿吃完之后,老十神清气爽,只觉得九哥真实在,还请他来这头吃饭,一顿吃了好几百两也不见心疼。

    也亏得胤禟事先没给他通气,否则铁定要演砸了。

    胤禟心知兄弟是个蠢的,能自己做的事他就自己做了,生怕让这傻货知道太多,随时泄底。哪怕事情做完了,太子承情,双方达成一定默契,他也没有要解释给老十听的意思,这会儿还在瞎扯淡。

    他随口一句瞎话,老十觉得真是那么回事,回头就给太子府上送了礼,自己送礼就算了,他还给宣传了一波,让兄弟们赶紧跟上。

    这都多少年了?太子妃可算熬出头了!

    喜事啊,天大的喜事!

    就是这样,因为胤禟一句敷衍,老十当了真,太子妃就被怀孕了。瓜尔佳氏的确相信五福晋所说,近来积极备孕来着,正在琢磨怎么让太子多来自个儿房里,就听说有人送礼来。

    太子妃什么身份,自然不可能亲自出去过问,就让嬷嬷走了一趟,传回来的话却让她懵了半天。

    什么叫众阿哥排队来恭喜娘娘?

    胤礽又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这是得了皇阿玛赏?

    她问嬷嬷怎么回事,嬷嬷说不知情,对方说了几句话放下东西就走了。

    瓜尔佳氏追问她原话是什么,得到的回答是“他们都说恭喜太子妃,没别的。”

    这种情况还真少有,她赶紧使人去打听,下半晌才得到回信,说自己被怀孕了。瓜尔佳氏以为自己听错,楞了一下:“你说什么?”

    回传消息的也很慌,他咬牙重复说:“外头都说您怀上嫡子了,众阿哥备礼该是因为这个。”

    作为当事人,瓜尔佳氏至少一刻钟没缓过劲儿,回过神来她差点没疯:“谣言自何处起?怎么能叫众阿哥相信,并且如此莽撞送上贺礼?”

    能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不容易了,这些细节做奴才的哪知道。

    贴身伺候太子妃的嬷嬷赶紧插了句嘴:“您看是不是先澄清,再通禀上去,请太子爷来查。”

    礼都收了怎么澄清?

    逐个儿退回去?

    哪怕瓜尔佳氏经历了不少风浪,猛然间遇上这种糟心事,还是气得胸口疼,她黑着脸问:“收礼的时候就没问清楚?闹出这等笑话。”

    没等底下人回话,她感觉一个站不住就晕过去了。

    这下才真是乱成一锅粥,嬷嬷赶紧使人请太医来,本来还在犯愁,没太子妃下令,他们不敢擅自采取行动,更别说澄清。眼下最需要娘娘拿主意,竟然遇上这种事。

    说到底谣言不是她们传的,这场笑话是不好看,却怪罪不到她们头上,怎么就晕了呢?

    先前太子已经亲身演绎了什么叫祸福相依,所谓夫唱妇随,他才来了一下,太子妃跟着又是一下。

    本来这就是个有点尴尬的笑话,她这一晕反而晕出好消息来。

    胡老亲自走了一趟,请完脉说,太子妃这是怀上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