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放心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68章 放心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谋尽帝王宠     胤禩难得果决一回,康熙听说之后都点了点头,福晋宠得,却纵容不得,原则还是要的。

    倒是良妃,听说老八把郭络罗氏送回安郡王府去了,她心里就七上八下的。郭络罗氏她外祖——已逝的安亲王岳乐从前是宗人府左宗正,他死得早,之后袭爵的玛尔浑没他能耐,但是呢,这一家子好歹姓爱新觉罗,是宗室子弟。哪怕最近一年连连受挫,底蕴总是有的。

    老八要是没啥野心倒还好,但凡有所求,就不好把人得罪狠了。

    胤禩特地去了趟永寿宫,把前因后果说了个明白,并不是他上赶着给安郡王府没脸,站在他的立场其实没有选择。姑且撇开老九府上那茬事,只说郭络罗氏对毛氏做的,明摆着是迫害子嗣。如若放过这回,往后还不知会干出何等丧心病狂的事来。她进门三年好不容易怀上却莫名其妙搞没了,拘着不让妾室生,要等她再怀,得等到什么时候?

    “这些事,儿子心里有数,额娘无需挂怀,倒是春蒐之事,皇阿玛可同您提了?”

    良妃摇头:“应是宜妃、贵人高氏、贵人王氏伴驾。”

    贵人高氏也就是恨上八福晋那倒霉蛋,至于贵人王氏,是十五十六的额娘,她俩都是晚入宫的年轻妃嫔,如今正得宠。而宜妃不用多说,四妃之中唯她承宠最多,入宫二三十载,圣眷不断,皇上做什么都爱带她。

    良妃没说的是,她晋位之后,皇上每月都来一二回,可是呢,就是走过场。

    人人都说她卫氏趁着乌雅氏降位不要脸勾引皇上,这才踩着嫔位上那几个越级升了上来,她其实啥也没干,她没觉察出任何宠爱,也看不透皇上的想法。

    胤禩来恭喜她苦尽甘来,良妃无论如何都开不了口,就让他误会下去了。

    对于额娘不能同行,胤禩满心遗憾,他真的很想让额娘看看自个儿策马的英姿。既然不成,就只能猎点皮子回来,胤禩笑道:“不去也好,前些年木兰秋狝老大还遇到过熊瞎子,额娘在宫中,我少些担心,您要什么只管说来,儿子给您猎去。”

    良妃心说她到底位列四妃,能缺什么?

    话到嘴边,她改口道:“猎些皮子细软的,给领子滚边,来年冬天穿着正好。”

    胤禩将这话记在心里,笑道:“儿子这就出宫去了,赶明再来看额娘。”

    他出宫之后,还去隔壁拜访,甚至放下身段给胤禟端了赔罪茶。

    “我早该登门,一则深感丢人,二则府上叫郭络罗氏搅得一团乱,这才理清。我不敢再叫她来碍九弟妹的眼,故而送她回去反省,等想明白错在哪儿并且真心实意悔过,再允其回府。还盼九弟消消气,九弟妹那边也帮我说说好话,这是最后一回,真对不起。”

    胤禟近来心情大好,真没心思和她计较,就接过那碗茶,喝了一口,应说:“八嫂折腾这么多回,我当她羡慕我福晋,这无妨,八哥你能看明白才是好事。女人就惯不得,尤其那等不知天高地厚的,你不拿出点脾气,她能捅破了天。”

    看他不做计较,胤禩才有心思说笑:“这话,九弟可敢当着九弟妹的面说?”

    胤禟很不怕丢人:“我福晋同八嫂大不同,我福晋最明事理,怎么宠都不过分。”

    胤禩微笑,心说不用解释得这么清楚,这意思不就是“你照做就对了,至于我怎么样你管得着吗?我福晋又不搞事”……是这个意思?

    两人之间气氛相当融洽,其实背后全是虚伪,没有真诚。

    胤禩恭喜胤禟,说他能带全家一道去木兰围场,真好。

    胤禟就反过来说,谁都不带才好,省得挂心。

    他俩打了半天太极,还是冯全过来说福晋找爷有事,胤禟这才起身送客,待胤禩告辞,他赶紧往朱玉阁去,过去就看见宝珠抱着阿圆母子二人闹得正开心。

    瞧他过来,宝珠笑盈盈说:“咱们这一去少说也要十天半个月的,我吩咐膳房准备了些零嘴,没找着合适的管子装它。”

    胤禟问她都备了什么,宝珠就掰起手指头算给他听。

    蜜枣、果干、蛋黄酥、椒盐葱油酥、桃酥、还有牛轧糖之类的……拉拉杂杂真是不少,种类之多,保准不会叫人吃腻了。

    宝珠说一样,胤禟就在心里记个数,又问她每样备下多少,然后就叫宝珠收拾别的去,无须担心。

    又一日,康熙正式将春蒐之事交代下去,确定了日子,便在三月初九,胤禟掐指一算,福晋这年生辰要在木兰围场过,他到时候得多打些猎物。

    富察家那头,马斯喀作为领侍卫内大臣是要伴驾的,一道去的还有李荣保,又带了些年轻子弟同行,马齐马武留在京中,以防有不轨之人趁皇上出京搞出乱子。

    宝珠这头忙得脚不沾地,她自个儿倒是无妨,只怕疏忽了三个臭小子,给他们备的东西最多。其间,四福晋还来了一趟,替她掌眼,宝珠到底是头一回,哪怕再怎么心细如发,也有想不到的地方。

