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毒妇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56章 毒妇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君九龄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佟国维失魂落魄的出了宫,连今夕何夕都忘了,直至他恍恍惚惚回到家门前,抬头看着上方匾额,才不得不承认,佟家早已不复往昔。

    康熙早年佟佳氏一门贵盛,佟国维更是意气风发。圣母皇太后是他胞姐,他女儿还进宫做了娘娘,从贵妃做到皇贵妃,临死前还册封了皇后。

    他既可说是皇帝的舅舅,也可说是皇帝的岳父,不过康熙叫惯了舅舅,哪怕册了表妹做皇后也没改口。

    就是有这样的关系,皇帝对佟家多有容忍,很是纵容。

    十年前,康熙远征葛尔丹,佟国维错处不少,上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放过了,半点没追究他。哪怕大哥没了,佟家断掉一臂,他还是一等公,领侍卫内大臣,同宝珠她阿玛一样,都是身着麒麟补服的正一品武官。

    早年他没把富察家看在眼里,如今再看,着实惊心。

    同辈之中,佟家只剩他佟国维一个顶梁柱,如今还得告老退出朝堂。

    富察家呢?

    马斯喀就有三个亲兄弟,个个身居要职,堂兄弟更是不少,哪怕都是些芝麻绿豆的小官,他们人多啊……更别说他家素来子嗣兴旺,尤其能生男胎,谁人不是儿孙满堂?

    甭管是如今的势力还是将眼光放长远,佟家都没法同他作比,唯一胜在自家是皇帝母族,这层关系皇帝在意那就是保命符,皇帝不在意的话真是丁点用处也没有。

    佟家靠两个女人发迹,鼎盛时势力遍布全朝,如今简直寒酸。

    屋漏偏逢连夜雨,他脸面卖得久了,皇上不吃这套了。

    隆科多又恰好撞在刀口上,惹谁不好,惹上两位皇阿哥,还都是得圣宠有靠山的那种。他俩的福晋更不好惹,富察氏就不说,蒙古来的十福晋也不是善茬,别看她父兄隔得远,朝廷要想笼络蒙古诸部就得好好对她,这女人等于是联姻来的。

    哪怕惹上别人都好说,比如直郡王,心系大位,总不会直接把佟佳一族得罪死了;又比如三五八,都是要脸面的人,根本不会死缠烂打;哪怕四贝勒也好,他是孝懿皇后的养子,怎么也得敬着佟国维隆科多。

    偏偏是他俩,九贝勒阴毒,十阿哥又是个豁得出命去给你找不痛快的。

    你和他过不去,他转身就要跪去乾清宫哭诉,说额娘你怎么走得那么早?为啥不带儿子一起去啊!……偏皇上就吃这套,他对十阿哥格外宽容,任他怎么闯祸都给兜着,最多关上门训斥几句。

    佟国维站在家门口,让冷风一吹,浑身一激灵。

    舒坦日子过得久了,糊涂了。

    既然已经迈出这一步,那就只能硬着头皮走到黑,他退出朝堂是势在必行,也就只能做场戏给皇上看,看能不能卖个好,往后佟家一族是兴是衰就看后辈的了。

    佟国维到底经过大风浪,他是犯了糊涂,清醒得也还算快,他回去就叫隆科多到他书房,想把这些事交代清楚,还要叫他去给九贝勒负荆请罪。

    这祸事是李四儿惹的,只要处置了她,麻烦就少一半。隆科多是皇上的表弟,怎么说都比胤禟高出一辈去,只要他亲自去赔罪,应该能把事情了结。

    佟国维是想明白了,可架不住隆科多糊涂,他叫李四儿哄得三魂没了两魂,哪怕吃了这么大的亏也没反省,还在心疼爱妾。只知道恼恨胤禟不给脸,恨富察宝珠得寸进尺毫无容人之量,恨马斯喀张狂无度。他进去佟国维的书房就金刀大马的坐下,端起茶碗猛灌两口,而后狠狠一拍。

    “皇上还没说什么,他马斯喀就敢闹上我佟府来,我忍他让他他还嚣张起来,什么东西!”

    “他富察家出身满军旗了不起?我佟家还出过两任皇后!”

    看他满身戾气,活像是要和富察家不死不休,佟国维拎起茶碗就往他跟前砸去:“你糊涂!”

    满军旗汉军旗之间的矛盾没啥好提的,佟家原是正经的满人,前朝时叫明廷汉化,给朱氏王朝做过事,后来满清举事,他们依附得早,就被编入到汉军旗,佟佳氏同旁的汉军旗人原就不同。

    却说马斯喀有胆气找上门来仰仗的原就不是出身,关键在于他能耐他有理。

    你说富察氏都嫁出去了,她娘家人手伸得太长,这么说就不对了……若是不能给她撑腰,娘家人要来干啥?再者说,李四儿嗤笑她的内容,质疑的原就是富察家的教养,马斯喀怎么闹腾都不过分。

    佟国维没那闲心掰碎了慢慢说,看隆科多还怒目圆瞪,他只恨自己没把儿子教好,隆科多本事不小,就是勇武有余,忍性不足,还鲁莽得过了头。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咽下一口气,沉声道:“我进宫去求了皇上,看皇上的意思不准备善了,我退出朝堂势在必行,往后佟家就只能靠你们兄弟。你收拾收拾明日一早就去给九贝勒胤禟赔罪,富察家那头也要走一趟,你那小妾……不能再留了。”

    隆科多显然没料到事情有这么严重,叫他看来,分明是胤禟那福晋矫情,四儿是说错了话,却叫她抽花了脸,这事怎么也该一笔勾销了,她竟然不依不饶。

    隆科多怎么都不相信康熙会卸磨杀驴,他猛的站起身来,一边踱步一边碎碎念说:“皇上八岁登基,没我们佟家扶持他早让辅政大臣啃得只剩骨头;他受鳌拜辖制,也全靠我们佟家支持;后来撤藩咱们是出了力的;京师大地震咱们帮着安抚了多少同僚?皇上亲征葛尔丹,大哥英勇牺牲,他竟然半点不念旧情?”

