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大戏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58章 大戏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君九龄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隆科多要疯了。

    等见过胤禟,他才发觉自己把问题想得太简单。

    这世上还真有油盐不进的铁疙瘩。

    他一开始还端着架子,以为咱们坐下喝杯茶,随便聊几句,我说“福晋深居简出,别说李氏,我也是头一回见,真没认出她来,这才给冲撞了”;你说“我福晋气性大,抽了她一鞭子抱歉”……然后相视一眼,一笑泯恩仇。

    不得不说,他想得很美,胤禟偏不按剧本来。

    隆科多如今是一等侍卫,兼正蓝旗蒙古副都统,说起来,马武从前是镶白旗汉军副都统,他俩本来是差不多的,后来马武搞事,叫康熙夺了官,起复之后就做了内务府总管。官阶矮了,权力却不小,内务府管着皇帝私库,负责皇帝及妃嫔的日常生活,管的是杂事没错,非帝王心腹不能做。

    内务府总管这个位置是做不长的,就像粮政盐政,经常都要换一换人。

    康熙想着让马武这个有胆子捅破天的二愣子来肃清内务府,都规整好了,还是叫他回镶白旗去带兵,先做着副都统,积攒下功勋还能升一升。

    富察家男丁勇武,天生就是带兵打仗的料,老叫他管这些杂事是埋没了人才。

    这都是后话,就说隆科多,他是孝懿皇后的亲弟弟,孝懿皇后进宫颇早,岁数同宜妃应是差不多的……隆科多比她小,这才过了而立,未至不惑之年,就他这岁数能做到副都统的位置,也难怪自信过头。

    他官职高,没错。

    他辈分高,也没错。

    这都不是同皇阿哥叫板的资本。

    胤禟只有个贝勒爷的头衔,没具体官职,在工部也不管事,只埋首改良战车……那又怎么样?

    你请吃酒,怕刺激儿子我最近不饮。

    你请吃茶,心意领了,工部事忙。

    隆科多心想满洲男儿血性,一碗酒下去没啥说不好,结果胤禟直接不给他说事的机会,连递了两回帖子全叫赵百福拦下来。

    若还不解其意,他隆科多的脑子就真是摆设了,九贝勒爷这是不准备善了,要他拿话来说。诚如佟国维所言,真要摆平也容易,只要把罪魁祸首推出去,处置了李四儿,剩下的都是小事,带上赔礼亲自登门就行。问题是,李四儿是他隆科多的心肝,咋能拿刀子剜自己的心呢?

    正是因此,他走进了死胡同。

    隆科多又想,左右自家阿玛已经在上折子,准备退出朝堂。还打算顺皇帝的意,捧一捧那些心腹之臣。这已经是天大的让步,犯了什么过都该了了,不如就拖一拖?

    想也是,康熙怎么也不可能前脚让佟国维告老,后脚还处置隆科多。

    打定主意之后,他果真就撒手不管了,谁曾想这事越闹越大,宜妃连着几天都叫隆科多福晋进宫,不知道在做什么,反正也没为难她。旁的妃嫔听到些动静,就来打听,宜妃也不遮掩,实话实说,说隆科多那小妾都能代嫡福晋行事了,更莫名其妙的是赫舍里家竟然没给闺女出头,她看不过眼,就想帮嫡福晋涨涨威风,顺便也问问佟家是个什么意思,不准备给交代是不是?

    听到这儿,一众妃嫔乐了,宜妃火气重啊!

    又一问,原是因为老九老十带福晋去逛灯市,叫隆科多的小妾冲撞了。

    乍一听说,还觉得莫名其妙,他隆科多脑子让夜香糊了?上赶着找死呢?

    结果却是巧合外加巧合,老九老十是分开逛的,老九叫便装出门的奴才守着福晋,他带着赵百福去制造惊喜了,一回身就遭遇了惊吓。富察氏头年三月嫁做皇子福晋,然后就怀了,怀孕之后更是深居简出,鲜少外出活动,再加上她连除夕宫宴也没参加,除了原就相熟的,好些大臣的嫡福晋都不认得她,更别说不上台面的小妾了。

    富察氏那长相太过招摇,要是后台不硬,注定是要腥风血雨的,隆科多那妾嫉妒她,非要上赶着来搞事,当街指着皇子福晋的鼻子骂,胤禟亲手扎的花灯也惹她了,被贬得一文不值。

    就富察家那流氓做派,真别期待九福晋能出淤泥而不染。

    她那手鞭法妯娌都见过,当初在四贝勒府就招呼过董鄂氏,当街叫人侮辱了,能不动手?

