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见血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59章 见血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芳华君九龄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商场上有句话叫漫天要价就地还钱。

    马斯喀当然知道隆科多哪怕着急了事也不可能拿出这笔钱来,要十万金,就是给他还价的。

    道理很简单,要是直接要十万两银,他保准恨得咬牙切齿肉痛不已,哪怕给了也是心有怨气。叫十万金,降作十万银,哪怕还是得吐一口血,心里就好想多了,说不准还会有砍价成功的快/感。

    马斯喀平时都是直喇喇来直喇喇去,难得动了些脑子,自以为特别体贴,结果隆科多并不按剧本来,隆科多气炸了肺!他是放下身段带着诚意来的,富察家却没诚意和解,为此还故意设下难题。

    要么交出四儿给九福晋发落?要么补偿十万金?

    摆出这两条来叫他选,这是明摆着要撕破脸让两家结仇。

    隆科多拂袖而起:“尔若不愿饶这一回,直说便罢,何故愚戏于我?富察家欺人太甚!”

    马斯喀刚端起茶碗,放在嘴边吹了吹,还没喝呢就听到这个,说实话,他有点懵。等明白了隆科多话里的意思,他都要气乐了。叫你折了那小妾,旁的无需多言,这事就算完,你他娘的偏不?到底谁没诚意?谁搞事?

    如果说一开始觉得隆科多是个脑残,看他这做派,还真是真爱啊。

    马斯喀也没了喝茶的心情,他将茶碗重重放下:“老夫早先便说,叫你处置了李氏,这事就揭过,不再提。你为了个贱妾枉顾皇室尊严,你是皇上表弟,你位高权重,咱们不能将你怎么着……你呢?得了便宜还卖乖,受辱的是我娇娇爱女,连带还辱没我富察家的教养,我没打上门去就对得起你了,你半点诚意也无碰碰嘴皮子就要咱诚心诚意原谅你!圣人也做不到!”

    说着他还不解气,狠狠一掌拍在扶手上:“满京城谁不知道我儿孙虽多,却只得一女,唯疼这一女。你能叫她亲口说一声这事算了,我哪怕不解气,也绝不再提此事,既然做不到就别整这些有的没。”

    “你没有赔罪的诚意,咱们就想个折中的办法,赔钱也成。这钱不过我的手,直接送去户部,充作军饷也好,用去别处也罢,只当是积善!我诚心诚意和你商量,你说我愚戏你?嘴长在你身上,你要颠倒黑白也成,隆科多大人请吧,往后休要登我富察家家门,这事能拖过去算你能耐,咱们走着瞧!”

    隆科多那臭脾气也上来了,全然忘记自个儿是来赔罪得,也忘记马斯喀这人脾气犟,你好好说凡事都有回转的余地,啥不能商量?你越是竖眉毛瞪眼睛他越不吃这套。

    隆科多冷哼道:“十万金你做梦去吧!”

    只见马斯喀满脸同情:“老子张口十万金,你不会就地还钱?佟国维能耐了一辈子,可惜后继无人。”

    候在外头的奴仆瑟瑟发抖,以为他俩要打起来了,结果倒是没有,只是一场不欢而散。

    马斯喀先前想着还是别叫皇上太为难,他忍了好些天,就换来这个。当下火上心头,递牌子就进了宫,在南书房好一顿哭诉,说闹出事这么多天,他隆科多就没给个说法,他当街要捉拿九福晋,说的那些话传出去我富察氏女还许不许人家?我只得一女不错,同辈兄弟情何以堪?

    “我还没问罪于他,他碰碰嘴皮子就要我站出来打圆场,将这事揭过,字里行间说佟家是皇上母族,门生遍地,叫我掂量清楚……臣是什么气性皇上您最清楚,他隆科多欺人太甚,恕臣忍不下这口气!”

    辱人名节风骨是极大的罪过,遇上这种事割袍断义也不稀罕,康熙真不敢说这是小事,他压根不想管这两家子。

    却说隆科多惹出来这回事,基本上有两大过:

    首先是辱没了皇室尊严。

    自佟国纲去后,佟家的主心骨就是佟国维,佟国维一倒,他们保准元气大伤,要是再收拾了隆科多,这一门急流勇退,彻底败落。康熙是不想看外戚动摇皇权,也不至于将他们逼入绝境,辱没皇室尊严这一点,等于说已经揭过,不再追究。

    而后就是辱没富察氏女名节。

    这一条,要说重,重于泰山,人活着最重要就是名声,为清白一头撞死的也不少。要说轻,也就是言语有失妥当,大家都知道老九福晋好人品,不会因几句诽谤改了想法。

    康熙想了想马斯喀常有的做派,心说也干不出杀人放火的事,叫两家自个儿去解决才好。

    这事你要去管,焦头烂额,丢开手来海阔天青。

    听马斯喀说了个痛快,康熙只是颔首,并不搭腔,等他说够了才道:“朕盘算着给你三弟马武换个去处,爱卿以为如何?”