    佟国维都顾不得叫他慎言,只是叹口气说:“皇上高兴时,这些都是情义;皇上不高兴了,这些就是本分。你无论如何也要求得胤禟原谅,你那妾室,哪怕跪死在九福晋跟前,也得把这事了了。”

    “不,不能叫四儿进宫,那宜妃就是个黑心的,今儿个差点没害死她,叫她送上门去给富察氏作践,她能活得出来?”

    “我去找胤禟!我姑爸爸是他祖母,我阿姐是他嫡母,我是他舅!他总得给个面子!”

    隆科多说完就走,全然不给佟国维反应的时机,等佟国维回过神来,白眼一翻就要晕过去,他死死抠住书案,才缓过这口气来。

    就为了个女人!他就为了个女人!竟然还要做糊涂事!

    人家给你脸面你才有脸面,人家不给脸,你想拿辈分压人,简直笑话。

    隆科多满心愤懑,觉得谁都对不起他,从书房出来之后,他就叫府上管家去备礼,自个儿则是去后院想看看四儿。他从园子里过,就遇上出来赏梅的赫舍里氏,夫妻二人早已形同陌路,平日里赫舍里氏总板着个棺材脸,端着嫡福晋的架子,今儿个心情好,还对他笑了笑。

    瞧着像在示好,隆科多却知道,这婆娘是来看笑话的,她巴不得四儿叫人害死,府上遇上这等事,她如意了。

    心里满是憎恶,脸上还能好看?隆科多停下脚步,厌恶的说:“滚回你正院去,别在这儿碍眼。”

    赫舍里氏笑得更畅快,她这几年没白受罪,风水轮流转,是该李四儿和这宠妾灭妻的负心汉倒霉了。

    “老爷在我这儿逞什么威风?有本事你去手撕九贝勒手撕富察家。府上的祸事可不是我带来的,全是你那爱妾干的好事。关上门叫人捧得不知天高地厚了,以为谁都能给她作践,瞎了她一双眼连皇子福晋也不认得,该,真该。”

    隆科多抬手就要抽她,赫舍里氏却半点不让:“有本事你就打,用力些,宜妃娘娘叫我明日还去宫中赔她解闷,我思来想去还是带上你那爱妾好了。”

    毒妇!贱妇!就不该听四儿劝,早该休了她!

    隆科多也没法,眼前的事已经理不清,眼下他还真不敢动赫舍里氏。

    自从李四儿进府,赫舍里氏最痛快就是今天,她看着隆科多收回手,拂袖往那贱妇院里去,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女子生来便苦,所嫁非人更苦。从前觉得不若死了好,看这对狗男女倒霉,她心想自己还能熬一熬,还没看够他们的下场怎么能早早就去了?

    赫舍里氏心情颇好,还折回几枝梅花,那头隆科多看到李四儿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模样,她用薄纱将皮开肉绽的部分遮起来,露出一双眼,那模样真是我见犹怜。

    看到隆科多来看她,李四儿眼泪流个不停,嘴里不停叫着他,还说是自个儿不好,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九福晋,惹出这等祸事。

    隆科多哪怕有再多怨气,看她这样也消减了个七七八八,只剩满满的心疼,他扶李四儿坐起来,又说不是她的错,是九福晋得理不饶人,欺人太甚!

    “你放心,赶明爷就请太医来会诊,定要他们治好你的伤。”

    李四儿还在流泪:“爷别费这些事了,我赶明就进宫去,哪怕跪死在九福晋跟前,无论如何也要叫她松口。我只恨这就要去了,没给爷生下一子半女。”

    隆科多心中大恸,眼眶都红了,他拿手帕去给李四儿擦眼泪,哽咽说:“咱们会有儿子的,爷还等着他长大了继承府上爵位。”

    在隆科多苦口婆心之下,李四儿可算是打消了去给宝珠负荆请罪的念头。

    当然她原也没打算去,就是以退为进说说而已。

    李四儿搂着隆科多的腰,埋首在他胸前,悄悄地勾了勾唇。

    这一关算是过了,只剩下把这张脸养好,亏得两道鞭伤都不算长,估摸两寸,全抽到嘴角,遮一遮倒是不丑。

    可是呢……

    八福晋惹上宝珠,她落了水。

    乌雅氏下药,她破了相不说,还失了圣宠降了位份。

    撇开还没施行的恶念不说,李四儿也就是说了几句难听的,她是没跑掉,但也不算严重,就是当夜给魇着,做了一场噩梦怎么也醒不来而已。

    她梦见自个儿叫人削了四肢做成人彘,她被装进半人高的缸子里,缸子里洒下好几斤盐。她的脸被划得鲜血淋漓,那人还往她伤口上抹了蜜,叫蚂蚁爬,叫蜜蜂蜇……

    那梦太过真实,她叫人折磨得险些疯了,怎么挣扎都醒不过来,等醒转过来发现大冬天竟然流了一身汗,身上黏黏腻腻不说,汗水还浸到脸上的伤口,狰狞,生疼。

    李四儿愣怔在床上,坐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就发现守夜的丫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都没听到她挣扎的动静。

    她心中火起,一个枕头砸过去,叫那丫鬟醒来,冷声道:“回头再收拾你,备热水,我要沐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