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羡慕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84章 羡慕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活色生枭不死佣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近身特工     从木兰围场拔营回去之前,灰妞就穿上了特别为它量身定制的黄马褂,就和狗狗的小衣服一个样,肚皮那侧还有盘扣,两侧有题字,一侧上书“忠”,另一侧谓“勇”,它穿着黄马褂溜达出去叫底下奴才见着都不敢直呼其名,而是称忠勇将军。

    索性本朝没这么个官职,这么喊倒也没冒犯谁。

    跟着宝珠这么长时间,灰妞已经很会看人脸色,看一众奴才腆着脸这么叫它,它真像将军出巡似的,或者点点头,或者摆摆手。

    同它比起来,黑蛋和小乔就蠢一些,这俩也安分,不经常出去溜达。

    分明是同胎兄弟,性子差这么多,半夏还嘀咕来着。胤禟回来就见天冬半夏站在福晋身后,看着在帐篷里头撒欢儿追着自己尾巴跑的黑蛋,他登时乐了:“纯成这样倒是很想老十,亲兄弟怎么了?看看爷,兄弟还少了?跟我一样聪明的有几个?”

    宝珠头也不抬,啐道:“自打出京,爷这脸皮一日比一日厚了。”

    胤禟接过小丫鬟递来的帕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而后金刀大马坐到宝珠身边,看她飞针走线绣完手边那几针,将针线放回篓子里,往一旁推了推。

    胤禟不赞同道:“这边光线不好,做针线也不怕伤了眼睛。我说你啊,咱们什么身份,还能缺了穿的用的,哪用得着你做这些?”

    宝珠也不嫌他汗,往他那侧挪了挪,笑眯眯说:“如今已是三月下旬,再往后,天儿就逐渐转热,我这做额娘的不该给咱儿子做身薄衫?”

    说这话时,她满是小女儿的娇态,胤禟瞧着心生欢喜,将人揽过又是一阵亲香。成亲已满一年,胤禟对宝珠一如既往,半点不嫌腻歪。

    “咱们儿子好养得很,无需费这些事,你啊,也该好生顾惜自个儿,有事只管吩咐下去,做得好有赏,做不好爷收拾他们。”忽而,他话锋一转,又道,“若实在闲不下来,给爷做身衣裳才是,小兔崽子整日摸爬滚打不知爱惜,给他们那是糟蹋,爷就不同。福晋送的每一样爷都万分珍惜,头年那身夏衫已经穿过一季,拿出来还是崭新的。”

    宝珠赏他香吻一个:“那正好,回头爷拿出来接着穿,我先把给儿子的料理完,来年再给爷做新的。”

    说着她又扳起手指头:“等咱们回京,桃花恐怕已经开败了,我想想该换什么泡酒来,前头额娘还说呢,说我不打算忙活也罢,要是有心要弄,就多备几坛送翊坤宫去。”

    胤禟挑眉,额娘才够奸够猾。

    宝珠是个面软的,莫说长辈,妯娌之间她也不怎么拒绝,极好说话。

    就算原本没打算忙活,听了这话也得忙起来。

    胤禟捧着她的脸,认真说:“忙不过来就指个人去同额娘打声招呼,不做也无妨。”

    宝珠摇摇头:“花瓣不是我摘,不是我选,不是我洗,不是我晾,我那点活至多半日就能做完,爷看着复杂,实际累的是底下的人,额娘用着好,给她们些赏赐就是。”

    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话,他俩也没刻意压低声音说,里头伺候的天冬半夏倒是没觉得有啥,福晋原就是这样的性子,至于爷……不提也罢。

    别家丫鬟都卯足劲想踩着福晋爬主子的床,就九贝勒府,盖因九爷将真性情暴露得彻底,他厚脸皮,狗腿子,骚话一大堆,对福晋是掏心掏肺的好,换做其他人,你美若天仙他也不多看一眼的,撩到他跟前,打不死你!

    因为知道得太多,那些本来不本分的都本分了,她们能怎么着?她们也很绝望啊!

    有上进心不对吗?想攀高枝又有什么错?

    可哪怕再想翻身,你也得有那个命。别人府上是一回事,在九贝勒府当差,不安分没活路,遇上心大的奴才福晋不说什么爷也会收拾她。

    天冬半夏装作耳聋眼瞎的模样,一本正经站那儿,听后福晋差遣。

    外头站岗的侍卫交换了个眼神,他们羡慕坏了。真想换去九贝勒府当差。早先就听说九福晋和善,伺候她的只要不动歪心思,比小富之家的主子更享福。

    九福晋本来福气就大,她诊出有孕,爷有赏;她胃口好多用了半碗粥,爷有赏;她平安生产,爷有赏;生下三位小阿哥,更是大大的有赏……别说给福晋做点心以及唱戏说书的这些人,哪怕翊坤宫人也跟着讨了不少好处,那头都抢着想替宜妃娘娘跑腿呢。

    本来只是传言,如今他们见识到了,在众皇子之中,论别的九贝勒爷排不上号,要说宠妻,他当之无愧头一名。

    九福晋也能耐!爷们憋着气回来她也能一两句话把人哄好,在她跟前,九爷没脾气。

    在皇城里当差的,什么没见识过?女人活到这份上,比当太子妃强,哪怕皇后也没她舒心。

    被大家崇拜景仰的九福晋正在琢磨回京之后的事,走着神呢,胤禟便道:“十三弟相邀,请众兄弟打马球,福晋可有兴趣?”