    到底是直肠子人,马斯喀直接就被康熙带跑了,应说:“那自然好,他做梦也想回去带兵。”

    康熙又说这会儿没合适的去处,叫他老实等着,看看再说。

    话题就从隆科多那点破事转到旁的去处,康熙又同他聊了几件当朝大事,就说乏了,叫他退下。马斯喀从南书房退出去,吹过冷风才想起自个儿被皇上带跑了。

    得,皇上的意思他也明白了。

    自己看着办,悠着点,别太过分。

    马斯喀乐颠颠回去,就在宫门口撞见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进宫来搬救兵的隆科多。

    隆科多已经不想同富察家废话,他打算放低姿态,动之以情,争取将皇帝表哥说通,最好能借机黑马斯喀一把。

    隆科多真的不懂,不懂皇帝表哥怎么忍得了那老货。

    ……

    远远看见马斯喀出来,隆科多就黑了脸。

    马斯喀还是一副不计前嫌的模样,笑眯眯主动迎上前:“隆科多大人作什么去?”

    隆科多敷衍的拱了拱手,绕过他就要往里走,不做回应。

    马斯喀倒是没拦着不让他走,只是在错身时好心建议说:“你要是进宫去求见皇上,那就不用去了,打道回府去吧。老夫刚从南书房出来,皇上乏了。”

    隆科多心情奇差无比,但他不准备听从马斯喀的建议,执着的进了宫,然而他只是见到梁九功,梁九功也是同样的话:皇上回寝宫歇息去了,若有要事直接呈上奏本,若不要紧就改日再来。

    他同梁九功打探消息,梁九功倒是好言好语说了:“杂家说得不中听,只盼您早日解决那事,莫让皇上为难。”

    听得这话,隆科多心里七上八下的,愤怒也有,不甘也有,当今圣上可是他嫡亲的表哥,竟然半点也不帮亲,心肠未免太硬了。

    富察家满门都是大老粗,不会说话尽得罪人,也不知道凭啥得圣心。

    隆科多还想仔细问问,就有个小太监疾步而来,他先是给身着补服的隆科多行了个礼,而后就凑到梁九功身边,小声说皇上找,干爹别耽搁了。

    说完也没多刷存在感,又退下了。

    哪怕是小声说的,隆科多就在跟前,能听不见?他只得从袖中抽出一张银票,递过去叫梁九功收下,然后就匆匆出宫了。

    那银票,梁九功的确收了,回头康熙问他隆科多来说了什么,他便将银票呈上,回说:“应是为那事而来,隆科多大人问了奴才几句,奴才没多说,只说盼事情能早日解决,皇上有诸多大事劳心,实在不应给您添麻烦。”

    康熙没论好坏,只是看了那银票一眼:“既是赏你的,你就拿着。”

    梁九功在心里叹口气,想着隆科多这招棋又走坏了,前头马斯喀来过,说佟家不愿意低头,赔钱也行,赔来的银两直接送去户部,不拘多少算是为朝廷尽了份心力。

    而且,马斯喀还说了,送去的时候叫人直接说是佟家捐的,他自个儿不揽声名。

    皇上听着觉得不错,当即默许了,结果竟然没谈成?

    没谈成也罢,问题在于他方才不该塞银票来,这么一对比,皇上嘴上不说什么,心里怕是有些看法。

    最懂康熙的莫过于梁九功,事事都叫他料中了,闹到这份上,两边都有些问题,或多或少而已,皇上倒是能理解马斯喀大人,觉得他这回难得给脸,没去死缠烂打……倒是佟家,还说是他母族,闹成这样,真真丢人。

    隆科多有勇无谋,为将可,为帅不可。

    就他这回的做派,康熙很难将要紧事交代给他。

    隆科多心里发慌,他赶着回府去同阿玛商议,回去就发现,管家欲言又止,奴仆看他的眼神躲躲闪闪。隆科多还没来得及问出什么,就见到笑靥如花的福晋赫舍里氏,心里不详的预感更甚。

    等他知道出了什么事,整个人肝胆俱裂,他赶紧往四儿的院落去,只来得及看见她跟前伺候的人,几个丫鬟见着他就扑上前来:“老爷您怎么才回来!夫人叫她们逼死了!”

