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恨极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60章 恨极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君九龄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李四儿要是一直活着,这事情一出接一出,隆科多叫她闹烦了保准能冷下心来,可她死了……这人一死,蚊子血就成了朱砂痣,你想起来全是她的好,八分中意也能满成十分。

    隆科多听过前因后果,双目充血,心中大恨。他想起昨夜过来,四儿看他为难,顾不得膝伤未愈,就要下床来,说要去给九福晋赔罪,甭管是罚跪还是挨板子,哪怕叫人打死在宫里,只要能了了这事,不叫他难做就好。

    她还说,只怨自个儿出身太低,没法同心上人举案齐眉,这辈子太苦,索性赔了这条命去,只求老天爷让他们下辈子作对恩爱夫妻。

    她怨自己,怨自己拖累人。

    隆科多废好大劲才将她哄好,叫她别担心,还保证说事情很快就会了结,哪怕不能叫她作名正言顺的嫡福晋,也一定能相守到白头。

    昨夜隆科多没歇在这屋,他只是吩咐丫鬟婆子别再将外头的事说给四儿听,叫她好生将养着,又关心了她的脸伤膝伤。

    先前德妃破相,太医院不作为,逼得那老妖婆天天作死,降了位份,撤了封号,失了圣宠。

    那会儿佟家众人看够了笑话,直呼痛快。

    孝懿皇后生前同乌雅氏不对付,他们乐得看人倒霉,当时觉得这些个太医还挺有风骨,真敢直说没救,不怕上头迁怒。

    现在事情出在自家爱妾身上,他看一众太医都觉得面目可憎。

    说什么膝伤哪怕治好也会留下病根,往后每年冬天日子恐怕都要难过。

    还说脸上这鞭伤,恐怕是要留疤,要是晚个一年挨抽那药膏配出来了,那才有救。

    ……

    隆科多没敢把这些话说给李四儿听,他每回都安慰说会好的,其实太医院很不看好,外头请来的大夫也是摇头。

    隆科多骂他们饭桶,太医院那头还不爱听了,叫他别递名帖来,有本事自己去找能耐的大夫。说句不中听的,哪怕穿着棉裤,在冰面上跪三个时辰,往后想站起来都难,能叫她下地行走只留下些许病根这已经是国医圣手才能办到。

    你以为这就是个小伤小病?

    你叫做惯了粗活的贱命奴才去跪,三个时辰兴许能挨过,缓过来又活蹦乱跳了。她李四儿身份是贱,可身子娇贵,碰一下就淤青,跪完回来那双腿还能要?

    太医院判都说了,谁要能叫她半点病根也不落下,众太医随你发落,提头来见也行。

    这段时间,隆科多叫太医院气得半死,他可算体会到乌嫔的苦,偏偏还不敢把人得罪死了,否则以后你请谁都不来,总有后悔的时候。

    隆科多还在想办法,他并没有放弃,他要兑现对爱妾的承诺,结果呢?

    一转身,人没了。

    三尺白绫吊死在房梁上,等他从宫中回来,身子都冷透了。

    悲恸之下,隆科多杀气腾腾的转身,就想冲去富察家和他们拼了。

    她竟然敢!她竟然敢上门来逼死四儿!

    他还没跨出家门,就叫底下奴才揽下,抱腿的抱腿,抱腰的抱腰。

    “三爷,您不能去!您不能去啊!”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奴才求您了,您消消气!”

    那些个侍卫是佟国维安排的,就是怕他冲动之下提着佩刀杀去富察家,别说只是死了个小妾打杀报复根本站不住脚。实际这事也是一报还一报,前头隆科多说去赔罪,实则在富察家和马斯喀叫起板来,索绰罗氏转身来佟家讨说法那也是有样学样,谁叫你珠玉在前。

    任凭底下奴才怎么劝,隆科多听不进去,他已经癫狂了,他额娘赫舍里氏听到动静赶来,抹着眼泪说:“你为了个小妾,连阿玛额娘也不顾了,佟佳氏阖族都不顾了!三儿啊!算额娘求你,别闹了!咱们吃下这个亏,日后再回敬他!”

