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事端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54章 事端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君九龄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重回八零年代不死佣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     照胤禟所说,瞧着天渐黑,宝珠就将三个儿子喂饱,又忍着羞窘挤了一盅奶,而后亲自跑了趟翊坤宫,将小兔崽子送去额娘那头。

    自从得了皇阿玛准许,允他十五带福晋赏灯猜谜,胤禟就求过宜妃,托额娘帮忙看顾一晚。宜妃还笑骂他客气,别说照看一晚,哪怕日日送来也省得。

    眼瞧着儿子壮实些了,宝珠就总带他们去翊坤宫,出门坐软轿,下轿走不了几步就进房,冷不着他们。

    因着常见面,三个小的已经将宜妃认熟了,见着她要不嘿嘿笑,要不就伸手索抱。叫嬷嬷带着,时间短还行,时间长了他们就闹腾。叫宜妃带着就好很多,长时间不见宝珠他们也转着脑袋找人,却不会哭个不停。

    宜妃对三个小孙子十分上心,胤禟托她照看一晚,她就叫嬷嬷开库房将胤禟幼时睡过的小床翻出来,倒是宽敞,正好能用。扫去灰尘之后又洗了一遍,擦去水珠,再铺上软和的棉被,他们睡着就很合适。

    宝珠将儿子放进小床里,又同宜妃唠了两句,她反倒不着急,倒是宜妃频频催促。

    “你自打嫁进皇家,没多久就开怀,生下来又叫小阿哥绊住,能出去逛逛也好。遇上什么乐子赶明再来翊坤宫同额娘说说,这会儿就别耽搁了,赶紧去吧。”

    宝珠盈盈颔首,宜妃目送她出去,然后才去小床边看孙子。

    自翊坤宫出来,宝珠还回去换了身衣裳,她穿上浅藕荷色的旗装,配同色旗鞋,银簪子倒是没换,给配了一副银荷花耳坠,她妆容画得素淡。含珠唇,远山眉,肤若桃花含笑,眸似汤汤春水,真真是清丽无匹。

    她坐在绣墩上,由着天冬补妆,从银镜里就看到愣怔的胤禟。

    宝珠勾唇轻笑,胤禟就回过神来,待天冬描完最后一笔,他摆手叫人退开,自个儿上前去,拿起特地挑出来那副耳坠,作势要替宝珠戴上。

    他生怕戳伤了宝珠,动作很是笨拙,眼神却很坚定,坚定又认真。

    将两个耳坠全戴上,他又亲自取了浅藕荷色白狐毛滚边斗篷来,替宝珠披好,仔细系上带子。

    胤禟牵着宝珠走出房门,赵百福就提着胤禟亲手扎的元宝花灯候在一旁,宝珠见到那连成一串儿的金元宝,就侧过头去瞄了瞄胤禟,他很不自然的看向一旁,不多会儿又回过头来瞅了瞅宝珠,想看她中不中意。

    宝珠从赵百福手中接过花灯,比从前阿玛买的沉一些,同房里那牛角角雕宫灯差不多重,她拿到眼前看了看,那字迹很眼熟,不就是胤禟亲笔题的?

    宝珠左手叫胤禟牵着,右手提着已经点上的花灯,抿着笑看过来。

    她眨了眨眼说:“这灯做得不如我阿玛买的精巧……”

    胤禟就黑了脸,就要伸手来夺,宝珠又道:

    “可是我喜欢。”

    赵百福近距离围观了一出川剧变脸,胤禟方才还是阴云密布,这会儿已经晴空万里。

    爷真是疼福晋如命。

    花灯是天黑了才好看,灯市也是入了夜才热闹,便是因此,胤禟并不着急。

    他扶着宝珠坐上软轿,自个儿也跟着坐上去,从她手中取了花灯,还是叫赵百福拿着。嬷嬷颇有眼力劲儿,赶紧呈上手炉,胤禟试了试温度,觉得正好,就给宝珠递过去,叫她捧好。

    软轿摇摇晃晃往外走,胤禟也不催促,就同宝珠说说话聊聊天。

    哪怕过了年,寒气也还没腿,白日里还稍暖一些,到傍晚气温骤降,一入夜更是冷得发抖。宝珠是畏寒的人,叫胤禟裹得严严实实的,半点也不觉得冷。

    软轿行至宫门前,胤禟取出皇阿玛给的令牌,从容出宫。甫一出来,就见宫门口停了两辆马车,宝珠认得其中一辆是自家的,她正想问还有谁同去,另一辆的帘布就掀开了,胤誐一步跃下,转身又将其其格扶了下来。

    因着老九老十关系亲近,宝珠也同其其格吃过两回茶,其其格是蒙古人,出自阿霸垓右翼旗,属漠南蒙古。这一只同满族皇室走得很近,常有联姻。

    皇太极的窦土门福晋和囊囊福晋都出自漠南蒙古。

    先皇的端顺妃也是一样。

    康熙三十六年的选秀不过是走了个过场,胤誐的福晋早就定了是她,其其格用心学过满语,说得不算顶好,沟通没啥问题。她生得明艳,又是爽朗性子,同宝珠意外的合拍,听说宜妃赏过一条青玉鞭,兴致来了还说要切磋鞭法。

    这会儿见了面,她先囫囵行了个礼,就到宝珠跟前来,小声说:“上回咱们说好了,下次见面切磋一番,鞭子可带了?”

