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天坑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89章 天坑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活色生枭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近身特工     后一日,宝珠递牌子进了宫,蠢儿子同小狼崽一道被留在府上,由几位嬷嬷照看着。

    小阿哥长得很快,在木兰围场的时候宝珠就发现他们开始长牙了,白白的好像米粒一样。问过经验丰富的嬷嬷,回说早的四五个月,晚的满周岁,乳牙都会探出头来,五个多月很正常的。

    来请脉的太医说,小阿哥肠胃比别家娃娃好很多,既然蛋羹都能喂下去,还可搭配喂些蔬菜泥,米糊糊也吃得,奶还是接着喂,最好是自然断,赶早也再等几个月。

    对于这个建议,胤禟意见很大,宝珠睡午觉的时候,他还偷溜过去同儿子谈心,告诉三个芝麻汤圆独立自主的重要性。原话是:多大的人还吃奶?简直羞羞。

    他刚念完,阿圆就狐疑的看过来,仿佛是在说“我人年轻你别骗我,你这么大只还同儿子抢口粮,你要不要脸”?

    到底是儿子成精了或者纯属偶然胤禟不清楚,总之,他又让胖团子气了一回。

    因为太生气,一个冲动就将宝珠那里的库存吸了个干净,她睡得正香,感觉跟前有人作乱,伸手挥了挥,收效甚微,睁开眼看清此情此景,她脸红得像猴屁股,险些将胤禟踹下床……

    父子之间又一场战争以胤禟犯规为结束,当天下午,阿圆看着放在自己跟前香喷喷的蛋羹,瞅了瞅得意洋洋的蠢爹,又瞅瞅亲亲额娘,瘪了瘪嘴可怜兮兮的拿着勺子往嘴里送。

    没错,他已经会自己用勺子吃东西,虽然偶尔会糊到脸上,还可能翻勺。

    他能很好的翻身,能撑着坐起来,还能短距离爬行。

    小阿哥们还学会用很多方式抗议,表达自己的不满,甚至是给蠢爹挖坑。

    在宝珠面前,三只都是乖宝宝,她一转身,那画面太美简直没法看,胤禟试探着拆过台,然而宝珠并不相信,还像哄儿子似的哄他,叫他别瞎吃飞醋,那是亲生的,不是捡回来的。

    父子四人全朝着心机狗的方向在发展,灰妞也差不多是这样。

    在木兰围场的时候条件不好,宝珠也没生事,回来之后她试着给儿子喂过蔬菜泥,翠绿的荷叶碗里装着绿绿的蔬菜糊糊,膳房用了许多心思,哪怕不如蛋羹细腻,也是很好消化并且不用咀嚼的。宝珠舀了一勺,喂到阿圆嘴边,小家伙伸出舌头舔了舔,然后就直白的表示了抵触的心情,他把小舌头缩回去,整个人都往后面怂了怂。

    宝珠动作一滞,她又去找阿满阿寿试过,结果十分绝望。

    阿满嗅了嗅味道,就倒下去,翻身,撅起屁屁趴好,周身上下都写着拒绝。

    至于阿寿,因为是额娘的乖宝宝,他可怜兮兮的看过来,露出“我很委屈但是没关系”的表情,坚强的吃了下去。

    ……

    宝珠给喂了三五勺就停下来,她让天冬将荷叶碗撤了,又吩咐下去,说出去吃多了烤肉,整个人不得劲,晚上用蔬菜羹。

    出去半个月,胤禟那头也堆积了不少事,他赶着处理掉一些,看天色差不多了就往宝珠这头来,过来正赶上晚膳,主食油油一碗绿,沉重得好似他此刻的心情。

    只是这一碗绿就算了,看看摆出来的几道菜,胤禟恨不得没过来,他倒不如去隔壁蹭一顿。

    偏此刻,宝珠笑眯眯瞧过来,她牵着胤禟坐下,从半夏手里接过刚拧好的帕子,给他擦了擦手。

    “咱们在外头肉来肉去半个月,吃得我一身的烤肉味儿,我回来就吩咐膳房多做几天的蔬菜羹,清清肠胃。”她就坐在胤禟身边,葱白嫩手执起小勺,不疾不徐吃了一口,咽下之后才说,“我吃着挺好,清香得很,爷多用些。”

    随着宝珠的介绍,胤禟僵硬的拿起勺子,僵硬的往嘴里送,这一桌蔬菜把他整张脸吃成了菜色,要不是福晋安排的,他保准已经喷人了。

    宝珠装作浑不知情,惬意的吃了个七分饱,而后停下碗筷。她擦了擦嘴,将自个儿收拾妥帖之后,方才看向胤禟:“爷只用这么点?这不合胃口?”

    胤禟笑得十分英俊:“蔬菜羹是不错,想着再来几碗恐怕也吃不饱,不若让膳房给我做碗馄饨。”

    那行啊,当然没问题。

    宝珠看向候在一旁的天冬,吩咐说:“听到没,给爷来一碗馄饨,多揉点面,分量做足,至于馅料,你让他们多切些青菜,肉少许。”

    ……

    胤禟只恨不得立刻叫停。

    你等等,有话好说。

    我突然觉得自己已经吃饱了,馄饨就算了吧。

    不放肉的馄饨他娘的能吃?

    宝珠一眼不错瞧着他,看够了他的纠结才笑眯眯道:“太医说咱们儿子胃口好,不拘泥于蛋羹,也喂些别的。我今儿个让膳房做了蔬菜泥,爷猜猜咱儿子是什么反应?”

