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芳辰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80章 芳辰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娱乐之教师也疯狂谋尽帝王宠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这场布围行猎结束后的第三日,宝珠拖家带口去赛狼,场地就布置在营地里,地方算不上大,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胤禟用毡布围成赛道,赛道上设置了许多关卡,布置完成之后已经带小狼崽来认过路。

    一开始,哪怕将三只抱上赛道,它们也不知道往前窜,宝珠在一旁看爷着急,吩咐赵百福拿肉干来,吊在棒子前头,引着小狼崽子跑。

    费了些劲,总算让它们明白主人的意图,而后就容易多了。

    测试之后发现,许多关卡难度都不小,不过正因为不容易完成,这个过程才显得有趣。

    一切准备就绪,胤禟亲自去皇帐,问康熙啥时候方便。时间确定之后,他又通知了一众兄弟,科尔沁以及蒙古王公也没落下,与此同时,宝珠去到宜妃帐中。

    今时不同往日,如今宜妃对老九很是放心,她抱着小阿哥亲香一会儿,又同儿媳好一阵寒暄,而后从旁拿出个锦盒,递到宝珠手里。

    宝珠接过以后,顺势打开,那是个放在手心里大小正合适雕工妙绝的鬼工球,瞧着有好几层,粗粗看过竟难以数清。她将乳白小球拿出来,转了转,这才笑盈盈看向宜妃:“额娘从哪儿得的好东西?就赏给儿媳了?那敢情好,我一见它就喜欢。”

    是恭维没错,听着就熨帖,宜妃笑道:“近来日子过得糊涂,本宫才想起来,前两日是你生辰,合该补个礼物。”

    出京那日是三月初九,路上耽搁了两三天,扎营是十二,同图门宝音纠缠两日,她生辰就到了。

    要是生在贫苦人家,女子生辰意义不大,许多人一辈子就能用上两回,一来说亲之前合八字,二来身故之后做法事。宝珠命好,富察家属满洲八大姓,在满人统治下他们顶顶富贵。每一年生辰,宝珠都能收到父兄寻来的稀奇玩意儿,他们关上门还会置办两桌,再加上头年大婚就在她生辰当日,宝珠心里隐隐期待着这一天,希望胤禟能给她一个惊喜。

    头天夜里她就等着盼着,之后迷迷糊糊睡着了,第二日早间醒来已不见胤禟,她装作不经意问天冬,得回复说:“爷起得早,出去之前吩咐奴婢莫吵着福晋。”

    话里的体贴像温泉水汩汩溢出,本该叫她周身都暖洋洋的,整个人深陷在幸福之中。

    事实却不是那样。

    宝珠很不高兴,自家爷竟然忘了,忘了头年今天他们身着吉服拜过天地,忘了这日是她生辰。

    这种事也不能同丫鬟抱怨,她就憋着生起闷气来,早膳没用两口,午膳也吃不下。胤禟回来就听说福晋胃口不好,问过才知道她连牛奶炖蛋也吃不下,这一整天只沾了点茶水,胤禟急坏了,从赵百福手里接过食盒,掀开毡门就进了帐内。

    宝珠抱着灰妞坐在榻上,手里有一下没一下给狼崽子顺着毛,她听见门口有动静,抬眼一瞥,发现是胤禟,也没起身相迎,而是懒洋洋招呼说:“哟,这么早,爷就回来了。”

    本来就感觉不妙,这会儿猜想得到了完美证实,胤禟赶紧坐到宝珠身边去,他揭开盒盖捧出一碗卧着鸡蛋的面条,看宝珠还在给狼崽顺毛,压根没打算伸手,他也不恼,仔细端到身前来,挑起吹了吹,送到她嘴边。

    宝珠看了看瓷碗里的面条,说没胃口。

    胤禟早先已经料想到会这样,他将面放回去,又把面碗放回食盒里头,叹口气,将宝珠箍进怀中。

    “丫鬟说,你一整天都没吃什么。”

    “不饿。”

    “哪怕不饿也用一些。”

    “吃不下。”

    说着,她侧了侧身,拿莹白细嫩的食指去戳胤禟胸膛,很有发泄的意味。

    胤禟握住她作乱的手。

    “在闹什么脾气?”

    宝珠瞪他。

    胤禟又道:“先把面吃了,待会儿再慢慢说,乖啊。”

    宝珠牙根都痒,恨不得咬死他,胤禟这才认命的贴在她耳边:“好福晋,你吃一口也好,为这碗面,爷在膳房熏了一天,方才借十弟的地方换过衣裳才敢回来。”

    方才还在闹脾气,听得这话她就再也闹不起来。心跳快得像鸣鼓,脸上满是热气,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宝珠愣了一会儿,然后期待的抬起头来看他,胤禟本就有些不好意思,在这样的注视下,他没挺过两息,就狼狈的别开脸。他故作镇定将面碗端回来,再一次送到宝珠面前,宝珠稀里糊涂接过,稀里糊涂吃了一口。

    说真的,这是她这辈子吃过最难吃的面,味道偏淡,粗细不一,劲道也不怎么够,再加上从做好到现在已经耽误不少时间,口感下滑很多。

    但是这都不是问题,只要想着这是胤禟亲手做的,她就觉得哪怕碗里装着砒/霜,那也是珍馐佳肴。

    宝珠闷头乖乖巧巧吃着,吃了几口,她抬头瞄胤禟一眼,不多会儿又瞄一眼。

    胤禟觉得好笑,问她在看什么,宝珠仔细咀嚼之后将嘴里的面条咽下,然后才回说:“孔夫子说,君子远庖厨,这真是爷亲手做的?皇阿玛没削你?”

