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花灯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53章 花灯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重回八零年代君九龄不死佣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     胤誐在头年腊月间大婚,之后就该去工部报道,他软磨硬泡把日子延到年后。

    才不过初五,就让胤禟提溜着出了宫门。

    工部是个神奇的地方,旁的部门也就只有一个皇子,他们有仨,还是八、九、十的连单。

    八贝勒胤禩同坐班统筹全局那些人更熟稔,康熙很容易就在工部尚书、工部侍郎口中听到对胤禩的赞许。倒是胤禟,同他往来的全是做实事那些人,比如画图纸的,还有各类工匠,时间长了倒是打出个没架子好说话的名头。这些人听到的小道消息贼多,干活的时候就爱唠几句,胤禟跟着听了不少乐子,这些个故事比说书还精彩。

    至于胤誐,一过去就兴冲冲说要看改良后的战车,试过之后就有点兴致缺缺,厉害是厉害,跑起来也太慢了,还一颠一簸的,哪比得上骑马痛快?

    他转身找上胤禟,满脸欲哭无泪:“九哥你是我亲哥,你就是这么坑弟弟的?搭你这战车和搭马车有啥区别?你说啊,有啥区别?”

    胤禟正在琢磨,假设宝珠说那法子可行,别说战车,马车也能舒服不少,届时做个样本,叫兄弟们都试试,不用担心推行遇阻。他沉浸在幻想世界里,叫胤誐这么一咋呼,吓得真是不轻。

    胤誐还挤眉弄眼说:“晌午还没到,九哥你就想九嫂了,我方才大婚也不及你们如胶似漆。”

    胤禟不冷不热的瞥他一眼,并不接话。

    胤誐赶紧讨饶:“我胡说八道,九哥你别同我一般见识,咱们说正事,你这战车就不能更霸气一些?慢吞吞的坐着就不得力,还打什么仗?”

    瞧他上蹿下跳,还说后悔了,这就要去兵部,胤禟才把人叫到一边去,将正在做的事说给他听。

    胤誐瞧着像没长脑子,其实是心眼少,悟性并不差,在某些方面尤其敏锐。他一听就明白了,九哥正在做的这件事若能成,保准会让皇阿玛大开眼界,兄弟们也得写个服。

    不知道的时候日子过得没心没肺,一旦知道了,就变成挠心挠肺,等待的日子简直煎熬。

    看他俩急急躁躁的,康熙也纳闷,就传胤誐到御前问话。

    他以为老十在工部保准待不住,没想到半句抱怨也没听见,问他什么都嘿嘿嘿。他脸上就是大写的“我很得意”“我有秘密”“你快问我”。

    康熙满足了他的炫耀心,问说怎么回事。

    讲道理,到这份上就该和盘托出了,胤誐偏偏不按套路来,他笑眯眯说:“是很伟大很有意义的发现,皇阿玛您耐心等等,再有个把月应该就能看到九哥递上来的折子。”

    康熙脸都黑了,吊你娘的胃口,你还不如不说!

    待老十退下,康熙就叫梁九功去查,看俩兔崽子到底在忙活什么。梁九功躬身应是,正要退出去,又被他唤住:“也罢,不用查了,朕就如他所说等上一个月。”

    胤誐惴惴不安过去,得意洋洋回来,回来就想同九哥吹嘘他晃点了皇阿玛,往胤禟宫里过去,都用不着冯全通报,熟门熟路摸去二进院。胤誐过去的时候,胤禟在暖烘烘的房里扎着花灯。

    正月十五上元节,赏灯,猜谜,吃元宵。

    在前朝,宫中每年都办灯会,本朝取缔了这项活动,胤禟压根没赏灯的概念,最近两日他骑马去工部,总能在街边看到扎花灯来卖的手艺人,回去说了一嘴,看宝珠很有兴趣的样子,就说要亲手扎花灯给她,还要带她去逛灯市猜灯谜。

    宝珠听她大哥说过,每年上元节,京城能热闹好几天,一入夜灯火璀璨。也有词句说东风夜放花千树,宝马雕车香满路……别人家达官贵族能去看,偏她不能去,为此她还闹过脾气。可额娘不让,就连阿玛也说乖女生得这般好,叫拐子拐去了可咋办?

    看她不高兴了,马斯喀就亲自去买了上百盏花灯回来,挂满了小院,这样不过是饮鸩止渴而已。

    花灯好看是好看,一个人赏有什么气氛?

    本来忙着奶孩子,她都忘了这茬,胤禟猛一提起,宝珠就心痒痒,她想去,又丢不下仨儿子。

    胤禟一边品茶一边看她纠结,看够了美人颦眉的模样才叫她别担心,有办法。

    假如说,宝珠预先知道他想的办法,保准能打消去赏灯的念头。胤禟蔫坏,事先没说,只是请了个手艺人来教他扎花灯,胤誐过来的时候,他说是学会了,正拿竹篾打框架。

    坐一旁看了会儿,才出声问说:“九哥你做啥呢?”