    胤禟一点儿也不傻,宝珠这么说,那还用猜?

    他嫌弃的往小床边看去,小混蛋闷声做大死,还拖他这当爹的下水!

    他还在心里嫌弃蠢儿子,宝珠那笑容更灿烂了,笑得他心里毛毛的,胤禟还在琢磨该说点啥,宝珠陡然间收了笑意,眯了眯眼说:“咱们儿子真是像足了你这做阿玛的,尤其阿寿,明明十分抗拒为了讨我欢心还坚强的往嘴里塞的模样,可真叫人感动。”

    她嘴里说着感动,胤禟半点看不出来,非但如此,他心里更慌了,总觉得情况不太妙。

    果不其然,宝珠摩挲着他坚毅的脸庞,咬牙切齿说:“往后每天半碗蔬菜泥,爷负责喂给他们,喂不下去你就别想上床,睡书房去吧。”

    说完她在胤禟嘴角边亲了亲:“相信爷应该很明白咱们儿子的心态,你行的。”

    她轻轻碰了一下,然后就退开来,摆手让底下奴才将桌上的菜撤了,颇有闲心看胤禟苦着脸,不过片刻,就下定决心准备先去给儿子做做思想工作。

    宝珠进宫去之后,就把这茬说给宜妃听了,宜妃笑得直不起腰,拉着她的手回顾胤禟那些个黑历史,直说小阿哥同他没二样,简直像极了。

    笑够了之后,她拉着宝珠的手说:“额娘从前为了让他不偏食,废了好大劲儿,并且收效甚微,这种感觉是该让他体会体会。这想法很好,小阿哥随了他,就该让他烦去。”

    宝珠摇了摇头:“说不准爷赶明就要进宫来找额娘告状,说我没事找事。”

    宜妃又是一阵乐呵:“让他来,额娘替你做主,看我不说他!”

    婆媳相谈甚欢,又聊了一会儿,宝珠说她还要去太后那头,猎的皮子揉好了,想送些过去,哪怕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总是一份心意。

    行猎这些日子,宝珠前后猎了不少,胤禟也是一样,他俩专挑肉嫩味鲜或者毛皮好看的下手,一箭干净利落,剥下来的皮子都很完整,毛毛不仅中看,还柔软好摸,几张红狐皮色若朝阳,漂亮得很。

    宝珠重点把自个儿亲手猎的挑出来,选了几张最完整最好看的,带着一道进了宫,她从翊坤宫出来就去了慈宁宫。太后听说九福晋求见还楞了一下,前两日方才从围场回来,没好生休整一番,这就进宫来了?

    她还是很高兴的,赶紧使人请宝珠进来,连声说免礼,让她到跟前来。

    太后上上下下看过,瞧她没黑没瘦,这才给赐了座。

    宝珠坐下之后,先关心了太后的身体,听说一切都好,这才笑道:“孙媳此番是做了准备才出京去的,扎营之后,就同我们爷一道猎了不少。他们都抢着博头彩,一个个专挑豺狼虎豹下手,我想着铁定拿不下头名,不若猎些味道鲜美皮毛好看的,出去这些天,收获很丰。今儿还带了些毛皮来献给皇祖母,这会儿是用不少,等到下一个冬天给衣裳滚边也好,做个皮毛抹额也不错。”

    正说着东西就呈上来,太后让跟前伺候的嬷嬷将托盘接过,拿到跟前来,她看着最上头的红狐皮,满是怀念。

    “哀家进宫来的头两年,父兄外出狩猎,也带回过一张漂亮至极的红狐皮,就是这个颜色,像草原上初升的太阳。”她拿过那张红狐皮,摸了好一会儿,真的非常柔软,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记得当初的快乐。那时候总憧憬着想要进宫去,做锦衣玉食的人上人,进宫之后第一年,她就看腻了勾心斗角,真想回家。之后这些年,也是无时无刻不在怀念幼时的快乐。

    这张皮子触动了太后心里最柔软的部分,她在回忆之中停留了好一会儿,才满是慈爱的看向宝珠:“这些皮子哀家非常喜欢,你有心了。”

    宝珠没为几张皮子居功,而是同太后说了些围猎的趣事,没提图门宝音如何,反而提到科尔沁贝勒,说他外出遇上狗熊,还同狗熊正面搏斗来着,不愧是草原上的巴图鲁。

    太后听得十分投入,听说她捡回三只通人性的狼崽子,还让宝珠回头带来宫中瞧瞧。

    “说起来,哀家有好些时候没见过阿圆阿满阿寿,他们跟你出去习不习惯?可瘦了?”

    宝珠假意抹泪,委委屈屈说:“孙媳今儿个没带他们出来就是不想他们分宠来着,结果您还是想起这茬来了。这趟出去最惬意莫属那三个,别说瘦,他们胖了不止一圈,您见着都该认不出来了。”

    说到三个小的,宝珠就想起蔬菜羹的事,跟着就是会心一笑。

    太后看她笑得像个小狐狸,就问她在想什么这么高兴。

    宝珠先说了太医的建议,又说她给儿子喂蔬菜羹未果,再告诉太后自己给胤禟挖了怎样一个天坑……

    老五是太后养大的,老五同老九又是亲兄弟,对比旁的皇子,太后对胤禟更多几分了解。

    听宝珠说完,她就乐了。

    “你这猴精,惯会使坏的!”

    “老九是栽你手上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