    隆科多听见这话就一阵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额娘!您是我亲额娘!您不知道四儿是我的心我的肝?您就眼睁睁看她们逼人上吊,不去阻拦?”

    “您是要儿子的命!要儿子的命!”

    赫舍里氏只觉得血气翻涌,她强咽下这口气,心里恨毒了李四儿,只盼她下十八层地狱不得好死,嘴上说不尽的好话,只盼能将隆科多哄回来。

    前院好不热闹,哪怕大门紧闭,往门前过的路人都能隐约听见声响。

    亏佟国维来得快,他走上前去就是一巴掌,狠狠扇在隆科多脸上:“老子早让你动动脑子,轻易能摆平的事叫你闹得收不了场,皇上如今烦死佟家!那贱妾冲撞了贵人原就该死,你敢侮人家门庭还指望人家给你留脸?那祸根死了倒好,她要是侥幸逃过一劫老子也不会放过她!我好好的儿子成什么样了?你想没想过佟家?你看看你办了些什么事?!”

    隆科多总算消停了,佟国维也没多说,叫底下奴才把人盯紧,看他去富察家就绑了押回来,再闹出事谁也别想活命。

    倒是隆科多,笑了好几声:“您放心,我打掉牙往肚里吞,保证乖乖装孙子,由他作践。”

    佟国维知道他如今这样说不通,不再废话,转身就走。

    看儿子这样,佟国维福晋痛如剜心,她不由得怨怪起娘家侄女来,做什么怕她索绰罗氏,竟真的叫人去把李四儿弄死了。早先就告诉她,那就是个妾,不仅是妾还是贱妾,再得宠也动摇不了嫡福晋的地位,哪怕叫她生下儿子,等小子长大也就贴点安家钱,生母卑贱致斯,岂能袭爵?

    为什么自降身份去和妾室计较?

    还趁着富察家来闹事把她弄死了……弄死她还不简单,要是三儿有什么万一,那怎么办?

    早先觉得叫儿子娶自个儿娘家侄女,姑侄同心麻烦少。

    现在看来那就是个眼皮子浅的,这么点事都经不住。

    佟国维福晋还想劝,隆科多恍若行尸走肉回后院去了,他在李四儿房里静坐半日,而后就把对富察家的恨转移到福晋身上。

    富察家的阵势再大也不敢亲自动手杀人,是赫舍里氏,是她趁机把四儿除了。

    想到这一点,隆科多猛的站起身来,黑煞着脸往福晋那院子去,过去就是一脚,将她踹翻在地。

    “你这毒妇!你害死了四儿,我要你赔命!”

    赫舍里氏早先就料到隆科多会迁怒自个儿,要说没私心是假的,赫舍里氏不是为了自个儿,她是怕,如果这么好的机会都放过,叫李四儿逃过这劫,往后恢复了元气生下阿哥就不好说了。

    既然有人递刀,她就做这个恶人,身为嫡福晋,打杀个贱妾算什么?隆科多要是真能为李四儿报仇,转身过来打死自己,众御史不是吃素的,顶戴花翎也能给他撸了。

    正是因为想得明白,赫舍里氏半点不惧。

    她不怕隆科多做什么,她压根不畏死,自从李四儿进府,她活得就没个人样,面子没了,里子也没了,活到这份上还有什么可怕的?

    隆科多果真不敢,他骂够了,将屋里能砸的东西砸了个干净,然后拂袖而去。

    不能直接把赫舍里氏,得叫她尝尽痛苦才是。

    ……

    满京城都听说了,听说马斯喀福晋登门,几句话的功夫就把事情了结了,李四儿死得干净,富察家那头又高高兴兴过起日子,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后来马斯喀遇见隆科多,还去关心了一番,完全没有罅隙的样子,围观群众都服气了。

    他笑得出来,隆科多却没法配合,拍开马斯喀搭上来的手,一直径走了。

    马斯喀就摊摊手。

    我都给你指了明路,你非要作死,闹成这样你还能怪我咯?

    我福晋就是这么个人,她狠起来老子都怕!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