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恩情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92章 恩情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活色生枭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近身特工     胤禟心知今日府上有女客,难得没赶着回去,他忙完手边的事就去隔壁找老十,老十已经灌下好几碗茶,眼看就要坐不住了。

    这工部哪儿都好,就是闲了些,像胤禟这种会自己找活儿干的还算好,你坐下来等,指不定十天半个月也没啥事。

    本来,改良战车是老九老十负责的,因为草胶没到位,进度就缓下来。胤禟这头每日还能同工匠们就其他器械进行讨论,工程上的事他也说得上嘴,胤誐就只能看看书喝喝茶,实在无聊就在院子里打两套拳,磨也得把时间磨够了,要是早走,胤禟转身不见人赶明就得削他。

    打门口看见熟悉的人,胤誐蹭的站起身来,他顺了顺衣摆,往前走几步:“九哥忙完了?今儿个挺早。”

    胤禟嫌弃的瞥他一眼:“我说老十你真得庆幸自己没分去户部,落四哥手里,保准活不出来。”

    “别别别,九哥我求你,别提四哥的名儿,我听了心里发慌。”说着他又走了两步,到胤禟身边,“既然没事了咱们走吧,杵这儿干啥?到你府上坐会儿,慢慢说。”

    胤禟已经习惯老十把九贝勒府当他自己家,换做平时无妨的,今儿个还是别去凑那热闹:“你嫂子在府上宴客,咱们在外头吃,晚些回去。”

    他俩出了工部径直往饕餮府去,这是京中最上台面的酒楼,摆出来的菜色很对得起它的招牌,好吃得让你把舌头一块儿吞下去。

    口碑好,价钱就更好,一盘素菜也得收你好几两银子,说是用母鸡吊的高汤,鸡肉全舍了,留下那点汤汁儿烹成这道菜。来这儿吃饭的多半是达官贵人,再有商界巨擘。又有一说,但凡是在这儿宴客,哪怕平素交情不深的,为蹭一顿饭也会赏你个脸。来这儿点一桌菜,没几百上千两银子下不来,让你自个儿出这个钱你心疼,图省钱只点一两个菜面子又过不去,这么一想,有别人请客多好的事呢。

    饕餮府开了也就两三年,胤誐早就听过,也来吃过几回,都是跟老大老二蹭的。胤禟说在外头吃,他没想到这茬,等进了饕餮府的门,在竹字间坐下,老十还是恍惚的。

    待他回过神,茶已经上了,是上好的太平猴魁,茶汤清绿,芽叶肥壮,叶色苍绿匀润,香气高爽宜人。

    毕竟是皇子出身,什么好茶没喝过?再加上老十方才在工部灌下一肚子茶水,这会儿也就闻了闻香,连端碗的欲/望也没有。胤禟端起茶碗细细品过,“这太平猴魁比皇阿玛赏的略差一线,放在民间,已是极好。”

    老十听到茶这个字儿就想嘘嘘,他赶紧叫了停:“九哥咱不说这个,我今儿个在工部灌了六七碗茶,这会儿一口也喝不下去。你点几个招牌菜,前次过来还是大哥请客,只顾着喝酒去了,也没好好尝尝,回头我就后悔了,你说他上赶着给我灌酒摆明是省钱来的,诚心不让人好好吃菜,偏我还中了他的计!”

    每回和老十凑在一起,胤禟做的最多的表情就是嫌弃,他悠闲的品茶,听老十吐槽够了才斜他一眼:“你傻呗。”

    “我是傻啊,我要不傻他们一个个变着法来坑我,就没人坑你去。”

    说着,他又咕哝道:“在红川那会儿多痛快,咱们日日骑马摔跤,你说咋不再猎几场晚个把月回来?回京之后我就给困在工部了,成天也没干啥事,就看书,喝茶,打拳……真憋得慌。”

    他说了半天,也没得到半句回应,仿佛是嫌独角戏没意思,胤誐往胤禟那头一凑,低声说:“头几天皇阿玛还挺有兴致,之后就说要拔营回京,变脸变得也太快了,九哥你说是不是因为太子那茬?”

    胤禟无所谓的勾了勾唇,笑道:“能让皇阿玛上心的,除了太子还有谁?回京路上,我听岳父提了一嘴,说是京中密折,有朝臣秘密弹劾索额图,说他张狂跋扈、恃宠而骄、轻贱同僚、待朝臣如奴如婢,除此之外还有结党营私等等,我岳父说是八宗罪,具体不详,只是提醒我往后注意些,千万把姿态摆正,非要找死的话一定记得先同福晋和离,别拖累他闺女。”

    老十俨然已经傻眼了:“有这么严重?咋没听你说过?”

    “告诉你就等于告诉全天下,左右这会儿事你听过便罢,别多舌。”

    老十想了想:“我还是不信,这么大的事,上头没透出丁点风声,索额图脸面有这么大?”

    胤禟轻笑一声:“先前佟国维不信邪,转身他就退出朝堂了,你以为索额图比他好多少?如今太子一党动作频频,我料想索额图等不了了,第一他年事已高后继无人,第二佟国维告老之后他趁机壮大是不假,同时也埋下祸患,皇阿玛要收拾谁太容易,他生怕自己成第二个佟国维,这才推着太子往前走,积极谋划恨不得赶明就搏出一个从龙之功。”

    “照你这么说,皇阿玛已经接到密报,他知情,竟能按兵不动?”