    要说也是赶巧,隆科多找上门来说是赔罪,实际半点诚意也无,他前脚走,就有候在外头的奴才将两人的对话说给索绰罗氏听,别以为马斯喀府上妻妾和睦,索绰罗氏就是个心思纯善好相与的人。她平时的确是好说话,轻易不动怒,一旦忍无可忍,那就要断你生路的。

    马斯喀气过了也想去找福晋商议,这府上最聪明当属福晋,他才踏入后院,就听说福晋递了帖子出去,请几位姑奶奶回来。

    奴才口中的姑奶奶便是马斯喀那几个嫁得格外体面的堂姐妹,这事归根结底是李四儿辱没了富察氏女的脸面,由她们出面才好。

    京城里这些望门大户勋贵之家宅邸都相隔不远,前后不过小半个时辰,就有三位姑奶奶登门,也就是马斯喀的堂姐妹,她们早先已经听过这事,当时就气愤不已,要是两位贵女有些口角,那不妨事,堂堂天之骄女叫个不上台面的贱妾辱没了,那就有点不好看。

    尤其这事还辱没了富察氏门庭,若不是大家都知道那是诽谤,空穴来风,整个富察氏女都要受牵连,谁叫名声对女子来说比命重要。

    她们使人回来打听过,当时就想上门去讨个说法,叫索绰罗氏压了下来,这事哪怕同富察家关系重大,他们也不能第一个出头,还得听听皇上以及宫中娘娘的说法。

    看过贵人们的态度,还得家中爷们先去问责,这还没完事,索绰罗氏就不愿意等了,她隆科多想死保那贱妾,就看他能不能保住!

    姑嫂四人在马斯喀府上聊了几句,然后满身煞气登了佟府家门。

    索绰罗氏不仅是宝珠的额娘,也是富察家嫡系长媳,她来给富察氏阖族的未嫁女讨个公道,至于那三个姑奶奶,代表的是外嫁女的脸面。

    先敬罗衣后敬人,家丁奴仆是最会看排场的。

    这几位,最差也是二品诰命,来时还穿上了命妇朝服,都冷着脸,半点笑意也无,不需门房问话,就有嬷嬷站出去报家门了。

    听说是马斯喀福晋,他们好悬没吓尿,赶紧有人来陪好话,又有人进去通传。

    一般来说,达官贵人之间要走动,都会先递拜帖,你何时来,为何事,大家心里有个数。几位福晋来势汹汹,看就不是来做客的。

    这佟家当真有意思,后院乱不堪言。

    佟国维的嫡妻就是赫舍里家的,隆科多福晋是她娘家侄女,哪怕有这层关系,隆科多福晋也没好过丁点。

    佟国维不是没说过他,没用。叫他给嫡妻一些脸面,别太过分,至少别叫当朝御史盯上,他听了出门在外倒是会收敛一些,回来还是那德行。

    做阿玛额娘的要是真狠下心哪能管不了儿子?

    显然,对佟国维福晋来说,哪怕儿媳是她娘家侄女,那也没儿子重要,倒也会心疼一二,并且时有照顾,心里却想着这侄女也够没用的,连个爷们都笼络不了,又说她脾气那么硬,不讨喜也正常。

    佟家这么乌烟瘴气,佟国维福晋责任不小,索绰罗氏就是去问她讨说法的,那贱妾羞辱了富察氏满门,她还想活?

    佟国维福晋想着儿子方才进宫去了,要是回来听说爱妾死了,保准能疯,她虽然也厌恶李四儿,却下不去手把人弄死。富察家几位姑奶奶比索绰罗氏还气大,直说活到这岁数丢尽了脸面,叫赫舍里氏给个说法,赫舍里氏陪尽好话,人家不受,就要她打杀那贱妾。

    你说她的确该死,可大过年的不宜见血。

    且不说已经出了正月十五,这都下旬去了,哪怕今儿个新年头一天,打杀个奴才秧子有什么关系?见血好啊,红红火火一整年!

    佟国维福晋一口咬上铜豌豆,险些给崩了牙,富察家这些个女人比爷们还不讲理,偏偏她还能说会道,旁人听着觉得她就是有理,是这么回事。

    佟国维福晋要气晕了,后来的隆科多福晋赶紧扶她坐好,叫几位福晋稍安勿躁,就吩咐自己的陪嫁嬷嬷往李四儿院里去,三尺白绫送她上路。

    隆科多福晋对佟家是死了心了,这府上哪儿都脏,门前那对石狮子也不干净。

    她不忌讳,也不信邪,心一横就绝了后患。

    索绰罗氏倒是高看了她一眼,都说隆科多那福晋是个软弱可欺的,今日一看,倒是有几分气魄,叫奴才秧子欺到头上怕是冷了心懒得计较。

    她破天荒的给赫舍里氏露了个笑脸,又说了几句关心的话,叫她好生照顾婆母,转身告辞了。

    这女人狠起来可比男人可怕多了。

    大老爷们折腾了这么些日子都没解决的事就这么落下帷幕。

    索绰罗氏回去之后就叫厨房整治一桌好的,晚上高兴高兴,马斯喀回来就发现府里喜气洋洋的,心说福晋恐怕干了大事,一问才知道,李四儿死了。

    消息传得飞快,胤禟听到风声就想给岳母她老人家竖个大拇指,那才是个能干大事的人,明知隆科多把那小妾当心肝,还能找上门去,逼着佟家把人打杀了。

    倒是宝珠,听胤禟说起,半点也不惊讶。

    额娘在这方面原就比阿玛能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