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真甜

【书名: 福运宝珠[清] 第47章 真甜 作者:南岛樱桃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重回八零年代君九龄不死佣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     告诉宝珠真相之后,胤禟着实担忧了两日,瞧她该吃吃该睡睡,心情颇好的样子,这才放下心来。

    小阿哥生在十月尾,生下来小小的三只,只丁点大,叫宝珠养了这么些时候,已胖出很多,白白嫩嫩可爱至极。他们长得很像,底下奴才只能照小银镯的图样认人,许是母子连心,宝珠倒是从没人错过。

    阿圆比两个弟弟更活泼一切,喜欢同她互动,刚出生那几天还瞧不出,如今壮实不少,每日能折腾一两个时辰,一双乌溜溜的葡萄眼,满是喜悦盯着宝珠,他嘴里还啊啊哦哦不停,说什么你听不懂,倒是能听出他高兴。

    阿满就安静很多,除了吃,就是睡,再不就躺平了安安静静走神。

    至于阿寿,那就是个粘人精,睡着的时候倒还好,只要醒着就找扭着小脑袋找人,嗅到宝珠身上特有的香气,叫她抱在怀里才能安分下来。

    胤禟归家的时间毕竟短,工部看似清闲,要想找事做也容易,他每日早间不到五更天就出门了,傍晚才回,相处的时间少了,自然看谁都一样,压根分不出。还是宝珠趴他耳边传授心得,这才让他摸清了儿子的性情。看三个小的越发白胖圆润,胤禟很是自得,吹嘘自个儿乳名取得好,又说三个是福晋一把手带的,与那些养在奴才秧子跟前的相比自是不同。

    就连胡太医也说小阿哥比刚出生那会儿壮实多了,不用再像先前那样过分小心。因在冬日,还是要多注意,莫染上风寒。

    胤禟心说既然已经养好了,就别再霸占福晋身边的地方,叫奶嬷嬷带着才好。

    就因为那三个小混蛋挑嘴,宝珠生怕饿着他们,近来用了不少催奶的汤羹,零嘴都换成杏仁腰果,她胸前一对玉兔比刚成亲那会儿大了不少,就连肚兜都换了新的,胤禟晚间抱着她睡,见了就心痒痒。

    自家这三个蠢儿子虽然挑嘴,胃口不算大,喂完经常都有剩下,宝珠起先藏着不说,后来有一次,胤禟晚上起夜不当心摸到她肚兜,感觉有点湿,才知道宝宝吃得少的时候她老感觉胀,偶尔还会溢奶……宝珠是让胤禟闹得招架不住了才说的,说的时候整张脸都埋在他胸膛上,耳朵尖通红,隐约能看见脸颊上的羞意。

    胤禟就闷笑一声,勾勾手指解了她背后的结,给脱了肚兜就圈着她,埋首在胸前。

    宝珠依稀记得,自个儿当时好像踩在云端上,手脚不着力,又像是喝醉了酒,脑子里糊成一团,身上满是醉意。等她意识到这是怎么回事,胤禟已经清空了小阿哥没吃完的奶,他将两颗红彤彤的茱萸舔得干干净净,也不顾丢在一旁的肚兜,就这么给她套上中衣。

    宝珠回过神来才想揍她,刚捏起拳头就被胤禟握住,叫他抱着躺回床上不说,还被禁锢在怀中。宝珠趴在他胸膛上,听着强而有力的心跳,没再挣扎。

    胤禟伸手抚摸她丝绸般的墨发,又在额前亲了亲:“往后觉得难受就告诉爷,爷很乐意帮福晋舒坦,福晋真甜。”

    他说完就感觉腰间一疼,宝珠熟门熟路拧他一把,嗔道:“小阿哥就在房里睡着,你还敢乱来,不怕教坏儿子?再胡闹你别想进门。”