    胤禟却没回答,他打了个手势,让老十稍安勿躁,过了片刻,房门被叩响:“二位爷,可以上菜了。”

    胤誐连忙应声:“赶紧进来,饿死爷了。”

    连着几个大菜上来,香味溢满整个房间,等传菜的下去了,胤禟才接着说:“你看看明珠看看佟国维就知道,但凡是犯了忌讳,甭管你是几朝老臣,都别想善终。索额图是元后叔父,这份情谊不浅,要是用在刀口上保准能博个锦绣前程,可惜他和佟家一个毛病,时常拿这个在皇阿玛跟前讨要好处,多用几次,还有情分剩下?”

    “不收拾他摆明是因为太子,设身处地想想,若是有家奴密报,说你爱子对你起了坏心,你是信他还是不信?你如何自处?”

    对聪明人说话,点到为止,可惜老十不在聪明这个范畴里,他想破了头,而后回说:“换做是我,我非得把那混账提溜到跟前来,让他好生交代。”

    “行了,让你来说等于白搭,换做是我,我不敢贸然相信,也不敢全然不信,我选择试一试他。”

    胤誐这下听明白了,想想皇阿玛和九哥一样,都是聪明人,这么说有道理:“太子如今岂不是步步艰险?稍有不慎,就要将江山拱手让给老大。”

    说着他赶紧吃了嘴菜,囫囵咽下,说:“我想了想,太子如何同咱兄弟有啥干系?咱们早先不就说好了?只做实事,不结党营私,听皇阿玛安排,管他怎么折腾。”

    胤禟夹了块鱼腹肉在碗中,而后说:“这天下是皇阿玛的,真有那么一天要交托给谁全看他的意思。这话是不错,可老大虽勇,智不足,为将可,为皇不可。我冷眼瞧着还是太子最有明君相,好赖是皇阿玛手把手教出来的,样样都好,只是近来有些沉不住气。”

    他说话这会儿,老十又塞了几大口:“八哥如何?先前他不是拉拢过咱?咱还没说啥那事就让郭络罗氏搅和了。听说他之后又转而拉拢老十四,莫不是想走老十四的门路,搭上四哥的线,挖太子墙角?”

    胤禟闷声笑个不停:“你太看得起老八,太小瞧老四。”

    老十瞪出一双牛眼:“啥意思?”

    “我怎么看老四和咱们都是一个立场,他支持的显然不是老二这个人,是皇阿玛亲手立下得当朝太子爷才对。他可不是太子、党,他是实实在在的皇党。”

    老十想了想,太子最信任就是老四,他俩多少年的手足情,竟然也是虚的?

    看出他心中惊骇,胤禟解惑说:“老四这个人,将公私分得最清楚,他和太子的情分不假,他忠于皇阿玛也千真万确,要是走到那一步,大义灭亲这种事他笃定干得出来,太子当局者迷,要是看不明白这一点,栽了跟头真不冤。”

    知道得太多真不好,老十这会儿一阵后怕,胤禟嫌弃的瞥他一眼:“和你说这些没啥意思,你记得别跳了人家挖的坑就行,咱们如今忠于皇阿玛,有那一天自然忠于新君。”

    老十缓过劲儿来,又把话题绕回原处:“你还没说八哥怎么样?前头嫂子和郭络罗氏闹得难看,他见着咱们还是和颜悦色的,气度真好,给他坐上那位置日子该不难过。”

    “你闭嘴吧!”

    “谁不知道索额图同安郡王他老娘的关系,若是太子倒了,赫舍里家倒是极有可能转投老八,这就是一条后路,只要太子能稳住,老八别想探出头。”

    “我再告诉你,像老大那种直脾气反倒好相处些,老八不是气性好,是把一笔笔账全记在心里了,你顶好别给他翻身的机会,一旦翻身,给过他难堪的谁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站在我的立场,我是打心底里希望太子别叫皇阿玛失望。从前老四脾气急躁,皇阿玛送给他四个字,戒急用忍。我给他补全:戒急用忍,百忍成金;谨言慎行,行稳致远。”

    “……”

    他俩声音挺低,一边用膳一边闲聊,等吃饱喝足结了账从竹字间出去,走远之后,隔壁兰字间的人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而后重重放下。他脸色晦暗,片刻之后又转为清明。

    仔细看看,坐隔壁的可不就是太子,同他一道的是心腹幕僚。

    能成太子心腹,学识急智胆色样样不缺,饶是如此,他这会儿也是满心惊骇。九贝勒有句话说对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们险些就要走上岔路,幸好,幸好啊。

    他觉得是气运,太子不这么想,这饕餮府能在京中立足,后头铁定有人,到底是谁,连他也没查出来,这会儿可算有眉目了。

    该是胤禟不假。

    他笃定知道隔壁间坐的是谁,这才说起那些话,否则堂堂皇子,岂会没点戒心在别人的地盘上口出妄言。

    这是在给自己提醒,也让自己承他天大恩情。

    从前真是小看他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