    宝珠颔首:“爷可得好好表现,叫我膜拜你马上英姿。”

    胤禟拍胸脯应说:“那是自然,甭管投壶射箭打马球,爷都是最擅长的,保准赢回头彩,叫福晋风光风光。”

    外头的侍卫表示不服。

    九爷真是骚得没边了,什么牛皮都敢吹,忽悠福晋养在闺中不明真相。

    众皇子当中,摔跤这类直郡王最厉害,比准头太子当仁不让,十阿哥以及他后面的毕竟年轻,追赶势头很猛,要赶上还有几年。你说九爷……九爷心计城府很深,比阴险狡诈他保准能排上号,至于打马球,就别提了。

    虽然大家都知道,宝珠不知道啊。

    也猜到爷这话有些水分,宝珠还是给自家爷们最大的支持,完全没有拆台的想法。

    她这样的反应尤其能满足大老爷们的虚荣心,之后的马球大赛上,胤禟爆发出了惊人的能量,哪怕最后没拔得头筹有,表现也相当抢眼,康熙都夸他来着。

    对于超常发挥这种事,他是这么说的:“表现得不好,下回铁定给福晋赢个头名。”

    宝珠赶紧递了水囊过去,又让胤禟低头,亲手为他擦汗,还咕哝说:“状元很好,榜眼不错,探花也厉害,哪怕没排上名又有什么关系?我们爷天潢贵胄出身,论才能已足够出众,人无完人,哪用得着去追求十全十美?”

    胤禟笑容全溢出来了,就跟喝了蜜一样甜,一路甜进心里。

    对比边上几位阿哥,那个孤独,那个寂寥。

    他娘的还给不给活路了?

    干啥这么伤害大家?

    拿下头彩的直郡王胤褆感觉自己仿佛吃了苍蝇,他一点儿也不!高!兴!

    因为不高兴他就忍不住挖了个坑:“九弟妹此言差矣,皇阿玛便是十全之人。”

    胤禟表示不服:“依我看,皇阿玛至多不过十全九美,要是十全十美,就不该生出像老十这样的蠢货来。”

    他说完就是一阵哄笑。

    “九哥此言在理。”

    宝珠也弯了弯嘴角:“皇阿玛哪是凡人?是天子来着。”

    康熙就在一旁,他表示这话很中听,梁九功跟着打量了宝珠一眼。九福晋真是妙人,这马屁拍得清新自然,不像九爷,一开口就能噎死人。

    直郡王倒没觉得脸疼,他摇头叹气认服:“老九这嘴皮子就顶顶利索,又有九弟妹相助,两口子同心协力,我说不过你们。”

    胤禟很知道分寸,当即笑道:“大哥自打领差遣以来,立的功都快赶上我吃的米了,总得给弟弟们留下发光发亮的空间。”

    胤褆这就痛快了,直说老九才刚去工部,时日不长,加把劲多的是机会赶上哥哥们。

    一群爷们流了汗,又说要燃篝火烤肉,宝珠回帐篷里喂饱小阿哥,想去看看小狼崽饿没,给它们喂些肉,赵百福说“忠勇将军”已经带着它兄弟去讨过肉吃了,正在消食散步。

    既然这样,就不用去管它,宝珠想了想,叫赵百福布案桌扑宣纸,使天冬研磨,勾了幅草图。胤禟使人来问她也没去凑热闹,用三个多时辰完成画作,画的就是众阿哥打马球的场景,胤禟格外英武,帅气逼人。

    宝珠正想题字用印,胤禟就回来了,看过之后他非常满意,抱起宝珠转了两个圈,宝珠娇笑着讨饶,叫他放开,他才松了手,建议说取名做木兰春乐图,还说要拿去给皇阿玛看看。

    这会儿天已经晚了,乐成一团的皇阿哥们也散了,胤禟兴致贼好,拿着还没装裱完成的画作就去了皇帐那头,叫康熙仔细看过,还哄得他题诗一首,加盖私印。

    这个过程中,他没停过吹嘘自个儿,还说福晋的画虽然缺了几分豪气,人物塑造还是相当真实,简言之,他帅得实事求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