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告老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55章 告老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重回八零年代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君九龄犯罪心理:罪与罚     两位阿哥拂袖而去,隆科多在追与不追之间犹豫了一瞬。这会儿赶上去负荆请罪或许还有缓和的机会,否则梁子就结大了。

    可叫他在热闹非凡的灯市上低声下气给人赔罪,他拉不下这个脸,又看四儿脸上两道鞭伤,这张如花似玉的脸被抽得鲜血淋漓,他也顾不得犹豫纠结,抱着爱妾疾步往街口去,他小心翼翼将人放上马车,自个儿也跟着上去坐好。

    “赶紧的,回府。”

    “拿本老爷的名帖去,请太医。”

    这晚,佟府忙成一锅粥。隆科多福晋娘家姓赫舍里,与孝诚皇后沾着亲,她早就明白自个儿只剩下嫡福晋的体面,从来没想着同那贱妾争宠,一心只盼儿子出息,她能靠的就只剩爱子。听说老爷带李四儿去逛灯市,赫舍里氏眉头也没皱过,又听说他们当街冲撞了九贝勒爷以及九福晋富察氏,她心中爽快至极,恨不得大笑出声。

    这些个烂心肠的总会有报应,人在做天在看呐。

    他隆科多仗着自己是皇上的表弟,张扬跋扈,这回就踢到铁板了,对当今而言是表弟亲?还是儿子亲?

    且不说九阿哥胤禟背靠号称是后宫常青树的宜妃娘娘,只他福晋,就能逼死这对贱人。

    说起来,赫舍里氏已经颇长时间没出去走动,但凡需要出面,隆科多都叫李四儿代替她。饶是如此,富察家的威名她也听过。

    手撕同僚算不得什么,不拘是谁都敢怼上就很能耐了。

    更有意思的是,他越不怕得罪人,皇上就越信任他。马斯喀这么怼天怼地怎么都不像是能结党营私的人,哪怕他有心想要误入歧途,被怼过的同僚见着他就咬牙切齿,才不屑与之为伍。

    再加上马斯喀领皇命从来都痛快,又总能圆满完成,康熙对他的容忍度很高。觉得他忠心能办实事就行了,至于疼闺女……本就不是错,哪怕过分了些,人无完人嘛。

    尤其每回他搞事,最后都能利国利民,康熙近来已经调整好心态,他觉得看马斯喀作天作地也挺有意思的。

    赫舍里氏倒不知道这么多,她只知道明儿一早叫富察家得到消息,九福晋她阿玛又该去求见皇上了。哪怕隆科多再疼她李四儿也没用,除非真能大事化小,否则佟佳氏阖族能撕了这女人。就李四儿那身份,连良妾也算不上,她是隆科多从别人手里抢来的贱妾,仗着得宠,关上门能算个人物,推开门出去随便谁都能收拾她。

    佟府大管家紧赶慢赶往太医院跑,可他命不好,今儿个坐班守夜的正是胡老。

    胡老近来忙着专研马斯喀送来的方子,今儿个也到很晚,方才打了个盹儿就叫人吵醒了,刚睁开眼那人拖着他就要走。

    真是好久没见过如此不懂规矩之人!

    胡老刚醒来,脾气正坏,猛一甩手坐回去慢条斯理问:“大晚上的,什么事啊?”

    “隆科多大人命小的来请您去给我们夫人看看。”

    胡老挑眉:“赫舍里福晋怎么了?”

    大管家面色一僵,这才解释说:“福晋好着,是李夫人她……”

    他还没说完,胡老就满是狐疑的看过去:“佟府倒是有意思,别家是福晋侧福晋格格,偏你们还有夫人,夫人是什么品级?”

    那人还没回上话,外头又有脚步声响起,药童领着冯全过来,胡老见着他就精神了,赶紧关心说:“怎么回事?这么晚还来太医院。”

    冯全是什么人?哪怕前头在灯市上打过照面,他也没把佟家的奴才看在眼里,所以说他压根没认出边上那人是隆科多派来的,呸了一嘴回道:“今儿个不是有上元灯会,我们爷带福晋去凑热闹,正巧遇上隆科多大人,他府上贱妾对我们福晋出言不逊,使我们福晋受了惊,烦请胡老走一趟,给切个脉开帖药。”

    胡老那就是人精,他看冯全半点不着急,又想到九福晋其人,叫别人说几句就受惊了?她当初误食堕胎药都半点不慌!