    虽然早知道福晋对四书五经半点没有涉猎,挂在嘴边那几句都是听来的,这会儿他还是长见识了。

    他伸手捏捏宝珠红润好看的耳珠,轻笑道:“君子远庖厨出自《礼记》,原句是‘君子远庖厨,凡有血气之类弗身践也。’意思是,但凡有血气的东西你都不要去杀它,推崇不忍之心,哪像福晋所说?”

    宝珠听得一愣一愣。

    哦,是这样吗?君子远庖厨是让人别造杀孽?

    她偏着头想了想,想不出个所以然,就点点头:“爷说是,那就是吧,怎么想起亲手做面条给我?”

    胤禟在宝珠嘴角亲了亲,宝珠偏着头想让开,咕哝说别闹,一嘴汤汤水水你也亲得下去。胤禟就闷笑起来:“福晋哪怕打泥坑里滚过,爷也照亲不误。”

    听得这话,宝珠就着嘴上的油往他脸上盖个印,又道:“别转移话题,问你呢,为什么做这个?”

    胤禟捧着她白皙粉嫩的脸,反问道:“不若福晋先说,你在闹什么脾气?”

    那怎么说出口?宝珠气得想揍他,胤禟又说:“就是你想的那样,做这个自然是为福晋贺芳辰。”

    想到自个儿闹了一天脾气,敢情全是多余,宝珠就不由得臊红了脸,她接着啃面条,看那架势,是把面条当胤禟在啃呢。

    她吃了个七分饱,就把面碗放下。胤禟这才彻底安心,端来茶水给她漱口,又拿手帕替她擦嘴,都收拾好了,在她红润润的樱唇上亲了亲。

    “福晋方才是在同爷闹脾气?以为爷忘了今儿是什么日子?”

    宝珠把脸埋在他颈边,不应声。

    胤禟也没指望听到回答,他轻笑一声,自顾自说:“忘记什么也不会忘记福晋芳辰,好福晋你这么误会爷。”

    宝珠蹭了蹭脑袋,还是不应。

    胤禟真不知道消停二字怎么写,又道:“心好痛,心都碎了。”

    宝珠在他脖子上啃了一口:“闭嘴,你够了!”

    成亲一整年,胤禟对宝珠各种反应再熟悉不过了,他又是一个深吻,舌尖在口腔里好一阵作乱,舔得宝珠晕乎乎脸色绯红,还打趣说:“真闭上嘴怎么亲你?怎么舔遍你全身?怎么夸你哼声好听酥胸真棒?”

    这番话是贴在宝珠耳边说的,呼出的热气痒到她心里,而言辞更是让她羞臊羞恼恨不得挖个坑把胤禟埋了。

    宝珠又想咬他,瞧出意图之后,胤禟在自个儿脸上点了点:“咬这里,叫他们都看看九贝勒爷脸上有个牙印子,回头人家问我,我就告诉他是福晋咬的。”

    就宝珠这段位,能说得过胤禟?

    胤禟不仅有个三宫六院妻妾成群的爹,还有一堆嘴上没把门的兄弟,耳濡目染言传身教之下……他那脸皮一日厚过一日,荤段子张口就来。

    既然已经说开了,宝珠就问她要礼物,胤禟这没脸没皮的放开她就解起盘扣来,宝珠还在懵逼,他就把外衫脱了,又把手伸向里衣。

    宝珠愣愣的看着,问说:“你做什么?”

    “福晋问爷要芳辰贺礼,出门在外爷啥也拿不出,就准备脱光了把自个儿送出去,任君采撷。”

    话语间,他已经把上半身脱干净了。

    宝珠脸上的晕红本就没下去,这会儿直接成了爆红。

    她径直转过身去:“你快穿上!大白天的你闹什么,快穿上!”

    哦,白日里不行,那晚上再来。

    无妨的。

    胤禟说到做到,那晚果真把自己送给宝珠,他躺在底下身姿妖娆,嘴里还嗯嗯啊啊叫得好不欢畅。宝珠叫他撩出火来,又怕平白给外头的听见,拿过肚兜揉作一团就要堵他的嘴。

    翻来覆去浪够了她才知道,这该死的早就备好了礼,这一套套的说辞全是在逗她。

    ……

    听额娘说这象牙套球是补的芳辰礼,宝珠脸颊就悄悄的红了。宜妃看在眼里,装作不知情,笑道:“这是皇上赏给本宫的,十二层象牙套球,它还有个名叫同心球,额娘就指望你和胤禟夫妻同心,好好过日子。”

    象牙套球本身不稀奇,这么丁点大竟有十二层,这就很难得了,当然更难得的是这套说辞。

    宝珠连连点头,“劳额娘挂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