    老十那头还帮其其格带了个话,她说等到了木兰围场定要好生比比,看谁骑射更精。

    宝珠就笑了。

    “看谁猎得多还成,我那箭术却是见不得人的,我大哥昨日送了弩来,叫我用那个。”

    早先就说过了,宝珠力量不足,拉不开弓。练准头时备的那种还成,自家人用的百石神弓她也就只能拖在地上走,从她能轻易射中靶心之后,就换用弩,百步可穿杨。

    马斯喀训儿子啥招都能想出来,有丁点不足就练去,冬练三九,夏练三伏。

    对这个娇娇爱女,他是纵容再纵容,从来是宝珠自己要学,马斯喀看她拿匕首心里都慌,生怕心肝把自个儿划伤了。为了学几手,宝珠费了不少心思哄他,还豁出去脸面说自个儿长得多危险呢,不学点本事防身,指不定哪天就让人掳了绑了。

    可不就是这么回事!

    马斯喀为她操碎了心,你说力道不足,那咱们不开弓,用弩!你说日日蹲在演武场怕热着晒着,咱们搬屋子里头练去,角落里摆上冰盆!……

    宝珠不算是正经学武,就是看哥哥们打得热火朝天,跟着学了几样,为了她这说来就来的好奇心,马斯喀好悬没把胡须揪掉。

    得让心肝有能力自保,又不能叫她晒黑晒伤,你说练出精瘦肉……那更不行!回头看看全家都是壮汉,就得这么一个香香软软的闺女,绝不能养残了!

    费了这么多心思,回报自然不少,比巧劲儿,宝珠比她哥不差什么,尤其她生得花容月貌,随便笑一笑就能让人疏于防范,撂倒个人再容易不过了。

    宝珠原想穿着扎甲战铠拿匕首去狩猎,总比开弓射箭靠谱。她娘家那头听说皇上点了胤禟的名,胤禟说要带上宝珠,赶紧就把她用惯那把弩送来了,箭支就备下不少,很够用的。

    看过岳父宠闺女的阵仗,胤禟庆幸头胎生的是臭小子,闺女再晚点出来好了。最好届时自家已是郡王或者亲王府,出来就锦衣玉食金尊玉贵,等她长大了,寻个家风清正的大臣家嫁去,绝不能叫闺女去草原上吃苦。

    好的坏的全让胤禟想到了,他唯独没想到的是,生男生女不是他说了算。

    换做是太子或者八贝勒知道他在琢磨什么,保准能揍他一顿,再语重心长的说:能生就顶好,人要惜福。

    日子过得飞快,一晃就是三月初九,这日,圣驾晃晃悠悠出了紫禁城,在沿街百姓的围观之下,一路去往木兰围场。

    众皇子骑马走,福晋坐马车走。

    天冬往马车上铺了厚厚的垫子,又铺上一层柔软的兔毛,这才请福晋上车。宝珠进去之后舒舒服服坐下,这辆马车是特别改过的,里头还可以固定阿圆阿满阿寿那张小床,这一路出去,能让她丢开手,需不着总把人抱在怀里。

    宝珠同儿子玩了一会儿,看他们累得睡下,就拿了本游记在看,天冬就在这辆马车上伺候,赶紧劝她收起来。

    “福晋歇会儿吧,马车颠簸,看书恐怕会头晕。”

    这才翻了两页,的确是很难受,宝珠就把那书递给天冬,看她收好,自个儿则是捧起茉莉花茶,嗅了嗅。

    主仆二人轻声聊了会儿,宝珠就闭眼打起盹儿来,之后胤禟骑马跑在旁边,问她觉得如何,这时宝珠已经睡着,还是天冬开了个小窗轻声回说:“劳爷挂心,福晋和小阿哥都睡了。”

    胤禟没再多话,吩咐他好生伺候,一夹马腹就追上前去。

    他又去宜妃那辆车旁问了问,听说都好,并不难受也不犯头晕,这才放下心来。

    要说不难受,也不尽然,马车里头哪怕再宽敞,空间还是逼仄了些,不过难得能出门,女眷们都高兴得很,这点不适完全能忍。

    四福晋前夜吹了点冷风,这一路都不大舒服。倒是几个小的,盖因小床上铺得厚实,摇摇晃晃反而有趣,哪怕没人逗他自个儿就玩得开心,看他们醒了就在练习翻身,翻来翻去咯咯笑,宝珠狠狠松了口气,还担心马车上颠簸,怕他们闹,看来是多虑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