    宝珠闹脾气,胤禟就亲她,叫她忘了今夕何夕,只记得抱着自个儿的是谁。

    一边亲,他还从头发丝儿摸到腰眼。

    宝珠临盆前,那肚子谁见了都怕,夜里安寝得当心再当心,儿子还没满月呢,她又恢复成小蛮腰,生这胎没叫她丑一星半点,反倒是丰了乳儿翘了臀儿。

    胤禟看过旁的妇人产子之后的模样,哪怕养上两个月也不见得能美回去,到宝珠这里,没见她怎么走动,搬进西暖阁后都没出过门,那肚子说收就收,皮肤嫩得像剥开的煮鸡蛋,身上还有淡淡奶香,好闻的很。

    让胤禟闹过一回之后,宝珠只盼儿子能多吃些,别再叫爷来吸奶。

    巴掌大的人儿能吃多少?胤禟伸手一探,掌心里鼓鼓胀胀的,他就埋头凑上去,宝珠想推他,劲儿不够,想跑,还没出月子能跑到哪儿去呢?她自暴自弃揽着胤禟的脖颈,叫他那张俊逸非凡的脸埋在自个儿胸前,别露出丁点调侃的表情。

    待他尽兴了才穿回衣裳,没好气说:“儿子的口粮也抢,你咋不改名叫爱新觉罗胤三岁呢?”

    胤禟由着她说,听她说够了才贴近她耳边,呢喃了一句。

    宝珠原就羞恼得狠,听得这话,脸色爆红。

    抄着一旁的绣花枕头就朝他砸去:“你还敢说,你给我出去!”

    人人都说她命好,从前觉得九阿哥不着调,大婚之后竟然正经起来,领着差遣,做着实事,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封了贝勒,这年里,众阿哥之中少有比他更风光的。

    宝珠在外头很给胤禟面子,从不灭他威风,也就是在心里不以为然。

    他就是个不着调的,日渐大胆,什么淫/词/浪/语都敢说。

    听听他说了啥?

    他说很乐意听宝珠叫胤三岁,说最喜欢吃奶,明早就挤了装水囊里带出去。

    宝珠当时叫他臊懵了,回过神来就叫天冬吩咐庄子多送些牛奶来,叫他天天吃,吃个够。

    胤禟轻易就让宝珠忘了那些糟心事,若是没人刻意提,她压根想不起什么董鄂格格八福晋,先前说要给乌嫔送耗子药去也忘了。她白日哄儿子,夜里哄相公。

    小阿哥满月前几天,四福晋听说老九这仨儿子已经养得壮壮的,就往宫里来了一趟,说想看看小侄子。冯全来报,宝珠就叫他把人迎进来,许是乌嫔让康熙禁了足,乌喇那拉氏暂时不用往她跟前凑,瞧着气色都好了许多。

    殊不知,四福晋才是真羡慕,宝珠本就是一等一的好相貌,生了这胎之后,她满身母性光辉,整个人好像沐浴在早春的阳光下,瞧着就暖洋洋的。

    一眼看去瞧见的是富察宝珠这个人,第二眼就注意到房里的布置,地上铺着华丽纹饰的羊毛地毯,赤脚踩上去也不会冷,圆桌上衬了锦缎,绣墩上搭着小块的毛皮,看着就暖和。宝珠则坐在炕上,身下是整张虎皮,有一人多长,毛很厚,想也知道坐上去多暖和。

    就在她手边,放了一张加围栏的小床,应是给小阿哥睡的,乌喇那拉氏才刚进门,看不见小床里的景象,只见宝珠怀里抱了一个,正逗着玩呢。

    听见有脚步声,宝珠就抱着儿子站起身来:“从我生下这三个小混蛋就没出过门,眼看着都要发霉,可算把四嫂盼来了。”

    乌喇那拉氏就笑,边笑边迎上前:“早想同九弟妹聚聚,沾沾你的福气,好叫我再坏一个。”

    宝珠引她在身旁坐下,乌喇那拉氏才看清小阿哥的模样:“这五官同九弟像极了,双耳像你,生得真俏!”