    九福晋一鞭子抽烂了隆科多小妾的嘴,隆科多招呼人来说要把她拿下,然后九爷才登场,放话说这事没完,隆科多才知道这女人竟然是那个名头特别响亮的九福晋,这就尴尬了。

    一众妃嫔已经尽量忍耐,但还是没忍住,就有人带头,噗嗤笑出声来。

    这比戏文里演的还精彩。

    换做谁遇上这种事,都他妈该疯了。

    八旗子弟当街搞事的多不胜数,你无权无势哪怕挨打也是白挨,隆科多还不是那等纨绔子弟,他就袒护了自家爱妾一回,这就摊上事了。

    你别说,真值得同情。

    同情完她们又搞不懂了,这事不算大,也就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隆科多是做舅舅的,辈分上就很占便宜,低个头就完事。

    然后宜妃告诉她们,那小妾是隆科多的心肝肉,出事之后,他第一时间没赔罪,反而紧着把爱妾送回府上,还叫人去请太医。

    胤禟这个宠妻灭妾的,遇上隆科多那个宠妾灭妻的,他俩联袂演出一场大戏,剧情一天比一天精彩。

    宜妃解释得还算中肯,大家也明白了,不是胤禟拿乔,是佟家不给脸非要护着那贱妾,为了这么个人还进宫来卖脸面找皇上求请,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哪怕来听热闹的妃嫔都是妾,她们还是理解不了,这事真不能怪胤禟,佟家人疯了吧?

    就算最后真的不了了之,闹成这样不嫌丢人?

    “佟国维就由着他?”

    宜妃就笑了,佟国维?他老脸都丢尽了。

    因为听得太入迷,整个后宫都在关注后续进展,就指望隆科多加把劲,再搞出点乐子。妃嫔都知道了,满朝文武也都听到动静了,朝臣连连摇头,佟国维能耐了一辈子,糊涂这一回就闹到晚节不保。

    隆科多是有本事,脑子不行啊。

    就有纨绔子弟现身说法,出来混谁没两个心肝,那算啥呢?就算她再贴心再会讨好,也就是个妾,还是从别人手里抢来的贱妾,为了这么个人,败自家基业……恕他们懂不起。

    对纨绔子弟来说,靠山才是最重要的,家里能耐才能叫他醉生梦死,女人没了一个还能换一个,还怕找不到可心人?

    这事越传越开,甚至连京城百姓都听说了,要不是事关皇室尊严,茶馆都准备拿这段来说书。闹得这般大,就有恰巧也在逛灯市,目睹了全过程的人站出来,还不止一个,他们还原了当时的真相,越发衬得隆科多和他那小妾脑残。

    人家就站在那儿,他们就跟失心疯犯了,非要去挑事,装个逼无可厚非,转身还让人打了脸……你以为你是权臣爱妾,结果叫你的嘴得是皇子福晋,还是后台贼硬,得宠并且能生的皇子福晋。

    隆科多这辈子没做过大奸大恶之事,他为爱勇敢了一回,就成了盖戳的脑残,出门就叫人指指点点,外头已经传疯了。这时候再用拖字诀已经没有意义,必须解决,还得漂亮解决。

    隆科多没法,只得去工部找人,他刚说了个前言,和胤禟冰释前嫌,胤禟却不接招,直说是贵府小妾冲撞了我福晋,我说什么都不算,这事得我福晋点头。

    叫四儿去给富察氏赔罪?

    换个人来就应了,隆科多偏叫人激出了血性,本来只有八分中意李四儿,如今变成了十分。你们都说最后的结果还是要推她出去,前面搞这些事简直脑残,我就偏要护她!

    那也行,看在他是舅舅的份上,胤禟还给指了条明路,叫他去找富察家说道,福晋最听岳父岳母的话,那头不追究了,这事就了结了。

    哪怕再不想同马斯喀打交道,隆科多还是硬着头皮去了,马斯喀难得这么好说话,是看在佟国维告老的份上,他鞠了把同情泪,心说皇上不愧是干大事的人,要是叫富察家来做,也就是以牙还牙的程度,了不起揍他一顿,还能干啥?

    看在佟家已经吐血的份上,就大度一些,别气死了佟国维。

    马斯喀表示,我们家就是俗就是爱财,你视金钱如粪土,还拿金元宝砸我闺女,我不和你计较,你就赔钱好了。

    一口价十万两,黄金。

    看隆科多气红了脸,马斯喀半点不怂,他已经同康熙报备过,别的就算了,准备让佟家出点血,让他赔钱。

    这钱富察家分文不取,甭管多少,全捐给朝廷,拿去做点好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