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中意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71章 中意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活色生枭不死佣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位面破坏神     后来康熙也从皇帐中出来,围在火堆旁与众皇子同乐,康熙一露面,陪皇帝围猎的蒙古以及科尔沁王公纷纷亮相,他们都在打听胤禟猎得猛虎一事,说大清朝的皇阿哥果真非同寻常,不愧是天家血脉。

    康熙很高兴,当众夸赞胤禟,说他不堕皇室威名,深得爱新觉罗家传承,能骑善射,骁勇刚毅。又鼓励旁的儿子,叫他们也别落于胤禟之后,赶明多猎一些。

    随行的有好几千精兵,猎得多了自个儿吃不完,赏下去也好。

    胤褆头一个表态,拍胸脯保证说:“定不叫皇阿玛失望。”

    旁的阿哥也连连点头。

    宝珠有一下没一下的给小狼崽顺毛,余光瞥见三位嬷嬷领着阿圆阿满阿寿从额娘那头过来,正想同胤禟吱一声,准备去把儿子喂饱,就撞见科尔沁的图门宝音格格过来,说要同大清朝的格格比骑射。

    科尔沁王公满脸无奈,赶紧对康熙行了个礼,解释说:“图门宝音叫我给宠坏了,请皇上不要怪罪她。”

    那位格格像是不解,声音清脆的说:“我自幼听着皇上您的事迹长大,您是巴图鲁是大英雄,大清朝骑在马背上打下江山,八旗子弟个个骑射一流,图门宝音技痒,自知比不过八旗将士不敢自取其辱,想请您的女儿指教,跟大清朝的格格学一学。”

    康熙哈哈笑道:“倒是个能言善道的,朕很想同意你的请求,可是,此番围猎并无公主随行。”

    然后莫名其妙的,宝珠就让科尔沁那位图门宝音格格挑上了,她径直走到宝珠跟前,仔细打量过后,说:“就她好了,我和她比。”

    胤禟眯了眯眼,正要说话,宝珠将纤白嫩手搭在他手背上,从容应道:“格格找错人了,我不会射箭,骑术也不过马马虎虎,不敢代表旁人应战。”

    众阿哥不解其意,倒是其其格,她拿鞭子在地上轻轻一抽:“九嫂累了,我赔你玩。”

    科尔沁这位格格模样生得很好,只是皮肤不够白,五官都很出挑,再看科尔沁王公对她宠溺的态度,平常应是很得宠的。受宠爱的脾气多半不好,她习惯了要什么都有,耐心就格外差。

    说要和你比,你就别想找其他人顶岗。

    别的不敢说,图门宝音在骑射上非常自信,在科尔沁,能赢她的勇士都不多,遑论女子。同性之间本就容易排斥,尤其是两个长得漂亮的女人,更容易生出较量的心思。她挑上门来原就想看宝珠输得狼狈,哪容退缩?

    哪怕其其格主动应战,图门宝音就像没听到似的,固执的拦在宝珠身前,非要她点头。

    同样是泡在蜜罐子里长大的人,宝珠哪是好相与的?别说她的确不擅长射箭,骑术也就是不错,同胤禟相比都有差距……只说这会儿她当真有事,再不喂奶,三个小子就要闹起来了。

    故而宝珠全然不响应,她面不改色叫对方让开。

    图门宝音不让。

    宝珠抬脚就是一个扫堂腿,手上动作极快,径直卸了她胳膊,将两条手臂全拧到身后来钳住:“我说了,我不擅长骑马,更不擅长射箭,要想来场堂堂正正的比试请找旁人,想比拳脚功夫倒是可以找我来,等我喂饱儿子再说。”

    她说完一丢手,朝康熙那方福了福身,径直朝阿圆阿满阿寿去。灰妞吃饱之后就懒洋洋的,方才都要睡着了,叫图门宝音闹醒,它压低身形随时要扑上去咬人,宝珠回头招呼了一声,小家伙才甩着肉肉追上去。

    康熙真是开了眼界了,没想到老九福晋还有这手,他转身想起马斯喀,就那暴脾气养出这么个闺女真不稀罕。

    康熙朝胤禟看去,满是询问的意思,胤禟耸了耸肩:“儿子也是这两天才知道福晋是练家子的,听说自幼看几位兄长习武,也跟着学了几手防身,具体怎么回事我岳父他最清楚。”

    康熙传马斯喀到御前说话,提到闺女习武这事马斯喀就鞠了把辛酸泪。

    “皇上您也知道,臣就只得这么一个娇娇爱女,从她出生之后怎么疼都嫌不够。后来有一次,她有事去找辰泰,让底下奴才一路带去演武场,看过那一排的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回头缠着臣说要跟着一起练。”

    “臣听说之后那叫一个绝望,当时就揍了富察辰泰那小王八羔子一顿,还打算想个法子叫她打消这个念头。老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多金贵的闺女,哪能跟着冬练三九夏练三伏?”