    说着她又到小床边上瞧了瞧,“不愧是一胎出来的,我竟看不出差别。”她越看越是心痒痒,就想起弘晖刚出生的时候,也这么可爱,小小的,软乎乎的,想伸手去抱都怕伤了他。

    看她这么喜欢,宝珠就小心的将自个儿抱着这个放她怀里:“这是阿圆,他是老大,也是最好动的一个。阿满阿寿就跟小猪一样爱睡,要是将他们吵醒了,能闹你半天。”

    乌喇那拉氏是真喜欢,赶紧将甲套摘了,才敢摸摸小阿哥。

    她抱着阿圆坐回宝珠旁边:“说真的,我不羡慕九弟妹你得宠,我羡慕你头年就生了三个阿哥,我们弘晖却连个亲兄弟也没有。”

    宝珠伸手在阿圆脸上点了点:“就叫我们家这三个小混蛋给他做兄弟,四嫂回去得告诉弘晖侄儿,叫他好好吃饭,长得壮壮的才像带头大哥,别叫小弟比过去了。”

    乌喇那拉氏猛地想起富察家兄弟出门找碴的样子,她笑得直不起腰。

    “好啊,就这么说定了,我回去照原话说给弘晖,叫他快快长大,多学些本事教给弟弟。”乌喇那拉氏心里晴空万里,爷去四川之后,府上就消停了不少,后来额娘破了相又叫皇阿玛禁了足,她更是长舒一口气。

    哪怕知道额娘失宠对自家爷多少有些影响,她还是按耐不住满心喜悦,吃饭也香了,睡觉也甜了。要不是宝珠在静养,她早想过来坐坐。

    “说起来,前头洗三你们就没宴客,满月是不是摆上两桌?让妯娌几个都来看看,别叫我一人羡慕你。”说着乌喇那拉氏还上下打量宝珠一通,紧接着就是一阵摇头叹气,“我生下弘晖之后半年才养回来,好一段时间都不敢见爷,生怕他嫌我身材走样。人和人就是不能比,九弟妹肚子里揣着三个,生完没几天就养好了,模样比先前还俊,小腰细得我看了都想伸手摸一摸。”

    宝珠全程都是笑过去的,她养得好是事实,再谦虚就有装逼之嫌,她就顺势摆出骄傲的样子,还夸自个儿天生丽质。

    闹够了才道:“说笑呢,四嫂也该听过,这三个生来就挑嘴,奶嬷嬷喂着不吃,也不能叫他饿啊,我是自个儿喂的。正因为这样,爷只怕我有个头疼脑热饿着他们,说要亲自盯着,日日往这头凑。我也是没法子,不赶紧养好叫他瞧见那丑样,赶明就要宠旁人去。”

    站在一旁的天冬半夏眼观鼻鼻观心,装作没听到。

    福晋从前多实在,如今都学会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了。

    乌喇那拉氏脸上写着“你别匡我”,心说九弟恨不得将九弟妹栓裤腰带上随身带着,才不会丢下她去找别人。

    都说爱新觉罗家出情种,这一辈怕就出在老九身上了。

    两人又聊了会儿,看时辰差不多了,乌喇那拉氏就要告辞,走之前还给阿圆保证说下次来一定给他带礼物,今次没准备,叫他别气。

    阿圆才多大?能懂什么?他也就是在回到额娘怀里的时候给正要走人的乌喇那拉氏送上一个大大的笑脸。

    “啊啊。”

    宝珠将他仔细抱稳了,才叫四福晋下回再来时记得带上弘晖阿哥。

    好些时候没见了,怪想他的。

    小阿哥的满月酒也没大办,只是请几位阿哥来聚聚,叫他们看看三个小的。众阿哥很羡慕胤禟,连着灌了他好几杯酒,十阿哥原本保证说会帮忙挡着,临到跟前就叛变了,直说胤禟不仗义,这么乖的小侄儿没早让他看看。

    旁的兄弟连连点头——

    三个啊,还都是嫡子,好事全让老九占尽了。

    而另一头,女眷们也酸溜溜的,没想到富察宝珠还能比从前更漂亮,本以为她如今铁定是母猪腿水桶腰浮肿着脸外加一脸斑。

    现实真的太残酷了,只需一眼,就让她们的幻想碎成渣。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福运宝珠[清]相邻的书:[清朝]基友总是半夜找我聊天佐助,你回来[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综]这个游戏不科学武侠大掌门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仙界户籍管理员[综神话]记忆觉醒重生之血色弥漫凤隐朝凰鉴宝金瞳美娱收割者