    他又一琢磨,佟府先来人,九爷随后就派人来,分明是想断人活路。

    在隆科多和胤禟之间……还用选?

    胡老吩咐药童守着,自个儿赶紧收拾药箱,还说拖不得,得快些去给福晋看看。

    佟府那位大管家张了张嘴,还想拦他,胡老似有所感,朝他看去:“敢情你们府上管贱妾叫夫人?这还挺有意思。得,咱们闲话不多说,既然是个不上台面的贱妾病了,你去同仁堂养生堂请个大夫就是,来太医院做什么?”

    胡老来去一阵风,说走就走,留下小药童坐在他的位置上替他打瞌睡。

    打狗还得看主人,旁人听说他是佟府大管家都是上赶着巴结,今儿非但吃了闭门羹不说,还丢尽脸面,大管家心里憋着口气,却没出发。他也知道胡太医那性子,惹毛了天王老子也不给脸面,也是背,竟遇上他守夜。

    还能怎么着?只能去医馆请个大夫,回头照原话学给爷听。

    胤禟能干出这种事还真就不怕隆科多知道。

    在灯市上抽完李四儿之后,宝珠也不想猜灯谜,说已经看够了,要回宫。其其格也说没啥看头,不如回去睡大头觉,一行四人原路返回,叫守夜的侍卫开了宫门,胤禟托其其格陪宝珠回去,自个儿拽着胤誐直奔乾清宫。

    康熙有个习惯,正月初一和正月十五他不翻绿头牌,也就是同太子一道用膳,而后关上门缅怀皇后赫舍里氏。

    胤禟过去的时候,他坐在床沿边,还没睡下。

    听梁九功来报,说老九老十跪在殿前,康熙还纳闷呢。胤禟早就盼着今晚,说要把仨儿子丢给宜妃,自个儿带福晋去逛灯市,这事康熙是知道的,也知道他给富察氏做了个丑不堪言得花灯。

    那么兴致高昂,怎么不多会儿就回来了?还跪来乾清宫?

    康熙满心狐疑,他脑子里转过好些个想法,却没料到这事能扯上隆科多。他叫梁九功把胤禟胤誐请进殿来,才刚进来,他俩就跪了个五体投地。

    “皇阿玛,您可要为儿子做主啊!儿子受大委屈了,脸面都丢尽了!”

    康熙挑眉:“你好好说。”

    胤禟就把来龙去脉讲了一遍,说他们才刚逛了半条街,就遇上隆科多,他带小妾来猜谜赏灯。这事虽然唏嘘,同他们没干系,可我不去找事,事偏来找我!隆科多那小妾指着宝珠骂她是狐狸精,拿金元宝砸她不说,还说她恬不知耻伤风败俗……言语之难听,胤禟表示他都开不了口复述。

    “额娘不是赏下一条青玉鞭?我福晋出门总带着,以防万一,今儿个就用上了。”

    “听那妇人满口喷粪,她抬手就是一鞭,这下可捅了马蜂窝。隆科多非但没教训自家小妾,反而带了人来要捉拿我福晋,说她天王老子也敢惹,活得不耐烦了!”

    “那时儿子正好去做糖画的摊子,叫福晋在原地等,回来就撞见这一幕,吓得肝胆俱裂。”

    胤禟说着,悲从中来,他抬头看向康熙,苦闷道:“儿子是不中用,可也是堂堂皇阿哥。皇阿玛训得,皇祖母训得,额娘训得,诸位兄长训得……没道理叫隆科多带着他府上贱妾欺辱。儿子就在旁边,也叫福晋受了委屈,儿子还有什么脸面见人?岳父他不得打死我去!”

    胤禟悲痛欲绝,再也说不出什么,还是胤誐帮着补充完全,康熙听得怒火中烧。

    区区贱妾当街侮辱皇子福晋,她作践的不仅是胤禟皇阿哥的身份,还有整个皇室的尊严。康熙曾数次夸赞胤禟福晋,说她有嫡福晋气魄,识大体,能生养,不愧是皇额娘亲自给老九挑的人。

    隆科多这是往他脸上扇了两巴掌。

    他今日敢捉拿老九福晋,不把皇阿哥看在眼里,来日不得翻了天?