    说到这儿,他又想抹泪了。

    “这想法是不错,只是太高估了自个儿的定力,闺女一皱眉头臣就顶不住,把原则都抛到脑后去了。当即把演武场搬到屋子里去,夏天摆上冰盆,冬天摆上炭盆,练就练呗……福晋也说,闺女生得好,谁看了都想骗回家去,让她学几手防身,好过整日提心吊胆的。”

    这两年,康熙隔三岔五就听他诉一顿苦,起先还头疼,如今已学会抛开杂念愉快的听热闹了,马斯喀说的时候,他切了鹿肉在吃,边吃边点头。

    富察家真的精彩,听他家的故事就跟听说书似的。

    等马斯喀说完,康熙又问:“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她都练过?”

    “不不,闺女劲儿小,也就会使几样轻巧的,臣那把弓给她只能拖着走。皇上说要来场春蒐,出京之前九贝勒还找过臣,托臣把她用惯的弩/箭捎来……”马斯喀回答得特别详尽,康熙听完才知道,她说不会射箭真不是托词。送去皇帐的那头猛虎也是,一支箭扎进脖颈,还有几只短箭射穿头颅,恐怕就是弩/箭了。

    胤禟瞥了图门宝音一眼,笑道:“格格要是技痒,同十弟妹赛一场才好,十弟妹骑射尤其出众。”

    其其格是蒙古来的,蒙古王公甚至她能耐,抚掌笑道:“好极好极。”

    台阶都铺好了,其其格也按耐不住想杀她个痛快,帮宝珠找回场子,图门宝音却没应,她甩甩胳膊说:“不想比直说就是,没见过这样霸道的,她卸了我胳膊,如何骑马射箭?”

    胤禟原本还有两份耐心,这会儿一分也不剩:“本贝勒替福晋向格格赔不是,都是让我宠的,凡事自有我担着。”

    图门宝音原本没咋的将胤禟看在眼里,这会儿反而来了兴趣,仔细打量之后发现他长得真好,比科尔沁部的勇士都英俊:“你不错,是条汉子。”

    胤禟看她没再计较,也不多说,接着喝酒吃肉。他怎么也没想到,就这几句话,竟招了朵桃花,当晚没听到什么风声,后一日,科尔沁王公就去求见康熙了,说他闺女看上了九贝勒,想嫁给他。

    爱新觉罗家同科尔沁的姻亲关系就没断过,彼此之间很是友好,因为已故太皇太后的关系,康熙对科尔沁尤其宽容,宽容不代表会答应他们任何请求,联姻这种事,可不是随便哪个皇子都成的。

    康熙自然不会同科尔沁王公说什么利害关系,只道:“这事恐怕不成。”

    那头就皱眉说:“我们可以陪嫁很多的骏马,请您开恩,图门宝音她认定了九贝勒,觉得九贝勒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嫁人就该嫁这样的。”

    康熙还是摇头:“你不明白,老九那性子,中意你掏心掏肺对你好,不中意看一眼都嫌多余。你们看他有勇气有担当,那是大婚之后养出的性子,宠他福晋宠出来的。”

    科尔沁王公不懂,康熙又道:“这事朕管不了,你或者好生开解她,或者同老九说去,要他乐意才行。”

    指婚就碰碰嘴皮子而已,乱点鸳鸯谱的后果谁来承担?

    旁的儿子也就罢了,老九老十最豁得出去,他俩志不在大位,故而啥都干得出来。让他娶图门宝音做侧福晋不难,娶过门之后,不是禁足就得办丧事,结亲不成反而要结仇,指婚有啥意义?

    这事,无论如何都得胤禟乐意才行,康熙是九五至尊没错,他既不能押胤禟上床,也不能帮他圆房,到底是亲儿子,他犟起来当爹的真没法。

    你说让他闭门反省,正好最近折腾车轮太累,想放个长假。

    你说要撤他爵位罢他官职,福晋嫁妆丰厚,回头就吃软饭去。

    他软硬不吃,你能怎么着?

    原以为十拿九稳,结果一口啃在铁疙瘩上,科尔沁王公转身要去找胤禟,就听说九贝勒陪九福晋骑马出去了,同行得还有好几位阿哥。

    昨晚宝珠喂饱三个小子还去看望乌喇那拉氏,陪着说了会儿话,看她没啥胃口,就让天冬招呼底下奴才炖个蛋来,又挑了几样开胃的零嘴。

    当晚,宝珠睡了个好觉,小狼崽就睡在阿圆阿满阿寿的小床脚下,这夜倒是安生,第二天一早就不见狼了。她又喂了次奶,而后穿衣裳起来,小狼崽才从帐门外挤进来,到她脚边摇尾巴打转,拱着她就要往外去。

    宝珠笑着哄说:“好了好了,别撒娇。”

    小狼崽好像听懂了,湿漉漉的看过来。

    宝珠没法子,只得应说:“用过早膳再说,灰妞别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