    今儿出宫是去赏灯的,难为她还记得那茬,宝珠满心无奈,还是颔了颔首。

    “但凡出门我都叫天冬带着,保不准就遇上哪个不长眼的,正好抽他。”

    她是逗趣说的,说完自个儿都笑了:“好了好了,咱们先去逛灯市猜灯谜,上元灯会一年只得一回,切磋鞭法啥时不行?十弟妹你说呢?”

    其其格喜欢热闹,早先听胤誐说着就很感兴趣,她果真把鞭子缠回腰间,拍手叫底下奴才将胤誐做的花灯拿来。只见底下人拿出一柄稍长的富贵玉如意,那玉如意上吊着乌溜溜一个球,还亮着光呢。

    看过这个球,宝珠觉得她应该收回对元宝花灯的评价,那虽然不如老手艺人做得好,同这个宛若中毒的球比起来,已经相当走心了。

    宝珠正想开口问,其其格已经介绍完了:“这是胤誐给我做的元宵花灯,九嫂你看看,是不是特别像?”

    元宵花灯……

    一语双关,还真有心了。

    宝珠盯着看了一会儿,中肯的说:“做得挺好,瞧着还是紫薯的。”

    说着她叫赵百福把胤禟做的拿来:“十弟妹来瞧瞧,这是我们爷做的。”

    其其格笑得好不欢畅。

    这个好,这个更像。

    她俩笑着笑着就坐到同一辆马车上,一路过去说不完的私房话。

    马车到灯市口停下,其其格耐不住,抢先一步掀开车帘,外头果然灯火通明,花灯列成长龙,一眼看不到头。其其格看入了迷,叫胤誐扶着下车,而后胤禟才将宝珠扶下车。

    虽然已经入了夜,灯市上人很多,一路过去热闹非常。宝珠一手拿着花灯,一手叫胤禟牵着,边看边往前走,这一路过去她买了个童子花灯叫天冬拿着,又买了个莲花灯叫半夏拿着。胤禟眼尖,看到有做糖画的,就叫宝珠在原地等,让丫鬟侍卫都守着她,自个儿过去想做来讨她欢心,他前脚走开,后脚就出了岔子。

    宝珠就站在原地看一旁的花灯,有个瞧着二十有多满身金银翡翠身姿妖娆妇人从后面走来,她身旁还跟了个通身气派的中年男子,已过而立的岁数,留着八字胡,冷眼瞧着有几分武将气场。

    感觉不是普通人,宝珠又扫了他一眼,这一眼就惹上那妇人,朝这头呸了一声不说,还破口骂道:“狐狸精!”

    看见宝珠提在手里的元宝花灯,她眼中鄙夷更甚,随手拿过一锭金,往宝珠跟前一抛:“能提着这种花灯出街,也不嫌丢人。”

    宝珠深深地反省了自己,果真是太过深居简出了,堂堂皇子福晋叫人当叫花子打发。她朝天冬伸出手,天冬赶紧将青玉鞭呈上,宝珠手握鞭柄,朝着那妇人就是一抽,这一鞭势如闪电雷霆,径直抽她嘴上。

    破破破、破相了。

    中年男人赶紧扶着她,她脸生得嫩,一鞭下去,鲜血淋漓。

    “敢伤我爱妾!”

    “来人!把他们拿下,通通拿下!”

    底下人刚围上来,就叫人抽飞出去,这回倒不是宝珠,是本来分开行动听到动静过来凑热闹的其其格……十阿哥胤誐就跟在她身后,一脸懵逼看着招呼人捉拿九嫂的隆科多。

    灯市嘈杂,胤禟没听见争执声,他听见清脆的鞭响才回头一看,登时就气炸了。

    隆科多?!

    好,好得很。

    胤禟再顾不得糖画,黑着脸往宝珠跟前去,隆科多没机会认识宝珠和其其格,可他第一时间看到胤誐,看到这位,就感觉不太妙,又看到九阿哥胤禟满脸阴云密布朝这头来,不详的预感成真了。

    宝珠才不是什么善良大度的人,她没给隆科多大事化小的机会,拿旗鞋踢了踢地上那锭金元宝,一抬头就告了状。

    “爷你去哪儿了?你不在我叫他们给欺负了!”

    “她说我是狐狸精,伤风败俗!还说我在大庭广众之下提着个俗不可耐的元宝花灯,也不怕让人笑掉大牙!她拿金元宝砸我,叫我拿上赶紧滚,别在这儿碍眼!”

    天冬半夏都是愤然不满的表情。

    冯全有点想笑,他憋住了,关键时刻没拆福晋的台。

    本来,若是叫隆科多看到赵百福,兴许能认出来,可赵百福揣着钱袋,他跟着胤禟买糖画去了,可苦了隆科多……没有一点点防备就掉进天坑。

    他还是替爱妾四儿心疼,不过已经顾不得计较那一鞭子,只想把这事了结,胤禟显然不准备轻易放过。他仔细安慰了宝珠,然后才冷笑着迎上前去:“隆科多大人好大的体面,带着个不上台面的贱妾也敢诋毁皇子福晋,辱皇家尊严。我福晋心善,听她满口喷粪只赏了一鞭子,本贝勒却没这么好说话,这事没完,咱们走着瞧。”

    隆科多这个爱妾的大名满朝文武都听过,她敢公然和嫡福晋叫板,叫嫡福晋不好过……这么威风八面全是隆科多宠出来的,关上门作威作福没人管,出来还不知天高地厚,真是活腻了。

    胤禟连多说一句都欠奉,牵着宝珠就要走,倒是其其格,跟上去之前又赏她一鞭子,给她打了个左右对称。

    李四儿哭着叫隆科多替她做主,可这又不是佟府,他隆科多还敢和两位皇子对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