    胤禟将竹篾编出造型,以棉线固定,忙得很呢,听胤誐说话头也没抬,随口回道:“在给福晋扎花灯,等上元那日,爷准备带她去逛灯市,提着正应景。”

    听得这话,胤誐眼前一亮,也说要给其其格扎一个,叫胤禟简单教过,就着多出来的竹篾,有样学样做起来。

    胤禟为了给宝珠惊喜,叫她带儿子去翊坤宫陪额娘去了,自个儿关上门忙活。他原想扎成莲花模样,在中间放蜡烛……忙活了半个时辰没任何成果,就连框架都没打起来,更别说糊纸上色。

    人家建议说叫他做成普通灯笼模样,上色的时候取巧,给画得好看些便成,胤禟不答应,之后又尝试做玉兔,失败,做锦鲤,同样失败。

    他终于承认自己没那能耐,放弃了复杂样式,选择以数量取胜,给糊了三个金元宝,还写上“招财进宝”“恭喜发财”“财源广进”。

    将三个元宝花灯叠起来,怕风吹着将灯笼烧了,他还在里头用上了透明玻璃,这花灯入手就比别人家的沉。

    胤禟点来看了看,还真像模像样的,他这才吹了蜡烛,叫赵百福仔细些收起来,别让福晋提前看见了。

    和他相比胤誐更省事,他做了个球,给涂成青色。胤禟原以为他能画出点有意思的,结果就这么完事儿了,问他做的啥,说是中了毒的元宵……

    可以的,这很元宵。

    胤禟忍耐再三,到底没憋住,笑出声来。直叫胤誐千万别改,就这样送给十弟妹,照原话说。

    先前胤誐说他也要去逛灯市,胤禟还不乐意结伴,这会儿他改了心意。有对比才有伤害,自家的元宝花灯是别出心裁了一些,比这个中了毒的元宵好太多了。

    宝珠带着三个活祖宗陪宜妃说话,她还不知道胤禟造了什么孽,上元那日,胤禟连工部也没去,他起了个大早,从晨间就在期待入夜。宝珠难得早起,亲自去小厨房做了两碗桂花馅儿的元宵,用过之后,就叫胤禟把他扎的花灯拿来看看。

    胤禟还藏着掖着,他这样,宝珠越是好奇,她满脸期待的看过去,胤禟险些没顶住,关键时刻他机智的岔开了话题。

    “天渐黑咱们就出宫,灯市通夜不歇,叫你看个饱,看个够。”

    “阿圆阿满阿寿怎么安置?”

    这就问到点子上了,胤禟捏捏宝珠的耳垂,忽而贴近了笑说:“等到傍晚,你把三个臭小子喂饱了就给他送翊坤宫去,叫额娘照看一晚。”

    宝珠侧过头,瞥他一眼:“叫额娘带着咱们儿子的确不哭不闹,若夜半饿了又如何?”

    胤禟衔着她圆润的耳垂,咬了咬:“那还不简单,你顺道挤一碗奶送去。”

    有一刹那宝珠是懵的,意识到胤禟说了何等无耻的话她双颊猛的爆红,反手就拧了胤禟一把:“人家说九贝勒胤禟玉质金相风度翩翩,真该叫他们来看看!这臭不要脸的是谁?”

    胤禟半点不以为耻,他在宝珠脖颈间亲了亲,说:“爷占福晋便宜,对福晋臭不要脸,谁管得着?”

    宝珠眼含春水妩媚的瞧他,她心里甜甜蜜蜜嘴上却说:“灯市年年有,来年再去好了。”

    胤禟捏着她白皙细嫩的手儿把玩,随口应道:“灯市的确年年都有,来年恐怕去不成。咱们夜夜欢好如胶似漆,想来不多时又能叫你怀上,来年上元节,不是怀胎十月便是正当临盆,或者就和如今一般无二。好福晋你想好了,真不去?”

    旁人羡慕宝珠驭夫有道,实际上呢,胤禟才是能耐的那个,他总有办法叫宝珠妥协。

    譬如此刻,渴望终于战胜了羞意,宝珠心里很是懊恼,她一口叼着胤禟的食指,泄愤似的磨了磨牙,然后气鼓鼓的说:“你赶明就搬出去自个儿睡,这三个小混蛋懂事之前我才不生,谁爱生谁给你生去!我说儿子咋那么会耍无赖,原是跟你学的!你混蛋!”

    胤禟就是个能屈能伸的,关上门尤其没底线,叫宝珠咬了一口,还心疼说别咯着牙。

    又执她右手,往自个儿脸上拍了拍。

    “我混蛋!我该打!心肝别恼!瞧你这样爷就心疼!”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