    康熙平时总说胤禟不务正业,说他脑袋瓜子是聪明,就没用在正道上。做阿玛的说儿子两句无妨,却没道理让自家儿子叫别人欺负。看胤禟这样,康熙很不好受,就叫他回去歇着,旁的等天亮再说,保准还他公道。

    胤禟就着下跪得姿势,给行了个礼,就要站起身来退下,临走之前还闷声说:“儿子不想叫皇阿玛为难,可儿子难受。我叫人轻视无妨,左右这些年也没人把九阿哥胤禟看在眼里。可我福晋是岳父捧在手心里养大的,从没受过丁点罪,她嫁进皇家之后,遵从孝道,相夫育子,没半点错处,只因跟了我这么个窝囊废,出门还要受人欺侮。儿子想着,总得替她出口气。”

    康熙就叹口气:“佟家是朕的母族,隆科多是朕的表弟,那也及不上你是朕的儿子。”

    要是早年,想把皇位坐稳,康熙不敢去得罪母族妻族。如今却不同,他早已将大权揽入手中,没道理看臣子作威作福。

    说句不中听的,安郡王府还姓爱新觉罗呢,皇室宗亲少过?

    他收拾亲儿子也没什么不忍心,莫说区区一个表弟。

    做大臣得总记得陈谷子烂芝麻的小事,想着我有从龙之功,我祖父我阿玛拼老命帮过皇帝,没我他坐不稳皇位。坐在皇位上的人最厌烦下臣念叨那点恩情,他高兴的时候记你一分好,不高兴了就觉得你帮他是理所应当,谁叫他是天子,天命所归。

    康熙对佟家是不一般,这程度却不足以让隆科多恃宠而骄作威作福。

    胤禟退出去之后,康熙就向梁九功问了几句话。而同时,宜妃那头已经得到消息了。

    虽然说两个儿子她都疼,胤禟毕竟不同,他是宜妃的心肝,叫他受了委屈,这口气不出不成。再者说,要是轻飘飘就揭过了,岂不是叫旁人看轻了她?真当她好欺负。

    当晚,宜妃翻来覆去睡不好,她索性起来守在小床边看三个孙儿,天蒙蒙亮,她就叫太监去佟府,传赫舍里氏以及李四儿进宫。

    赫舍里氏过来就进了殿内,宜妃没为难她,还给赐了座。

    至于戴着面纱进宫来的李四儿,在翊坤宫殿前跪了足足三个时辰。那地面原本积着雪,为了好好招待她,宜妃跟前的体面嬷嬷招呼宫人几盆水泼出去,叫积雪凝成了冰。她在冰上跪足了三个时辰,宜妃连见也没见她,叫两个腰圆臂粗的婆子架着送回佟府去,并且当众训斥一通。

    前夜毁了脸,第二天又跪坏膝盖,刚送回佟府她就烧起来,嘴里喊着隆科多的名。

    隆科多自顾不暇,哪有功夫来见她?

    马斯喀难得没闹上朝廷,也没去找康熙哭诉,他下了帖子请隆科多喝茶,隆科多忙得团团转,自是拒了,马斯喀就穿着黄马褂,带上一品腰刀,拖着三个弟弟迈了佟家门槛。

    李四儿跟前伺候的丫鬟来请隆科多过去的时候,马斯喀就把佩刀拍在桌上,同他谈心呢,来传话的人还没走到隆科多跟前,就叫他一脚踹飞出去。

    “你老子佟国维也不敢在我跟前逞威风,你倒是能耐!”

    被点名的佟国维进宫去求康熙了,说他年事已高,忙着朝事就疏忽了府上,求皇上允他告老。

    佟国维是康熙的亲舅舅,孝康章皇后是他胞姐,他摆明是倚老卖老来的。就等着康熙挽留,然后回忆当年,老泪纵横,逼得康熙饶恕隆科多的罪过。

    只是没算到康熙也是个气性大的,笑眯眯允了,叫舅舅回府去颐养天年,顺便也管管表弟。

    佟家眼下辈分最长就是佟国维,他爹佟图赖早就死了,他大哥佟国纲也在康熙二十九年没了,原想着他亲自进宫来求情,皇上怎么也要给三分薄面,没想到却是这么个结果。

    皇上叫他告老,让他把权势交回。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